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酒冷
酒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77,912
  • 关注人气:1,4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一笑间,多少落雪无声的记忆

(2007-02-08 22:20:50)
分类: 酒冷这厮自认的得意作品
记忆和现实的距离其实很短,如同流星刹那间划过天际,波澜不惊的岁月里总能在脑海中闪现一些不曾遗忘的过去。当我的宠妃妹妹开始淡出抑或摒弃她昼伏夜出的传奇百区生涯时,她写上了奇情的魔幻小说,而我,远离那个喧嚣的土城已经快一年了。当我看到她的Q上留下腾讯原创小说大赛长篇稿的地址并即将出版成铅字时,我如同一潭死水般的脑海便似被人投入了一颗石子,溅起的那些水花打乱了我尘封的思绪,记忆分子又把我带到那个年末的日子里去了。
 
记得我初到传奇那片土地,曾经向往比齐那一片宁静的天空,小鹿们淌步在绿茵茵的草地上,那些稻草人四处游荡着,看似张牙舞爪,其实它们很善良,善良到你攻击它,而它的反击更象撒娇的情人在拍打着你的胸脯,它用不强悍的手臂捍卫着自己的生死。银杏山谷的银杏树一年四季的郁郁葱葱。这是一个很适合男耕女织的世外桃源,落霞孤鹭齐飞,秋水长天一色,纯洁如白纸。但许多怀揣虚拟争霸梦想的人的到来,打乱了它的平静,众皆显摆着自以为健硕的肱二头肌,宁静开始被杀戮和诅咒所取代。我和那些千千万万的玩家一样,毅然决然的投入到这虚无缥缈的岁月中。我给自己取了个自我感觉良好,充斥着草莽加浪漫气息的名字:惊风细雨江湖。
 
没有恶意外挂的传奇还原了很多游戏的乐趣,我开始在夜以继日的手工练级中觅到自己日渐强大的成就感,那是一段天真幼稚的岁月,人们可以为一堆并不多的金币或一个刷怪挺快的地盘而大打出手,直到某一方遍体鳞伤的遁去。我和‘乐事’家族的十就个兄弟在骷髅洞里,很快就打出了一片天地,霸占了那里最佳的练级地点。运气不俗的我在其中混到了相当不错的极品装备,并在家族兄弟们一片羡慕声中以强者的姿态告别比奇登陆盟重。
 
在这个高一等级的崭新世界里,我很快结识了一帮兄弟,并与其中一个叫绝恋的玩家以及宠妃妹妹结成了生死兄弟,我和他们一起练级PK,由于许多人一起如同聚啸山林的土匪,不到一月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我们也顺理成章有了过命的交情,日子在这么一天天消逝中,直到我遇见燕儿,她的职业是一个女道士,初见时的她一袭白衣胜雪,那日她在盟重的蜈蚣洞穴让人偷袭,死得很惨,身上掉了极品装备,我便在她人际关系的感召下和一群朋友赶到那帮她报仇,有点惊诧于她的交际网,人来了很多,但那肇事者早已逃之夭夭。人散后,意外的我和她走到了一起,更意外的是她象对待老朋友一样称呼我为‘风’,这对被人叫‘江湖’惯了的我来说已经象是她一种亲近的暗示,使我对她有了一种特殊的感觉。
 
那日后,我没有对她表白我的特殊心情,而是冀望着自己在废寝忘食的修炼中更强大能做到更好的保护她时再向她流露我的爱慕,于是,在那段日子里,我的网络暗恋在百无聊赖的砍怪中悄然滋长,我默默地关注着她,时有时无的身影每次出现的时候都让我的心悸动而凝滞。但当某一天她和另外一个男人走到一起被我发见时,我真实的感受到了梦散的凄凉,独自品下了失恋那苦涩的酒。
 
数日后,我想放弃了,临别时,我和朋友们说了很多道别珍重的话,有人说燕儿在,你也和她道个别吧。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把我认识她以后的感受都对她和盘托出了,她沉默了许久,幽幽问我为什么不早说,我说,现在晚了吗?我可以为你去买一套好装备,我可以天天保护你不被人欺负,如果你愿意,我们去姻缘殿结婚。她对我说:其实那个男的对我并不太好,还老是爱拈花惹草,那你去买吧。
 
