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念王洛宾先生诞辰98周年——《达坂城的故事》文 王海成

(2011-12-29 10:15:51)
标签:

杂谈

分类: 纪念王洛宾专题活动

纪念王洛宾先生诞辰98周年——《达坂城的故事》文 <wbr>王海成



达坂城的故事

 

   诗人李密在他的叙事长诗《大漠歌魂——王洛宾》中,仅用四行短诗就准确地描述了《达坂城的姑娘》这首歌曲为新疆达坂城带来的极其深远的影响:

 

一支歌唱红了一个村庄,

一支歌唱美了一片土地,

一支歌唱醉了一方百姓,

一支歌唱响了半个世纪。

 

1938年,父亲和萧军、塞克等一批艺术家来到大西北宣传抗日,他们在兰州组建了西北抗战剧团,以艺术为武器积极投身波澜壮阔的抗日救亡运动。

一天,西北抗战剧团组织联欢会,慰问从新疆来的运输车队的司机工友。他们运送的是苏联援助中国的一批抗战物资,车队里有不少维吾尔族司机。在联欢会上,一个戴着小花帽的维吾尔族司机上台唱了一首风格幽默的歌曲,只有几句歌词,也没人能听懂。歌曲唱罢,大家只是礼节性地鼓了鼓掌。

可是父亲却凭借他敏锐过人的艺术嗅觉,从歌声中发现了不同于以往所熟悉的旋律,如获至宝。

联欢会结束之后,他立即跑去找那位司机,请他喝酒,让他把歌再唱上一遍。

父亲当时不懂维吾尔语,那位司机也只能说几句简单的汉话,父亲只好找来自己在兰州结识的维吾尔族商人卡得尔,请他帮着翻译。

卡得尔翻译给他的只是几个简单的词句,大概意思是:新疆有个达坂城漂亮得很,那里住的姑娘康巴尔汗,辫子长得能够拖到地上,我想要娶她做老婆,还要她的妹妹和嫁妆,赶着马车去娶亲。

歌的曲调也并不怎么流畅,这样的歌词和曲调,肯定不符合一个受过正规音乐教育的汉族青年音乐家的审美观。并且歌曲的后半拍起音,也不适合汉族人的唱歌习惯。那天晚上王洛宾兴奋得不能入睡,连夜将白天记录的旋律和歌词进行了整理。

为了方便汉语演唱,他还把原歌曲后半拍起唱的旋律都改成了正拍起唱,最后改编完成了一首简短流畅、风趣幽默的短歌《达坂城的姑娘》:

 

达坂城的石路硬又平

西瓜呀大又甜

那里住的姑娘辫子长啊

两个眼睛真漂亮

你要想嫁人不要嫁给别人

一定要你嫁给我

带着百万钱财领着你的妹妹

赶着那马车来

 

歌曲写好之后,他先试唱给剧团里其他同事听,直到大家都感到满意才定稿。剧团当天就把它编成了舞蹈,准备在欢送会上演出。

最初父亲为这首歌取名为《马车夫的幻想》,歌曲风趣地描述了一个穷苦马车夫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第二天,在欢送新疆车队的联欢会上,父亲亲自登台,演唱了《达坂城的姑娘》,他还现炒现卖地表演了自己刚学来的维吾尔族舞蹈。

观众被这一首清新、风趣的歌曲深深打动,他们向舞台上的表演者报以热烈的掌声和口哨声。

那位维吾尔族司机更是感到惊奇,他问父亲:“怎么我们的歌突然你们也会唱了?”

演出结束后,这支歌曲很快就不胫而走。当时,在兰州的大街小巷经常能听到青年人哼唱《达坂城的姑娘》。

后来,它被南来北往的人们从兰州带向全国各地。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父亲在北师大的同班同学赵启海和歌唱家赵沨,正是他们将《达坂城的姑娘》带到了战时的陪都重庆演唱,立刻轰动了整座山城。之后,又有人将这支歌曲传唱到昆明,以至缅甸及马来西亚等南洋各国。

七十多年过去了,这支歌曲仍然在民间传唱不衰。用一句毫不夸张的话说,如今世界上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达坂城的姑娘》。

