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念王洛宾先生逝世14周年专版

(2010-03-09 22:39:18)
标签:

王洛宾

纪念

王海成

文化

分类: 纪念王洛宾专题活动

纪念王洛宾先生逝世14周年专版

 

----------------------------------------

 走进7坊街回忆王洛宾

                                             文   王海成

 

    8月11日,纪念王洛宾先生的“王洛宾歌曲意境书画作品展”在乌鲁木齐市7坊街艺术展厅隆重开幕。此次书画作品展是由中美文化艺术委员会、王洛宾生前好友余安青、马芳红夫妇与王洛宾先生之子王海成精心策划并诚邀社会各界文化人士踊跃参加的文化促进活动。

 您的歌声永不落——纪念王洛宾书画展
         王海成与余安青先生在“纪念王洛宾先生书画作品展”合影


 

    此次书画作品展共展出70余幅作品,包括书法、油画、烙画等。作品多出自国内知名书法家之手,绘画技法精湛评。

    新疆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张克让先生参展的一幅国画《西部歌王》被评为诗书画融为一体的艺术精品,让人赞不绝口。烫画艺术家刘畅创作的烫画《达坂城的姑娘》及书法家冯大同的书法作品《在那遥远的地方》均受到参观者的好评。许多书画作品都选用洛宾先生的《阿拉木汗》《掀起你的盖头来》为题材,描绘出洛宾先生歌曲中的美妙意境,让人有闻歌起舞的感觉。

    王洛宾先生之子王海成即兴拿起摆放在展厅里的一把用葫芦做成的乐器说:“瞧,也许我父亲就曾经用这个自制吉他弹唱过《青春舞曲》呢!”

    王洛宾先生的生前好友余安青先生介绍说:目前宁夏六盘山正在修建王洛宾文化园,我希望我们新疆人也能为自己的西部歌王修建一座纪念馆,因为新疆才是王洛宾先生为音乐事业生活和工作过一辈子的地方。

 

 您的歌声永不落——纪念王洛宾书画展

部分参加“纪念王洛宾书画作品展”的人士合影留念(左四为中美文化艺术委员会柴平安先生)

 

渐远渐近的歌声

 

——读言行一 王海成音乐传记《王洛宾》

                                              郭翠华

 

纪念王洛宾先生逝世14周年专版

走了那么远,我们去寻找一首歌。那首歌一直盛开在中国的大地,无论中华儿女去了哪里,只要唱起这首歌,每个人的内心就会涌动起美好的记忆。而那首歌就是你。当你出现在这本书里,我们仿佛又听到了你的歌声,你在哪,你的歌声就在哪。

当你出现在美国东部的一个HUDSON河畔的小镇上,由美籍华人组成的南威合唱团以至诚的心热烈地欢迎你,对他们来说,你的歌已传遍炎黄子孙足迹所到之处,他们“从自己的儿时,唱到今天儿女成群,从我们年轻时唱到已不年轻的今天,您的歌一直回荡在我们幼稚园的课堂里,在我们校园生活的每个年代,在我们的婚礼上、聚会中,以至到现在每一次业余演出的舞台上。”他们所说的其实也是我们的心声,你用极至的美好将你的歌根植在我们的血液里并伴随我们的一生,只有你的歌可以打破时空的界限,只有你可以无愧于“中国西北民歌之父”的美誉。

走了那么远,我们去寻找一面旗帜。读着这本书,我们的心会跟着肃然起敬。走出当下的现实,我们用朴素的心灵再次抵达你的世界,跟随你的曾经的岁月,经历着你的苦难。那么多年的牢狱,那么多年莫须有的罪名,那么多年的迫害和压制,常人无法忘却的,而你却视如过眼云烟。我们惊诧你的坚强和毅力,仰慕着你信徒般的信念,感受着你超脱的境界,我们的心灵再次得到了净化。原来苦难可以摧垮一个人,也可以造就一个人。有人说,当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同时也会打开一扇窗,而那扇窗就是你对音乐的爱。对音乐的爱就像一面旗帜,你说你要写出最好的歌曲让大家传唱五百年。你还说,人必须有梦想,生活才有意义。走过了那些苦与难,但你的内心从来没有停止对音乐的炽爱,音乐拯救的不仅是你的人生,也是很多人的人生,你的梦想就是写出更多更好的歌。苦难禁锢的是你的肉体,却禁锢不住你的心,你的创作一直在你的生命里。

