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与俄罗斯【连载5】

(2006-05-17 12:31:56)
    迎来了新的一年,也迎来了又一个寒假,而普鲁申科却迎来了他严重的伤病期。一月份的欧锦赛,ZHENYA带伤完成了比赛,艰难的登上欧洲冠军的宝座。接下来三月份的莫斯科世锦赛,家门口作战的俄罗斯队志在包揽所有项目的金牌,这其中自然缺少不了他们宠爱万分的普鲁申科。ZHENYA去了,他微笑着参加了,依靠着过量的镇定剂和一针又一针封闭,普普还是让爱他的人们失望了,失去知觉的横摔冰面,就这样遗憾的退出了世锦赛。接下来的自由滑,大部分俄罗斯观众没来得及得知他退出的消息,纷纷赶往体育馆,准备为他们的冰王子加油。人越来越多,最后一组开始比赛的时候,观众席已经爆满,无疑,绝大部分人是冲着普鲁申科来的。可现实总是残酷的,大屏幕上赫然打出“EVGENI PLUSHENKO WD”的字幕,现场有人开始哭泣,伤心的俄罗斯观众齐声喊着:“Женя......”我的心碎了,“ZHENYA,你看到了吗?我们全都是爱你的,以后的日子你千万不要放弃,一定要坚强,要坚强啊!”瑞士的兰比尔在那次的比赛中先声夺人,并将优势保持到了最后,夺得了他业余生涯的第一个世界冠军,也是瑞士近半个世纪以来的第二位男单世界冠军。可也就是在那一天,我完全迷恋上了美国选手威尔,一个有着同性恋倾向的大男孩,冰迷们给他取了一个美少年的名字——纳西斯。
    四月份的时候,普鲁申科终于在米什林的陪同下到德国动了手术,手术很成功,但我知道一定很疼,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轻松。俄罗斯媒体一直追踪着这件事,其实说得冷血一点也就是追踪着都灵冬奥会的那枚金牌。普鲁申科是坚强的,而我更是铁石心肠,为了俄罗斯,就算把普普送去死,我也是愿意的。当然,死之前还得把伤养好,要不然死了也是白搭啊!6月18日,在我考四级的时候,普鲁申科结婚了。婚礼那天的他自然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标准的俄罗斯美男形象。可他身边的新娘玛利亚,就实在有些对不起观众了,这可是全世界冰迷公认的。不过,没办法啦,爱屋及乌,从那天起,我逼着自己欣赏她,直到看出她的美来,我想现在我总算是做到了。
    七八月份是俄罗斯的全国休假期,也是事故频发期。由于2000年8月的库尔斯克号事件,每到这两个月份我的心里就有阴影。不过,2005年的八月莫斯科是没有眼泪的,人们都尽情的度假去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暗自庆幸了好久,也过得相当愉快。同时,我也在盼望着秋天的到来,盼望着将属于普鲁申科的俄罗斯站大奖赛。“ZHENYA,你的伤痊愈了吗?傻傻的你有没有好好休息,去了亚洲的小岛了吗,或是在和玛利亚度蜜月,享受二人世界?”我是很恨米什林的,他总让普普做大量的练习,纵容他马不停蹄地参加永远也没有尽头的商业演出。更不用说每次大赛,米什林是架都会将普普架去比赛的,如果普普不参加,他米老头在俄罗斯冰协还要不要混了?这就是没有人性的米什林,一个极其自私的金牌教练,而俄罗斯冰协更只是一种势力的象征,根本不关心运动员的死活,他们生来只负责吹嘘俄罗斯的花样滑冰有多么强,如何如何有实力包揽国际大赛的金牌,各个项目的头号选手又是多么多么的出类拔粹,不可战胜。可在我看来,却不是这样。我怨ZHENYA不珍惜自己的体力,训练过于苛刻,弄得满身伤病,不能正常参加赛季比赛。我常常想,如果他有个性一点,生活潇洒一点,叛逆一点,适当的学一学萨芬的自我放任和狂放不羁,也许今天,他会更加的优秀和受人尊敬。不懂得休息的人,也就不懂得工作。
     秋季开学后,我们只上了一个月的课就出去实习了,我选择了一所荆州的中学,为的是十一月份的时候,能在校外租房子半夜看俄罗斯站的比赛,如果回家实习,爸妈不干涉我才怪。他们只知道心疼他们的女儿,可他们有时并不知道女儿最想要什么。就这样,我怀着一个月后就可以再次见到普普的热切希望开始了我的实习生活,我是个很调皮,很爱笑的女孩,年长的人见了我一般都会比较喜欢我,(脸都不红一下,羞不羞啊?)所以我的实习指导老师很快就与我熟识了,尽力的指导我,帮我,没让我吃一点亏。只是我的课讲得实在不怎么样,觉得很是惭愧。11月17日,在彼得堡,千呼万唤的普普终于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我半夜三更的靠着枕头,很是为他的状态担心。可表演开始后,之前的担心仿佛成了多余的,普普的跳跃更加娴熟了,特别是3A,实在是优美极了,我张大的嘴巴直到节目结束也没合拢。他不再张扬,屏声敛气,静静地听着音乐,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完全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语言,没有笑意,冷若冰霜,仿佛是对这个世界无声的控诉。隐忍是那晚的ZHENYA,而我也许知道他的心,只是“无情”割断了我们彼此的依恋。
     此后的几个月,我一直希望普普什么也不要做,就留在彼得堡休息。可是,他还是在圣诞节前夜赶往了喀山,俄罗斯的一个中部城市。这年的平安夜,我过得特别有意义,我和室友布置寝室,挂满了彩带、气球、装饰了金色的小花。小念从她姑妈家拿来了五色蜡烛,芳芳买来了大堆的零食、下载了《欢乐颂》和《铃儿响叮当》,而我则照例准备了伏特加酒和做成圣诞老人模样的精致的小蛋糕。在摇曳的烛光下,伴着祥和的《欢乐颂》,喝着渗了饮料的美酒,吃着可爱的糕点,我们都醉了,醉倒在这美好的夜色中。恍惚中,我想起了ZHENYA,他此时在干什么呢?是和纳夫卡翩翩起舞?还是和科斯托马诺夫尽情的说笑?或是什么也没干,在梦中思念着自己家中的妻子?不,都不是,喀山此时还只是下午呢?他们该在冰场上进行适应性训练,明天就要比赛了。俄锦赛对于纳夫卡和普普他们这些世界冠军来说,只不过是小试牛刀,显示一下公平。(这个比赛是俄罗斯国内的冬奥会选拔赛)理所当然,普鲁申科轻松夺冠,没有任何悬念。我不久才喜欢上的两个俄罗斯小选手多布林和乌斯平斯基也表现不错,分别获得了第三名和第五名的好成绩。但最出彩的并非正式的比赛,而是答谢表演。而最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也没有出现在正式的表演节目中,而是出现在了普普最后返场的时候,惊为天人的六连跳——3-3-2-2-2-2。由于普普之前的表演连续几个跳跃都不是很干净,看得我有些沮丧,提不起什么精神。可就在我准备关掉视频的时候,六连跳惊呆了所有的人,我不由自主地尖叫了一声,“WOW!太强了,太强了,宝贝儿!”我欣喜若狂的把这个视频传到帖吧里,神秘地告诉冰友们,“普普的表演‘太棒了,太出色了,外星人,简直是外星人!’”大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而我得意的将头一甩,“自己看!”普鲁申科再一次给全世界的冰迷们带来了巨大的惊喜,我的泪也再一次流进了心里,“好样的,ZHENYA!”(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