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聆听心声
聆听心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6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巨龙时代——第十章

(2007-01-31 19:39:19)
分类: 小说连载
 这是在过去的两天里罗宁第二次在树林中苏醒过来了。然而这一次,他没有看到温蕾莎,这总是件让人有点失望的事情。这一次他醒过来的时候,只发现阴沉沉的天空和完全的寂静。没有鸟儿在森林里鸣唱,也没有小动物在枝桠间活动。

一种不祥的预兆在法师心中浮现。慢慢地,他机警地抬起头,四处张望。罗宁只看到树木和矮树丛,没有别的东西了。没有龙,当然,更不会有那条硕大而狡诈的……

“啊,你终于知醒了……”  

死亡之翼?  
罗宁向左手边望去——他刚才已经看过那里了——而他现在则颤抖着看到身旁的阴影散开了,随后它们又迅速地聚合在一起,化成了一个戴着兜帽的形象,令他想起了某个熟人。

“克拉苏斯?”他叫到。过了一会,他才意识到这不可能是他那个担保人。在面前走动的这个人喜好以阴影为衣,他——就是阴影的一部分。

不,他第一次就猜中了。死亡之翼。眼前的形象可能是人类,但是,如果龙类可以变化出这种形态的话,那这个一定就是那条黑龙了。

兜帽下的那张脸,属于一个深沉的英俊男子。一张高贵的脸……至少表面上是。

“你还好吧?”  
“恩,我还是完整的一块,谢谢你。”  
那人薄薄的嘴唇微微翘起,可以算是个微笑吧。“那么,人类,你知道我是谁吧?”  
“你是……破坏者死亡之翼”

那人周围的阴影动了起来,又消散了些。他那有点像人类,又有点像精灵的脸庞此时变得清晰起来了。他的嘴角再次向上翘起。

“这不过是我那众多的头衔中的一个罢了。法师,你要知道这个跟其他的那些头衔一样,都只对了一半而已。”他骄傲地仰起头来。“我就知道我选对了名字;因此,我在你面前显现时,你甚至都没觉得惊讶。”  
“你的声音没变。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你比很多人都要机灵,我的凡人朋友。有那么一些人,就算我在他们面前变身也不知道我是谁。”那人哈哈笑了起来。“如果你要证据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看!”  
“谢谢了,但……我不要。”

这个时候,白昼的最后一丝痕迹开始在法师的救命恩人身后消失了。罗宁想知道他到底昏迷了多久—和死亡之翼把他带到了哪里。而他最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他还活着。

“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东西?”  
“我什么都不想要,罗宁法师。我只是想帮你完成那个任务罢了。”  
“我的任务?”除了克拉苏斯和肯瑞托的内部议会外,没有人知道他这次的真正使命。罗宁甚至还怀疑后者里面也并非所有人都知道。大师级的法师们行事都是很秘密的,他们总是把保密性排在第一位。当然,他面前这位理应是被蒙在鼓里的……
  
“对,罗宁,你的任务。”死亡之翼的笑容突然变了,嘴咧开的宽度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他的牙齿露了出来,锋利而突出。“去营救伟大的龙后,传奇般的阿莱克斯塔萨!”  

罗宁下意识地应对着。法师不清楚死亡之翼是怎么发现他的真正使命的,但还是相信应该是无意中刺探到的。死亡之翼鄙视所有生命,包括那些和他不同种的龙。过去从没有传说讲述过死亡之翼和红龙女皇之间有任何的感情。

法师突然使出了一个法术。这个法术在战争中曾帮了他不少的忙。罗宁曾经用这个法术轰杀了一个正向他冲过来的兽人,而这个兽人手上已经沾满六个骑士和一个法师同僚的鲜血。而这个法术的一种低级形式也曾经挡住一个兽人术士的进攻,为罗宁争取到了施放终极法术的时间。然而面对着龙,罗宁还未试过。卷轴上曾经强调法术对这种古老的巨兽具有特别的束缚效用……

金色的光环包围着死亡之翼——然而那个阴影般的人从里面直接走了出来。

“难道我必须这么做吗?”死亡之翼从袍内伸出手来,指着罗宁。

罗宁身旁的一块石头开始发出咝咝巨响……然后,在他的眼皮底下熔化了。熔岩滴到地上,很快渗入了地面的裂缝里,就像它熔化时那么迅速——仅仅用了几秒钟。

“只要我想的话,我也可以令你变成那样。你现在欠我两条命,难道还要欠我第三次,也就是最后一次吗?”  