你的《墓志铭》上清楚地写着:乐坛耕耘六十载,创作歌剧六部,搜集、整理、创作歌曲千余首,出版歌集八部。而你一切的成就都源自你对音乐不离不弃的挚爱。在大学时,你就发誓要在养育自己的中国大地上,用音乐唤起国人的觉醒,要做一个有民族气节、热爱中华民族文化的中国人。新疆曾经是你心目中的神圣之地,后来果然成了你的福地,你所有的创作灵感都来源于此,踏着这条丝绸之路,你的西部民歌登上了辉煌的世界艺术殿堂。你终于可以无憾了,因为你已经做到了。

走了那么远,我们去寻找一棵树。走进这本书,我们会看到一棵挺拔伟岸的胡杨木。在浩瀚的沙漠里,只有胡杨木,倔强的生长着,生长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地千年不腐。有人说胡杨木“长命不死”的秘诀就在于它的“包容”。它有坚硬的外壳、粗壮的树干,只有靠一以贯之地包容、长年累月地储存水分和营养,才能在恶劣的环境里“千年不死”!你追随着人生的理想,抛弃了优越的环境,在边塞新疆从戎,从此扎根,再也没有离开那块土地。在西部,即使生命处于流放状态,并被剥蚀得残缺不全,但你如一棵昂扬向上的胡杨,从不抱怨,决不画地为牢。你认为,人必须原谅别人,才能往前走。包容是一种品质,也是一种精神,更是一种境界,而这一切无不渗透在你的歌曲里。你的歌曲总是透着轻松、愉悦,风是和煦的,阳光是明媚的,时光是爽朗的,你的每一个音符都是欢快的,而你就像一个开心的孩子。你说只有给别人带来快乐的人,自己才是幸福的。你奉行的人生理念是:幸福中有美,幸福本身就是美;苦难中也有美,并且美的更加真实。你要把曾经的苦难和所有的不幸都化为了另一种动力,就是对真善美永无止尽的追求。你用你的歌声告诉人们,爱情是美好的,生活的美好的,天空是美好的,月亮是美好的,达坂城的姑娘是美好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做姑娘皮鞭下的一只小羊羔是美好的。你是达观的,事实证明,只有达观的人才能将生命彰显出大写的美;你是超脱的,一个只有超脱了小我的人才能实现大我的境界;一个有大我境界的人才能与这个世界产生共鸣,才能与更多的人产生共鸣。

走了那么远,我们去寻找一位大师,这位大师就是你。

你就站在那。无论你曾经如何经历过人生的苦难,无论你内心经历了怎样的挣扎,你始终没有放弃对音乐的追求,音乐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宗教,你不仅教会了我们如何乐观的活着,也教会了我们一种信仰,同时还告诉我们活着就要恪守人生的信念。

你就站在那。国外的华人曾经这样对你说:尽管我们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但因有您的歌伴我们一生,我们会感到生命的充实,感到生活的多彩,感到这个世界着实可爱。你用你的歌教会了我们爱。是的,生命是离不开爱的,即使你走了,但你的歌还在,爱还在,爱让生命有了永恒的意义。

你就站在那。你的创作其实都来源于你的生活,一些看似平常的人和事总是能打动你,即使到老,你都保持了一颗不为世俗所动的纯真的心,你始终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普通的人,就像你只接受西部民歌“传歌人”的称号。其实,当你为中国,为世界牧放出一首又一首西部情歌时,你的作品成了名副其实的现代圣歌,并为亿万普通的人们所接受,你已经赢得了整个中国和整个世界。你教会了我们什么叫平常中方现出的伟大。

