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酒冷
酒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78,801
  • 关注人气:1,4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兰西意大利惊天血债,是救赎还是沉沦

(2006-07-06 13:03:43)
分类: 酒冷这厮自认的得意作品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2000年欧洲杯的半决赛,意大利对的是东道主荷兰,法国对的是葡萄牙,2006年,意大利的对手换成了东道主德国,而法兰西的对手还是葡萄牙。这一夜的看台上,我发现了许多八年前熟悉的身影,雅凯的脸上还是那么凝重,只有球队最后胜利的那一刻,他的笑容才真正绽放出欣慰。卡伦布依然是那只野兽,狂野而粗旷,岁月甚至没有在他脸颊留下任何痕迹。普拉蒂尼还是那样的笃定,这是他和齐达内一样创造法国足球辉煌后,也留下来的最贵族气质。
 
最后一个巴西人也走了,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没有带走哪怕是一丝的柔情,但他的目光依然执著,他不会放弃追求梦想,不会放弃继续战斗在绿茵场上。
 
他的每一次触球都可以引来法国人两个到三个的狙击,那风驰电掣的一带,那轻描淡写的一传,每一次也都涵盖着葡萄牙足球百年积淀下来的精髓。在今天,小小罗的天空是灰暗的,但在明天,他的天空会照亮整个葡萄牙足球。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我们的菲戈老了,葡萄牙足球的黄金一代的梦也已经随沧海一瞬的白驹过隙而尽归尘土。望着他那憔悴不堪的脸,聆听着他那依然战斗着的心跳,我也收获了一种心情,这种心情,我叫它感动。
 
八年注定会是一个轮回。
 
1998年7月3号那一天巴黎的法兰西体育场成了巴乔一生也难以抹去的回忆。即便他坚毅的第一个站在那里,并且罚进了自我救赎的点球。命运多舛的巴乔还是走完了自己在世界杯上最后的旅程,这是忧郁王子和世界杯诀别的最后一天,一切都突如其来没有先兆。
 
2000年的欧洲杯决赛,是德尔.皮耶罗职业生涯里最大的伤痛,两个单刀绝杀的机会都被他挥霍殆尽,意大利人难逃加时特雷泽盖致命的一击,法国人甚至连反击的机会都没留下。从那时起,斑马王子在人们的记忆中,就停留在了那个美丽童话里永远长不大的王子。
 
两届赛事,法国队都踩在意大利人的尸体上走到了巅峰。他们欠下了意大利惊天的血债。
两届赛事,皮耶罗都成了意大利人失败最后的替罪羊,他愧疚的同时还负债累累。
 
这是一个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都交织着血腥屠戮和恩怨情仇。
在江湖上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但你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还,正如你也不知道别人什么时候会还你。
 
在图拉姆把保莱塔盯没了脾气,同时还一次次的化解险情的时候,卡纳瓦罗笑了。
在巴特斯笨拙的倒地扑救,数度脱手接着又去抱回皮球的时候,布冯笑了。
在小小罗左冲右突,却屡屡无功而返的时候,格罗索笑了。
在菲戈拖着遍体鳞伤的双腿无奈告别的时候,皮耶罗笑了。
在斯科拉里暴跳如雷,捶胸顿足,一筹莫展的时候,里皮笑了。
在法国人不但不还,还往葡萄牙身上又捅了一刀的时候,意大利人都笑了。
 
法国还是意大利?这是个问题!还?还是不还?这也是个问题!法兰西意大利惊天的血债,是救赎还是沉沦?这还是个问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