罗宁醒目地摇了摇头。

“终于肯讲道理了。”死亡之翼慢慢走近,他的形象越来越实体化了。他又伸手指向一个地方,不过这次是法师的另一侧。“喝吧,你会觉得那东西很提神的。”
  
罗宁低头看去,在草丛中发现了一个酒囊。尽管几秒钟之前那里还是空无一物,但罗宁没有犹豫就拿了起来灌个不停。不仅仅是因为这时罗宁口渴难耐,更因为如果他拒绝的话,黑龙可能会把他的行为看作另一次挑衅。这个时候,罗宁什么也干不了,只能合作……和期盼。

他那穿黑衣的伙伴又移动起来,这次只是突然变得模糊起来,似乎没有了实体。仅仅是死亡之翼能变化成人形这个事实就让法师沮丧不已。一个像死亡之翼这样的家伙在他的同胞中会做出些什么好事来?法师又怎么知道死亡之翼是不是已经用这样的方法在散布他的黑暗了呢?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为什么他会向罗宁揭露这个秘密呢——除非,他想在最后永远地封住法师的口?

“你对我们的了解太少了。”
罗宁的眼珠子睁得大大的。难道阅读他人的心理也是死亡之翼的强大能力之一?  

死亡之翼在人类的左边坐定,似乎坐在了一张隐形椅子或者是一块巨大的隐形石头上。V型发角下那对纯黑色的眼睛眨都不眨,轻易地把罗宁注视的目光打败了。

法师只好看向别处。死亡之翼重复他刚才的话:“你对我们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没有——现在没有多少关于龙类的记载了。大部分研究者都被吃掉了。”
  
一个很冷的笑话,然而死亡之翼觉得很有趣。他大笑起来,疯狂的大笑起来。

“我忘记了你们这些人类是多么地有趣,我的朋友!哈哈,真有趣!”话音未落,大笑突然消失了,死亡之翼回复了原本那邪恶的微笑。“恩,你说的倒是不假。”

罗宁对继续在地上躺着不大满意,于是他坐了起来。本来他还准备站起来的,但是死亡之翼盯了一眼,警告他这时候站起来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你要我来做什么?”罗宁再次询问到。“我对你有什么用?”
“你是结束一个局面的关键,可以达成一个久已无望的目标的方式—— 一个绝望的人所做的,绝望的挣扎。”
  
一开始罗宁并没听懂。但他从黑龙的表情中看出了沮丧。“你——绝望?”  

死亡之翼再次站起来,他伸展双手,作势欲飞。

“你看到了什么,人类?”  
“一个笼罩在阴影中的人。黑龙死亡之翼的另一个伪装。”  
“这是最直接的答案。但你还看到别的东西吗,小朋友?你能看到我那些忠心耿耿的军团吗?你又能看到许多黑龙——或者,能看到红龙们吗?在人类,甚至在精灵出现之前,它们曾经一度布满了天空。”

罗宁并不清楚死亡之翼想引他说出什么,于是只是摇了摇头。只有一件事情他是确定的:这条龙的心智不能拿健全来形容。

“你看不到它们,”黑龙开始了演讲,他的形态和皮肤开始变得有点类似爬虫了。他的眼睛缩窄了,牙齿变长了,锋利了。他整个人都变大了,双翼在袍内呼之欲出。他现在的形象更加地虚无化了:一个在变形中途停止的神秘生物。

“你看不到它们,”他再次说道,眼睛闭上了。这时候,双翼、眼睛、牙齿——所有都变回了几分钟之前的模样。死亡之翼变回了实体,也变回了人形,即使那只是表面现象。“因为……它们已不复存在……”
  