你就站在那。你对我们说:一个音乐家不只要因音乐而伟大,更要因人格而伟大。而你不仅以辉煌的创作和那些经久不衰的歌曲征服了我们,同时你以你的人格魅力更是征服了世界歌坛。当你戴着牛仔式礼帽出现在联合国音乐会的舞台上时,西方人已经把你当作了中国的西部民歌之父。你已经成为中国人永远的骄傲和自豪。

你就站在那。纷飞的雪花送走了你,透过一片又一片曼妙的雪花,我们看见你又转身向我们走来,其实,你并没有走远,你热情和温婉的歌声一直流淌在我们的心里,就像早晨的阳光和夜晚的月亮,伴随着我们生命的每一天。

世界是尘嚣的,生活是浮泛的,当言行一和王海成用他们虔诚的笔把《王洛宾》带到我们的面前时,天空又亮了许多,世界也干净了许多。感谢这本书,让我们匮乏的心灵和委顿的精神得到了洗礼。打开这本书时,河流解冻,杨柳轻拂,作者温润感人的字里行间无不彰显出一种精神和品质。看这本书犹如清水洗尘,写这本书就有了格外的意义。走进这本书,走进一个人,再次放声歌唱《在那遥远的地方》,中国西部民歌那枚不落的太阳就在我们的眼前。 

(郭翠华,女,中国作协安徽分会会员,马鞍山市作家协会主席)

---------------------------------------------------------------------------------------------

 

歌声永无休止符(自序)
                                               王海成

 

