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行者阿真
行者阿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4,278
  • 关注人气:1,0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九寨沟 我的香巴拉(二)

(2011-01-11 08:53:54)
标签:

阅读九寨沟

往事

香巴拉

传说

旅游

分类: 行旅游踪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我身边的藏族老阿妈就是泽仁布秋的妈妈。她做的洋芋糍粑,爽、辣、滑、润,那种巴适的味道,至今难忘。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在扎如寺认识的老阿鼓,好一派仙风道骨。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到热西寨泽仁布秋家串门,与他的妻子和孩子们的合影。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这只山羊跟我混熟了,一见我,就往跟前凑。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

教九寨沟的孩子说英文、满口伦敦腔的严老师,与伦敦来的背包客汉斯、安娜,欢聚在我小屋楼上的平台。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            色彩绚烂,水树相依,九寨奇观之一。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             这是我为九寨沟写的第二本书,2003年由旅游教育出版社出版。在此之前写过一本

           《九寨风景线》(中国旅游出版社出版)。

    回想起来,在九寨沟的日子,几乎天天都有翡翠河相伴。它在这片被藏语叫做“得鼓玉湾”的沟壑里忽隐忽现,时而行色匆匆,声浪激昂,在密林深谷间闯荡;时而又潜入平湖,波澜不兴,待湖床倾斜时,携飞瀑穿林而出。百态千姿的花草树木簇拥着它,形形色色的飞禽走兽追逐着它,河岸的景致也随它流转的身姿起伏着,变幻着。无论什么季节,翡翠河都是一条表情丰富的河流。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沟口桥下那片河滩成了背包族们安营扎寨的地方。他们大都是独行侠,偶尔也有三俩结伴而行的。白天,背包客们在大自然的童话里流连;夜里,就在这河滩支起帐篷歇息,伴着翡翠河进入梦乡。他们这种旅行方式倒真有几分像游牧民族。记得在仲夏的一个黄昏,我和藏族姑娘嘎登措,随教英语的严老师去河边散步,发现石桥下那片平坦的河滩支起了一黄一蓝两顶帐篷。走近一看,帐篷前坐着两个欧洲面孔的年轻人,一男一女,模样十分相似。他俩面带笑容,用生涩的中文同我们打招呼。严老师却用流畅的英语回应他们,而且发声是地道的伦敦腔,这让二位恰好来自英国伦敦的年轻人吃惊不浅。他们哪里知道眼前这位头发灰白的老头儿,早年就读于英国教会学校,英语启蒙老师就是从伦敦来的传教士。聊了一会,我们才知道,两人原是龙凤双胞胎姐弟,凤姐叫安娜,龙弟叫汉斯。眼睛都蓝蓝的,像九寨沟的湖水。安娜告诉我们,她和汉斯已在九寨沟呆了四天,前几天住在诺日朗。姐弟俩准备明天一早离开九寨去成都,再从成都转机到拉萨。安娜很健谈,她说她和汉斯先去了丝绸之路的敦煌,然后游了麦积山,经文县和南坪才到了九寨沟。我问安娜如何得知九寨沟的,安娜告诉我,在麦积山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北京来的画家,他刚刚游历了九寨沟。他说如果想体验一下身临仙境的感觉,一定不要错过九寨沟。汉斯对此深有同感,他说,九寨沟完全不同于英国的湖区,美得太奇特了。我们好像走进了詹姆斯.希尔顿在《失落的地平线》里描绘的蓝月山谷。他最后非常天真地总结道:上帝对你们中国真的太照顾了——你们不仅有悠久的历史、伟大的文明和艺术,还有九寨沟这样妙不可言的地方。

 

    从夏到秋,我在九寨沟经历了此生中最美的季节转换。思绪,被满山满谷的绿染得郁郁葱葱;心境,被如梦如幻的水洗得无忧无虑。

 

    渐渐地,入乡随俗,我穿上了藏装,说起了藏语,“高原红”也印在了双颊。走进藏寨,人们不问我从哪里来的,会问我是哪个寨的。走累了,随便推开谁家的门,主人都会端来酥油茶热忱款待。运气好的话,还能蹭到一大碗爽辣可口的洋芋糍粑。

    刚来九寨不久,我独自去扎依扎嘎山下的热西寨。一路上遇见的藏胞,无论男女老少,都用藏语跟我说话,可我热炒热卖学来的藏语仅够跟人打招呼。而且那时我还没穿藏装,任由一袭花布长裙在山风中翩飞,但他们却当我自己人似的,跟我讲抑扬顿挫、尾音悠长的安多藏语。我当时真的有点儿云里雾里,茫然。在一片青稞地里,我碰见正在劳作的一家子,竟然都认定曾经见过我。那位杏眼柳眉、面色棕红的女子见我不懂藏语,马上改用汉语说:“我见过你,你以前来过我们寨子。”而且表情执着,不容置疑。她也许认错了人,当时我是第一次到热西寨。或许,她真的见过我,有位云游道士不是说我原是这方的人吗?只是今生投错了胎,才去了另外的地方。“是来过,我上辈子是你们寨里的人。”听我这样说,那女子冲我粲然一笑,面颊上的两团高原红,花儿般绽开。