他坐了下来,伸出了一只手,手心向上。在他手上,迅即跳出一个画面。微缩的巨龙们在一个葱绿的世界里飞翔,它们有着各种各样的颜色,像彩虹一般。一股极度喜悦的气息充满了周围的空间,连罗宁都为之感动。

“那时候,世界属于我们,而我们将它保护得很好。魔法是我们的,我们也把它守护得很好。生命也属于我们……而我们陶醉其中。”
  
但一种新的生物进入了画面。多疑的法师花了几秒才认出那些小人原来是精灵,但不是温蕾莎那种。这些精灵们也很美,然而这是一种冰冷、傲慢的美,罗宁很快就对此感到厌烦了。

“但是别的物种出现了,低级的生命形式,短暂的寿命。他们草率地研究着那些我们认为太危险的东西。”死亡之翼的声音开始变得和那些精灵一般冷酷。“然后,他们愚蠢地招来了恶魔。”

罗宁想都没想就俯身去观看。每个法师都研究过那个恶魔部队的传说——燃烧军团。这种恐怖的东西曾经存在过,但是为何他本人从没找到过证据呢?大部分声称曾和恶魔打过交道的人最后都被证明是精神有问题的。

然而,就在法师准备看上一眼时,死亡之翼突然合拢了手掌,驱散了那些画面。

“如果不是我们龙类,这个世界将不复存在。即使是一千个兽人部落也不能跟我们面对的东西相比较!我们做出了巨大的牺牲。那时候,我们是一个整体!在战场上,我们流的血交融在一起。我们联手把恶魔赶出了这个世界……”他合上了眼睛。“……然而就在这时候,我们失去了那个我们想挽救的东西……巨龙的时代过去了。先是精灵,然后是矮人,最后是人类。他们都企图把未来掌握于自己手中。我们的数量逐渐减少,但我们还互相争斗,互相残杀。”

说到这里,罗宁知道了。所有人都知道五大龙族之间的敌意,尤其是黑龙和红龙之间。这些敌意因何而来已经湮灭在古老的传说中,而现在,法师将有机会听到那些可怕的事实。“但是,为什么在一起牺牲了那么多之后还要互相争斗?”

  “意见分歧、误会……太多了。即使我有时间解释,你也不可能全都明白的。”死亡之翼叹了口气。“正因为那些原因,我们才变得这么稀少。”他的目光突然变了,又变得锐利起来,几乎直钻进罗宁的眼睛里。“但那些都是过去时了!为了那些不得已而为之的错事,我现在愿意做出补偿。人类,我会帮你营救女皇阿莱克斯塔萨。”

罗宁忍住了,没有说出他的第一反应。法师知道,尽管眼前这个化身看起来很随和,他仍然是那条最可怕的黑龙。死亡之翼也许会装扮得很友好,但是只要说错一句话就可能让罗宁遭到灭顶之灾。

“但——”他谨慎地用词,“——你和她可是敌人呐。”  
“因为那些愚蠢的理由,我们才打了那么久。错误已经铸成,人类,但是我现在就要纠正它们。”

他的眼睛仿佛产生了一股吸力,要把罗宁拉过去。“阿莱克斯塔萨和我,我们不应该为敌的。”

罗宁不得不同意这句话。“当然不应该。”  
“我们一度是最好的盟友,最好的朋友。而且那将会再度发生的,你说对吗?”  

这时候法师除了他那双锐目外,什么都看不到。“我同意。”
“而你在执行一个营救她的任务。”  

罗宁先是一阵感动,然后他就在死亡之翼的凝视下感到不安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没关系吧?”那双眼睛再次把罗宁的目光拉了回去。

不安的感觉消失了。所有的东西都在那条龙的凝视中消失了。“恩,没关系。”  
“如果只是你一个人去,你必定会失败。没有任何的疑问。甚至连我也猜不出,为什么你明知如此还要继续。现在,有了我的帮助,你就可以做到那不可能发生的事!你会救出女皇的!”