我的父亲王洛宾在他的遗言中写道:“愿透过歌曲给人们带来美的享受。”这句话浓缩了他一生对音乐艺术的执着追求,象征着他为人为艺的最高境界。
    父亲的一生因歌而起,又因歌而落。半个多世纪来,他的歌曾经感动了无数的中国人。也为自己带来过许多厄运,他曾经两次入狱,饱受十八年的牢狱之苦。让人无限感慨和敬佩的是,就是坐牢,他也没有放弃对音乐的追求。
    在狱中,他为自己起了一个维吾尔族的笔名叫作艾依尼丁(富有者的意思),其实,作为一个囚徒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可他还是乐观地自喻为音乐的富有者、精神的富有者、灵魂的富有者。他一生中曾经创作过30多首囚歌,其中两首《我爱我的牢房》和《萨阿黛》应该说是世上囚歌中的杰作。
    父亲的一生充满了浪漫和传奇:他曾经穿过五次军装,因为宣传抗日,他在“西北王”马步芳的军队里当过上校音乐教官,为马家军写过《战马歌》;后来,他又在王震将军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一野一兵团当过文艺科长,为人民军队谱写过《凯歌进新疆》。
    父亲的一生中曾经有过两次辉煌:第一次辉煌是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他创作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半个月亮爬上来》等许多经典歌曲开始在国内外广泛流传。但是后来他又被淹没在政治运动的漩涡里,他的歌曲或者作为没有作者的民歌,或者被禁唱。第二次辉煌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给他带来了第二次艺术生命。当父亲顶着红盖头重新登上舞台的时候,人们惊喜地发现,《在那遥远的地方》的作者王洛宾仍在人间。
    有一次,香港《大公报》的记者问父亲:“王洛宾先生,听说,在你的一生中曾经有十八年是在监狱中度过的,能不能给大家谈谈坐牢的感受?”父亲出人预料地答道:“我感到很幸福!”
    这个“幸福”的含义,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恐怕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里,只有王洛宾才会这样大愚若智。
    其实,父亲生活的并不幸福。早年他在青海时,因为搜集民歌,首任妻子与他分道扬镳。他38岁那年,第二任妻子又因病撒手人寰。从此,他一个人拉扯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孤独地走完了自己戏剧性的后半生。
    在父亲的内心世界里充满了对祖国、对亲人和对生活的热爱。
    我上小学三年级时,父亲被判刑入狱。后来的十几年里,只有在探监的日子里,我们父子才能相见。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我们父子身不由己聚少散多,尽管我和父亲一起生活的时间短得屈指可数,但父亲却给过我们世界上最伟大的“父爱”。小时候,每到冬季来临,父亲就会亲手为我们哥儿仨每人织一双毛线袜子,现在想想,这个世界上会织毛线活的男人实属罕见,每当我提及这件往事,总会有朋友为之感动流泪。
1961年4月,已在狱中的父亲在给新疆军区首长的信中这样写道:
    “天气已经转暖,在学校里的两个孩子还没有脱掉冬衣,他们的布票在文工团的会计那里保管着,还有我被捕前两个月的工资。可以请人去为他们做几件夏天的衣服。我的银行存折里还有一些存款,这笔钱足够这里的两个孩子的上学费用,请求领导考虑不要将他们送孤儿院,孩子是无辜的。最近我腰痛的老毛病又犯了,请求领导考虑将我送去劳动改造,或许可以减轻病痛。”
    这就是我可怜、无辜、无奈而又不平凡的父亲王洛宾!                             
    上世纪80年代,父亲的冤案得到彻底平反昭雪,他的艺术成就和地位也得到了社会的承认,他开始在世界各地的艺术舞台和电视屏幕上频频露面。在太多的媒体报道和赞美声的同时,对他的一些误解和非议也开始滋生蔓延——关于民歌著作权的争议;关于台湾女作家三毛来访的传闻;还有人要翻旧账,要重提父亲和马步芳交往的那段历史。这时父亲已是耄耋之年,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去理论那些是是非非。父亲说:“人民喜欢我的歌,就是我最好的版权。” 他打算用生命时光的最后拼搏,去完成“让西部民歌传唱五百年”的宏伟计划。
    介绍父亲的文章和书已经不少了,可父亲在世时并不满意,后来他打算为自己写一部人生的“传记”。1995年12月,他应邀前往新加坡参加文化活动,回来后不久,就患病住院再也没有回家,父亲最终没有实现这个愿望。
    父亲走了,他曾想为自己著书立传的遗愿,竟成了我难以释怀的心事。这些年来,完整系统地写写父亲的经历,甚至为他写一部传记文学作品的念头,经常萦绕在我的脑海之中。我曾走访过大西北父亲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访问过他的许多老朋友、老同事,听这些当事人娓娓动听讲述时,父亲当年搜集民歌、改编歌曲的感人故事就出现在眼前。我发现,在父亲编写每一首歌曲的背后,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在他的歌中,有六盘山下的五朵梅,有青海湖畔的卓玛,有葡萄沟的黑力其汗,还有昆仑山下的乌尔尼沙和沙枣花儿香。一百首他的歌曲,就有一百个感人的故事。这些故事一次又一次深深地感动着我,激励我要为父亲歌曲中那些感人的故事创作一部音乐传记,让更多的人们了解王洛宾和他编写的那些永恒的西部民歌。
    可是以我的写作水平和力量,要想为这位世界级文化名人著书立传确实难以胜任。就在我感到为难的时候,我的挚友言行一志愿加盟了这部音乐传记《王洛宾》的共同创作。
创作文学化的人物传记作品,是一项非常辛苦和艰难的差事,创作一部王洛宾的音乐传记更加困难。这是一部以王洛宾62年的音乐生涯为主线,以其创作改编歌曲故事为素材的文学作品。除了要对作品文字语言艺术的美化,还要对王洛宾不同时期历史背景、相关人物介绍、音乐作品出处、以及各地不同的民风、民俗等进行准确无误的介绍。
    在创作过程中,我们的确遇到不少的困难。可是言行一却知难而上,他经常鼓励我说:“王洛宾一生忠诚祖国矢志不移和他苦行僧般投身西部音乐的精神激励着我们,为王洛宾树碑立传、宣传王洛宾是我们后人应尽的义务,我们要让世界全面了解王洛宾,让大家把他的事迹和歌曲一代一代传下去。”
春去冬来,经过我和挚友言行一将近一年时间的辛勤笔耕,一部读者期盼已久的音乐传记《王洛宾》终于完成了。
    在这部作品付梓之际,我衷心感谢挚友言行一和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编辑邓微的合作和鼎力支持,衷心感谢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先生美轮美奂分量颇重的序,衷心感谢为弘扬王洛宾音乐事业给予热心相助、做出卓越奉献的各位朋友们。

