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漠lm
林漠lm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997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孙蕙和叶燮的一桩公案

(2018-12-05 22:29:58)
分类: 史海钩沉


孙蕙康熙八年至十三年任宝应知县,叶燮康熙十四年至十五年任宝应知县,两人是前后任,照道理应该没有多少交接,然而叶燮却对孙蕙有很严重的指控。

据叶燮本人所言,“树百为令时,信其腹心蠧隶董祥,杀射阳湖无辜四十六人”,并有诗《湖天霜》纪其事:

湖天湛然青,盛夏飞严霜。霜严结阴惨,白日沉荒凉。厉鬼啾啾鸣,行路闻心伤。埋

冤尔为何,毅魄非国殇。生为蚩蚩氓,安分柔且良。真盗失伏辜,渔人罹祸殃。杀人

不抵死,袖手翻代偿。有耳非不闻,有眼讵失芒。一人爱功名,片语进斧戕。原初失

咎由,一误成猝仓。救误成再误,两失并榆桑。我躬荣利关,遑恤彼刳肠。邈矣三宥

仁,孰察五过章。一朝四百指,骈首辞景光。湖水自终古,流恨徒汤汤。媚人及自媚,

杀人宜慎详。

且在诗后加注“此亦前孙令实事”。

然而此事却甚是可疑。康熙二十八年,叶燮在宝应曾经住了三个月,与乔莱等宝应名流吟诗倡和,有《白田倡和集》传世,可见其时盛况。当时乔莱正在编纂《宝应县志》,叶燮作文论真如得宝事,说明叶燮即使未参与斯役,相互交流参证是免不了的。但此志却绝不见所谓“杀射阳湖无辜四十六人”之事的任何蛛丝马迹,相反,由乔莱亲自撰写的孙蕙传记却对孙蕙赞誉有加,特别是下面一段话:

蕙为人强直,谈论侃侃,客有所请托,恒不能出口而止。官宝应时,如雪乔乐吾剧盗

株连之诬,笞乔华楚挟旗主势之诈,皆明察无所阿避。

直接称道孙蕙公正廉明,应该说是很能说明问题的。

如果说县志还可能隐恶扬善的话,那么邑人王凝鼎在《历年忆记稿》中的记载,就更可以说明孙蕙的为人了:

二月,孙树百老师县试式旦第二、式丹第一,皆极蒙识赏,有国士之目。既覆试,又

并前列十六人。月逢二课之,每课多以丹居首,亦或首旦,皆缄封付旦、丹以给诸生,

谕云:每阅课艺,必后吾子卷,如长康食蔗,每自梢起,渐入佳境也。其赏誉盖已逾

涯云,予时作启谢之。有某句亦蒙过誉,以为儿辈作,儿辈对以予作,则笑曰:是亦

善则归亲之义乎!盖终信为出儿辈也。课文既积有多篇,或谓宜刻行之,以志一时知

遇,予因又作一启,请师序之。师遂大为延誉,以弁其首。然师虽笃爱儿辈,而所以

期望之者甚远且大,每进谒,必教以敦行立品为第一义,而文艺犹次之。即作会,亦

戒令毋辄至县言谢,以手本费钱、到县妨课也。尤谆谆戒以毋屈膝公堂,以此膝一屈

即不可复伸,其相爱相勉至矣。儿辈亦能谨率其教绝迹不往,盖亦予家世素风也。计

自庚戌春以及乙卯师升任,凡六年,从未以一事相干,真可谓道义之交矣。

王凝鼎是寒门攻读之士,虽然他的儿子王式丹后来高中状元,但王凝鼎本人和蒲松龄一样,终其一身都没能考中举人,而且《历年忆记稿》是王凝鼎的私人笔记,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其感情是真挚的。以此来印证县志中孙蕙的传记,其记载应该说是客观可信的。

其实,同一件事不同的利益攸关方有不同的说法是很正常的。现在没有证据说叶燮所指控的就是“乔乐吾剧盗株连”事(从叶燮的诗中是可以看出有关联之处的),即以此事为例而言之,诬陷一方自然不会和乔乐吾一方同一个说法。今天也没有办法断言当日的是非和真相。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当时的公论是站在孙蕙这一边的。

叶燮的才学是有公认的,但做官的能力实在不怎么样,这倒不是因为他知县一任都没做完就被免职。从他自己的回忆看,做得很辛苦而且还不讨好。在此期间,他不但和孙蕙闹不愉快,和他的进士同年李振裕闹不愉快,后来还跟著名的学者汪琬闹得不可开交,说明其性格上是有问题的。当然,这不是否认叶燮是个清官,从叶燮自己的说法和乔莱等人对他的态度看,他确实是正派、正直又关爱百姓的,但有点迂腐。迂腐的清官更容易被人忽悠,在他指控的孙蕙的这件事情上,应该说是被人蒙蔽而上当受骗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