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洛阳古井记”·李贺后园古井记

(2017-06-01 11:23:45)

李贺后园古井记

 

 

一、女几山下李贺井

听说我在写《洛阳古井记》,宜阳的朋友建议我写一下李贺的后园古井。于是,我驱车来到了宜阳县三山镇传说中的李贺故居。

李贺,字长吉,唐代河南福昌(今宜阳县三乡镇)人,才华奇绝。7岁能诗,15岁名满京华,是唐代最杰出的诗人之一,也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富才华、最具有想象力的诗人。与盛唐诗人李白、晚唐诗人李商隐并称“三李”,与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佛王维齐名,称为“诗鬼”。李贺的诗歌风格被称为“长吉体”,对宋人刘克庄、谢翱,元人萨都喇、杨维桢,清人黎简、姚燮及当代的毛泽东都产生过深远的影响。

李贺的一生只有二十七年的光景,短暂的生命如一道闪电划破大唐诗坛夜空。他始终生活在一个荒僻、封闭又多鬼神气息的环境之中,这种鬼神气息很可能与李贺在其后园挖掘的一眼水井有关。那眼水井,没有留下名字(也许就没有名字),权且就称其为“李贺井”吧。

李贺在诗里说自己的家乡在昌谷,但昌谷是个大概念。查有关资料得知,“昌谷”为水名,一名昌涧(连昌河),源于陕县马头山,向东流来时,呈西北——东南走向,经洛宁杨坡,至宜阳三乡,其间的河谷地带,包括渑池、洛宁、宜阳境内的整个连昌河谷地带,都可称为昌谷。李贺故里的昌谷,只是其中一段。其具体位置,有关专家学者多年来虽然反复考证,但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各执己见,众说纷纭,至今难以确定。

“洛阳古井记”·李贺后园古井记

1:李贺故里

李贺故里所在的宜阳县三乡镇,隋唐时称三乡驿,今天看来,略显偏僻和贫穷,但当时却是江淮粮赋陆路和漕运的重要中转站,是从洛阳通往长安大道上的一座重要驿站。因是唐代诸帝东巡必经之地,在此建有连昌宫、兰昌宫等行宫,武则天、唐玄宗都曾在此驻跸,其中的连昌宫更因元稹的《连昌宫词》而闻名千古。

昌谷是两山间的一块谷地,为水陆交汇、山川形胜之处。昌谷北有凤翼山、汉山,南有女几山、梅鹿山,昌涧水从凤翼山和汉山间缓缓穿过昌谷向东南流注洛水,周围散落着西柏坡、后院、小寨、南寨、上庄、下庄等五六个村落。所以在唐代,昌谷也是个著名的风景游览胜地,除上述帝王在此驻跸外,诗文名家张九龄、韩愈、皇甫湜、刘禹锡、白居易都游过昌谷。李贺在此掘井定居,惯看涧水两岸水草丰茂、杨柳婆娑,遍览汉山“周围十里,古柏苍然”“林壑茂美”(《宜阳县志·山川》),心情应当不错。走出家门,附近的汉山上有汉光武庙,刘秀曾在此收编投降的赤眉军,对面即女几山。

女几山就是今天的花果山。比起汉山,女几山名气更大,也更秀丽。它是著名的洛水发源地,我国第一部地理神话著作《山海经》中就有其记载,“女几之山,洛水出焉,东注于江”。此山乃仙女杜兰香得道成仙之所,其升仙处尚留一石几,故得名“女几山”,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中又称之为“化姑山”。大概由于此山秀丽多林木花果,宋以后将“化姑山”讹成了“花果山”,以至于1986年宜阳县政府遂将此山统一称呼“花果山”,随后国家林业部正式同意成立“花果山国家森林公园”。

李贺井,就位于风光旖旎的女几山下。

 

“洛阳古井记”·李贺后园古井记

2:静静地蜗居在女几山下,这是李贺当年凿的那眼井吗?

