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给了截访者强暴的权力?

(2009-12-29 16:21:15)
标签:

杂谈

分类: FT中文网专栏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长平

今年夏天,安徽女子李蕊蕊到北京上访,被人抓起来,关到一个叫聚源宾馆的地方,男男女女混住在一起。这个叫宾馆的地方并不是宾馆,住客被强行送来,严加看管。徐建就是工作人员之一。他把李蕊蕊安排在自己的上铺,晚上爬上去强奸了她。

她喊了起来,但满屋子70多人中,没谁敢吭声。徐建说:“谁强奸你了?都睡觉去!”女看守来了,也没理会她被强奸的事,只是带她到另外的房间去睡。第二天早上,满屋的人议论一阵,突然愤怒了,砸开门冲出去报了案。

最近,北京丰台法院对此案有了一审判决,徐建犯强奸罪获刑8年,赔偿2300.90元。李蕊蕊的律师表示,赔得太少了,要对民事部分提起上诉。刑事部分,丰台检察院认为量刑畸轻,已提起抗诉。

不过,让人有些看不明白的是,如此追求公正的检察院,却对抓她关她并为强奸她提供方便的人视而不见。显然,从两个共犯中拉出一个来鞭打,打得再狠也不能实现公正。

而且,这起强奸案是当众进行的。假如被关押者不是噤若寒蝉,那么它就有可能被及时阻止。这个让人如此畏惧的东西,其邪恶程度并不比强奸者弱。

徐建本人听到判决之后,也立即表示要上诉。据知情者说,他感到惊讶,颇受打击。他不知道强奸是犯罪吗?还是他认为在聚源宾馆这样的地方,他拥有这样的特权?从强奸现场及女看守的反应看,他们显然是这样想的。既然有非法关押这样的特权,同样是非法,强奸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这是一个什么地方呢,竟然拥有法外治权?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关押上访人员的“黑监狱”——未经任何合法手续,而且也不是具有执法资格的人,就可以把人们抓起来关进去。即便出了这种关注度极高的事情,听起来满怀公心的检察院也不会去起诉他们。

各地驻京办的人都拥有这种特权,可以把他们认为是上访的人抓起来送回老家,甚至送进精神病院。即便按照中国现有的法律,这些人也每天都在犯罪。假如检察院追究,成千上万的人都要被送进监狱。于是,现实的选择是,让这些人继续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和非法转运。问题是,这样下去事实上的罪犯在不断地增加。

检察院当然不是计算了监狱房间紧张之后才不作为的,而是服从了某种安排。这种安排有着一个被神话的目标,那就是维护稳定。上访以及上访者的聚集被认定为一种不稳定因素,需要不惜代价地清除掉。

这种代价至少有两个方面的后果:其一,破坏了法律。一方面努力宣传法治,一方面允许人凌驾于法律之上,不会有人真的相信法治。丰台检察院起而抗诉,也许本来出自完全的公心,但是在这种背景下显得像个笑话。其二,污染了人心。徐建为什么会以为强奸像家常便饭一样?女看守为什么对李蕊蕊所受的伤害无动于衷?因为他们被装进了截访维稳的系统。

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写过文章论证,抗议不是可怕的事情,它是现代社会的有机组成部分。不过我们都忽略了,当局考虑的问题是:假如真的让上访者上街抗议,那将是什么样的结果?

如此,我们再来回味徐建的这句话——“谁强奸你了?都睡觉去!”——就能读出它更丰富的含义来。说前半句的时候,他是一个为自我辩解的强奸者,但又有些无所畏惧;说后半句的时候,他又摇身变成一个管理者,正在维持夜晚的秩序。


琐碎的人世纷争,并不琐碎的人生感悟。 作者长平,专栏作家,资深媒体人,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南都周刊》副总编,现任南都传播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在多家媒体开设时事及文化评论专栏。

更多作者专栏文章
中国的上访之痛(上)


中国的上访之痛(下)

断裂中的重庆打黑

今日热门文章

待处决英国公民家人向中国最后求情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零点调查:首都“首堵”

2009年全球五件大事

房价会不会“越调越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