说完,死亡之翼向罗宁伸出手,手里躺着一块小小的、银色的坠饰。罗宁的手好象是自动地伸了出去,拿起那块坠饰,把它放到眼前。他看着这块坠饰,研究着蚀刻在边缘的符文,和中间的黑色水晶。他能看懂其中的一些符文,另外的一些则完全没见过,但他依然能感觉到它们的强大力量。

“你是能够拯救阿莱克斯塔萨的,我的小木偶,”脸上的笑容舒展到了最大。“有了这样东西,我就能亲自带领你,走完全程……”   

                                               *                    *


一条龙是怎样跟丢的?  
这个问题在他的脑袋里转了好久,然而温蕾莎和他的同伴都没有想到一个满意的答案。糟糕的是,黑夜开始在卡兹莫丹降临,而那头狮鹫,早就筋疲力尽,显然不能继续飞了。

几乎整个追踪过程中,死亡之翼都在他们视线以内,即使有时离得很远。就算是法斯塔德那双不如精灵的“钝目”,也能辨认出那个飞向内陆的巨大身影。仅仅当死亡之翼飞进云层的时候,他们才会看不到他,然而那通常只是一两秒的事。

直到跟了一个钟头以后。

那条巨兽刚才又进入了云层里,跟之前的情况没什么不同。法斯塔德也让狮鹫锁定了目标,他和温蕾莎则一直等着黑龙的重新出现。那是一块单独的云,离它最近的另一块也在南边几里处。游侠和她的同伴几乎可以看到整块云团,死亡之翼出来的时候他们没可能看不到的。

然而没有龙再飞出来。

他们等了很久。当他们再也等不下去的时候,法斯塔德甚至让狮鹫飞进云里。如果死亡之翼还藏在里面,他们就玩完了。但是在里面,他们也没发现。这条世间最大、最邪恶的龙彻底地蒸发了……

“没用了,我的精灵小姐!”狮鹫骑士终于忍不住了。“我们必须降落了!我们和可怜的狮鹫都不能再跟下去了!”

她只能同意,然而她又有点想继续追下去。“好吧!”游侠看了看下方的地形。海岸和树林已经一片多岩石的荒芜地所取代,她知道,这片土地将一直延伸到格瑞姆巴托的峭壁边上。虽然附近还有些树木,但总的来说它们十分稀疏。他们只好藏在山地里才能躲避头顶上那些兽人龙骑士的巡逻。“我们在那边降落怎么样?”

法斯塔德朝她所指的地方望去。“你说那些起伏的山地吗,那像极了我奶奶和胡子了!恩,是个好地方!我们就去那里吧!”

疲倦的狮鹫很乐意地服从了降落的命令。法斯塔德指引它朝山地密集处飞去,那里是一个几座小山夹着的山谷。那畜牲降落的时候温蕾莎一边抓紧缰绳,眼睛一边观察着四周,以发现任何可能存在的威胁。在如此深入卡兹莫丹的地方,附近肯定会有兽人的前哨的。

“呼!赞美鹰巢山呐!”矮人一边下了坐骑一边抱怨。“即使像我这么喜欢在天上飞的家伙,也觉得这实在是太久了!”他摸了摸狮鹫的鬃毛。“干得好,伙计,有你吃喝的!”
“我看见附近有条小溪,那里可能还有鱼呢!”  
“它想吃的话会找到的。”法斯塔德解下了坐骑的鞍和其他装备。“而且是它自己去找。”他拍了拍那狮鹫的屁股,那畜牲就跃进了空中。没有了任何负载,它就再次回复活力十足的样子了。

“那样也行?”  
“亲爱的精灵小姐呀,鱼是喂不饱它那样的猛兽的。还是让它自己找合胃口的东西吃比较好!它吃饱了就会回来的。万一它被发现了……啊,别慌,卡兹莫丹还是有一些野生狮鹫呢。”看到温蕾莎仍是有点不放心的样子,他补充道,“它只会离开一会的。大概就是我们吃一顿饭的时间。”

他们来的时候带来了一些吃的东西,矮人很快就分配好了。旁边的小溪也让他们的水袋饱满起来。虽然在这种深入敌后的地方,生火是不可能的;但所幸的是,这里的夜晚还不算太凉。

果然,狮鹫很快就饱餐归来了。它卧在了法斯塔德旁边,而刚吃饱的矮人就用手轻抚着它的头。

“天空中没有任何情况。”他最后说道。“但我们不能肯定没有兽人在附近巡逻。”  
“那我们轮流守夜如何?”  
“那样最好啦。我先还是你先?”  

