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纪念王洛宾逝世十三周年专刊

(2009-03-12 17:54:54)
标签:

王洛宾

王海成印象

娱乐

文化

分类: 纪念王洛宾专题活动
 

       

                ——谨以此文纪念王洛宾先生逝世十三周年

                                                      作者程庆拾(古生)

 

    屈指一算,与王海成先生结识已经十余年。其间聚聚散散,但总体上还保持着联系,为了他的父亲王洛宾,为了为这位名满天下的“传歌人”身后500年的音乐事业,我们这些王洛宾的追随者,责无旁贷应该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大约是在王洛宾先生逝世一周年后的19973月初的一天,王海成经我们共同的朋友,诗人刘尧锡的介绍,我俩认识了。其时他正在为筹备王洛宾周年纪念的各种活动而忙碌奔波着,脸上虽见疲惫,却更觉激情充沛。直觉告诉我:此人可交。我说洛宾在世时,我曾经打算为老人家画像,现在的一周年纪念日,是个弥补遗憾和表达崇敬的最好机会,就用自己新近尝试着在搞的一种“石刻画”(新疆著名画家李灼先生命名)的形式来表现吧。海成很高兴,很快将部分老人家的照片复印件送我作参考。我也马上行动,力争在314日王洛宾先生的忌日前将作品发表。

    后来在海成的协调和支持下,拙作《洛宾不朽》首先在《乌鲁木齐晚报》刊出,随后新疆和内地的几家报刊也陆续刊发。同时我的几篇纪念性短稿也被采用了。他说:“你把我父亲刻活了,连脸上的咬肌也像……

    对他的过去,对他的成长经历,说实话我原来所知不多。后来拜读了他的《我的父亲王洛宾》后,我才知道,这个“历史反革命”的狗崽子,8个月丧母、9岁开始独立生活的苦孩子,因为父亲的原因,在那段特殊的年月其所受之罪,还是远远出乎我的想象。但他一一都挺过来了。

    他是一条汉子,身上潜伏了父亲的性格特质,血浓于水,所以才有今天——虽然他对自己目前的处境,尤其是在弘扬王洛宾艺术事业这件他毕其一生无怨无悔、殚心竭虑都要作的大事,海成又有着太多的困惑和无奈。与对手相比,他自然属弱势群体。

    一个接一个的名誉权、著作权官司,年复一年,没完没了,换成别人,可能早就胆怯、放弃了,他竟一直坚持到现在。我曾开玩笑说: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总要为维权打官

司吗?因为老兄诞生在“3.15”啊!

 

              纪念王洛宾逝世十三周年专刊

                2008年3月14日王海成在北京宋庄接受采访

 

    记不得他有多少次心情沉重又无可奈何地对我说:我根本就不想什么打官司,但人家逼着你,为还老人家一个清白,让父亲在天之灵得到安息,也为西北民歌的纯朴大雅和发扬光大,我不能不和他们对簿公堂……社会上有些人误会太深,其实我王海成哪是什么爱打公司的人!

    等我看过他所写的涉及为《高高的白杨》、《亚克西》、《萨拉姆毛主席》等一大批王洛宾的歌而与形形色色、各怀鬼胎的人周旋斗智,千里奔波取证、在法庭上与原告和律师唇枪舌剑终于获胜,我总会再三感叹,也总会表示钦佩。在中国,要作点真的有意义的事,怎么就这样难呢?这种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事,“魑魅魍魉为什么就那么多”?

    王海成就是王海成。他的所作所为,证明不愧为王洛宾的骨血,铮铮铁汉,疾恶如仇。他是数着苦难的脚窝作着抗争,从童年、少年、青年、中年……直到今天。古人有联:“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忌是庸才”,这用在王洛宾王海成父子身上,太贴切了。

    但他身上,还有着母亲黄玉兰的善良、宽厚甚至温和、细腻。记得2000年那个春夏之交,我应邀参加在吐鲁番葡萄沟王洛宾音乐艺术馆的布展,因为五岁小儿一时没人管,只好带着,上车时海成特意安排我抱这小家伙坐副驾驶位,他们几个大人挤在后排,都快成沙丁鱼了。在沟里的几天,海成对我儿子的关心照顾同样很细心和周到,甚至有点放纵:小家伙在正厅王洛宾巨幅画像前刚刚铺就的地毯上满地打滚地玩闹着,我感到这有点对老人家“大不敬”的意味,忙上去制止。海成和国英嫂子却说:没关系,男孩子都这样,人家跟着来已经受委屈了。

 

          纪念王洛宾逝世十三周年专刊

          2005年7月,王海成(左一)参加青海《同一首歌》与卓玛家人合影

 

    更早些的时侯,还是王洛宾纪念馆在达阪城的布置陈设,我带了两个崇拜王洛宾的学生同去帮忙。这边正忙着,那边来了一个港澳旅行团,对我们的行动当然很趣。

    有人多了一句嘴:这位就是王洛宾先生的三公子,王海成先生……不料一位美丽的女子惊喜万分,不由分说上去就将海成紧紧拥抱,此举令旁边站着的国英嫂子有点不知所措。我急中生智,打趣说:她抱的其实是王洛宾呢!于是大家一笑释然。事实上,我们这些真切热爱着王洛宾和他那数不清脍炙人口、传唱不衰的优美民歌的人,每当听到、唱起“在那遥远的地方”这样的句子时,不是正像在心中和这位可亲可爱的老人一次次地热烈拥抱吗……

