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丹高子的满洲悲伤

(2018-09-18 10:07:39)
标签:

文学/原创

乞丐

气节

反思

情感

分类: 我的小小说
丹高子的满洲悲伤
【陈力娇小小说作品】
丹高子的满洲悲伤
发表在《小说月刊》2018年1期、《微型小说选刊》2018年11期转载
  伊汉通屯,是满洲离松花江最近的码头,泊船多,游人也多。
  有一个乞丐爬上岸来,想讨一口吃的,他已经三天没吃一口饭了。此时正是稻子丰收时节,家家户户吃上了新米做的饭,饭香弥漫整个码头。
  要饭也不是好要的,他一连要了五家,都没敲开主人的门。有的人家从窗子看到他向他们家走来,提早就把大门关上了。院子里除了狗叫,听不到人声,都噤若寒蝉了。
  到第六家时,情形好转,一个女人在院中晒豆角,把豆角切成丝,遍布在盖帘上。一抬头看见他,没等他说话,就进屋给他盛饭去了。女人面容慈善,小巧玲珑。不一会儿,就把一碗热乎乎、上面带着几块肉的大米饭,端到他面前。
  乞丐感激得显些掉泪。他接过来,大口地吞咽,如饿狼一般。
  饭是刚出锅的,女人担心他烫坏喉咙和胃,忙告诉他:慢慢吃,饭的屋里的有。她的话刚出口,乞丐愣了一下,当他认定眼前的女人是日本人时,他一下子把碗摔在地上,用食指拼命地抠着嗓子眼儿,艰难地吐出刚吃下的饭,他说,操他妈的,吃了口鬼食,真晦气。然后向着村外,扬长而去。
  女人受了打击,羞辱得差点落泪。待缓过劲儿来,她碗都没捡,直奔红部去找部落长。部落长是退役军人,关东军下派管理开拓民的。这会儿他正研究地图,怎样才能把打下的粮食快速送到会发镇,再由会发镇取道黑河码头,供应北部边境守备队。
  见丹高子风风火火跑来,他皱起了眉头。从他接管伊汉通开拓团以来,他认为这个女人最难缠。当然她的文化程度也最高,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
  丹高子进了开拓团的门,眼泪就已经下来了。一路她认准一个理,原因不在于乞丐懂不懂礼貌,而在于日本守不守规矩。你若是老老实实待在自己国土,中国乞丐怎么会登门辱骂?你若不是抢了他的饭碗,他又怎会不知道感恩?
  丹高子理顺了这些,进门就毫不客气地逼问部落长:咱们住的房子是哪来的?
  部落长眼皮都没抬,回答,满洲人给的。
  丹高子又问,土地和马牛是哪来的?
  团长的嘴角现出不屑,但他还是回答了丹高子,也是满洲人给的。
  丹高子步步紧逼,咱们和满洲人非亲非故,他们也不欠咱的,凭什么把最好的给咱们?凭什么自己挨饿让咱们有好吃好喝?
  八嘎!部落长震怒了,他站起身咆哮道:日本人住房满洲人给盖,日本人吃粮满洲人给种,日本人要花姑娘满洲人给送,这些都是大日本皇军用生命和刺刀争来的权力,这回你明白了吧?
  部落长是个大个子,丹高子看到他高出桌子三分之二的身体,觉得遇到个不可理喻的蟒蛇,气愤地摔门而出,一路她边走边哭,泣不成声,直到碰上大友爱子。
  大友爱子是她在伊汉通唯一能谈得来的女性。丈夫在县里的城防守备队工作,见识比一般人广。两姐妹手挽着手,来到屯南的稻田。
  时值九月下旬,小部分稻子已经收割,还有大部分金黄铺陈着大地。草是绿的,树是绿的,大地一片广袤无垠,黄绿相间。丹高子哽咽着说,我就是觉得我们太愧对中国人了,关东军到处烧杀抢掠,我们平民也成了帮凶,每当,每当……丹高子说不下去的,大滴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大友爱子率先在田梗上坐下来,丹高子也跟着坐下来。秋风轻抚着她们的身体和鬓发,让丹高子着火般的心稍稍凉爽了一些。大友爱子看看左右没人,说,不用悲伤,我们在满洲待不长了,太平洋战争注定输了,日本面临战败,小孩子都拉上前线了,我们离回日本不远了,满洲终究不是我们的家呀。
  丹高子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现出了少许的喜悦。她愤恨地说,咎由自取,真想不到还有这一天,老天有眼啊。大友爱子又看看四周,只有风吹拂玉米叶子的声音,远处开拓团平平整整的房子,冒出缕缕炊烟。她拉了下丹高子的袖口,警告她,不要乱说,要杀头的。越是这样,你越要注意言行,别再去红部了。部落长是死硬派,你不知他会做出什么事来。他腰间的手枪,说不定哪一时就指向自己人。
  丹高子说,我已经把他得罪了,就等着她开枪好了。大友爱子说,不行,你得想办法挽回,时局复杂,你家的那口子又被充兵,如果回日本,你拖儿带女的一个人怎行,不还得仰仗他关照吗?
  怎么挽回? 丹高子问。大友爱子说,给他做点铜锣烧,部落长最爱吃铜锣烧,给他送去,让他高兴。丹高子一摆头说,不做,不送,看他能把我怎么样?大友爱子温和地摸了下丹高子的头发,说,我替你做,我替你送,到时他要提及,你别忘了应一声。
  铜锣烧是一种烤制甜点,内置红豆沙,做工讲究。从生豆泡水,到煮豆火候,再到最后加糖,都要细心照顾才行。
  两个女人在心里,温习着它的每一道工序。丹高子的却是,毒死他。丹高子的满洲悲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末路
后一篇:紫河殇(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末路
    后一篇 >紫河殇(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