那年父亲25岁,《达坂城的姑娘》是他改编的第一首新疆维吾尔族民歌,也是他音乐创作生涯的一个转折点。

上个世纪30年代,达坂城只是乌鲁木齐到吐鲁番之间一个小小的驿站,并不是什么城市,赶马车一天才能到乌鲁木齐。谁也没有想到,父亲随意改编的一支情歌,却使它蜚声海内外。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许多到新疆出差和旅游的国内外客人,都知道新疆有个达坂城,那里的姑娘很漂亮,却对首府城市乌鲁木齐了解甚少。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国内一位著名经济学家评价说:歌曲《达坂城的姑娘》的品牌价值可以达到2.4亿元人民币。

为了表彰父亲为宣传达坂城所作出的特殊贡献,乌鲁木齐县达坂城区委、区政府曾经于1994年授予王洛宾先生为达坂城镇“荣誉镇长”的光荣称号。  

同年11月16日,根据《达坂城的姑娘》创作的人物塑像,在乌鲁木齐县达坂城区委、区政府大院里落成。

那天,达坂城镇党委书记杨帆特意邀请父亲为塑像落成剪彩。父亲高兴地接受了“名誉镇长”这一荣誉,他还为当地的父老乡亲作了一场十分精彩的即席演讲。

从那天开始,父亲就总是惦记着达坂城,好像他真的当了那里的“镇长”。

一次,他从东沟乡参观回来,就对我们念叨说:“达坂城的农民太穷了,冬天学校教室的窗户玻璃烂了没钱换,只好糊着纸,光线又不好,上课时干脆敞着门,小孩子趴在水泥做的桌子上写作业,棉衣的袖子磨破了,棉花都露在外面。这么冷的天,谁看了都心痛……”

他一直想找机会为达坂城人民做点事情,在他最后的日子里,躺在病床上还在提这件事。

父亲去世后,我就决定替他来实现这个愿望。

1998年4月5日,我和妻子党国英从乌鲁木齐乘坐一辆发往南疆的班车,第一次去达坂城寻找当年邀请父亲为塑像落成仪式剪彩的那个杨帆书记,寻找那座《达坂城的姑娘》的塑像。

当时高速公路还没有通车,我们乘坐的班车在312国道上颠簸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坂城。

那天达坂城正刮着六级大风,道路两旁的大树被风刮得东摇西晃。我和妻子只好侧身顶风在路上艰难地走着。一路打听,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个有塑像的大院子。

院子里有一座老式的三层办公楼,因为是星期六,没人上班,楼门上紧锁着一把大铁锁。

我们看到,那座曾经被全国新闻媒体关注过的《达坂城的姑娘》塑像,此刻正孤零零地待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塑像上面落满了黄土和沙尘。

坐在马车上的那两位待嫁的姑娘,仿佛在含泪诉说着这里曾经有过的一段辉煌。如今,那个写歌的老镇长已经不在了,她们也随之被人们遗忘,只好待在这个空荡荡的院落里,孤独地守望着大风和寂寞。

在塑像前面,有一块灰色的石碑,上面镌刻着父亲书写的题词:

    全世界的朋友都会唱“达坂城的姑娘辫子长”,请来新疆看塑像。更能知道——姑娘具有美的心灵,最善良!

王洛宾luo bin wang  1994年仲秋

 

这块石碑见证了那段历史,虽然历经四年的风吹日晒,但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到父亲流畅的字迹。落款签名是父亲特意用汉英两种文字书写的,目的是希望全世界的朋友都能来达坂城观光旅游,通过发展旅游,使达坂城地区的经济得到繁荣发展。这当然是老人家善良而美好的心愿。

大风还在刮,在这座空空如也的大院子里,我们终于见到了一位看门的老人。

他告诉我们,原来的中共达坂城区委早已撤销,只留下镇政府。这里的干部绝大多数家住乌鲁木齐。所以一到周末他们都回家去了。

我们向老人打听,那位镇党委书记杨帆现在哪里?

