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如何第二次拯救银行?

2013-07-09 23:56:43评论 财经

如何第二次拯救银行?

 

2013/7/10 每日经济新闻

 

银行需要二次拯救。

 

第一次银行危机出现2003年前后,地方政府与国企改制甩包袱压垮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最后通过开放、卖股、境内外上市解决了危机。第二次银行危机就在当下,虽然银行资产负债表很靓丽,但银行股市融资、贷款、利差的赢利模式无法持续,以至于无法承受6月短短一周3000亿元的资金压力。

 

这次银行危机是隐性的,利润高压力大。以债城鄂尔多斯为例,这个2012年财政收入为375亿元的城市负债2000多亿元。除了拖欠企业款项外,银行数百亿贷款没有着落。压力的另一头来自于行业,当光伏行业全面溃败,仅国开行就提供了2000多亿元的授信,这些贷款曝光坏帐需要45年的时间,但业内人士知根知底。接下来,熔盛重工等企业也开口要求政府援助。

 

即使是情况较好的汽车行业,除国有大型企业如东风、上汽之外,一些民营企业情况不容乐观。据华尔街公司SanfordC. Bernstein的研究显示,中国汽车生产商是银行承兑汇票的主要用户;中国汽车行业全部应收账款中约86%是由银行承兑汇票形式存在的。在资金紧缺时期,票据贴现率大幅上升。长城汽车去年应收票据激增70%,这导致企业国回款期延长,最长吉利在2012年末平均回款期为172天。其次是长城,回款期为131天,华晨中国回款期为112天。西方国家汽车生产商的回款天数仅略多于一个月,以平均回款期限100天计,我国的汽车厂商平均回款周期是西方厂商的3倍左右,现金流糟糕一倍以上。

 

从重工装配行业到汽车行业,通过按揭贷款、生产商担保贷款、票据融资等方式,拉长了金融杠杆,比实际所看到的要长得多,甚至到达房地产高峰期9倍左右的杠杆率。一旦出现经济下行,互相负债的三角债关系纠缠不清,鄂尔多斯政府、银行、企业与民间借贷如一团乱麻,朱镕基总理时代的清理三角债将重见于当下。

 

此次拯救银行祭出的法宝是盘活存量,资产证券化。

 

银行不可能从日益低迷的股票市场得到资金,银行扩股、发行可转债、次级债补充资本金的方式一用再用,已到极限。央行副行长刘士余撰文指出,据测算,如果5家大型商业银行保持现有的增长水平和内源融资比例,2014年将首次出现资本缺口405亿元,2017年资本缺口累计将达到1.66万亿元;如果利润在现有水平上下降30%,则资本缺口在2014年达3836亿元,在2017年则累计达2.82万亿元。必须指出,这是不把理财等产品纳入表内的保守估计,如果把20万亿(有的预计更高)资产放入表内,那么银行就得继续补充2.4万亿的资本金,是银行不可承受之重。

 

如果从股票债券市场外源性输血的方式不畅通,解决银行业危机的方法无外乎以下三种:一是缩小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如花旗一样在次贷危机后降低15%,对资金的渴求直线下降,国内的银行可以回购股票,银行目前股价格纷纷跌破净资产,正是回购的大好时机,除非这些数据值得怀疑。但银行贷款规模下降,恐怕靠银行信贷支撑的地方政府、大型企业等,会很快鄂尔多斯化,这种壮士断腕的方式经过6月的钱荒后,不可能再次启用。

 

二是增加银行的赢利,将净利润补充资本。这当然是内部建立造血机制的最好办法,但考虑到银行最赚钱的日子已经过去,目前正在面对利率市场化、汇率国际化、贷款风险上升的大考,这条路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第三条路就是借助市场力量,实行资产证券化,银行不必真正缩减规模,但可以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把风险与收益让度给投资者。还记得次贷危机前的美国银行吗?各大投行忙着把银行与两房的贷款分割成风险等级不同的证券,卖给全球的投资者,如果有必要,他们会卖给南极的企鹅。

 

资产证券化是挽救眼前危机的良方,银行出售资产,获得收益,成为投资者与资金需求方的中介机构。但是,如果不能建立真正的风险定价体制,资产证券化将成为比次贷更可怕的庞氏骗局。我国用股市挽救企业与银行,由于没有真正的风险控制与风险定价,内幕交易与造假让股票市场成为一潭死水。我国也可以用资产证券化救急,如果缺乏风险控制,就会成为最恶劣的理财产品,一味转嫁风险,没有利润来源,比在银行欺诈老年人的保险产品更恶劣。如果说股票市场大家还认输,那么大规模出售恶劣的理财产品试试,投资者的疯狂完全可以想像,已有的几例投资者理财产品维权案已经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有真正的风险控制与风险定价,如果有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共识,无论是股市、债券衍生品还是资产证券化都是有益的创新。如果每次都为救急,缺乏风险控制手段匆匆推出创新工具,为投机者与造假者大开方便之门,那么,开辟一个市场就会毁灭一个市场。

 

挽回资本与货币市场信心,是个极其艰难的任务。希望,资产证券化不要重蹈股票市场的覆辙。

 

注:挥汗看吴国桢回忆录

最近一连串的重温与新看

历史的残酷,离现在不过百年

太平天国血流成河

无论是太平军,还是清军,就是杀杀杀

到苏州的河道被尸体遮蔽,船行不畅

京沪铁路时常被洪水包围

水中漂浮着灾民的尸体

活着的灾民蹲在茅草屋顶

无望着等待着最后的救援

军阀时代,注定不会来的神迹

苏青的散文中写,当时她的老家宁波

女人生孩子是为了当奶妈糊口,孩子送进育婴堂

历史的复杂

宋子文是金融家

为货币主导权,与蒋、孔联手一手扼杀了民营银行

蒋介石弄权,但在重庆时却有民主统一的细节

历史细节相似

1926年京沪铁路常常晚点

铁路局长为准点到达的车颁奖

没想到是延误了24小时的列车

与现在的航空有的一比

百年前如此

半世纪前是数千万人死亡的大饥荒

胎里带毒

不要着急,慢慢排毒吧


告知诸位亲友放心

下午节目被插播广告,完全是技术线路问题

后来恢复,节目顺延了20分钟

没有那么敏感

谢谢诸位挂念了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新浪财经网站提供此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新浪财经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新浪财经无关,请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受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