由于太紧张,温蕾莎担心自己睡不着,于是自告奋勇守第一班。法斯塔德没有反对。甚至在他们这种敌人环伺的情况下,他还是很快地倒在地上,几秒钟后就睡着了。温蕾莎有点羡慕矮人,她也希望自己能够这样。

温蕾莎感到印象深刻的是,跟她童年所住的森林比起来,这里的夜晚实在太静了。她提醒着自己,这块土地早已被兽人掠夺了多年。虽然野生动物们还是有的——这可以从狮鹫那饱满的肚皮看出来——但它们大部分都比家乡奎尔萨拉斯里的那些要机警得多。兽人和他们的龙都不是吃素的。

虽然一些星星在点缀着夜空,但如果不是她的种族有良好的夜视能力,温蕾莎就会像个瞎子一般。她在想,在这种黑夜里,罗宁不知道该怎么过。当然,那得假设他还活着。他是不是也在这片荒地和格瑞姆巴托之间徘徊着?还是死亡之翼已经把他带走,带到一个遥远而不可知的地方?

她不愿意相信罗宁跟黑龙缔结了某种约定,但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死亡之翼会怎样对他呢?难道她和法斯塔德在疯狂地追着一条龙,而那条龙手中的珍贵物品却不是罗宁?

太多的疑问都没有答案了。游侠有点泄气,她离开了矮人和他的坐骑,想搜索下附近的山丘和树丛。即使有着她这般出众的视力,眼里的大部分景物都不过是黑黑的影子而已。这令她觉得周围的环境很压抑,很有危机感。而事实上,也许几里之内都不会有一个兽人。

她继续摸索着,佩剑依然留在鞘内。她遇到了两棵长满瘤子的树,它们还活着,但只是勉强活着。精灵轮流地摸着它们。她能感受到树木的疲倦,也能感觉到它们离死亡不远了。她还能感觉到一些它们的记忆,远在部落入侵之前的记忆。从前,卡兹莫丹是一块生机勃勃的土地,是山地矮人和其他一些生物的家园。然而,矮人在兽人无情的屠杀下逃离这片土地。他们立下了誓言,终有一天会回来的。

树木们却当然是不能逃走的。

对矮人们来说,那个回归的日子不远了;她能感觉得到。但那个日子对于这些树也许就太晚了。卡兹莫丹可能需要数十年才能回复原来的生机,如果能的话。

“鼓起勇气,”她对那两棵树说道。“一个崭新的春天将会来临的,我答应你们。”在树木的语言里,春天不仅是一个季节,它还代表了希望,新生的希望。

就在精灵往回走时,那两棵树看起来都站得直挺些、高大些了。这让温蕾莎微笑了起来。这些植物会用一些连精灵们都不知道的方式沟通,或许,她的鼓励能够继续传下去。或许到最后,终究会有一些幸存呢。
她也只能这样盼了。

与树木短暂的亲密接触减轻了她精神上的负担。那些石山们不再显得邪恶不祥。精灵的步伐也变得轻快,她坚信,情况会好转的,也包括了罗宁。

守夜的时间过得出乎意料地快,差不多该换班了。温蕾莎有点想让法斯塔德再睡久一点——鼾声说明矮人睡得正香——然而精灵知道,如果睡眠不足的话,她在战斗中的疏忽很可能会成为负累。她有点勉强地朝她的同伴走回去——但是她突然又停下了脚步。一个几乎细不可闻的树枝断裂声提醒她:有人或者东西在靠近。

温蕾莎不敢叫醒法斯塔德,以免打草惊蛇。她径直跨过熟睡的矮人和狮鹫,装作对那边的昏暗的山景有点兴趣的样子。她又听到了更多的响动声,还是来自同一个方向。可能只有一个闯入者?只是可能而已。那个声音可能是想引起她的注意,然后给隐藏在别处的敌人偷袭的机会。