李贺井,应是一眼在河洛地区极其普通常见的辘轳井,由辘轳头、支架、井绳、桶和水井等构成。李贺及其家人,每天都会来到井边,把水桶挂在井绳一头的钩子上,转动辘轳,把水桶放到井下,然后反方向转动辘轳,从井下拉上来满满的一桶水。如此周而复始、波澜不惊的生活,对市井百姓来说,可能早已习以为常,但却直接影响道理李贺奇崛冷艳的诗风。

井水五行为阴,从方位上来说,宜在住宅的白虎方凿井。具体说来,就是以站在住宅大门口面向宅外的方向为准,因此,大多数的水井都开在大门的左边50米开外的地方。李贺井位于其住宅的后园,从风水学的原理看,不是最佳位置。也可能后来李贺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在井的周围广植翠竹,以之驱邪。尽管水井周边的环境改观了,但根本的问题还存在。这或许是封闭内向性格的形成以及多言鬼神创作倾向的一个因素。

李贺这种自我封闭的生活方式自然会形成落落寡合的性格和孤寂愁苦的心态。即使在漫长的旅途上,也是“独骑往还京洛”,独往独来,罕与人交,整日浸淫在读书与创作之中。情感的闸门也就随之向外封闭,向内心回流。从而使得李贺的精神世界异常丰富和活跃,在虚幻的诗歌王国里或与爱妻绕床弄青梅,井畔留欢歌,或在诗文中动辄言鬼神,把自己笼罩在一个鬼神气息异常浓郁的氛围之中,独自品味“鬼气”的美学。以至于当这位极富戏剧性的人物在人生谢幕时,还出现一个戏剧性的结局。据说是李贺将死时,有一绯衣人驾赤虬从天而降,手捧一诏书,说是上帝造了一座白玉楼,要召李贺升天为此楼作记。也就是说,李贺不是死去,而是上天成神了。这个传说虽然荒诞无稽,但却反映了当时人们对李贺才华的高度评价和年促命短的深深同情。

二、绕床弄青梅,井畔留欢歌

李贺诗歌中描述故乡风物的诗篇共有近四十首,约占全部诗作242首的六分之一;描述故园的诗歌,有十九首。其中,属于歌谣的仅一首,就是那首记述李贺在其后园凿井为乐的《后园凿井歌》。

井上辘轳床上转。

水声繁,

弦声浅。

情若何?

荀奉倩。

城头日,

长向城头住。

一日作千年,

不须流下去。

这首诗浅显易懂。诗中,李贺借《晋书》“吴拂舞歌·淮南王篇”来表现夫妻俩摇辘轳汲水的两情欢好情景。诗中说到的荀奉倩,即晋人荀粲。《世说新语》有“粲与妇情至笃”之记载,诗人借此历史典故来表达自己与妻子之间的深挚之情。

李贺读书的昌谷北园,种有青竹,有山溪经过,水流潺潺,是个读书的好境界,也是其夫妻恩爱、共渡爱河的圣地。与《后园凿井歌》相呼应,李贺还给妻子作有《美人梳头歌》。后人评价该诗“写幽闺春怨而不著一字,诗人之笔堪比此诗中折樱之手。”诗曰:“西施晓梦绡帐寒,香鬟堕髻半沉檀。辘轳咿哑转鸣玉,惊起芙蓉睡新足。双鸾开镜秋水光,解鬟临镜立象床。一编香丝云撒地,玉钗落处无声腻。纡手却盘老鸦色,翠滑宝钗簪不得。春风烂漫恼娇慵,十八鬟多无气力。妆成䰀鬌欹不斜,云裾数步踏雁沙。背人不语向何处?下阶自折樱桃花。”由此可见其夫妻感情的恩爱程度。