                                                                 2009年12月于乌鲁木齐
 

 

---------------------------------------

《往事如歌》王洛宾歌子、案子、车子、儿子继承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

(代序)

                            言行一

 

纪念王洛宾先生逝世14周年专版


 

2005年8月认识王海成的那一瞬间,直觉便告诉我,这是一个有才华的好人。我在吐鲁番王洛宾音乐艺术馆看到他写的《我的父亲王洛宾》,有思想,有感情,文笔也很好。他很热心地为我签名和盖印,并告诉我,他的父亲生前有好多人们给他的尊称,“西部歌王”、“民歌之父”、“伟大的音乐家”等等,但王洛宾最喜欢的称号“传歌人”是他访问新加坡时,一个素不相识的观众朋友送给他的。王洛宾一辈子受尽磨难,极淡看待人间烟火,不想做什么“父”、“王”、“家”;他只愿意做一个真正的“人”,一个把中国西部民歌传遍全中国继而传播到世界上的人。

在父亲去世之后,王海成尽自己的所有和所能,在各地举办文艺演出、创办音乐艺术馆、出版图书歌曲和音像制品。

他所做的这些工作不谨是为父亲,而是为国家,对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王洛宾音乐艺术”的传承和保护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他创办的达坂城和吐鲁番的纪念馆,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们详实地介绍了王洛宾先生的传奇人生和艺术成就。

这些场馆的业务指导和技术管理多是王海成操持和忙碌。为了让王洛宾音乐艺术以文字传世,并非专业作家的他,耗费近十年时间,搜集和整理资料,灯下沉思,长夜苦书,写出了回忆洛宾先生的长篇纪实,又费尽周折,得以出版发行。王海成为国家和人民保护和继承了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

《往事如歌》是写涉及王海成父亲洛宾先生的第二部书,讲述了“传歌人”生前日常生活中许多不为人所知的故事,读来让人感慨,让人思索,让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王海成的生活过得不容易,先是做了23年“反革命分子”之子,遭人白眼,受尽冷落;而立之后,既要忙家糊口,又要帮助复出乐坛名声大振的父亲四方传歌。

但这个具有坚强奋斗精神和精力旺盛的人不怕,认定应该做的事,那是非做成功不可。他整理了大量有关王洛宾的资料和手稿,写了回忆王洛宾的书,还编辑出版了王洛宾的音乐作品集。在漫长的岁月中,他克服了在维权、生活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事业中所碰到的种种困难、挫折和艰辛,传播了父亲王洛宾对这个世界所付出的热爱。

在无休无止的忙碌中,他的日子过得很充实,没有空虚和无聊,不虚伪,不做作,不装腔作势,不去昧着良心说假话、办假事,不坑人、骗人、害人。他从不倚仗父亲王洛宾的名气和光环在这个万花筒般的世界上游戏人生。

《往事如歌》不是小说,也不是一本普通的家庭写真,它真切记录了传歌人王洛宾和家人的生活图景,描绘出一个时代的一角。用心地读下去,你会感慨万分,甚至你会流泪。很多人都想当然认为,名人之家一定无忧无虑,要什么有什么。看了这本书后,才知道错了,是思维定势心理在作怪。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名人之家的“经”也许比普通人家的“经”更难念。

《往事如歌》的字里行间闪射出理性和思考的光芒。它是一部生动活泼的生活启示录,是指点你追求心灵幸福的朋友和向导。

朋友,静下心来,好好读一读这本书吧,保证开卷有益。
 

 

