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力娇
陈力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2,372
  • 关注人气:2,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踢来踢去的球

(2018-02-28 10:52:45)
标签:

文学/原创

情爱

世俗

玩物

情感

分类: 我的小小说
踢来踢去的球
【陈力娇小小说作品】
踢来踢去的球
发表在《小说月刊》2017年12 期、《小小说选刊》2017年24期转载
  他们一起走进汉斯。
    汉斯是烧烤城,欧洲风情。啤酒和饮料免费,烤肉一律长叉供应。一只大羊腿,插在铁叉上,烤得喷香发红,每个座位每个座位地切,切没了,下一轮就是鸡翅或者牛排了。
  董小桥喜欢这样的风格,体院没事他就约古联来。
  他们刚坐定,小帮的电话进来了。
  小帮和吉狄美娜的事吹了,是吉狄的妈妈不同意,他很愁苦。董小桥就说,干脆你也来汉斯吧,一起说说话,心里就痛快了。
  他们选择了大厅靠墙角的地方,刚盛了两个自助菜,古联就对董小桥惊呼道,嗨,快看!董小桥回头看去,也吃了一惊。他看到了吉狄美娜,在不远的另一个墙角,吉狄正和两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喝酒。他们一直在说笑,很开心的样子。
  古联问董小桥,怎么办?我们还坐这吗?董小桥想都没想,说,怎么不坐,一会儿让小帮看看,他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女人就那么回事,没底火烧着,打死她也不会和这一个吹。
  古联听了董小桥的,安静下来。他到啤酒机前接了两扎啤酒,又到饮料机前接了两杯可乐,两个人边饮边等小帮。古联说,按说他们都处三年了,应该挺稳固的。董小桥说,女人易变,昨晚的事,今天就会不认账。古联说,他们应该早就那么回事了,应该有感情啊。
  董小桥没继续这个话题,他觉得没意义。女人就是女人,永远不及男人。就说,奶油竹笋再来点。古联就去了。
  支走了古联,他拿出手机给小帮打电话,指挥他,从一楼大厅往里走,左拐,靠墙角。小帮这会儿已经在门口,看见了董小桥,就扬了一下手,奔过来。这当儿,他没看到吉狄美娜,一点都没看到。
  小帮坐下后,古联端着满满一大盘奶油竹笋回来了,他还特地给小帮夹了几块甜点。小帮喝酒前,愿意用它垫肚子,因为他通常不吃早饭。
  古联把甜点放在桌上,对小帮说,你怎么坐我座,你过这边来。
  董小桥知道古联的用意,说,得得得,就你事多,就坐那儿,看能怎么样?
  他们俩的话,让小帮明白这里有事,就抬头瞭望。这一看他看到了吉狄,看到了她那乍眼的“啤酒黄”头发,那还是他花了一百八十元给她染的呢,那是他给母亲买药的钱。小帮明白后,脸一下子红了,心跳了起来,他想站起身走,又觉得很难往出迈腿。
  董小桥见小帮尴尬,就对他说,哥们儿,到啥时都要看得开,女人想离开你了,就是铁了心了,你往回拉她那是没用的,人回来了,心没回当什么用?说着给小帮倒酒。小帮很机械,也没反对,三个人把各自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他们的出现,也影响了对方。他们说吉狄时,远处的几个人也在说他们。吉狄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与小帮相遇。其实她对小帮说母亲不同意,那是假的,真正原因是杨土追她追得太紧了。杨土答应给她弄工作,杨土是混子,他爸却是挺大的官。
  杨土也看到了小帮。小帮个子高,很显眼,从门口一进来,就如一杆旗摇了过来,一看就是个打篮球的。
  这时的杨土已喝得有些微熏,他喝了三扎啤酒,喝得吧台的啤酒员都不用好眼睛瞅他了。他对吉狄说,你的老相好来了,你陪我过去敬酒吧,你如去,就说明你和他两断了;你不去,就是你和我两断了。
  他打着酒嗝,手死死地攥住吉狄的胳膊。吉狄知道他喝多了,拗不过他,就说,那我自己去。吉狄想借机溜走。杨土拦住了她,说,你别自己去,还是我自己去,啥事能用娘们儿上阵,杨七狼这会儿还没死呢。说着摇摇晃晃端起杯,去了小帮他们的桌子。
  三个人知道来者不善,没理他继续喝酒,古联甚至伸出手划起了拳,俨然杨土没有到来。杨土不悦,说,你们牛啥?起哄也没用,吉狄是我的了,我已经把她睡了,你们说,是不是谁睡算谁的?杨土说这话时,醉眼惺忪,头像灌了铅,一下一下往桌面上落,显些跌倒在桌旁。他着实醉了,立着困难,酒精让他站着都能睡着。董小桥听他这么一说心生怒气,从桌底伸出长腿,巧妙地给杨土一个腿绊,然后三个人像没事似的继续划拳。
  杨土倒在地上,谁都没注意他倒在地上,他自己也没马上站起来。他坐在两桌之间的夹缝里,头沉沉地靠着凳子瞌睡了一下,然后掏出手机,像数蚂蚁一样细细地数出一串号码,对着话筒说,把她“做了”,就交给你了。对方说,你舍得?杨土说,哪有那么多废话,让你做你就做!杨土的舌头有些不听使唤,但对方还是听懂了。
  对方就是正和吉狄在饭桌上说话那个小伙子。
  而“做了”是杨土和他私下的暗语。
  吉狄和小伙子从另一个门走了,他们没管杨土,杨土也没叫他们。这让董小桥很诧异,古联也一时理不清头绪,只有小帮心里打鼓,因为他看到地上的杨土一脸的坏笑。
小帮起身跟了出去。踢来踢去的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炮台山遗骨
后一篇:秋之河(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炮台山遗骨
    后一篇 >秋之河(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