    海成于我确有兄长般的风范。他年长我8岁。但我一直叫他“海成”,这彼此都已经习惯了。虽然其他人多称他“王总”。

    有一年初春,乌鲁木齐还是乍暖还寒。一天海成突然来电话,说冼星海之女冼妮娜女士应邀前往阿拉木图,参加“冼星海大街”的命名剪彩仪式,途经本市,不妨来见个面。因为同样热爱着《黄河大合唱》,我的审美欣赏课上还多次介绍过这部作品,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于是我将两位音乐大师的事迹概括浓缩编成一幅对联并匆匆书就,又刻就一方名章(真正意义上的“急就章”),然后赶去其家,与大姐(大家都这样称呼她)见面,竟谈得十分愉快。

    王家丰盛的晚宴我也叨陪座末。我们还在洛宾的大幅照片前合影纪念。次日《乌鲁木齐晚报》的欢迎酒会也参加了,因为与会者都是彼此熟悉的朋友。海成的周到、厚道,由此可见一斑。

    还有他的诚恳、他的隐忍,他的守时、他的节俭,包括他的才情……也都大有乃父遗风。所有这些,我想多年的来往,自己也是有发言权的。

    其实王洛宾留给后人的,除了美丽炫目的光环,还有数不清的麻烦、是非、遗憾。这些问题解决不好,不仅仅会有损王洛宾自己盖棺论定后光明磊落的歌圣形象,也有可能遗祸子孙。这不仅仅关乎钱财钞票,更关乎清白名誉。

    所以作为王洛宾的儿子,可以说是祸福同在,如影随形。以海成的性情、思想、胆略、学识,对付起来绝非易事。好在他一路走来,过关斩将,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有经验和办法。若非如此,今天王洛宾就不是往日的王洛宾,而是蒙冤被屈、面目全非不知为何物了。洛宾有这样的儿子,幸甚。

 

         纪念王洛宾逝世十三周年专刊

                    2007年与新华日报著名记者鞠健夫先生合影

 

    猛然想起:海成今年整整58岁,渐渐步入“老年人”的行列。可他看上去还是浑身充满活力,干事依然风风火火,对未来雄心勃勃。这是他的朋友们包括我这小老弟最感欣慰的。

    王洛宾的事业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成了王海成的事业。今后他还要面临怎样的困难,多大的障碍,不得而知。但我始终相信海成会一次次趟过“八十一难”。

    2009年春节前夕,海成电话找到我,说打算出他的第二本书,希望帮着看看稿子。我欣然答应下来。随后陆续通读一遍,我感到这本书应该出、必须出。

    因为围绕着王洛宾、包括王海成自己还有太多的故事要讲,这也是广大读者的愿望,哪怕仅仅是为着廓清是非,还原王洛宾、王海成的真实,以正视听,再一次用铁的事实证明王洛宾根本不是什么抄袭、剽窃、盗卖西北民歌的千古罪人,王海成也并非“爱打官司并以此获利”的不肖子孙——这无疑是有巨大意义的。

    同时,这部书稿也能多少概括、记录这半个多世纪里,中国、新疆大地上发生的一切,不仅仅是海成自己个人经历的回忆、倾诉。在这本书里,王海成有太多的真实故事要告诉大家。

    真实的东西才有力量。真才会美。而苦难真实的东西,美得更彻底……这大概是洛宾自己说过的话吧。

    王洛宾314逝世,王海成315降生。虽然其间相隔了整整38载,但换个角度看,正好前后承接着。难道这仅仅是偶然吗?子承父业,前路遥遥。

    王海成其人对于王洛宾、对于这个世界的意义,恐怕更多在于维护、发展“传歌者”的未竟事业。他首先是一个斗士,历史选择了他,他作为接力赛中的重要一棒,义无反顾继续冲刺拼杀。

    作为王洛宾先生的崇拜者,作为先生的后学和晚辈,我这个“小支边”(20多年前洛宾对我的戏称),回顾一下,这些年来陆陆续续也作了一点小事,说起来实在有些汗颜。

    有关他的纪念活动我参加得也不算多,但却始终抱着“作点事”的想法。我想,只要有这样的心愿,一点点、一件件地作起来,总会有价值。

    像参与修改纪念馆展版文稿、参加布展、同往阜康督刻和搬运碑石、参与铜像泥稿的审定,联系书法家提写馆名、还有大量书写、传播有关洛宾歌词的书法作品,等等。而这一次的阅稿,也正是自己勉强能够做到的。

    祝王海成先生在继承发扬洛宾未竟事业的漫漫征程上,步伐更快,成绩更大!

 

 

 

                                                     200937

                                                   于乌鲁木齐三即斋晴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