                后   
 
    2003年,我把父亲王洛宾为人为艺的人生经历和故事通过《我的父亲王洛宾》介绍给读者,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反响。
    但限于篇幅,涉及叙述王洛宾家庭的内容偏少,很多人都想知道王洛宾的家人和后代,在他遭受磨难和平反复出后的漫长岁月中,又是处于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朋友们说,海成啊,再吃点苦,把这些事情都写出来,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知道知道。
    我的心让朋友们说动了。作为王洛宾的三子,我8个月丧母,因为父亲的原因从小就形同孤儿,缺衣少食,饱受冻饿,9岁时因父亲入狱而开始独立生活,18岁赴玛纳斯县新湖农场下乡务农,在大田里播种、收割、挖渠、放羊、苦干九年;直到28岁才被招工到新疆水泥厂矿山当了一名工人。父亲去世后,我又经历了企业下岗、度日艰难等生活震荡;创办公司不幸亏损,为还清债务忍痛买断工龄……
    父亲曾经说过“磨难本身也是人生的宝贵财富。”也许就因为我是王洛宾之子,故命中注定要承受种种磨难。

    诗人李密为我赋诗曰:

    幼居陋巷孤且独
    遍尝人间酸甜苦
    九载农耕汗如血
    乡野寒暑砺筋骨
    筛风沐雨自成才
    固守纯情曲与谱
    只身挥戈向潮流
    敢为父辈擂鼓呼
    五更鸡鸣春秋月
    重担道义胜挑夫
    千支情歌润华夏
    笑对蜿蜒丝绸路

 

所谓“名人之后”的荣耀,光环下的生活,并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那么单纯和美好。李密的诗,其实就是我生活经历的真实写照。
    有一位律师朋友对我说,这些年来,你为洛宾先生的身后事业,一直奔忙,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大事。如果没有你和你的朋友们努力弘扬洛宾先生的音乐艺术和爱国精神,几十年后的年轻人会说:谁是王洛宾?NO!
律师朋友的话让我感动——他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随着洋快餐文化和欧美流行音乐在中国的盛行,民歌赖以生存的条件正在逐渐消失。年轻一代对包括王洛宾作品在内的那些曾经盛行的优美民歌已经渐渐陌生,他们感兴趣的是“超女”,是“台湾F4”。为了守住民间音乐的阵地,有明智学者向社会大声呼吁——要传承民歌艺术的发展,我们需要“现代王洛宾”!
    王洛宾当然是不可复制的。但他的未竟事业总得有人传承,总得有人不辞劳苦地去践行他的“五百年工程”。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作为王洛宾之子,我吃苦受累也好、委屈隐忍也好,无论怎样,都会无怨无悔地接受命运的一次次挑战,将传播洛宾音乐艺术这件事义无反顾、竭尽全力地做好。
    当然,这绝不仅仅是洛宾后人所能承担的大事业,许多父亲当年的友朋、学生,还有我的不少朋友,都在与我共同努力着,默默贡献自己的心血,我真挚地感谢大家!
    现在,经过几年的准备和写作,我终于将我们父子两代人种种蹉跎坎坷、悲欢离合一一记录于《往事如歌》中,呈现给关心和热爱王洛宾及其音乐作品的朋友们。
    写作过程中,得到程庆拾、言行一、段蔷、胡继杰、鞠健夫、余安青等老师的大力支持,在此谨表感谢。同时,对于这些年来一直关心王洛宾的音乐事业并对我予以鼓励、帮助的众多朋友,一并致以真诚的谢意!

