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聆听心声
聆听心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6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巨龙时代——第十四章

(2007-01-31 19:44:21)
分类: 小说连载
 克拉苏斯睡着了。他睡得比任何一次都沉,就像胎儿一般。他的睡眠介于做梦和另一种状态之间--那一种永远的沉睡,连最强大的神灵也无法唤醒。他知道,在睡眠中度过的每个小时都让他一步步地滑向那湮灭的深渊。

睡着睡着,这位龙族法师开始做梦了。

最初看到的影像是很模糊的,那些只是来自他潜意识里的一些图像而已。然而,紧随而来的就是另一些截然不同的清晰的形像。有许多长着翅膀的东西,有龙类,还有别的生物。看起来它们都在惊慌地四下逃散。一个穿着黑衣的人影在远处嘲笑着他。还有一个小孩在那洒满阳光的崎岖山路上奔跑……然后那个孩子又突然变成了一个身体极度扭曲的邪恶亡灵。

虽然他在沉睡,但法师仍对这些梦境的意义感到困惑,于是他不安地翻了翻身。就在他翻身的时候,他落得更深了,进入了一个完全黑暗的世界,那里的黑暗让他感到窒息,然而也缓解了他的不安。

就在那黑暗中,一把柔和而有威严的声音对绝望的法师说话了。
你愿意为她牺牲一切吗,克莱奥斯特拉兹?

当梦境里的克拉苏斯作出回答的时候,躺在他密室里的自己嘴唇也动了起来。我愿意付出我的生命。如果那就是让她获得自由的代价……

可怜的,忠诚的克莱奥斯特拉兹啊……此时,一个身体从黑暗中出现。它随着梦中人的呼吸不断地飘动着。在他的梦里,克拉苏斯竭力地向那个身体伸手,但就在他快要碰到的时候,它突然消失了。

他心想,那一定是阿莱克斯塔萨了。
你正在越来越快地滑向最后的安眠了,勇敢的克拉苏斯。在那之前,你还有什么事要我帮你去做么?
他的嘴唇又一次动起来。我只想要你去救她……
你自己不要点什么吗?也许想要回你逐渐消亡的生命?或者,有勇气饮毒自尽的人都应该在临死前尝到他最爱的美酒……?

那黑暗似乎要把他扯进里面。克拉苏斯开始觉得呼吸困难了,思考也变得困难了。他甚至想转过身来,就这样湮灭在那舒适的黑暗中。这个想法对他的诱惑越来越强烈了……

但他逼着自己回答。她。我只要她。突然,他感到自己被拉起来,拉到了一个充满光和色彩的地方。他的呼吸顺畅了,思路也顺畅了。

许多画面迎面扑来,却不是自己的梦境——它们是别人的梦。他看到了人类、精灵、矮人甚至还有兽人和地精,以及他们的愿望和请求。他忍受着他们的梦魇带来的痛苦,品尝着他们甜蜜的感觉。画面数量众多,它们从身边经过后,克拉苏斯很快就发现自己无法记住它们了。正如他觉得自己的梦境也很难记住一样。

在那会流动的空间里,又一个幻像出现了。与周围的其他混成一团的画面不同,它保持着一个形状,并且在不断的增长,完全压过了法师瘦小的身影。

一条优雅的巨龙出现了,既似实体,又似幻像。她伸展开双翼,仿佛刚睡醒一样。她的身体披着黄昏森林里的淡绿色。克拉苏斯抬头,以为会和她的目光相遇,却发现她的双目似寐。不过,他毫不怀疑梦之女士能够完全感知到他的存在。

