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捕 鼠 记    作者 王海成

(2012-09-12 21:56:55)
标签:

往事回忆

杂谈

分类: 过往留言

捕 鼠     

                 作者  王海成 

 

 

过去只是在书本上读过“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在我下乡插队的那年秋天,我才真正体验了一次“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1969年秋天,我在玛纳斯县新湖农场二场五连插队落户,到农场不久,我们就参加了五连的秋收劳动。

那天早上,连队召开了秋收动员会,我们三十多名下乡知青分别被分配在大田排和妇女排里参加秋收。动员会结束后,大家就拿起镰刀和柳条筐子,在连长和指导员的带领下前往五连最南面的那块条田去收割玉米。

这个条田有三百多亩,是五连最大的一块玉米地,一人多高的玉米一眼望不到头,从东头到西头就有四百米长。

连长站在地头的渠沿上给大家分配任务:“今天收玉米,大田排的男人每人砍三行玉米杆子,从东头砍到西头,谁要是砍不完,就别想回家吃中午饭。妇女排的任务是从砍倒的玉米杆上将玉米棒子掰下来,集中堆在一起,装马车运到麦场上去晾晒。”

按照连长的分工,大田排的男人们每人三行玉米杆,按顺序由南到北在地头上一字排开。听到连长一声令下,大家就你争我夺,挥舞镰刀向前砍去,地里的玉米杆一片一片的被砍倒。 

妇女排的女将们也不甘心落后,她们紧紧地跟在男人们的后面,从砍倒的玉米杆上将一穗穗颗粒饱满的玉米掰下来,她们走过的地方堆起了一座座金黄色的小山包。

因为是第一天参加秋收,大家干得非常卖力,谁也不甘心落后,眼看着地里的玉米很快就被砍倒了一大半。

前面的人突然大声叫喊起来:“老鼠……”寻声望去,有人正在用镰刀在地上乱砍着,大家跑过去一看,都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成千上万只小老鼠,像潮水一样在玉米地里涌动着,有几个胆小的男人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任那些老鼠就在他们周围来回穿梭,甚至爬到了他们的鞋子上。

谁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老鼠,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看了让人心里发怵。有几个胆大的男人开始用镰刀砍杀它们,可那些老鼠非常机灵,镰刀根本解决不了它们。情急之中,有人就用双脚去踩那些老鼠,这一招还真有效,一脚踩下去,就能踩死两三只,最多的一脚竟踩死了五只。

在榜样的带动之下,男人们都加入了踩老鼠的战斗,胆大的姑娘和媳妇们也跟着参加进来,一时间,人们追着、跳着、踩着,玉米地里踩踏老鼠的喊声此起彼伏。

突然在人群里又传来一个男人惊恐的叫声,那个喊叫的人叫刘阿虎,他正得意地踩踏那些老鼠的时候,狡猾的老鼠却钻进了他的裤腿里,这可把他吓坏了,慌乱之中,他顾不上身边那些姑娘和媳妇们,一边喊叫,一边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下了裤子抓老鼠,他的表演又引起大家一阵哄笑。

玉米地里的吵闹声还惊动了附近冬麦地里浇水的男人们,他们也拿着铁锨跑到玉米地的西头来围追堵截,用铁锨拍打那些从玉米地里逃窜出来的老鼠。

谁也不会想到,我们下乡知青在五连参加秋收劳动的第一天就创出了收割玉米和消灭老鼠两不误的一个奇迹。中午收工时,连长检查我们的劳动战果,三百多亩玉米全部收割完毕,额外还消灭了上千只老鼠。

在后来的劳动中,我们又多了一项脚踏老鼠的爱好,大家一边收割庄稼,一边脚踏老鼠,直到地里的玉米和高粱全部收完归仓,大田里的老鼠也不见了踪影。

入冬之后,天气越来越冷,那些老鼠也开始迁徙到我们居住的地方来过冬了。当时农场的住房全都是干打垒的土平房,在土打墙上抹上墙泥,屋顶上铺上树干和草泥,再装上一付门窗就算是一间宿舍,我们刚搬进新盖好的宿舍,那些可恶的老鼠就从土墙上打洞钻了进来。

刚开始,白天宿舍里还不见老鼠的踪影,只有在晚上熄灯以后,它们才敢出来活动。后来,老鼠突然多了起来,白天它们也敢大摇大摆地在宿舍里乱窜了,老鼠偷吃我们的食物和咬坏东西的事件也屡屡发生。

为防止老鼠啃咬衣物,我们只好在墙壁上钉了钉子,将衣物打包悬挂在墙壁上和房梁上。平时吃不完的馍馍(馒头)也要放在窗台或是火墙顶上,以防老鼠。

因为鼠害严重,农场里给我们知青宿舍发放了一种慢性毒鼠药,让我们抛洒在宿舍的墙根上,只要老鼠从药粉上跑过,就会慢性中毒死亡。可是撒药之后,我们宿舍里的老鼠不但没有减少,反到更多,活动更猖獗了。

一天晚上,我正在睡梦中,突然被头顶上一阵 “吱吱”的啃咬声惊醒。轻轻拧亮床头的马灯,我看见两只肥胖的老鼠顺着墙壁爬上了挂在墙上的那只军用书包,正在啃咬着书包里的东西。

盯着两只老鼠,我百思不解,这么陡峭的墙壁老鼠怎么就能轻易爬上去呢?