我用1500元人民币买来一套当时已经不错的装备,开始了和她一段短暂的网络情侣生活,现在想起来,其实那段日子应该算是传奇生涯最开心的时光,虽然没有太多浪漫的日子,只是和她努力的一起练级,但我已经很满足,我幻想着能早日到40级出人头地后就和她一起浪迹天涯,可惜好景不长。十多天后的一个傍晚我上线,发现名字被杀得红红的,一个人孤零零站在红名区,我全身装备都没了,我想有可能是绝恋借去了,因为我的账号和密码只有他知道,于是M了他,有人在线,但回答却是不认识我,那人说绝恋把号卖给了他,我问了他的装备,分明有这区我一人独有的攻4银手镯,一瞬间我明白了怎么回事,他拿走了我的装备卖给了别人,我被自己所谓的最好朋友骗了。
 
然后我找到了雪儿,她说:“你装备全没了以后怎么办?”我回答道:“我不会再用钱去买装备了,混一天是一天吧。”一阵的无声,空白和寂寥伴随着键盘上指间的婆莎,后来她走了,许多时辰之后,宠妃妹妹告诉我,她和那个以前的男孩又走在了一起。我的鼻子有些发酸,我给她发话问她为什么又和别人走在一起,她没有说话,我重复的问这个问题,她似乎烦了:“你没有装备我怎么和你在一起,我被人欺负的话难道找你一身垃圾装备来保护我吗?那要给人笑死的。”我很心寒但还是求了她几句,她有些心软:“你给我一夜的时间再考虑行吗?”
 
那一夜我茫然的守候,最终只换得一个无解的结局,有人告诉我,她一夜始终和那个男的在组玛阁打情骂俏中升级,天亮了,东方的鱼肚白如此刺眼而令人生厌,我的梦终于彻底碎了,那一刻我的心如同刀子绞过一般,点着烟的手微微颤抖,记得梦里,曾经与她同在仓月的洱海边极目苍穹,惬意而浪漫的享受杀戮闲暇时那一片宁静,还曾经与她同坐在银杏山谷那清澈见底的小溏边呢喃细语,塘中偶有鱼儿在水面上冒出泡泡,恰似在取笑我与她的缠绵。但那些故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想到这里,我不由涩涩的一笑。我想,我该走了,最好的朋友骗了我,最心爱的女孩又抛弃了我,这里已经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那日,再没有分手时十里长亭边执手相看泪眼的依依惜别,也没有晓风残月下挚友黯然神伤的不舍,甚至没有和传奇中的任何人打招呼,我悄悄的来,便也悄悄的走了,没有带走一丝盟重喧嚣的尘土,却带走了一夜委婉惆怅,还有对人性无尽错综复杂浑然未解的心烦。
 
现在的我,终于明白现实和虚拟之间虽然只隔一张纸薄,但那张纸也是永远无法逾越的屏障,人情亦如纸薄,那些奸诈和势利,不但现实生活中有,而且真实的存在于虚拟的世界里,这是永恒不变的东西。纵然你在虚拟生活中如何的威风八面盖世无敌,与你的网游情人如何的悱恻缠绵生死相许,那又能代表什么?虚拟终归是虚拟,到最后也总是那杯盘狼籍一地鸡毛的曲终宴散,它可以闲暇时做放松心情的娱乐,但千万不能痴迷在其中浑而忘我。你终归仍然要面对自己的真实人生,付出总会得到回报,换用投身网游夜以继日的热情于你的人生,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的生命会呈现一个自己从未见的天地。因而,现在我不但没有惋惜那时她的决绝,反而庆幸自己没有陷得更深,正是她适时的离去让我在岁月里读懂那些虚拟的名和利在生命中的位置,让我在茫茫浮世中找到博客并给自己定位,我再也不会去向往虚拟网游里放马江湖的叱诧风云,快意恩仇的血肉厮杀和虚无缥缈的情仇爱恋,我现在过着自得其乐的博客生活,评论,回复,作客,待客,平静,恬淡,更怡然。一天空闲几个小时中寄托了自己的感悟和情思,我不知道我将会博向何方,但我一直在路上。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年轮伴随我走过青葱,我已经拥有了一个从懵懂到豁然开朗并渐入佳境的过程,这些已足够我一生珍藏。
 
年过后,我再也没有上过传奇,又一个年末到来时,某一日,和阔别经年的宠妃妹妹视频,我没有问她为什么原因告别传奇,但我知道我和她都走过了自己人生的抉择关碍,饮一路风霜,却在恋恋风尘料峭的寒冬中悠然自若的走过,此刻,我们回望彼岸岁月里那乏黄的笑容和晦涩的书签在眼前一一掠过,竟无语凝,只相视一笑,这一笑间,却包含着多少落雪无声的记忆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