我不会让你做出那样的牺牲的,克莱奥斯特拉兹。你一直是那个最让我感兴趣的梦中人。巨龙的嘴角微微翘起。最有魅力的梦中人……

克拉苏斯想在地面上站稳,或者说,找到落脚的地方。然而他周围的地面都很容易变形,和液体差不多了。他只能浮在上面,这让他觉得心里发虚。谢谢你,伊瑟拉……

你是一直这么地有礼貌,说话这么地圆滑。即使只是对着我的配偶们,你也是如此。然而他们,却借着我的名义,屡次拒绝了你的恳求。

他们没有完全了解情况,他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我没有了解情况吧?伊瑟拉向后飘退,她的脖子和翅膀出现了一些波纹,就好像被激起的池水一样。她的眼睛闭着,然而脸庞却一直没有离开这位梦境的闯入者。救你亲爱的阿莱克斯塔萨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要付出的代价,连我也不清楚到底值不值得。让这个世界自生自灭不是更好吗?如果生命的赐予者注定了要被救出来,那注定的事自然会发生吧?

她的冷漠——也是那三条守护巨龙共同的冷漠态度让这位法师怒火中烧。难道死亡之翼注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了吗?如果个个都像你这样躲在一边做梦的话,那当然注定的。

她把翅膀收了起来。不要提起他!

克拉苏斯则继续逼问。为什么不要,梦之女士?他让你做了许多噩梦么?

尽管她的眼睛仍然紧闭,但克拉苏斯知道,它们一定充满了恐惧。我是永远不会再次进入他的梦境了。他很可能是唯一一个在梦里比醒着的时候更可怕的角色。

困惑的法师没有掩饰对最后一句话的不解。他在意的只是没有一条巨龙愿意召集各方势力与死亡之翼一战。没错,因为恶魔之魂,他们已经不复当年之勇了,但他们仍然有着惊人的力量。看得出来,他们三个都觉得,巨龙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而且即使未来能有所改变,也不值得让他们从那些自我麻醉中走出来。

伊瑟拉,我知道你和你的子嗣们依然照看着那些新生的种族,我还知道,你依然在梦中影响着那些人类、精灵和……

那只是一定程度上的影响,克莱奥斯特拉兹。即使在我的领域里,也不是没有限制的!

但是,你毕竟没有完全放弃这个世界吧?你不会学玛里苟斯和诺兹多姆。你不会疯疯癫癫地躲起来,也不会陶醉在过去的遗迹中不能自拔!毕竟,梦境不是昭示着未来的么?

但梦境同样反映着过去。我希望你记住这一点。

一个人类妇女抱着新生儿的画面从他身旁飘过。一个小男孩和他想象中的小怪物英勇战斗的画面在他眼前闪现,然后又突然消失了。克拉苏斯很快地把身边那些不断形成而又不断消失的画面浏览了一遍。黑暗的梦境和光明的一样多;而那就是自古以来就维持着的一种……平衡。

然而,他心爱的女王还被关着。死亡之翼从那些新生种族手里夺回这个世界的决心也从未动摇过。这些事情都在颠覆着这个平衡。如果局面仍然不能扭转,未来将不再有梦想,不再有希望。

伊瑟拉,不管能不能得到你的帮助,我都会坚持下去的。这是我的使命!

你真想那么做的话,请便吧……梦境之龙的形体摇曳着。

克拉苏斯扭头就走。他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那些无法捉摸的画面突然消失了。那要么把我送回我的密室,要么把我扔下深渊!也许最好的结局就是我死掉。看不到这个世界的命运,看不到我的女王会遭受到的一切……那样也许更好!

他希望伊瑟拉会把他送回那黑暗的深渊里,那样他就不能再为阿莱克斯塔萨在守护巨龙面前喋喋不休了。然而,他只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一只手温柔的触摸了一下。那更像是一次试探性的接触。

他转过身来,发现自己正对着一个身材苗条,皮肤白皙的女人。她很美,不过却像空气一般虚若无物。她穿着一件柔滑的淡绿色薄纱长袍,一块面纱遮住了她的下半边脸。在某种程度上,她让克拉苏斯想起了他的女王——然而她不是。

她的眼睛仍然紧闭着。

可怜的克莱奥斯特拉兹啊。她的嘴唇没有动,但是克拉苏斯认得这是她的声音。伊瑟拉的声音。在她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种郁郁不乐的神情。你果然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他不明白为什么她还要重复这个他们都知道的事实。他再次转身就走,寻找着一条能逃离这个虚幻空间的路。

