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信河开口
信河开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77
  • 关注人气: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以诗歌的名义相聚周末

(2009-05-18 15:09:42)
标签:

生活

情感

随笔

诗歌

文化

分类: 随笔杂谈

这个周末都快成了珠三角两日游了。

516日下午大概两点,三歌、大侠、妖蛾子、冷先桥、黎小邪五人从禅城自驾车开赴珠海暨南大学校区,参加吾同树诗歌纪念会,冷先桥为司机。

由于决策上的失误,走105国道路线,一路上塞车,赶到珠海时已经五点多了,吾同树诗歌研论会已经接近尾声。深感遗憾。签到后,照相留念,接下来吃晚饭。暨大校方安排,一家类似农家菜的山庄。

 由暨南大学中文系星雨文学社主办的“花开无声 且听树吟”纪念吾同树诗歌朗诵会,八点在报告厅举行。吾同树生前好友,很多都来了,并且都上台朗诵或吟咏他的诗作。除了佛山我们一行五人,还有广州的罗西、陈述、沈鱼,中山的木知力,东莞的赵原、朝歌,深圳的一回,香港的风妞妞,及珠海当地的见闻、步缘与暨南大学的容浩老师、牛永斌老师和暨大的学生。我只记得这么多,也许还有漏统计的诗友。许多人都是第一次见面,但网上都相识或者听闻其名。容浩系体育老师,武汉体院毕业,因在大学的体育老师也是武汉体院的,与他倍感亲切。

看到星雨文学社的成员为这个活动而忙碌的身影,让我感慨颇多。想当年在校的时候,就读的那所破院校,对我们办报纸创刊物不支持也就算了,还要进行打压。与暨南大学相比,不是用“差劲”这个词所能形容那所院校的某些老师与同学的。从暨大校方及学生们对今天的活动的支持与热情,就可想而知了,学校对学生是多么的爱惜与呵护。

我与吾同树未曾谋面,大概是在2003年就在网上认识,后来在如露天吧、诗选刊等一些诗歌论坛上进行交流。对他以自杀这种方式来结束生命,我感到婉惜。但是我没有资格对吾同树的行为进行过多的发言,因为与他的交往,那是一种淡如水的交往。诗歌虽然不能给人带来物质上的东西,但是,今夜让我感受到了诗歌的力量,能够温暖心人的力量。即是我们的诗歌写得不好,但只要有一颗诗心,我们内心依然是可以感受到幸福的。由于没有准备,我上台朗诵了即兴作的一首短诗,纪念非常有才气而过早凋落的生命。当时的标题叫《温暖》,现在改为《幸福》:

今夜/我感受到了/诗歌的力量/能够温暖人心的力量/如果,如果/哪一天我对这个美好的世界/不再有任何留恋了/我将以诗人的身份死去。

以诗人的身份死去,那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活动结束后,校办安排在暨大的招待所住宿。除了珠海当地的诗友,外地赶来的都留宿了。房间定下来后,大伙到暨大北门吃夜宵。十几号人,坐在路边的烧烤摊喝酒,高声阔谈,这多么令人兴奋的事。许多人都喝得很多。到凌晨一点多才散场。

由于太累,回到房间后倒头便睡。早上七点多醒来后,身上粘乎乎的汗味,空调温度调致最低16℃,依然无法再入睡,于是起床冲了个澡,接着睡。九点多被敲门声叫醒,早餐过后,其中,一回、风妞妞、罗西、陈述、沈鱼与我们分手,其余人受木知力的邀请奔赴中山。

后来知道,三歌和妖蛾子起床找人打牌,没有找到赌具,他们到外面游荡了大半夜。坐在草地上喝啤酒,清晨到码头看海归的船忙碌的景象。听得我们睡得打雷声也叫不醒的人,个个后悔不已,错过了良辰美景。

到中山已经是中午了,甫下车,又坐回到餐桌上。上菜前,赵原、妖蛾子、三歌等人开战炸金花。后有中山的刘春潮和余丛先后加入餐桌。余丛及中山其他的朋友极力挽留,说晚上好好相聚后再走。中山市人民的盛情难却,我们原本打算吃完午饭后,逛一下中山便返回佛山的计划泡汤了。赵园和朝歌还想让我们转换阵地到东莞去,因时间关系,他们亦留了下来。于是,佛山司机冷先桥和东莞司机朝歌放开喝酒,因为晚上他们要开车,不能喝酒。

离开酒店后,前往中山美术馆。刘春潮系美术馆馆长。据了解,美术馆的前身是废弃的造船厂,后经改造成现在的公园式美术馆,但处处还能够看到造般厂的痕迹。虽然没有出展,也许是适逢周末,人还挺多的,基本上是成双对的鸳鸯在草地上嬉戏。稍事休息,又往前华杰酒店,徐林新加入,与我们同车引路。酒店系中山作协副秘书长谭功才开的,拿余从的话来说,他是当天唯一一位有着官方身份的人。进餐时旁边坐的是木知力,他也是在武汉上大学,谈起若若,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暗然。在武昌城一起玩,还是很开心的,开心到没心没肺。因为一句话,彼此负气,谁也没有打理谁,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

吃饱了喝足了,七点多钟。餐桌收拾,三歌、妖蛾子、大侠、赵原、木知力、刘春潮等又开战炸金花。他们中午的时候已经开战了,而连在美术馆的那短暂的时间也不放过;三歌、大侠、妖蛾子他们更甚,前往珠海的路途中在车上也斗地主。真真是一群有趣的诗人,好玩得仿佛个个都是赌徒。炸金花战斗到八点多结束,与中山、东莞友人告别,天下着大雨。怕塞车没有走105国道,走京珠高速,返回佛山已经十点多钟了。冷先桥有事,把我们放到夜宵摊先告别了。剩下三歌、大侠、妖蛾子和黎小邪,四人继续奋战,斗牛牛,过十二点半方才散场。

真真是一个值得记忆的周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