轻微的响声再次传来——然后是一声尖叫,从她身旁突然跳出一个巨大的物体。
虽然她知道跳出来是法斯塔德的狮鹫而不是什么怪物,但温蕾莎还是拔出了她的武器。和她一样,这头猛兽也听到了那个微弱的响声,但是与温蕾莎不同,它只会以其动物的本能来应对。

“那是啥?”法斯塔德一边问一边迅速地跳了起来。他已经解下了风暴之锤,准备好战斗了。
“树丛里有情况!你的坐骑追过去了!”
“好吧,希望他别在我们看到是什么东西之前把它吃掉了!”

  黑暗中,温蕾莎只能分辨出狮鹫那模糊的形体,还没看见敌人。然而她听到了狮鹫那边传来一个叫喊声,听起来好像来者并无敌意。

  “不要!不要!走开,走开!离我远点!我不能吃!!”
  两人急忙往发出声音的地方跑去。被狮鹫抓住的东西似乎没有什么威胁。那声音让温蕾莎想起了一个人,然而她却记不起那人的名字。

“回来!”法斯塔德对着他的坐骑叫道。“我叫你回来!听话!”
  狮鹫起初似乎不愿意服从命令,可能他觉得这是他的猎物,又或者,他觉得这个家伙不能随便放走。狮鹫那边传来了哭声,哭声越来越大了。

难道哪家的小孩在卡兹莫丹的内陆地区到处跑?但那是不可能的。兽人已经控制这个地区多年了!这样一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求求你啊,饶命!求求你把我这个可怜人从这怪物嘴下救——X!这怪物口真臭!”
精灵停下了脚步。没有小孩会那样说话的。

“回来,该死的!”法斯塔德大力拍在了他坐骑的屁股上。那猛兽扑了扑翅膀,喉咙里发出一阵抱怨,最后还是退开了。

一个瘦小的家伙从地上跳了起来,迅速地朝着相反方向逃跑。然而,游侠的动作更快。她一下就跑到了那家伙前面,揪住了他,这才看清她揪住的是一只长长的耳朵。

“嗷!好疼!不要打我!”  
“你抓到了啥?”狮鹫骑士嚷嚷着跟了上来。“我还从来没听见过什么东西的声音那么刺耳!快闭上你的嘴,不然我就废了它!兽人要是听到了肯定会赶过来的!”  
“你听到他说的话了吧,”精灵对着那个正在挣扎的家伙说道。“保持安静!”

不速之客安静了下来。

法斯塔德伸手进袋里掏东西。“我这有点东西可以让我们看清点,精灵女士。虽然我已经大概知道我们抓住啥了。”

他掏出了一小块东西。把锤子放在地上后,矮人就用厚厚的手掌摩擦着那块东西。搓着搓着,那块东西就开始发出微弱的光了。几秒钟后,光的亮度又增强了少许,温蕾莎终于看清那原来是一种水晶。

“我一个战友的遗物,”法斯塔德解释道。他把发光的水晶拿近。“现在让我们看看我猜对没有——哈,我就知道!”

温蕾莎也猜对了。她和矮人抓住的是世界上最不可信任的生物之一:一个地精。

“你在刺探我们吧,恩?”游侠的同伴沉声道。“我们最好现在就把你废掉,一了百了!”  
“不要,不要!饶命!这可耻的东西不是间谍!兽人的朋友,我不是!我只是服从命令!”  
“那你在这里干啥?”
“我在藏着呢!藏着!我看到一条像黑夜那样的龙!龙都喜欢吃地精,你知道的!”这个丑陋的绿东西特别强调了最后那点,好像人人都应该知道一样。

像黑夜一样的龙?“你是说,一条黑龙吧?”温蕾莎把那地精提近了点。“你看到他了?什么时候?”  
“不久前!天黑之前!”  
“它在天上还是在地上?”