老人惊讶地看着我们这对陌生人,他似乎有点警觉。

我赶紧解释:“我是王洛宾的儿子。今天,我们夫妇俩是专程到达坂城来找杨帆书记的。”

老人低下头,沉默了好一阵,才叹息着说:“唉!你们来迟了,就在前些日子,杨书记出了车祸,人已经不在了……”

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我和妻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我们重新走进父亲当年参加剪彩活动的那个小院,站在《达坂城的姑娘》塑像前,默默地为杨帆书记默哀。

    我想,为什么好人总是遭遇不幸呢?但愿达坂城还能再有像杨帆书记这样热心的干部,继续完成达坂城文化旅游的开发工作。

不久,我起草了一份关于在达坂城修建王洛宾纪念馆的报告,亲自送到乌鲁木齐县委办公室。

县委书记吕德祥和达坂城镇的陈书记看到这份报告之后,马上表态支持我的想法。

接着,乌鲁木齐县土地局和旅游局还专门为此下发文件,建议在达坂城二十里店附近规划出100亩土地,作为开发王洛宾文化公园和王洛宾纪念馆的用地。

这个项目刚开始是由达坂城镇政府负责招商开发的。为论证它是否可行,在那段时间里,我和镇党委副书记张煜曾多次奔走于乌鲁木齐和达坂城之间。

    听说石河子市本着少花钱多办事的建馆理念,修建了一座艾青诗歌馆。为了学习他们的经验,我们还专程开车往返几百公里,去石河子考察艾青诗歌馆。

我们就这样忙碌了一个冬天,最后还是因为项目资金没有着落,修建达坂城王洛宾纪念馆这件事情又被搁置下来。

两年后的2000年2月,我突然意外地收到一封由日本国松本株式会社发来的传真,传真内容全都是日文,除了一个签名——松本次郎——我能看懂外,其它一概看不懂。有人让我打电话到松本株式会社上海代理处,他们会告诉我具体情况。我马上和上海代理处取得了联系,代理处的苏震先生很快就把翻译好的内容给我传了过来。

传真的内容是:

 

王海成先生:

你好!贵国王洛宾老先生艺灌神州、誉满全球,本日本国东京都松本株式会社愿意出资筹建“王洛宾文化艺术音乐纪念馆”。以传承中华文化艺术风格,繁荣中国音乐事业和艺术价值观念。有关事宜已交本会社驻中国上海市代理方联系接洽,但是地点一定要设在乌鲁木齐市区,还有请一定注意保存好王老先生有关纪念意义的遗作、遗物等资料。本会社考察团将于今年七月前往贵地考察,实施具体方案。

敬上!

         日本国东京都松本株式会社

                    松本次郎

2000年2月12日

 

我真是又惊又喜,没想到远在日本的陌生的松本次郎先生,会产生筹建王洛宾纪念馆的想法。我开始与松本株式会社上海代理处苏震先生保持着联系,并热切盼望着松本次郎先生来新疆考察。

万万没想到,八月的一天,苏震从上海的虹桥机场匆匆给我来了个电话,说他现在正准备赶往日本,因为董事长松本次郎先生突然去世了。我被惊呆了,看来事情不妙。

又过了一段时间,苏震回国后又打来电话:“非常遗憾,松本先生去世得太突然,生前他没有交待筹建王洛宾纪念馆这项投资事宜。新的董事会因为人员变动,想法也不一样,就不准备来新疆考察,也不打算做这项投资……”

我虽然感到十分遗憾,但还是非常感激已故的松本次郎先生,虽然他没能够来新疆考察,但他能有建王洛宾文化艺术音乐纪念馆的想法,这令我很受鼓舞。毕竟,连一个外国人都在关心着我的父亲和他的事业,我作为老人的儿子,更应该努力啊!

随着西部大开发的逐步推进,达坂城这块“风水宝地”也越来越被世人所关注。

2001 年夏天,乌鲁木齐市委组织召开了一次专家研讨会,重点研究在达坂城筹建王洛宾音乐城、开发达坂城文化旅游资源等议题。到会的市委领导、中科院的专家,还有投资商——大西部旅游开发公司的老总——纷纷发言,献计献策,乌鲁木齐开发区设计院的王远新院长设计的王洛宾音乐城的效果图得到专家们的一致认可。我作为王洛宾的儿子也被邀请参加了这次会议。