别急着走,克莱奥斯特拉兹。
为什么?他回过身来,质问道。

伊瑟拉紧盯着他。她的眼睛完全睁开了。克拉苏斯呆住了,他不可抗拒地凝视着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属于所有他认识的和热爱着的人;属于那些对他十分了解的人。它们呈现出各种颜色:蓝的、绿的、红的、黑的、金色的——每种眼睛的颜色都有。

还有他自己的眼睛。

你方才说过的话,我会考虑的。
他简直不敢相信。你真的会——
她抬起一只手,示意他保持沉默。我会考虑你所说过的话。只是考虑而已。
那如果,你觉得你同意我的观点呢?
那我就会尽力说服玛里苟斯和诺兹多姆来帮忙……当然我不能对此做出什么承诺。

这个结果远超出了克拉苏斯的期望。也许这个期望最终会化为泡影,但它让克拉苏斯有了奋斗下去的信心。

我…谢谢你。
除了让你在梦境里存活外,我还没有为你做任何的事情呢……伊瑟拉的微笑带着一丝歉意。

克拉苏斯想再次向她道谢。他想让她明白,单是这一点就给了他继续前进的勇气。然而伊瑟拉却突然从他面前向后飘退。克拉苏斯伸手想拉住她,但他们的距离已经很远了。而当他想向前迈步时,却发现她后退的速度更快了。

然后他才意识到,梦之女士没有向后退;后退的是他自己。

可怜的克莱奥斯特拉兹啊,祝你好梦,飘来的是伊瑟拉的声音。那个苗条的、皮肤白皙的身影则摇曳着,接着完全消失了。好好地睡吧,你需要足够的体力去应付那即将来临战斗……

他想说话,却发现在梦境里发不出声音。黑暗降临在这位龙族法师的头上。他陷入了舒适而黑暗的沉睡中。

也不要看扁了那些你认为只是棋子的人……
                                                                     *

兽人的山城不仅比罗宁想象中的要宏伟,还比他想象中复杂得多。一些他原以为会通向目标的地道却突然转了方向,而且它们经常是向上爬升,而不是往下。不但偷走了他宝贵的时间,还让他精疲力竭。

在那段时间里,死亡之翼也没再和他说过一句话,这让他更加无措。虽然罗宁决不会完全信任那条黑龙,但他知道死亡之翼至少会把他带到阿莱克斯塔萨被囚禁的地方。现在到底是什么事情转移了黑龙的注意力呢?

在一条没有一丝光线的地道里,机警的法师终于有机会坐下休息一会了。他身上带着一个水袋,是那两个倒霉的地精给他的。他拿了出来,吮了一口,然后靠回墙边。他觉得这几分钟的放松能使他脑子清醒些,好让他继续这山洞里的旅程。

难道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救出红龙女王吗?在山洞里努力前进的每一刻,罗宁对自己的怀疑都变得越来越强烈。他来这里也许只是为了来一次华丽的自杀?然而即使是他的性命,也换不来那些牺牲者的复活。况且,他们都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他怎么会想出这么一个疯狂的计划呢?他回忆起这个事情第一次被提起的时候。那一次的任务失败后,他就被禁止参与肯瑞托的任何活动。在那段时间里,他一直在闭门思过。什么人都不见,也很少吃东西。在被查看的情况下,他也被禁止与任何人见面。于是当克拉苏斯突然在他面前出现,表示支持他戴罪立功的时候,他是多么地惊奇。

罗宁一直认为他不需要任何人帮忙,但克拉苏斯说服了他。首席法师十分详细地解释了他所处的境地,直到罗宁答应公开寻求他的支持。不知道怎么地,他提起了龙的话题,然后又扯到阿莱克斯塔萨被囚禁,以及她被迫为部落生育凶猛的坐骑的事情。尽管现在部落的主力已经被粉碎,但只要她依然被困,卡兹莫丹的兽人就能继续对联盟造成破坏,继续杀害无数的平民。