另外,李贺在《咏怀》诗中,也写到其婚后生活的惬意和不寻常的浪漫。“长卿怀茂陵,绿草垂石井。弹琴看文君,春风吹鬓影。”他怜惜这个虽不懂诗文却有着一颗玲珑心的妻子,他冥思诗句时,她便坐于一侧,托腮凝望,眼中满是崇拜。天气好时,他便骑着驴去洛水河畔,或者女几山脚,驴上坐着新婚的妻子,她煮茶,他作诗,山中云雾缭绕,瑰丽秀美,也美不过他天真烂漫善解人意的小妻子。那日,春寒料峭,她懒卧在床。屋外有人从井中汲水,那依依呀呀的轱辘声传来,把她惊醒。她睁开惺忪的双眼,床上只有她一人,想来屋外那汲水之人定是夫君了。她下床,打开明镜,然后解开鬟髻,让头发披散开来,那浓密如云、纤细如丝的长发散发出诱人的浓香。这时李贺走进屋,拿起玉梳,把如意这一头黑中带碧的长发盘起,插上玉钗。

李贺的《后园凿井歌》,不仅让我们看到了“一日作千年,不须流下去”那种泉水千年不息的夫妻间恩爱的不断,看到了夫妻生活中不可多得的“长相守而不老”的浪漫情怀,还打开了唐诗中关于“井”的鲜为人知的一面。

“井上辘轳床上转,水声繁,丝声浅。”井上的辘轳怎么会在睡觉的床上转动呢?诗鬼李贺怎么会不懂这些基本生活常识呢?

与此相应的还有诗仙李白,诗中也时常写到与今天生活常理相悖的“井”,如:“床前明月光”“绕床弄青梅”,等等。

李白有首《长干行》的诗:“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后人由此总结了一个成语:青梅竹马。这是一个美好的用于爱情和友情的成语。

如果说李白在写《静夜思》时,门窗全部打开,卧室内的床摆放的在靠近门窗位置时,“床前”还能勉强能“明月光”的话,那么,待“郎骑竹马来”时,是如何也无法“绕床弄青梅”的。

 

“洛阳古井记”·李贺后园古井记

3:床前明月光

因此,这个“床”是什么?经过专家学者反复考证,并非是我们现在睡觉的床。也不是有人说的小板凳、几案,而是家家户户都离不开的普通水井。因为古代人常常把井叫“银床”。那么,小孩子围着井跑来跑去(绕床弄青梅),多危险啊!掉到井里怎么办?不必担心!在古代,井的构成分两部分,地下的部分称井床,又叫银床,即凿井施工时用木质的、后来发展为砖石砌筑作井干防止塌方;地面建筑为井栏,这比较简单,就是建在井周的栏杆。井周围建栏杆,就是防止人畜误行,跌落到井里。有时人们不得不牺牲汲水方便,费时费料修建井栏来防止意外发生。从功能上看,银床的功能是承载,承受井壁周围土石方的压力防止塌方淤塞水井;而井栏的功能是拦阻,防止人畜误入发生意外。

于是,李贺、李白的诗便给我们描绘了这样一幅画面:大人带着小孩子来到井边汲水或洗菜,小商贩子来了卖东西,两家的小孩子围着井外打圈圈,父亲或母亲一边做事一边骂,不准靠近井喽。一派村落、里坊间的和平安详的美好生活,后来,这丫头便嫁了那个小子。

 

 

4: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李白的诗,通过家门口那口水井的倒映明月的粼粼井水之光,还惹出了一种对家乡的无边情结。这使人很容易想到一个成语:背井离乡。古文中“背井离乡”就是远走他乡;古人思念家乡,思念的也是家乡的那口水井。中华先民视远离家乡谋生、流浪为不得已的行为。一句“背井离乡”,道出了多少辛酸与无奈,同时也从另一面道出了水井与人类的繁衍生息关系紧密。

在“凿井而居”的农耕社会,人们守着一眼井,耕作几亩田,一家老小就有了维持生存的基本要素。所以,唐代学者张守节在《史记正义》中说:“古者未有市及井,若朝聚井汲水,便将货物于井边货卖,故言市井。”意思是说,水井召唤着人们去晨汲,商贩也到井边人多的地方去卖货。乡间的集市、城中肆市,商贩和购物者云集,市场得以形成。于是有了“市井”之说,并出现了“市井之徒”的成语。