消息很快上了报纸。后来还是因为资金方面的问题,王洛宾音乐城这个项目又被搁置起来。

时间的车轮很快又驶到了2002年,根据新的发展规划和需要,乌鲁木齐市正式挂牌成立了达坂城区。区委书记王建玲上任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对外招商引资。

“王洛宾纪念馆”这个项目,自然又被列为发展达坂城经济的重点项目。

2002年的4月,新闻媒体爆出一条重要新闻——新疆一家比较有实力的企业计划要在达坂城修建王洛宾音乐城,包括“王洛宾纪念馆”和“王洛宾艺术学院”等项目,总投资高达4700万元。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是又一次“喜从天降”。

 4月26日,王洛宾音乐城项目的奠基仪式在达坂城举行,市委领导和达坂城区委书记王建玲亲自为这个项目培土奠基。从那天起,全国的新闻媒体都在连续用大篇幅的版面,持续报道该项目的进展情况。我的心情也和达坂城的几万农牧民一样,每天都在由衷地企盼着音乐城项目能早日建成。

后来,还是因为项目资金迟迟不能到位,王洛宾音乐城再一次暂时停建。难道,真像有人所说的那样,在新疆投资文化产业,很难收回投资成本?

到了2003年的2月初,不知不觉间,新疆大西部旅游开发公司在达坂城的重要古迹之一的白水古城附近,奇迹般地修建了一个旅游景区——白水古镇。

景区刚建成,他们便邀请新疆各大新闻媒体,以及旅行社的经理们前去参观指导。

让阎炳全经理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来宾参观之后纷纷给他提出了一个忠告:如果景点里没有王洛宾的东西,没有《达坂城的姑娘》的内涵,将是一个不能原谅的错误!

那天的参观活动刚刚结束,阎总经理就风风火火地从达坂城赶到乌鲁木齐来找我。

他十分诚恳地请我考虑,希望将王洛宾的“艺术生涯展览”放到他们新建成的白水古镇里来。

我对他说:“听说过你们正在修建的这个景点,是一座供游客参观的古堡式的大院。除了用石头砌筑的城墙之外,城内的建筑全都是民宅式的土木建筑。在我的想象中,无论是房屋的造型风格,还是建筑面积,都不符合建王洛宾纪念展馆的要求。”

阎经理见我对他的建议并不在意,便急切地提议,他亲自开车带我去白水古镇实地考察一下,然后再做决定。

第二天,我们便来到达坂城白水古镇的景区,阎经理陪着我和妻子党国英,将这座城堡大院的里里外外参观了一遍,越看,我的心越凉。原来大院子里所有新建的房屋全都是旧式的土坯屋,又矮又小,根本不能作为王洛宾艺术展馆来使用。好容易选中一座稍大一点的房子,却又听说有人早已预交了一年的房租,要开一个奇石馆,做卖石头的生意。

阎经理开始着急了,他说:“王先生,那边还有一间房子,原来是做商店用的,面积很大,就是有点低矮,光线差了一点。我们可以临时当成展馆使用,您看行吗?如果行,马上就可以装修。”

他还向我保证,到第二年春天,一定在这个院子里修建一座符合要求的王洛宾纪念馆。

我只好暂时答应了他的请求,但还是提醒他考虑,眼下这间低矮的房屋要挂上王洛宾纪念馆的牌子是不合适的。

因为是临时使用,我建议只能称之为“王洛宾艺术展馆”。

阎经理只好连连点头表示同意。

3月13日,也就是父亲去世7周年的前一天,我们和负责装修的工人们又去了一趟白水古镇,详细察看了那间即将装修的房屋。房屋呈长方形,面积有二百多个平方米。    工人说,如果采用隔段方式来安装展板,暂时也还凑合,只是顶棚太简陋了,需要重新装吊顶和灯。

阎经理立刻拍板进行装修,由我为展馆准备图片资料,装修完成之后就布置展览,计划争取在一个月之内就能开门迎客。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大家分头忙活的时候,“非典”疫情开始在全国蔓延。就连达坂城这个远离城市的边远小镇,也是人人谈“非”色变。