就在那时,罗宁心里突然冒出了释放红龙女王的想法。他觉得只有他才可能想得出这么美妙的计划。当时他认为这是个十分有建设性的想法。要么立功赎罪,要么壮烈牺牲,而他的故事则会在人类中间永远流传。

这个想法也深深地感染了克拉苏斯。事实上,罗宁回想起来,那位老法师花了很多时间和他一起商议任务细节,还经常鼓励他。现在罗宁得承认,如果不是这位恩人的力劝,他可能早就把那个想法抛诸脑后了。从某些方面来看,这个更像是克拉苏斯的任务,而不是他的。的确,这位总不让人看到他真面目的议员派罗宁去完成这样一个任务,他自己能获得什么利益呢?如果罗宁真的成功了,也许他能赢得一些威望;但如果罗宁失败了……对他有什么好处?

罗宁摇了摇脑袋。如果继续对自己提这种问题的话,很快他就会认为他的恩人其实就是整件事的幕后黑手,而且他还在利用某种方式影响着自己,让自己做出了深入敌境的决定。

太荒谬了 ……

突然而来的响动把罗宁惊得站了起来。他这才发现刚才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法师把后背紧贴着墙,等着看看到底是谁会在这条昏暗的地道里走动。兽人们应该知道这里就是这条地道的尽头了。难道他们是专门来搜他的?

然而那细微得几乎无法分辨的谈话声逐渐远去了。法师才意识到他被这个洞穴里复杂的声音现象欺骗了。刚才他听到的兽人谈话也许和他隔着几层地道呢。

不过,也许他可以循着声音走?他的信心逐渐膨胀起来,小心翼翼地朝着他听到声音的方向挪去。即使声音不是真的从那个方向发出来,洞里的回声也应该可以把他带到他想去的地方。

罗宁不清楚他到底睡了多久,但当他在洞里穿行的时候,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多了,好象整个格瑞姆巴托都醒了。兽人们似乎处于一种恐慌状态中。在罗宁看来,他们肯定是遇到麻烦事了。这时候四面八方都有声音传来了。罗宁可不想撞进兽人战士的训练场,又或者是他们的食堂。他只想去那个囚禁着龙族女王的密室。

突然,一声龙类的咆哮盖过了其他所有的声音,那咆哮声很响亮,然而很快就平息了。罗宁之前也听到过这种叫声,但是他没有理会。现在他则咒骂着自己这个笨蛋:所有的龙不是都应该关在同一片区域吗?即使是最糟的情况下,循着这些叫声也总能找到一些龙。也许在那里,他可以发现通向女王囚室的痕迹?

他在各条地道之间穿行,好一会都没遇到什么麻烦。大部分兽人似乎都离他很远,忙着什么浩大的工程。法师没有多想,只是以为他们在备战罢了。现在联盟应该在向卡兹莫丹北部的兽人部队推进了。格瑞姆巴托应该会北上去支援的,毕竟部落仍希望能把人类和他们的盟军赶回去。

如果情况真是这样,那对罗宁就十分有利了。兽人们要集中注意力去备战,而且他们的人数会少很多。很快,每个龙骑士都会和他们那些训练有素的坐骑启程飞往北方。

罗宁受到了鼓舞,于是大胆地加快了步伐。然而他才走了几步,就差点撞到两个身材高大的兽人战士身上了。

幸运的是,这两个兽人看到罗宁时也呆了,惊讶程度甚至不下于他。罗宁赶紧举起左手,念出了一个为更糟糕的情况所准备的咒语。

离他较近的那个兽人战士的面容因为激怒而扭曲。他正要拔出挂在背后的斧头时,罗宁的法术正中他的胸膛,把这个大家伙打得向最近的墙抛飞过去。

那兽人撞到墙上后,立刻溶入了石头里。石头表面只留下他身体的轮廓,还可以看到他张嘴怒吼的样子。片刻之后,连那轮廓也消失不见了……于是那个家伙的悲惨命运就无从知晓了。