那两只老鼠似乎也发现了我,做出要跳下来逃跑的架势,顾不得多想,我必须消灭它们。我鼓起勇气从床上纵身跃起,一把抓住了其中的一只,另外一只听见同伴的叫声,立刻从书包上跳下来溜走了。

就在我为自己徒手生擒了一只老鼠沾沾自喜时,冷不防却被它回头在我的食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一阵疼痛,我猛地将手里的那只老鼠向房门那边甩了出去,不一会儿,房门那边的黑暗处就传来一阵哗啦哗啦划水的声音。

原来,那老鼠被我甩进了墙角的一个脸盆里,脸盆里正好有少半盆洗脚水,那只老鼠浮在浅水里无法施展跳跃的本领,只能用两只后爪哗啦哗啦不停地登着脸盆底,在水里挣扎着。

第二天,天刚亮我就起床了。看着自己被老鼠咬伤的手指,再看那只泡在水里的死老鼠,总算没让这个该死的家伙跑掉。

听说被老鼠咬了之后会感染鼠疫,我一路小跑到连队卫生所,卫生员看到我红肿的食指上被老鼠咬过的牙印,立刻为我做了消毒处理。然后她严肃地对说我:“王海成,今天上午你就不要去上班了,回宿舍休息观察半天,如果有发烧和不舒服的感觉,你赶快要去场部卫生院找医生处理。”

听卫生员说,我的手指暂时没有事情,我也就放心了。

向连长请了半天病假,回到宿舍我就开始琢磨起来,眼下这么多老鼠怎么能消灭完呢?看来,靠投放老鼠药也治不了它们。

突然,我又看到了放在门后的那只脸盆,心想,昨天晚上那只老鼠不就是死在脸盆里的吗?为什么不能用脸盆来灭鼠呢?

说干就干,我先用铁锨在宿舍的墙角上挖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园坑,把那个脸盆放在坑里,让盆边和地面一样平,在盆里放上少量的水(水放多了,老鼠就会窜出来。)我又找来一根高粱杆,在中间绑上一块馍馍(馒头)作为诱饵,再把高粱杆的两头担在脸盆边上,这样,一个完美的陷阱就布置好了。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天黑的到来了。

中午收工之后,同学们听说我被老鼠咬了,纷纷跑来看我。大家又听说我要用脸盆埋在地上来消灭老鼠,都认为这个办法不太可行。

他们有的说,老鼠会游泳,掉进脸盆里会自己浮水跳出脸盆。也有的说,老鼠非常警觉,如果你在地上挖坑埋了脸盆,它就会绕道走,觉不会掉进你的陷阱。

可我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只要在脸盆里盛上少量的水,老鼠在浅水里就失去了跳跃的本领,再说老鼠是沿着墙根跑的,只要我把脸盆埋得紧靠墙根,饥饿的老鼠肯定会爬上那根有馍馍作诱饵的高粱杆,掉到水里去淹死的。

后来实验证明,我的想法是正确的。那天我和同宿舍几位同学商量好了,天黑以后我们就钻进自己的被窝里,躺在床上大家谁也不许说话,等着老鼠出洞,看看我的办法到底灵不灵。

我们躺下还不到一刻钟时间,那个埋在墙角的脸盆里就传来了哗啦哗啦的划水声,直觉告诉我们,已经有一只老鼠落水了,接下来就是第二只、第三只…… 

那个夜晚直到天亮,脸盆里的划水声就没有停下来。第二天,天还蒙蒙亮,我就迫不及待的爬出被窝去看那个脸盆,眼前的情景让我高兴的叫了起来。

那个脸盆里密密麻麻的飘了一层死老鼠,大概数数也有二十多只。我请隔壁同学们一起来参观,看到脸盆里飘着那么多死老鼠,大家终于信服了我的发明。

我得意地对大家说:“这可是被老鼠咬出来的办法,谁让它敢咬我呢!”

自从有了脸盆灭鼠的办法,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每天早晨起床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要查看脸盆里的战果,这个每天都能淹死二十多只老鼠的“世界记录”在我们宿舍里连续保持了半个来月。

后来,我们五连的知青都采用了脸盆灭鼠,这个经验还推广到了农场其他的连队。

如今,这个故事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但是那场人与老鼠斗争的场面至今还历历在目。

当年,也许是我们这些大无畏的知识青年在大田里对老鼠大开杀戒,才招来了老鼠疯狂的入室报复,闹得我们寝食不安。看来人与自然生灵本应该是和睦相处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