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孙晨音乐笔记]在那遥远的地方-王洛宾

(2011-04-08 18:51:50)
标签:

人物

评论

王洛宾

孙晨

杂谈

分类: 纪念王洛宾专题活动

[孙晨音乐笔记]在那遥远的地方-王洛宾 

 

[孙晨音乐笔记]在那遥远的地方-王洛宾
王洛宾最喜爱的那辆24型“飞达”牌自行车(1993年摄于乌鲁木齐)

    曾有一位音乐家说:“我有一个500年工程,我的这些民歌如果能传唱500年,那才叫经久不衰,那才叫贡献。”一位青年质问这位音乐家:“一个人只能活100年,可是您怎么能制定500年的计划?”音乐家笑了说:“这是我艺术生命的计划,我要写出最好的歌,让大家传唱500年。”这位音乐家就是大家熟悉的被称作“西部歌王”的王洛宾。两次铁窗之苦,一生坎坷孤独,却把动听美好的歌声留给了大家。今年是王洛宾先生逝世十周年,十年后当我们再次回眸,依旧能从歌声中听到青春、爱、希望、乐观主义的精神,听到那些对生活、对民族音乐美的追求。

  《达坂城的姑娘》这是1938年王洛宾整理的第一首维吾尔族民歌,也是现代中国第一首汉语译配的维吾尔族民歌。当时王洛宾参加西北抗战剧团来到大西北进行抗战宣传。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从一位维族司机那儿听到了这首歌的原曲,他从原曲的乐句中选择了主要旋律,然后把它连缀,删去枝蔓,改成一首简短流畅的短歌,8个小节,四个乐句,活泼俏皮,琅琅上口。在抗战的艰苦生活里,他就是用这样的歌唱来表达对爱情的向往,对美好的渴望。

  我国民歌长期停滞在口头文学的阶段,“五四”以后才逐渐进入文字记载。在发掘整理原生态民歌时,王洛宾曾说:要在动人的文学唱词和美的旋律之间,加上一个高度艺术的灵犀“一点”。而我想这一点正是改编者的创作,要求记录改编者用美的音乐标准去固定它,而尤其是少数民族的民歌,由于语言不同,如果以汉语去表达它的内容就更加困难了。而王洛宾一辈子的追求正是如此简单而又不平凡。深入到民间搜集整理民歌,用或优美抒情、或铿锵高昂、或热烈欢炔、或幽默风趣的曲调完成它,竭力作到通晓易懂、朗朗上口,富有歌唱性和艺术魅力。对于一个城市青年来说,那是一种很寂寞的生活,但他的歌却从来都充满了对生活的渴望远镜和对美好的歌颂。《半个月亮爬上来》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首歌曲,是王洛宾在新疆喀什地区搜集到的民歌。它的原曲是一首古老的舞曲《依拉拉,沙依格》,而“沙依格”是一种手工织的绸子。王洛宾为了让作品更富艺术性,将原曲舒展为慢板的抒情曲,自己重新创作了歌词,用“依拉拉爬上来”替换了原来的衬词“依拉拉沙依格”,使一首短曲变成了一首极富抒情性与歌唱性的爱情歌曲,使它既保留了乡野民歌的质朴,又有高度艺术化处理的美,当它被改编成各种演唱形式、在各种国内国际场合演出时,它所表现的正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气质与审美心理。

  追溯历史我们可以发现,西域和新疆音乐大规模传入内地最有代表性的有两次,一次在汉唐时期,以西域龟兹乐师苏祗婆为代表,输入的大多是器乐曲与调式理论;另一次则在上世纪前叶与解放前后,以王洛宾为代表的音乐家,将大量声乐与歌舞曲引入内地。在近现代东方音乐文化频繁交流与高度发展时期,中国音乐界需要的不仅仅是民族音乐原生矿床,而是经过千锤百炼的音乐艺术精品。这就需要通晓国际与民族音乐语言,又有着全面音乐修养和献身精神的有志之士去发掘与再创作。在这个巨大的工程中,历史选择了王洛宾。而王洛宾解放前被认为是共产党而被国民党抓进监狱,解放后又被误认为是国民党再次入狱,一生坎坷孤独却从未放弃心中的民歌梦。即使在狱中也不忘搜集整理民歌。《高高的白杨》是王洛宾生前非常珍爱的一首歌。这是他在监牢中根据一位维吾尔难友吾甫江哀婉凄楚的爱情悲剧故事所编创的。将原来的哈密民歌重新填词,把旋律拉伸为抒情的四拍。歌中托物寄情。其实与其说是唱别人,倒不如说他倾吐的全是自己的心声。由此使我联想起他在国民党牢房中写给小女孩莉莉的《蚕豆谣》,写给其他难友的《炊烟》《云》、《悲歌》以后来写的献给女看守的《撒阿黛》,他总是将自己的不幸与痛苦深深埋藏在心底,而用缠绵绯侧的爱之歌去安抚别人的灵魂。

  在我采访王洛宾的儿子王海成时,他说:我父亲他这一辈子坐过两次牢,尽管是受冤枉坐牢,他想不通,到了监狱以后呢他曾经有几次想自杀。他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再不烦恼了。有一次他把上吊绳都准备好了,在一个破砖窑里,准备上吊(自杀)。这个时候呢从远处传来了歌声。这个歌声是他没听过的一首歌,他就放弃上吊了,把上吊绳收起来,奔着歌声去,找那个唱歌的人了。在狱在最痛苦的时候他仍然观察到有美,仍然是那么乐观。特别乐观。我父亲说因为他在痛苦中找到了美了,痛苦中也有美,而且美得更加真实。老先生他的一生的追求就是一个美,完美的追求,不管是痛苦的东西通过他的笔下写出来的都是美的,美好的东西写出来就更美啦。愿透过歌曲带给人们美的享受。这是他最后的留言。他一生努力地追求,就是想把咱们中国优秀的民歌,通过自己加工整理把它传唱出去,让所有的人不管在痛苦中也好,幸福中也好,在希望中也好,能够通过他的歌声带给人们一种享受。

  是啊,幸福中有美,幸福本身就是美,痛苦中有美,并且美得更真实。一生痛苦,却用歌声把美留给人间,对亲人的眷恋,对未来的憧憬,对生活的渴望,这一切都融入了西部民歌的美妙旋律中。

  怀念是被怀念者生命的延续,王洛宾和他的西部民歌早已经穿越时空,永远留在了人们的心间。而短小的民歌、民谣式的作品,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魅力呢?或许正象著名指挥家杨鸿年先生所说:“王洛宾坎坷的一生也是我们民族坎坷的缩影。他是属于人民的,他的音乐也是属于人民的,他的一生充满了爱与奉献。他的歌为什么生命力这么强,因为他的每一个音符都是发自内心对民族、对民族音乐的爱。”

  《在那遥远的地方》是刻在王洛宾墓碑上的歌,是王洛宾吸收了哈萨克族民歌《羊群里躺着想念的人》的个别调式与音素创作的,采用了汉族民歌中很少见的欧洲七声调式完成。既有哈萨克民歌的旋律,又有青海藏族民歌的风格,优美抒情的上下两个乐句,朴素简洁的比兴歌词,自然和谐、生动流畅的旋律,倍受人们的喜爱,成为一首跨越地域、时代、语言与种族的华人经典艺术作品。我想发掘民族民间音乐的道路对艺术家们来说依旧漫长,而王洛宾一生对民族民间音乐不懈的追求、始终葆有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勇气,相信也将一路同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