“你这人渣!”另一个兽人吼道,斧头已经拿到了手中。他抡起斧头用力朝罗宁砍去——却被罗宁及时躲开了,只砍下一些石块。那兽人迟钝地走向罗宁,硕大的深绿色身躯把狭窄的通道给堵住了。一串干瘪的手指做成的项链在罗宁眼前晃荡,那些手指的主人有人类、精灵,还有些不知名的生物。眼前这个对手肯定是想把他的手指也挂上去了。这时那兽人又砍过来了,这次斧头更是险些把法师劈成两半。

罗宁再次注视着那串项链,一个邪恶的念头在心中升起。他举起手,指着那串项链,做出了一个手势。

罗宁的施法动作让兽人犹豫了一下。不过当那野蛮的战士发现法术没什么作用后,他立刻轻蔑朝法师大笑起来。“来吧,法师!我来让你死得痛快些吧!”

他刚举起斧头,一阵被什么东西抓挠的感觉让那兽人不禁低头往胸前一看。
却发现项链上那两打有多的粗粗的手指已经爬到了他的喉咙旁边。

他把斧子扔掉,双手竭力要把那些手指弄开,然而它们已经紧紧地抓进了他的肉里。手指形成的那只恐怖的手卡断了他的呼吸,那兽人不停地咳嗽起来。

兽人狂乱地舞动着四肢起来,希望能把那些手指甩掉。罗宁慌忙后退几步,生怕被碰到。法师原来只准备用这个法术玩玩,然后再出个绝招;不过这些手指似乎把他出手的机会给无情地夺走了。难道这就是它们的复仇?即使作为一个法师,罗宁仍然不敢相信被兽人杀害的亡魂在力促着这些手指完成复仇大业。那一定是法术本身的力量……
恩,一定是的……

且不管是复仇的鬼魂还是纯粹的魔法作用,那些着了魔的手指们都在极力地像钉子一般扎入兽人柔软的喉部。那强壮的兽人也终于跪倒在地,眼神是那么地绝望,以至于罗宁都不忍再看了。

又过了几秒,他只听见兽人急促的喘息,然后是一个巨物轰然倒在地道里的声音。
那高大的战士倒在血泊中,那些手指仍然紧紧地扣住他的脖子。他壮起胆子,摸了摸其中一个指头。没有动作,没有生命。它们已经完成了任务,现在是回到本来状态的时候了,就像他之前所预期的那样。

但是……

罗宁把刚才的思绪都抛在脑后,赶紧跨过尸体继续前进。没有地方可以用来处理尸体,他也没有时间来考虑这个问题。很快就会有人发现这里,然而法师对此毫无办法。所以现在罗宁必须考虑的只是龙族女王的事情了。如果能释放她,也许她就能把自己带到安全的地方。而那可能是他唯一能逃出生天的办法了。

他又穿过了几条通道,没遇上什么情况。然而现在他发现自己正走向一条十分明亮的通道口,而从那里传出来的哄乱的说话声越来越大了。他更加小心地挪动着脚步,慢慢地靠近了两条通道的接口处,从转角处向外窥望。

他原先以为通道的地方其实是一个右方一个大厅的入口。大厅里一堆兽人在卖力地往车子里装东西和准备牲口,看起来他们好像要搞一次远征,而且短期内不会回来了。

他之前关于北部战线的猜测是否正确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为什么他们每个人似乎都要走?不是只要龙和它们那些骑手去就行了吗?把这些车子带到丹奥加兹可不是短时间就能办到的事。

这时,两个兽人进入了他的视野。他们似乎在扛着什么重物。他们显然很想放下那东西,只是由于某些原因不敢而已吧。事实上,罗宁觉得他们特别地小心,好像那重物是金子做的一样。

法师瞧见没人向他这边看过来,就再走近一步,好研究那些兽人那么看重的究竟是什么东西。那东西是圆形的—哦,不,是椭圆—外表还有些粗糙,似乎长着鳞片。它只能让罗宁想起一样东西——
一个蛋。
更准确的说,一个龙蛋。

他迅速把视线移到那些车子上。他现在很肯定其中有几辆装满了各种发育程度的龙蛋。有些外表光滑些的圆蛋,还有些鳞片比之前那个还多的,快要孵化的蛋。

在这些龙对兽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的情况下,为什么他们还要冒险带着这些珍贵的货物上路?

