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友Christina:行走没有什么方向

(2008-03-17 15:51:15)
标签:

纪念王洛宾

洪启

张广天

周云蓬

小娟

大仙

文化

娱乐

分类: 纪念王洛宾专题活动
 网友Christina:行走没有什么方向
文/Christina (blog
 

  今天我去了那个一脚下去平均可以踩死三个艺术,两个流派,一个思想,半个概念的宋庄。
  今天的活动很小型很私人,观众没比演员多很多,而且到场的观众多是文化圈里或着圈边上的,一些记者,还有一些像我一样来听歌的老老少少。

  演出在某旧工厂改的艺术中心里。我到的时候已经来了一些人,其中一些是知名的熟面孔,一些是和知名面孔很熟的面孔。李广平和江小鱼在我之前到的,之后来了大仙,程青松,沈黎晖,张广天后面又来了芒克。看到洪启在忙着招呼左右,小娟和朋友坐在角落,我忙着卖呆儿的时候周云蓬已经坐在我前面了。

  一张覆盖整面墙的海报上王洛宾安静的笑着,这是一场纪念他的聚会,叫“歌声使我迷了路”。

  旁边的大妈和我一样坐了很久的车。年轻的时候她听王洛宾的磁带,最喜欢《在那遥远的地方》。2月初大妈花了八百块看了韩红的演唱会。现场很阴很空很冷,但是大妈一直看到了结束。

  这样的一个活动也不能免俗,几番的领导,名人讲话,互赠礼品,互表恩情。

  唱开之后,就没有废话了。一首接一首,你一首我一首。每个歌手都有自己对民谣的定义。一些流浪与怀念家乡,一些暗恋与青梅竹马,一些儿子与母亲背影,一些享乐与徘徊困惑之类。

  不仅有音乐,还有诗。大仙带来两首诗。他说着一个阴郁的南方十一月,说着说着,他说“让我们牛逼的像一块肥牛”,这才是大仙。

  然后小娟出场了。先唱了《一江水》,唱着就哽咽了。“我的生活和希望总是相违背,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我先她就不能自持了。民谣是坚强的,虽然我们都哭了。因为有王洛宾在监狱里用馒头换歌。他那时一定幸福无比,但是被物欲所累的我们只能揣测他的艰辛。因为有小娟和周云篷的淡定超脱。他们从来都和大家一样,只是我们不愿正视自己完整躯体下残破的灵魂。小娟又唱了《我的家》——小娟在快活地奔跑。

  洪启唱了我十分喜欢的《流浪人》,讲了那个阿里木江的故事。他说,阿里木江是维族的阿里木江,是汉族的阿里木江,是远方的阿里木江,是家里的阿里木江,所以见到他的时候,请不要打他。然后又一次全场不能自持。

  周云蓬更是一句废话,一个多余表情都没有。他的出场于我是一个大惊喜,因为他的演出是两天前才前定下的。我一直都想见到这个男子,因为第一次听他张口我就爱上他了。别人唱歌的时候他就一直坐在那里,偶尔俯身摸索落下的旧盲杖。他也唱了《一江水》。唱了《马齿民谣》。

  张广天唱了一首英文歌,他的学生唱了一首他的歌。不上场的时候他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感觉张的人缘不太好,人也狂的不加掩饰。

  有这样一个故事:斯多亚学派的创始人著名的哲学家芝诺原来是塞浦路斯岛的一个成功商人,一次他带领船只在海上运送物品,但是不幸沉船。他漂留到雅典获救。在那里他进了学院,学到哲学。他再不想离开雅典了,永远留在了异乡。哲学使他迷了路,忘了家的方向,但是却得到了比家更宽大的归属。

  曾经一个声音使王洛宾迷了路,他寻声而去,跌如荆棘。他不觉得疼痛反而告诉我们那的花很香。

  少年被王洛宾的声音迷失了路。路途上很多人听到少年吟唱着,行走没有什么方向。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