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作梗
张作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6,367
  • 关注人气:3,8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作梗新作:诗八首

(2017-11-13 12:40:00)
标签:

2017

诗歌

原创

老梗

文化

分类: 诗歌
挖掘

一生,我都在挖掘一个词:一个
与我血肉相连、须臾不可分割的词。
它时而虚空像一个墓穴,
时而又充盈仿佛一首赞美诗。
我挖掘——用劳作、劳作间隙的冥想,
用刀和剑、酒、泪水与罂粟。
我有时挖到我的骨头、疼痛和叹息,
很多时候什么也挖不到。

我挖着这个词,内心紧迫,有如被人追杀。
我挖着一个词里所有的悲欢和离合,
挖着它的软弱、沉沦、歌与哭、
暴怒和反叛。多少年了,
我躬身在这个词里挖掘、挖掘、挖掘,
无视头顶落雪,脊背变形;
我要寻找到它的词根。

我在这个词里生息和繁衍,我挖掘。
我在这个词里刀耕火种,我挖掘。
我遭遇到这个词的塌方、透水、
背叛、落井下石、我挖掘。
我想挖出这个词的微言与大义,挖出
它的来龙和去脉,挖出所有的不幸和死。

像火焰挖掘着自身的灰烬,
慢慢,我听到这个词里有光在欢叫,
有种子在发芽,有星星在演奏沉睡的
天空。——我的眼昏曚了但看见
我挖掘出的东西正是这个词所要祭奉的
东西;我挖的越多,它给的越多,
我挖得越深,它的祭品越珍稀。

一生,我挖掘着一个词,
像挖掘着“我是谁,我来自哪儿”——
这个词叫:生命。

2017-11-3 扬州

秋天的安慰

秋天,雨并不是唯一安慰我的事物,
——尽管它的凄冷仍让我
怦然心动。在浮动的雨声中,
还有落叶、枯草、寂寥的寺庙,还有
慢慢冷下来的墙壁,
像针,连翩跳进一块破烂的布上;
它们没落的姿势与我的心境多么匹配。

我看到江水矮下去,
露出一块被夏天淹没的陆地。成群的
水鸟仿佛从水里飞出,还没找到
岛上的新巢,就消隐在无边烟雨中。
——这多像我的那些秋天泛起的欲念,
轻微地一闪,便了无踪迹。

然而我有自负的忧伤,有颓败的
高贵,有所剩无几的欢愉——足以
安放万物式微的尾声。推开秋风中的
篱栅,我看见白菜表情碧绿,
笔直地站在田畦上,抱紧着身体仿佛
为了免于内心被雨水淋湿。——

这也是一种接纳安慰的方式,像我用
微笑涂抹着死神的嘴角?浮动的
雨水中,我看到被摘去果实的树,
一身轻松地走向更远的旷野,
而被衰败吹卷的行人和房子,摸索着
来到我的心中,要寻找到一个慰藉。

2017-11-12 初稿

浮力

我乐于从两个方面探寻浮力的来源,
一个是木板的正面,
一个是反面。

我又陷入到周期性“惊恐”的歧途中。
因为当我按下木板的时候,
它从水里突然翻过来,
打着了我的脸。

我研究浮力的脾性。为什么带水的
木板有如活人,会溺沉水底,
而同样一块木板,烘干了却像尸体,
漂浮水上?

我沉思生命是一块木板的正面,
永远朝向水下,而死亡是它的反面,
因为复活了体内的浮力,
变得比水还轻。

我察看这块木板。看见木纹、裂缝、
节疤以及旋转的年轮,
其正面和反面毫无二致。
当它落水,是什么使它选择了
这一面朝上而非另外一面;
“偶然的骰子一掷”,大于浮力吗?

我尝试用一根钉子将正面和反面
拴在一起。我尝试用钉子
扎破浮力。

2017-11-11 初稿

论超验

在堆满花苞的枝条前,
我从不动用智慧。
——对于花苞的开放与否,
人的智慧毫无裨益。

倒是想象,可以给这些花苞带来不一样的
旖丽和远大前景。枝条像一根
沾满花粉的传感棒,
想象一使力,
花苞就颤抖地打开了自己。

古老的巫术,灵异事件,语言还魂术,
莫不具有如此功能。
如果从未相见却相爱了一生,
也等同于此类。

因此,在一根堆满花苞的枝条前,
我从不用智慧打搅它们。
——智慧从属于理性,
而奇迹,素来由超验掌控。

2017-11-10 初稿

不安之诗

砖石结构的树。混纺的人。
带死亡传感器的高速路。机器人小冰。
蒙面跳进身体的SARS病毒。
以至一部嗑瓜子的的午夜韩剧。
埋在词语里的
某个陷阱。

一桌倒进天空的飞禽和走兽。
关上就打不开的门。用红点标出的
移动反贪局。——
乃至患上结石的水。
嘉庆年间无人居住的
一座有着朱红色大门的深宅大院。

比皮肤还柔软的墙。硅胶乳房。猫眼。
电压从土里拔出的铁塔。
大盖帽。城管。洗钱。天上人间。
甚至人造梦。
落日。脱臼的远方。
一张从不戴面具的面具脸。

2017-11-9

室內乐

我把我从我的身体中取出,
朝你挪移了一公分。一瞬间,
一个教堂的钟声朝晚祷挪移了一公分;
阳光蓬松的根基朝
午后倾斜的湖水挪移了一公分。
 
雀鸟在叫——一声声,
叫着这多出来的一公分。
我的心裂开了——岂止一公分?
里面装着树枝、泥巴、风,还有几瓣雪,
像一个长条形的鸟巢。
 
一公分的欢娱,令我欲死欲仙。
我跳进去,跳进这一公分的峡谷;
一个黑洞,在里面弹奏河水,
你从波浪里漫出,像一个
不断愈合的伤口。
 
我听到卷闸门哗啦一声拉开了晨曦。
一公分的刀刃弹出,比杀人还
温柔。一个完整的人像隐去。
我带着一公分的裂缝行走,
我的呼吸聚合了又离散。
 
一声声,雀鸟叫唤着一公分的湄公河,
那杜拉斯的情人,殖民地的欲望。
挂满风的桅杆扑向沼泽地,
一公分,我左支右绌,
一公分,我祭出了完整的一生。
 
2017-10-1

削苹果

我爱刀锋下旋转流淌出的
款款的果皮。当手指摁住果蒂,
我不知道是苹果在旋转,
还是刀子在旋转,又或是世界在旋转。
滋滋的、享乐的挤压又推送,
直到果衣像一声尖叫,
从指缝间突然滑落。
啊我爱浑圆的、甜美的果肉,
我爱从果柄那儿泛起的洁白的波浪。
当它停顿像一件静物,
跳起来像一个漩涡,
我爱那牙齿上古老的仇恨。——
唯有啮咬,方能深入一只苹果的内面,
尝到它天使一般的味道。

2017-7-22

大理石客厅里的罂粟

大理石中布满镜子。
罂粟是从里面长出的
最艳丽的一面。

从这镜子里,第一次,
你看见了自己带毒的形象。

第一次,
你发现罂粟具有攻击性。
客厅里空无一人,
但椅子在挪动;

——罂粟里空无一人,
但里面有打火机咔嚓一声
点燃了烟卷。

一株生长的镜子,
当它弯腰,窥见大理石中
有一个人正走进它,
它大骇,逃离了客厅。

留下你一个,
像罂粟遗落的镜像,
被跳起来的大理石包裹。

2017-10-31 扬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