人类……
脑袋里突然响起的声音几乎让罗宁叫了出来。他赶紧靠在墙上,迅速退回到通道里。当他确定没有兽人能够看到他的时候,罗宁拿出了那个坠饰,盯住中间的黑色水晶。
它正在发出微弱的光芒。

人类…罗宁…,你现在在哪里?

死亡之翼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在兽人要塞里面了,”他小声说。“我正在找关着女王的密室。”
你刚才发现了一些东西嘛。你还研究了一会。那是什么东西?

出于某种原因,罗宁不想告诉死亡之翼。“只是那些兽人在练习而已。刚才我差点没看到他们就直接走进去了。”

他的回答之后是一段很长时间的沉默,长得让罗宁以为死亡之翼已经切断联系了。终于,黑龙回应了。我想看看……
“没什么好看的——”

罗宁还没来得及说出下一个字,他的身体就突然不听话了,转身朝那个大洞走去。这一次,他连嘴都不能动了。

死亡之翼让他走到他刚才站过的地方,然后控制他右手拿起那个坠饰。罗宁猜想死亡之翼是通过这块黑色水晶来观察周围环境的。

嗯…练习…我明白了。他们这是在练习怎么撤退吧?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这条巨龙的嘲弄,他也不认为死亡之翼会在乎他的回答。黑龙一边让他留在原地,一边通过坠饰观察着一切。

好了,我明白了…你现在可以回到通道里去了。
|
他的身体突然又能活动自如了。罗宁迅速离开了那里,庆幸那些兽人因为忙着干活而没有抬头看上一眼。他斜倚着石壁,急促地喘着气,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地害怕被发现。
而且显然地,他也并不像自己原先想的那样有着自杀的念头。

你走错路了。你要回到上一个岔路的地方。
死亡之翼没有对罗宁刚才撒的谎表示什么不满,不过这样反而让法师更加忐忑不安。死亡之翼肯定也在思考着兽人搬蛋的动机了——除非那是他早已料到的事情?那怎么可能呢?这里应该没有人会向他提供情报的。兽人们对这条黑龙也十分憎恨,一如他们对洛丹伦的联盟。

尽管有些疑惑,他还是按照死亡之翼所说,回到了上一个有岔路的地方。罗宁刚才经过的时候没有留意这个地方。它的入口相当地窄,而且还没有照明,那似乎说明这是个不怎么重要的地方。兽人们肯定会让重要的通道保持明亮的。

“走这边?”他小声问道。
没错。
  黑龙为什么会对这里的洞穴结构了如指掌?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罗宁。死亡之翼肯定不曾走进过这些山洞,即使在他人类的伪装下也不可能。难道他以一个兽人的外表来过?也许吧,不过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

接下来走你左手边的第二条通道。

死亡之翼的指引似乎一点问题都没有。罗宁等着他出错,那就会说明黑龙至少有部分猜测的成分。然而没有。死亡之翼十分清楚整个兽人要塞的每一条路,就和里面那些兽人战士一样清楚。

终于,在走了几个钟头后,那声音命令道。停。
罗宁停下脚步,尽管他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令死亡之翼下了这个命令。
等等。

过了一会,从通道底部飘来了对话的声音。
“——你去了哪里!我有问题问你,很多问题!”
“十分抱歉,我的长官,十分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我—”

当罗宁伸长了耳朵去偷听时,声音却渐渐消失了。他知道其中之一是兽人,明显还是这个要塞的头儿。不过另一个说话的则来自不同的种族。一个地精。

死亡之翼也请了一些地精帮他干活。难道这就是他对这个地方了如指掌的缘故?也许这里的某个地精同时也在为黑龙服务?