    有一次,在下季节海,我遇见一位年轻的牧人,他吹着竹笛,身后的牦牛在草坡上晒太阳。他吹出的笛音空灵、悠扬。我驻足聆听,感觉脚下的石头、背后的树林都跟着歌唱起来,形成仙乐一样的和声。曲终,我禁不住赞叹:“太好听了!刚才你吹笛的时候,我听见石头也在唱歌。”他似乎并不诧异,淡淡地回我一句:“我也听见的,是我们这里的人自然听得见。”

    仗着从小在山城长大练就的登山行路的童子功,我流连于九寨沟的湖光山色和藏寨村舍之间,还凭着活学活用的藏语,交了不少藏族朋友。有时候,走在山路上,会有放羊的小孩子跑过来问我:“你还考不考我们算术?”因为我曾经在他们读书的小学当过两次代课老师,纯属友情客串,替生病的老师应急。有空的时候,我就索性坐下来,跟他们一起玩玩加减乘除,顺便向他们学讲藏语。一来二去,他们放的山羊跟我也混熟了,待吃饱喝足总喜欢靠拢来凑热闹。我很乐意跟孩子们一起,给每只山羊取一个符合它们性格和模样的名字,然后再把它们变成算术题的一部分。

 

    每到傍晚,我常随藏族朋友一起去“转路”。在九寨沟不兴说散步,转路是每日晚饭后的保留节目。他们会一路唱着歌,领我去看某一处传说中格萨尔王的遗迹。他们说起格萨尔王降妖镇魔的故事,总是兴致勃勃、满脸崇敬。什么地方有格萨尔王的脚印,什么地方有格萨尔王的手迹,他们都能如数家珍,讲得有板有眼。还不忘带你去亲临其境一番。每当这种时候,我和他们一样分不清是自己走进了传说,还是传说演绎成为了现实。据说。早年在九寨沟尚有能说唱格萨尔王的艺人。艺人在开讲前后都要焚香敬神,一旦开讲,可延续数月不断,令听众沉迷其间,十分过瘾。我想,执着于现世功利的人们不习惯、甚至也不屑于这种思维方式,只有心地单纯、又极富想象力的民族,才具有对天地万物的敏感和对神话传说的虔诚。

    流传甚广的香巴拉传说,有着多个不同的版本。相传,香巴拉王国坐落在雪山森林簇拥着的一片净土之上。那里绿荫如盖,芳草萋萋;有精妙绝伦的城堡,有取之不尽的财富。香巴拉的居民修行圆满,品质清高,没有仇恨,没有争斗,是一方安宁祥和的乐土。信仰藏传佛教的人们将此视为最完美的理想境界。六世班禅曾著有《香巴拉指南》一书,其中还配有香巴拉王国的地图。行吟于藏区的说书艺人,会在说唱香巴拉之旅时,向听众展示香巴拉王国的图画,讲述追寻香巴拉的人们,如何历尽艰辛最终抵达理想王国。那么,神秘的香巴拉究竟在哪里呢?据说有一位年轻的勇士四处寻觅那片净土,他独自走遍万水千山,历经千辛万苦,仍未寻见香巴拉的踪迹。后来他在一个僻静的山洞遇见一位修行的老者,老人问他去往何处?他说要去寻找香巴拉。老人说,其实你不用到远处寻找,香巴拉就在你心里。

    泽仁布秋也给我讲过一个有关香巴拉的故事:有两个行者结伴去探寻香巴拉,途中遇见一流浪者要赠送黄金给他俩做礼物,其中的一位行者经不起黄金的诱惑,一路带着那贵重的礼物前行,结果越走身体越重,最后不堪负荷,坠落深山。而那个拒绝了贵重黄金的行者,朝着目标轻装前进,最终抵达了香巴拉王国。

    这个故事告诉人们,当物欲过盛时,生命不堪重负,性灵无力升华,坠落终成必然。

 

    我热衷于收集这里的神话传说和各种物品,从生动诡谲的民间故事、淳朴悦耳的藏歌民谣,到藏胞日常生活所用的木碗、藏刀、羊毛氆氇,以至翡翠河冲刷过的石头,都被我视为宝贝。这些宝贝带给我的感动和喜悦,如同一段又一段奇遇,它们是九寨沟的一部分,是盛放在我生命中的朵朵奇葩。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            九寨之秋,层林尽染。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          神山下的扎如寺  佛光四射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午后,扎如寺的阿鼓们坐在阳光下,恬适,安然。这也是他们的常态。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九寨沟最大的村落——坐落在达戈神山怀抱的尖盘寨。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 芦苇海——九寨沟风景线上的第一个海子,全长2.2公里。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树正瀑布——九寨沟最引人入胜的瀑布群。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红叶映翠海——九寨沟的妩媚秋色。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

无论什么季节,翡翠河都是一条表情丰富和河流。


我的九寨沟 <wbr>我的香巴拉(二)阅读九寨沟需要身临其境,走近它,感悟它,体验它。

女子十二乐坊:香格里拉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