“它在地上,它——” 法斯塔德看着她。“不能相信一个地精说的话。它们根本不知道真字怎么写!”
“他只要再回答一个问题,我就相信他。小地精,那条龙是自己一个吗?如果不是,那谁和他在一起?”  
“不要说那些喜欢吃地精的龙啦!怕怕!”但温蕾莎只是把剑轻轻地往前一送,那家伙就又开口了。“不是单独的!不是!有别人和他在一起!可能他想吃他,但先跟他讲话!我没听,我只想跑!小东西不喜欢龙,也不喜欢法师——”  
“法师?”精灵和矮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温蕾莎觉得还有希望。“他看起来还好吧?我说那个法师哦。他没带武器吧?”  
“对对——”
“形容一下他的样子。”

那地精扭动着身子,开始比画起来。温蕾莎没放开它,她没有被那些看起来瘦弱的四肢迷惑。地精们可以成为致命的杀手的,他们有着出众的力气和诡计,只是被细小的身躯掩藏着而已。

“他长着红毛,很傲慢!很高,穿着深蓝色衣服!不知道什么名字,没听见名字!”

很简单的描述,但已经够肯定了。这种地方能有多少个高大的、穿蓝衣的红头发法师?何况还是和死亡之翼在一起?

“听起来像你那朋友哦,”法斯塔德咕哝着,“看起来你没错。”  
“我们要继续追。”
“在黑暗中追?我的精灵女士啊,第一,你还根本么睡过呢。第二,虽然黑夜可以掩护我们,但也让我们很难看清任何东西——即使是一条那么大的龙!”

温蕾莎现在很想继续搜索行动,但她也知道矮人说得有道理。然而她却不能等到天亮。时间是宝贵的。“我只睡两个小时就够了,法斯塔德。然后我们就可以上路了。”
“那时天色还是很昏暗……而且,恐怕你忘记了,死亡之翼虽然很大,但他跟黑夜一般黑!”  
“我们没必要直接找他。”她笑了。“我们现在至少知道了他在哪里着陆——或者说,我们这里有人知道……”

他们不约而同地看着地精,而那家伙显然不愿意去那里。

“我们怎么能相信他?这些绿色的小贼全都是声名狼藉的骗子,我不是在说大话!”

游侠把佩剑搁在了那地精的喉咙位置。“他只有两个选择。带我们到死亡之翼和罗宁那,或者我把它切成一块块,当龙的诱饵。”  
法斯塔德大笑起来。“你也以为死亡之翼会吃它这种东西么?”
  
他们那个瘦小的俘虏发起抖来,那双黄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被彻底吓趴了。它连剑锋就在喉咙边上都顾不着了,开始发疯似的上下跳动起来。“我很乐意带路!很乐意!不怕龙了!我会带你们到那个朋友那里的!”

“小声点!”游侠抓紧了那个精力旺盛的小家伙。“还是要我把你的舌头切下来?”  
“对…,…对不起……”他们那新伙伴嗫嚅道。它自觉地放低了声音。“不要伤害可怜的……”  
“X!这TM真是个小贱种!”
“只要他肯带路就行。”
“可怜的地精会准确地为您引路!女士!十分准确!”  
“那现在,我们是把他绑起来好——”
“我会把他和我的坐骑拴在一起。那样这个渣就会听话些~”
  
那地精听到这个提议,样子变得更加可怜了,以至于游侠都有点同情这个绿色的小东西。

“好吧,但是要保证你的坐骑不会伤害他。”
“只要他安分点就不会。”法斯塔德瞪了俘虏一眼。
“小贱种会很安分滴,我很诚实可信滴……”

温蕾莎收回了顶在他喉咙处的剑,想安抚一下那个地精。也许对他再好一点,他们还能从这可怜虫口里得到更多东西。 “带我们去到那个地方,在那条龙想吃掉你之前我们肯定会放你走的,我保证。”她顿了顿,“你有名字吗,小地精?”  

“有,我有名字,女士!”相对身体来说超大的头颅上下摆动着。“我的名字叫克瑞尔,女士,克瑞尔!”  
“好吧,克瑞尔。按照我说的去做,那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明白?”

那个地精兴高采烈地跳动起来。“会的,女士!我保证,可怜虫会带你到你想去的地方!”他秀出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我保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