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作梗
张作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6,367
  • 关注人气:3,8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作梗近作:诗七首

(2019-02-25 21:31:26)
标签:

老梗诗

原创

近作

公园

文化

分类: 诗歌
张作梗近作:诗七首

莱伊尔公园
 
一到夏天,莱伊尔公园就会像雪一样融化,
转眼消失不见。你回想暮冬曾在
那儿有一次邂逅,现在随着地址的流徙,
也好似不曾来到生命中。
“它在英国多塞特郡?”
——你不敢肯定。但哈代曾在
一本小说中描绘过它,并让男女主人翁
双双殉情于此;
你读过就不曾忘记。
“一个在书中短暂存在过的公园,为什么
放到现实中也不能久留?”——你开始
质疑每一个固定地方的确定性,
并用伦敦的雾,装裱这“质疑”,将之挂到
中国的墙上。“不过,也许转动地球仪,
终究会找到一个莱伊尔公园吧。”就像松鸡
曾出没于每一管枪口中,
而森林总是匿藏着相似的埋伏。
你开始用记忆缩小莱伊尔公园的比例,
直到它成为一次暮冬的邂逅、邂逅里的
一个光点。“对,就是在那个神秘的光点中,
两个人度过了漫长的七天。”
而莱伊尔公园,作为一个背景,
确切地说,当它提供了一个酷似伊甸园的
场所,你不再关注它是否真正存在过。
每一个地方都会死去,唯有真实的
欢愉,像钉子锥进肉中,永不会消失。

2018-6-8

叙利亚

最终,我们获取大地的影像将
来自这样两尊雕塑——
一尊战争的,
一尊和平的。

与我们的天空、
我们古老的拜物教如出一辙。

没有一双手是干净的,
就像没有一个神是洁净的。
我们的窗户录下了夏季的欢笑,
也录下冬天悲悒的哭声。

我们在一个少女眼里打捞出的
惊恐是一场没有国籍的雾。

死亡每天到来,
像一只饥饿的野狗。

每天,为了驱散苍蝇一样的炮声,
我们平分我们的身体:
一半给祈祷,
一半给绝望。

我们居住的家园比坟圹还荒凉。
我们用眼神交流;
因为一说话就得消耗体力。

我们再没有“寂静”的原始记忆。
现在,寂静有了新的含义。

我们的防空洞修在我们的身体中,
那儿,死神安然无恙。

每天,从遥远的恐惧中回来,
我们家徒四壁,
生火的炉子,被风盗走了最后
一粒火种。

我们活在被炮声反复涂抹、修改的
回忆里。往昔支离破碎,
犹如我们古老的国度。

我们再没有“神”的原始记忆。——
现在,神有了新的含义。

2018-11-4 扬州

大海

一所流动的大房子,
足可以装下一切,包括大雾、迁徙和
逃亡。但在昨天的午餐中,
它并不是我早年想要吞吃的婚房。
它是上锁的房子,
唯有风暴可以打开它;
当我们在里面走动,
死亡就把我们的行踪传出去。
我到过非洲?抑或孟买、波斯古国?
也许吧。因为一旦爱上旅行,
任何一栋房子,都可能是一艘
远航船。我们下榻在浪花上,
而将睡眠,栽植到八百里海底,
这样,我们的母亲就会
安然无恙,我们的国家就不会在梦中哭泣。
我们把房子分成更小的
房子,仿佛将“大我”分成更多的
“小我”。每一个房间都是喧哗的自由,
也是随时可能沉溺的囚牢。
于是我们在与房子搏斗的同时,
也在和自己厮杀,就像《老人和
海》里的那头鲨鱼。我们在自我中
迷失,又在新一轮的太阳中
找到航线。每一次出发都意味着一个
没有终点的目的地。
我们和无数的房子周旋,
迷宫中有埃及法老的魔咒和西夏
女尸口衔的玫瑰。生而动荡,这几乎
是每一个种族的宿命。我们把房子
搬出身体,晾晒在渔网上,
网眼里滴沥的水珠无一不是
我们终极的惊恐。

