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卖油记     作者王海成

(2012-09-12 21:54:02)
标签:

往事回忆

杂谈

卖油记

   作者 王海成

 

三十多年前,国家实行粮油统购统销,百姓家里炒菜做饭的清油都是定量供应的,城市居民每人每月只能买到半市斤清油。

在我下乡落户的新湖农场清油定量就更少了,因为没油吃,连队食堂平时都是盐水煮菜,一把咸盐炒一锅青菜。只有到了夏收农忙时食堂才会杀猪给大家打一次牙祭。那个时候,肚子里没有油水,我们最大的奢望就是能吃上一顿油饼子。

1977年冬天,我和好友罗哲毅去他老家无锡过春节,返回新疆时,一个绰号叫“唐司令”的无锡人跑来找我,求我帮他给安徽砀山的一个亲戚稍点东西。他说,他的亲戚也姓唐,是砀山县食品公司经理,手中的权利很大,可以帮我买到一些猪油带回新疆去。

要是能买到猪油,这对我太有诱惑力了。想想在农场吃盐水煮菜的日子,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唐司令”的请求,心想只要能买到一些猪油带回去,在砀山签票换车,辛苦一点也值得。

答应了“唐司令”之后,我又为钱的事情发愁了,从新疆出来我就没带多少钱,手里没钱,拿什么去砀山买猪油呢?只好求助朋友,我从罗哲毅家里借了一百块钱,加上自己身上那点零钱做本钱,稍作准备我就买火车票出发了。

在砀山下车,我很顺利就找到了食品公司的唐经理,因为是亲戚介绍的,还给他捎了东西,唐经理热情请我在县城一家国营餐厅吃了便饭,餐厅的工作人员人都认识他,因为是食品公司经理请客,饭菜的质量自然没说的,三菜一汤样样都有肉。说实话,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肴呢。

餐桌上就我和唐经理两人,我也顾不上客气,一边吃,一边夸奖眼前这桌饭菜:“这些菜做得太好吃了,还是你们这里好,冬天还能吃上藕片和冬笋,菜里还放了这么多油。在我们新疆农场食堂炒菜连油都没有,顿顿都吃盐水煮菜。”

唐经理十分不解地问我:“你们新疆的生活不是很好嘛,怎么会没有油吃呢?”

我告诉他:“原来的生活还可以,这几年农场搞政治运动“以粮为纲”,全部耕地都种了小麦和玉米,不让种油料作物,还要‘割资本主义尾巴’,农场职工不让喂猪,越搞越没有油吃了。现在农场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就是有钱,也买不到高价猪肉和高价清油。

听完我的介绍,唐经理感慨地说:“真没想到新疆农场里的生活会这样艰苦,做饭连油都没有。”

他用同情的口气对我说,他在职权范围之内,可以帮我批一点猪油和芝麻油,就看我能不能带回新疆去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刻回答:只要能买到,我就有办法带回新疆去,唐叔谢谢你了。

唐经理笑着掏出钢笔,就在饭桌上给我写了一张便条,上面写着:特批熟猪油二十斤,芝麻油二十斤。落款还签了他的大名。

唐经理还叮嘱我,下午上班就去食品公司库房开票提货,那里有包装桶。要是有人问,就说我是他的亲侄儿。

拿着唐经理特批的手谕,我高兴极了,心想这次真没白来,眼看一件大事就要办成。

我改签了当晚的火车票,下午刚上班,就拿着唐经理的批条到食品公司库房开票,二十斤猪油和二十斤芝麻油,加上两个油桶一共是一百二十八元钱,我将身上带的钱都掏了出来,只给自己留了在火车上吃饭的零钱,其余的都交了油钱。

晚上,唐经理亲自送我上火车,开始,我还以为他怕我拿不动那四十斤油呢!便对他说:“唐叔您这么忙,就不用送我了,这两桶油我自己随便能带上火车。”

唐经理操着安徽口音对我说:“这可不管,小王我一定要送你,你是不知道,车站上有民兵把守,你一个人带这么多油脂上火车,他们会把你当‘投机倒把’抓起来的,油脂也会被没收,还是我送你保险。”这时,我才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好人。

那天晚上,幸亏有唐经理护送,我们刚到火车站,就看到检票口上站着一群带红袖标,拿大头棒的民兵,他们挨个对每个乘客的随身物品进行检查。唐经理给他们打招呼说我是他的亲侄儿,那两桶油是帮亲戚买的,那些民兵才没有为难我。

经过一番折腾,又坐了两天三夜火车,我终于将那两桶油平安地带回了乌鲁木齐。

我在大哥家刚落下脚,有熟人听说我带回来一点芝麻油,便跑来打探,他们说,好多年都没见过芝麻油了,特别想买一点尝尝。

大家都是熟人,我也不好推脱,就用酒瓶给每人装了一斤。不过我向他们声明,芝麻油是我五元钱一斤买来的,要是付钱,一瓶给我五元钱就行了。

可那些熟人回答说:“不行,现在乌鲁木齐的芝麻油黑市价每斤十元钱还买不上。你在农场插队又没有工资收入,我们就是想让你挣一点钱的!”每个人都要塞给我十元钱,我拗不过他们,只好全收下了。

这是我第一次做买卖,第一次挣别人的钱,而且又是熟人。从他们手里接过钱的时候,我的脸红了,心跳也加快了,直到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瓶芝麻油高兴离开之后,我的心情才平静下来。

二十斤芝麻油很快就卖完了,后面还有人没买上。数数自己手里的钱一下子就多出一百块钱,那种喜悦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这一百块钱是我在农场劳动半年才能拿到的工资啊!

后来,还有人要出高价将那桶猪油也买下来,说是可以让我再赚一笔钱,可我没有答应。我要把猪油全部带回农场去,分给那些没油吃的朋友们。

那天分油的场面非常热闹,听说我带回一桶猪油要分给大家,那些熟人都拿着饭盆和瓷罐跑到我的宿舍,我借来一杆秤,拿秤给大家称油,一个人两斤,我也算一份,一大桶猪油很快就分完了。

还像上回一样,他们谁也不问这些猪油原来多少钱一斤,通通按照农场黑市的价格每斤两元六角钱,硬是把钱塞到我的手里。

九角钱一斤的猪油,又让我卖到了两元六角钱,一桶猪油就这样分完了,这次,我又赚了二十多块钱。

《卖油记》这个故事发生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它讲述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做生意的那段经历,在生活极端困难的日子里,为了能买到一点猪油,我贸然跑了一趟砀山,还千里迢迢贩运回新疆,最后还是喂了大家那张嘴。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新湖农场老知青们吃盐水煮菜的生活至今还历历在目。     

        20127月写于葡萄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