他很希望能够跟着他们,以偷听多些他们的谈话。但黑龙又立刻命令他继续前进了。罗宁知道如果他不服从的话,死亡之翼可能会再次控制着他走。而只要手脚还听话,他就觉得自己至少对某些事情有着选择的余地。

罗宁穿过了那条兽人军官和地精刚走过的通道,顺着另一条地道一直往下走,似乎在走向山脉的心脏地带。他现在肯定离女王不远了。事实上,他发誓自己听到了一种像是巨人发出的呼吸声。而格瑞姆巴托没有巨人,所以只可能是巨龙了。

还要过两条通道。然后向右转。一直走,直到你看到左手边的洞口为止。

死亡之翼没有再说什么。罗宁再次遵照他的指示,尽力加快了步伐。他的神经紧绷着。他还得在这座山里头走多久?

他朝右转,顺着那条小道一直走。根据黑龙的指示,罗宁以为很快就会见到他说的那个洞口了。然而他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却什么都没看到。连一条岔路都没有。他问了死亡之翼两次是不是快到了,而他那位看不见的向导却始终保持沉默。

就在法师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丝亮光。光线很微弱,但绝对不是幻觉……而且,那丝光线来自通道的左手边。

罗宁看到了新的希望。在不弄出太大声音的前提下,他把步伐加到了最快。因为他知道肯定有许多兽人在看守着红龙女王。他已经准备好了一些法术,但希望能留到最后关头才用。

停!
死亡之翼的声音在他脑袋里嗡嗡作响,把罗宁震得几乎撞上了旁边的墙。他只好紧贴着那面墙,以为某个看守的发现了他。

没有情况。通道里空空的,只有他一个人。

“你干嘛叫那么大声?”他小声地对着坠饰问道。
你的目的地就在前面了……但那里并不是只有凡人在把守。
“还有魔法?”他原先也预料过会如此,但黑龙一直没让他有机会停下来想想。
还有魔法创造的守卫们。有个办法很快能找出真相。把那块坠饰拿到你前面,然后走到洞口那里吧。
“那些兽人守卫呢?还得留意他们呀。”
他听出了黑龙话音里的不耐烦。一切都会明白的,人类……

罗宁很肯定死亡之翼至少会让他找到阿莱克斯塔萨。于是他举着那块坠饰,一步步慢慢地前进着。

我只探测到一些小法术而已——对于我这样的存在来说,它们的确很渺小——,死亡之翼告诉他。我会对付它们的。

这时那块黑色的水晶突然发出强光,几乎把法师吓得放开了手。

防护结界已经解除了。他顿了顿,继续道,里面没有人看守。他们根本不需要守卫,甚至结界都不必。阿莱克斯塔萨已经被铁链完全锁住了,而且牢牢地和周围的石头栓在一起。那些兽人办事可真讲究效率。她在这里是绝对安全的。
“现在我该进去了么?”
如果你不进去的话,我会很失望的。

罗宁觉得死亡之翼说话的用词有点奇怪,不过他没有多想。他现在正在为终于能见到红龙女王而激动不已。他有点希望温蕾莎也在这里,但接着他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想法感到高兴。也许——

即使是对银发精灵的那一点思绪也在他踏入大厅,第一次目睹那头红色的巨龙阿莱克斯塔萨的时候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罗宁发现她也看了过来,爬虫般的眼睛里透出一种担惊受怕的神情——但不是为她自己。

“不!”她不顾箍在喉部的项圈带来的疼痛,尽力地喊道。“退回去!”
与此同时,死亡之翼得意的声音传来了。完美!

一道闪光包住了法师。一股可怕的力量侵入了他的身体,震动了他身上的每条神经。黑色的坠饰从他那松开的手中滑落到地上。

他倒下的时候,还能听见死亡之翼在重复着刚才那个单词,疯狂地大笑着。
完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