三、李贺古井今何在

后来,李贺又在后园井畔,创作了一系列瑰丽诗篇,直到诗人辞去奉礼郎回到福昌昌谷,在家乡闲居之余,创作《南园》《北园》两组诗,成为其生命最后三年的绝笔之作。这些诗涉及面非常之广,有描述南园春天美丽的田园风光和自己在故乡从事农活的情形,采桑、缫丝等农家生活,有对藩镇割据的愤慨和要为国建功立业的志向,有怀才不遇、读书无用的慨叹,表示要改弦更张、弃文习武,有忆古叹今,借古人表达自己的归隐之志等。

从诗中可看出,李贺当年的居所,分南园、北园和后园几部分构成。静谧的院落,温馨的水井,广植的修竹,对仕途坎坷、刚刚辞职归来的诗人无疑是最大的心灵慰籍。竹园,从李贺宅后的井旁一直延伸到昌谷河边。“家泉石眼两三茎,晓看阴根紫陌生。今年水曲春沙上,笛管新篁拔玉青”“更容一夜抽千尺,别却池园数寸泥”。

那么,李贺井及其李贺诗中的“三园”究竟位于何处?学界一直议论纷纷。

早在1974年,毛泽东写给陈毅的《关于谈诗的一封信》公开发表。毛泽东在信中除了批评宋人不懂形象思维,诗歌“味同嚼蜡”外,还着重提到“李贺诗歌值得一读”。伟大领袖一声令下,百万“革命大军”自然闻风而动,神州大地一片读李贺诗歌声。

在此大背景下,李贺诗歌中的南园、北园,以及李贺井所在的后园,居于何处,自然要弄个水落石出。于是,宜阳县委宣传部专门组织了个“工农兵李贺诗歌研究小组”,在三乡作了三天调查,然后得出“统一结论”,由宜阳县革命委员会向外宣布:南园、北园,以及李贺井所在的后园,是以连昌宫为中心的三片竹林。连昌宫南称南园,连昌宫北称北园,北园的后面称后园。这一结论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成为定论,后来许多关于李贺诗歌的论文、论著,多采用此说。

与此同时,也有人认为,“三园”应为村庄名。如钱仲联在《李贺年谱会笺》中即认为,昌谷后园、南园是连昌河汇入洛河处的两个村庄,后园即今日的后院村,南园即今日的南寨村”,“后院(园)村旁房后,竹林夹道,或即是李贺当年“斫取青光写楚辞”之地。此外,还有第三种看法,如杨其群在九十年代出版的《李贺研究论集》中,认为“园”与“原”通,即可种植谷物的平地。“北园”就是“昌谷范围以内丘岭‘可种谷给食之处’”,“可称昌谷北原”。至于南园则是“昌谷口以南与洛河交汇范围以内‘可种谷给食”的平地”,“可称南原”。

三园为三片竹园这种说法,虽然是在“文革”中提出来的,但却有一定道理,也经得起历史考验,应该比较接近真实。今天看来,还可再严谨一些,即三园的得名不能以连昌宫为中心来定位,而应以这三片竹园的相对位置而得名:大概位于今日南寨附近的这片竹园称南园,南寨西北今日上庄附近的竹园称北园,北园再往北靠近连昌河的竹园称后园。因为连昌宫的故址在下庄,南寨在其西,上庄在其西偏北,无法形成宫之北为北园,宫之南为南园这种地理概念。

李贺故居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清溪幽谷。虽然“三园”所在地大涧沟,现在已干涸无水,但地下水还是很丰富的。20年前,西村村民曾在大涧沟打水井,先后打了七眼井。几十年前,这里还有清清溪水,村妇们经常在涧边洗衣。1958年,大涧沟曾修建过一个水库,池水泱泱,皆涧水所汇。在李贺诗中更是明确指出,他家附近青溪水拱,有山,有水,有竹林。

所以,如果能在三乡镇李贺故居附近,把李贺的“三园”修复起来,在李贺井遗址上重新把当年的水井挖开,修复起来,供人凭吊,无疑会更有意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