 

----------------------------------------------------------------------------------------------

 

《我的父亲王洛宾》自序

                                                     王海成

纪念王洛宾先生逝世14周年专版


    父亲王洛宾离开我们了。

因为他的歌,他曾经是那么的有名,相信很多人都听过他的歌,喜爱他的歌,会唱他的歌。他一生创作改编一千多首歌曲,他的歌被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传唱。

因为他传奇的经历,穿过五次军装,二次囚装,极其坎坷地度过磨难的一生,他曾经引起了那么多人的关注。

因为他的爱情经历,因为他写过的美好的情歌,他曾经被人称为一个永远浪漫的情歌大王。

因为他的成就,他得到的荣誉,他曾经成为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占有过太多媒体的版面。

王洛宾是我的父亲。他曾经被叫做人民音乐家、西部歌王、西北民歌之父、民谣之父、西部民歌传播者、情歌大王、用汉语介绍民族音乐的第一人等等。 

在我心里,他是一位伟大的传歌者。他把最美的歌传给了人们,他使西部民歌走向了世界。有人说,如果没有西部,没有那些能歌善舞的少数民族,不可能有王洛宾;可如果没有王洛宾,那么多优美的民歌就不可能像今天这样传唱到全世界。

有人说,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王洛宾的歌。这话是对他一生最好的奖励。

他创作的歌曲《在那遥远的地方》,被法国巴黎音乐学院作为东方音乐教材,被保罗·罗伯逊、多明戈、卡雷拉斯等众多的外国歌唱家当作华语演唱的保留节目,这是他的荣幸,因为这表明了他的歌是美好的,他的歌是代表了我们民族心灵的歌谣。

他创作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和改编的《半个月亮爬上来》入选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

他是我的父亲王洛宾。

记事后第一次与他见面,我叫他二大爷。经过很长时间的校正,我才把这个叫王洛宾的男人叫爸爸。

这个名字曾经给我带来苦难,使我的童年、少年、青年时代都浸满了苦涩、艰难,被社会抛弃。

同样还是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又带给我荣耀,使我常常被笼罩在他的耀眼的光辉之下。当我以王洛宾儿子的身份坐在贵宾席上时,我常会生出几分惶惑,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这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他能把我带进地狱,又能把我带入天堂;这是个什么样的命运,在这个时代的大潮中起起伏伏。

父亲说,天堂的大餐我吃过了,地狱的份饭我也尝过了。是的,父亲正是带着这种荣辱不惊的大智慧和平静离开我们的。

父亲离开我们后,我有话想要说,却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方式。在他的生命中,他经历了太多的磨难,甚至在他离开后,又生了许多是是非非。这本不是父亲的意愿,父亲是个单纯的人,他只想简单地活着,只要能让他歌唱,他就会认为有着很好的生活。但是,没有。他活得太复杂了,这种复杂已经超过了他,一个艺术家所能想像和承受的能力。

关于父亲的文章和书已经不少了,父亲在世时并不满意。他一直说,从新加坡回来后,他要闭门谢客,在家里写他的自传,这个愿望终于没有实现。我一直想写写父亲,但这对我来说,想要用文字表达父亲如此光荣而不平凡的一生,似乎并不容易。

这么多年过去了,心头聚集的话越来越多。我走访了大西北父亲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走访了他许多的老朋友、老同事,当沿着父亲走过的路走向前去时,父亲的形象活了起来,一个真实的王洛宾出现在我的眼前。

这个父亲,已不再是当年在光明路上与少年的我握手告别,令我心中升起无限困惑和悲凉的父亲;也不是后来他穿着花坎肩提着红苹果在灯光四射的艺术舞台上又唱又跳时的父亲,这个父亲是一个真实的父亲。

忽然间,我明白了,王洛宾不是一个符号,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的一生有着太多的苦难,也有太多的欢笑;他被世人热爱,也为人曲解;他的一生充满了悲剧色彩,但又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一个人的意志,他抗争。他战胜了命运,战胜了自我,他是个强者,一个成功者,他在一生中始终维护了人的尊严,始终葆有了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勇气,这才是最重要的。

对我来说,父亲王洛宾的故事是个不得不说的故事,我要尽可能地让一个真实的王洛宾出现在人们的眼前,这是我的责任。

 

                                                   2002年12月于乌鲁木齐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