2018-10-23 扬州

无题,或没有真相的真相

他们在水泥地上种庄稼,种人,
在雾霾里放鹅。
每一季新鲜的菜蔬都有虫子颁发的许可证。
果子修改着嫁接的口感,
塑料大棚拍打破烂的星辰。

鱼呢,曾经是水里的丹青高手,而今
成为污水处理器。
——有多少人浑水摸鱼,
就有多少人隔岸观火。
他们修改律法以适应新的天气,
呈贡的荔枝里有跑死的电流。

到处都是隧道,无处不是垃圾场。
回收的电解铜里有过期不候的思想。
他们往唐古拉搬运货币,
人成为电杆拉长的投影物,
最小的齿轮上滚动着一个庞大机器的心脏。

这还不够呢。他们关注人体排出的
尾气更甚于一场维也纳演出。
而立交桥,不出意外,很快就会
建到每一个人的脑袋中。
他们在露珠里安装摄像头,
向灯管里布设一氧化碳吐出的玻璃渣。
窗户被抠出,用以充实翌日早报的版面。

2016-12-24 二稿

亲爱的夏花

当柏拉图被他建造的“理想国”驱逐,
二千多年过去,他才修炼为一种植物,
混入某本《诗经》,
来到中国。……现在,
当他从一片紫苜蓿地里抬起头来,
他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女子,一袭白衣,
正俯身于苜蓿上,泪流满面,
“嗨,亲爱的夏花,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
你为何伤感,在这夏末明媚的早晨?”

“上帝从不显身,他只以人的
形态出现。”一阵风吹过,夏花抬起身,
仿佛自言自语,又好像对着柏拉图抱怨,
“上帝越来越看重物质,
诗人对万物的好奇心转变为对
灵魂的伤害。”柏拉图一瞬回想起早年对
诗人的偏见,面露凝色,“那么,
亲爱的夏花,几千年过去,
诗人从未放弃建筑自己的'理想国',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你为何伤感,在这夏末欢愉的早晨?”

“我害怕美,——当美成为自身的负担;
那些怒放的苜蓿并未使你的镢头
感受到轻盈……”夏花提撸着垂地的
白衣,在吹来的又一阵风中走远;
柏拉图随之隐伏到一片更远的苜蓿地中,
“然而,亲爱的夏花,
当一个时代并未放弃对善的呵护,
诗人依然像昆虫的翅膀,振膈歌唱,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你为何伤感,在这夏末烂漫的早晨?”

—————————————
注:打*号的句子都引自《诗经》。

2018-8-23 初稿于扬州n

无题,或普拉斯的钟型罩

这儿装下了最小的父亲,
也装下了最大的灯火。

在民族大学里,他不光学会了蒙古语、
维吾尔语、少量的俄语,还学会了生气、
撒谎、打老婆、摔月亮……不过,

总的来说,他还算一个好人。
因为这儿的气候限制他变得更坏,
而到别处去,又得申办更多的通行证。

通过一根彩色的晾衣绳,
他不时追问蝴蝶的去向。——他很少对
天空有想法。钞票贬值了,
他得拿更多的钱才能买回同样的心情。

然而他蜗居得不会比一次失踪大。在
最近的一次民意调查中,
他为风投了一票。作为补偿,
必须推迟五年,他才能拿到养老金。

他弹回身体的玻璃弹珠。而草丛中的
童年已过期。每天,他详细布置着
房子周围的一切,仿佛
对着月亮立下遗嘱。——

他的茶杯里落满星星的蝌蚪。
该动身离开了,时间从
嘴唇那儿裂开一条伤口似的缝隙。

2018-7-14

我终于开口,说出空气

我终于开口,说出了空气,
说出事物被人的意识绑架,无一例外都
遭到无情地撕票。
过路的瞎子,误入花丛的小孩,
还有那些雨天在空中寻找屋檐的鸟儿,
原谅我三缄其口,从不说出你们,
请让我保留对结局还有一个暖性的向往。
我看到覆压我睡眠的
湖水从我身上褪去,
没留下一丝痕迹,
而曾经把长喙弯向我腋窝的鹭鸶,现在
将影子卷走,空余一摊杂乱的水草。
到底谁是谁的目的地?
——对于种子和果实来说。我看到生命都是
一条单行道,而埋在地下的隧道偶尔会
走到地面,挡住树木和火车。
成年的经验有时是一堆无用的杂草,
寒冷时可以点燃取暖,更多的
时候只会挡住视界。我曾经对一桩心灵的
无头案明察暗访,现在已安于束之高阁。
没有什么是天生的,
后到的也未必就会传诸久远。
当我终于开口,说出空气,说出一棵终将
扑倒的树,我知道房子会倾圮,
雪会像幕布一样拉下天空,
遮住大地上的一切。

2018-5-14 北京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