该死的“非典”直接影响了展馆的装修进度。

那段时间,除了要克服“非典”给大家造成的心理影响之外,施工的工人们还要忍受大风和低温的折磨。四月的达坂城,天气说变就变,西北风只要刮起来,一般都在六级以上。当地昼夜温差也很大,夜间室外气温会下降到0℃以下。

白天干活还不觉得太冷,到夜晚就开始难受了,屋子里没有炉火,门窗和墙壁四处跑风,工人们只好挤在一起取暖。这样苦干苦熬了半个多月,才完成装修和布展工作。

    6月18日,达坂城王洛宾艺术展馆终于可以向游客开放了。

开馆那天,达坂城各乡镇的父老乡亲一大早就来到景区参观,大家穿着节日的盛装,喜气洋洋,就像过节一样。乌鲁木齐市和达坂城城区的领导同志前来参加了剪彩仪式,就连吐鲁番的歌舞表演队也赶来助兴。

看到有这么多老百姓来庆祝王洛宾艺术展馆落户达坂城,我心里也非常高兴,自己终于能在父亲去世七周年之后,实现了他要为达坂城人民造福的这个心愿。

展馆以大量的图片和文字资料,向游人集中展示了父亲的艺术人生,还专门介绍了围绕《达坂城的姑娘》这首歌曲发生的故事,为那些从天南海北寻歌而来的朋友们,提供了一个寻找达坂城的美丽姑娘、凭吊缅怀西部歌王的场所。

每年旅游旺季,这里都有大批游客前来参观。

艺术展馆建成之后的第二年,阎炳全经理就离任了。他曾经拍着胸脯给我许下的“一定要为王老先生建一座新馆”的诺言,至今也没能兑现。

在过去的六年中,这里已经接待了二十多万游客,参观者大多对展馆赞不绝口。

但也有一些客人对展馆的环境提出不同看法,有个游客甚至还当面指责我说,不应该将王洛宾艺术展馆安置在这么矮小而简陋的房子里,这似乎对王洛宾先生有“大不敬”之嫌。在大家心目中,王洛宾先生的艺术展馆肯定是一座艺术圣殿,它应该是无比庄严、美丽、神圣的。

听了这些指责的话,开始真有些想不通,觉得委屈,有时甚至还要和别人理论一番。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心情开始逐渐平静下来。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我想目前的困难是暂时的,在大家的关心和支持下,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能够修建起一座庄严的艺术圣殿的。因为父亲留下的这些音乐文化遗产,已经不仅仅属于我个人,它更是属于整个中华民族的。

父亲曾经说过:“我有一个500年工程,我的这些民歌,如果能传唱500年,并且让外国人也喜欢唱,那才叫经久不衰,那才叫贡献。现在不过才50年,才刚刚起步。”

每当想起父亲的这个遗愿,我就充满了信心。因为在现在的社会形势下,情况在不断好转,已经不是我一个人在做这项工作,有越来越多的热心人都在从不同的角度真心诚意地帮助我、支持我。

2006年,刚刚走马上任的达坂城区委书记李原,就为达坂城地区的经济发展量身描绘了一个“借洛宾音乐艺术之海,行达坂城经济发展之船”的宏伟前景。

从那时起,达坂城这块古老的土地,终于再次掀起了新一轮文化旅游的高潮。

在2007年9月3日的乌洽会上,又传来一个好消息:达坂城区人民政府宣布在达坂城区的中心区域划出10亩土地,作为修建达坂城王洛宾音乐艺术馆的专项用地,同时向社会公开招商引资。

这条消息在乌洽会上一经传出,马上就被疆内各家媒体纷纷报道。

那几天,我的电话也多了起来,朋友们纷纷向我表示祝贺。对我来说,这的确又是一个好消息,我希望自己多年的梦想能够尽快变成现实。

回想起十几年前,我和妻子一起前往达坂城寻找杨帆书记的那段经历,我的内心就无法平静。

如今,达坂城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当地政府的长远规划,还有那么多朋友的积极参与和支持,我坚信达坂城王洛宾纪念馆一定能够很快建成。

因为,这是一个无比神圣的历史使命,不仅仅对于我们这些王洛宾的后人,对于新疆,对于全中国,甚至对于全世界深深热爱着王洛宾其人、其音乐艺术的人们来说,都是如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