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访成都白马寺

(2018-08-30 12:38:55)

寻访成都白马寺

 

寻访成都白马寺
寻访成都白马寺
1:成都市白马寺街

寻访成都白马寺
寻访成都白马寺
2:成都公交的白马寺站

出差成都,发现市内有一条白马寺街(图1)。于是,饶有兴趣地作了一番探究。

在成都街头,问起白马寺,就连土生土长的成都人都不知道。但说其成都的白马寺街,则路人皆知。

白马寺街位于成都市金牛区人民北路以西,西藏饭店的后面。长约一公里,呈东南-西北走向,西北连接一环路,东南临近人民北路地铁一号线。南面与之几近平行的是著名的府南河。白马寺街两侧,有不少极具白马寺文化特色的地名,如:白马苑,白马寺村,白马寺小区,白马寺北顺街,白马寺商务公寓,白马印刷厂,白马一巷、白马二巷、白马三巷、白马四巷以及白马巷、白马后巷,等等。成都市内公交54路、75路、70路和57路,均设有白马寺站(图2)。

既然有这么多的白马寺地名,我想这一带在历史上肯定有过白马寺,也一定是有一些经常的伽蓝故事。

当地的朋友很热情,帮我找来了《金牛掌故》《成都城区街名通览》《成都街巷志》等资料,让我一下子便找到了成都白马寺的蛛丝马迹。

据《金牛掌故》载,在成都北郊万福桥附近,有两座庙子:一座尼姑庵,名白衣庵;一座和尚庙,名白马寺。

据悉,白马寺一带最早是官府处决犯人的地方。后来,一个洋和尚,骑着白马,身着袈裟,驮着两箱经书来到这里。洋和尚把经书卸下来,牵着马下河喝水,浇水擦洗马背上的尘污,然后让马在地上吃草,自己坐在树荫下全神贯注地读经书。洋和尚的举止引来众多乡人围观,并与他拉起话来。洋和尚很开朗,汉语流畅。说祖师摄摩腾和竺法兰早已去过洛阳,在那里修了一座白马寺,每月初一、十五开庙会,在佛堂给僧尼和民众讲经说法,教愚化贤,普度众生。听说西蜀乃天府之国,吉祥之地,便让白马驮着经书来这里传经布法。不过,他又申明,待他功德圆满后,便返回西天极乐世界,向佛主复旨。过了一段时间,洋和尚便告辞,乡人盛情挽留,洋和尚不肯留下,索性把两箱佛经赠予大家,离开此地时说:“善哉,善哉!”便自个骑着白马西去。

洋和尚走后,大家觉得白马送经书之事颇为神奇,于是决定在此修庙宇。经过集资筹款,一年后终于建起一座寺庙。庙中塑有一匹驮着经书的高大白马,庙门刻“白马寺”,并立一块石碑,上刻当地名士题写的《白马颂》。诗云:“白马送真经,佛主一片心;西天与东土,共同听雷音。”从此,白马寺便成为成都北郊的一座著名古寺。

这童话般的故事情节,听起来更像是民间传说和神话演绎,尽管没有指明具体的年代,却也印证了成都白马寺的沧桑和厚重。

翻开《成都城区街名通览》一书,则可查到白马寺较为真实的沿革情况。

据该书记载,位于今白马寺街的成都白马寺,系明代重修。由四川布政司参政郭斗主持,仿洛阳白马寺修建,具体位置位于今白马寺街的人北中学处。

明代的成都白马寺移至城北后,寺院面临府河,景色宜人,颇为壮观,是北郊有名的游览胜地。遗憾的是,明朝末年白马寺毁于战火。

满清入主中原后,再次整修白马寺,由宝昙和尚重修,以后又有增修,但无论规模还是香火的旺盛程度都不及明代。

再翻阅《成都街巷志》,相关的记载与上述基本一致。由此可知,当时的成都白马寺,寺庙面积较大,是城北游乐之地。

民国时期,各路军阀拥兵自重,相互间战火绵延不断,民生凋敝,白马寺寺院逐渐衰颓。在白马寺周边,除了破烂的寺院,又兴建了一些砖窑。1921年,因砖窑厂烧砖取土缘故,这里陆续出土了一些古代青铜器。这些青铜器以兵器居多,不少兵器上还错有金银花纹,一时间成了成都忠烈祠的古董商人手中的俏货,被称为“夏器”。于是,白马寺又热闹了一阵19428月,著名考古学家卫聚贤来到白马寺,察看在这批共有42件的出土青铜器,根据这些文物发表了题为《巴蜀文化》的文章,认为这些文物是古代巴蜀的遗物,这是第一次比较正式地提出了巴蜀文化这一学术概念。

1949年之后,寺院的佛事活动就完全停止了。寺庙所遗存的少量房殿,先后改建为民办中学和精印包装厂车间,白马寺不复存在。唯一能见证白马寺的文化符号,则是围绕白马寺所兴起的村落——白马寺村,以及后来的白马寺街。

195511月,有关部门在这里白马寺遗址处修建学校,掘土时发现了古墓,工程部门立即通知文物部门前往清理。据1956年第10期《文物参考资料》载:“白马寺在成都北门外约五里的万佛桥附近,寺后有一土堆,下面压有许多古墓。过去砖瓦厂掘土建窑,曾损毁过汉、明、清代墓葬。从1124日至1225日,文物部门共清理了墓葬十座。墓多被扰乱,唯第六号明墓很完整,而且随葬品特别丰富,共出土随葬俑82件,瓷器20余件,部分金、银饰品,这批器物如今保存在四川省博物馆。

白马寺修建于何年何月,众说纷纭,史书上也没有确切记载,但1921年在这里出土的青铜器表明,此寺庙应建于东汉时期。据说在这批青铜器中,还有青铜佛像。

寻访成都白马寺
3:白马寺遗址如今成为成都金牛区一个文化符号

关于成都白马寺的名字,还有一个动人的传说。

据说,当初寺庙的住持是一位法师,法号普空。六根清净,一心弘扬佛法。有一年,法师从广汉白马寺做完法事返回成都,途中遇一青年女子,向法师请求皈依、拜师,法师不答应,女子说,“法师若是不答应,小女子便死在法师面前。”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法师无奈只好答应。

青年女子十分欢喜,便跟随法师回到寺院。走到三河场时,天色已晚,两人到场中的旅店住宿,订房的时候,青年女子要求同住一室,法师大惊,连声对女子说:“罪过罪过,男女有别,不可如此。”女子笑着说,“出家人四大皆空,师傅何必拘泥?”法师无话可说。女子很快进入房中,睡在床上。法师背对着床,坐在堂前诵经念佛,不予理会。

半夜,店主忽然听到法师房内一片嘈杂,好像是在争吵,便打开房门。只见法师端坐默经,床上只睡着青年女子,并无争吵的样子。可店主离去后不久,又觉得房里嘈杂喧哗,像先前一样,店主很奇怪,再次返回法师房中。法师仍端坐不动,店主连叹“奇怪,奇怪!”过了一会儿,法师抬头向四处看,忽然桌上有一张纸条,墨迹未干,上写“白马送真经,佛祖一片心;西天与东土,共同听雷音。”法师顿时惊悟,回头看床铺,女子已消失无踪。他赶紧起身施礼祝拜,不住地念叨“阿弥陀佛”。

法师连夜赶回成都,将此事向庙里众僧讲起,并说:“这是菩萨幻身青年女子而说法,以破贫僧的执着。这也是佛祖派白马给我等送来真经,这是我们的缘分啊!”后来,普空法师便在庙前仿广汉白马寺,塑上两匹白马供奉,寺庙规模不断扩大。

寺庙经过历代修葺增建,曾经盛极一时。中轴线上,重重殿宇错落有致,山门观前,双双白马巍然屹立。寺院旁,河水如带,景色宜人,各种珍贵树木成行,树梢小鸟宣讲法音,树下花卉竞相开放,争奇斗艳,一片“鸟语花香游乐园,人间仙境天上稀”的景色。从此,这座寺院就叫白马寺,附近的街道也因寺院而得名。

1939年,在白马寺旁边开办了四川救济院,其下有儿童、妇女、游民和老废四个救济所。新中国成立后,救济院改建为四川省林业中心医院(作者袁挺栋先生认为白马寺的旧址在人北中学)。

查看1949年成都街道详图,上有“白马寺”标记,而且还可看出,白马寺紧邻四川救济院,在其西北侧。如果四川救济院在现在林业中心医院的位置,那白马寺就一定不在人北中学的位置,因为人北中学在林业中心医院的东南方向。而林业中心医院西北侧现在是五丁路,那白马寺到底在哪里呢?

沿白马寺街北行,在建设银行宿舍左拐就进入了白马后巷。过去这是条死胡同,府南河改造后才打通至河边,小巷尽头临河处是五丁苑小区。这里有市中心难得的幽静,冬日暖阳下,路边几家小茶铺里茶客闲谈、看报,人多时打麻将、人少时打瞌睡,玻璃茶杯里升腾阵阵青烟,三花茶的清香在小巷飘散。路的一侧是栋栋电梯公寓,另一侧是高高低低的平房,这一片的房屋还保留着白马村的门牌号。人字形瓦屋顶,远望如起伏的波浪,老成都残存的记忆此刻有渐渐从百年睡梦中苏醒的味道。

继续往河边走,三株大树下是一家叫有茗堂的露天小茶铺。据说茶铺所在地就是白马寺的位置。不久前,金牛区还在茶铺旁边立了牌子,介绍有关白马寺的历史。但是把白马寺遗迹的具体位置确定在白马印刷厂旁(图4)。

寻访成都白马寺
4:存留至今的白马寺印刷厂

白马印刷厂在白马二巷,靠近林业中心医院。查看地图得知,过去这一带有白马一巷、白马二巷、白马三巷、白马四巷以及白马巷和白马后巷。而现在能找到痕迹的,只有白马后巷、白马巷和白马二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