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芝麻胡同》:亲情回归,爱的和解!小酱菜中的大圆满

(2019-03-21 16:20:34)
标签:

《芝麻胡同》

分类: 【文化时评】

《芝麻胡同》:亲情回归,爱的和解!小酱菜中的大圆满


文:田金双

《芝麻胡同》:亲情回归,爱的和解!小酱菜中的大圆满

有人说时下正在热播的何冰、王鸥刘蓓领衔主演的《芝麻胡同》是一部如假包换年代剧,毕竟这部剧时间跨度长,从国民时的老北平到新中国的北京,从丰润马驹桥到前门大栅栏,从芝麻胡同16号触及平民市井,酱菜瓮中的烟火气透露着小人物的心酸和无奈。和导演刘家成的《情满四合院》和《正阳门下》一样,京味作品《芝麻胡同》亦是一部以小见大,小人物大历史的年代剧。

不过,追剧追到现在,我本人反倒觉得,与其说《芝麻胡同》是部京味年代剧,莫若说是一部以小见大时代跨度较长的“亲情大戏”。究其原因,亦很简单,如果抛却故事叙述结构的话,不难发现亲情回归和爱的和解才是该剧所要阐释的正解,或者说精神核心所在。这亦是该剧创作者立意高妙所在。

《芝麻胡同》:亲情回归,爱的和解!小酱菜中的大圆满

该剧中的男主严振声,看起来有着《情满四合院》中傻柱的风趣幽默,骨子里实则有着隐忍、局气。这正源于此,严振声这个酱菜园老板身上更多大众乐闻乐见的烟火气和市井气,不乏讨巧之处。相比严振声,他的大太太林翠卿和他虽是封建礼制婚姻,亦能相敬如宾,最后舍身而退。则之于敢恨敢爱的牧春花,为情所感,知恩图报,不要在意名分,毅然嫁给严振声。所以,纵观全局,从头到尾,都逃不过一个“情”字。只不过,这种用“情”,有时是爱情,有时是亲情。当然,之于中国传统文章中的“情”字,亦是博大精深的,远非三言两语所能道破。

相比严振声这一代,以严谢为代表的严家二代身上则有着更多叛逆色彩。不同年代的孩子有着不同的青春叛逆期,严振声的儿子严谢因为父亲的身份耿耿于怀,为此不惜和父亲反目,乃至断绝父子关系,甚至一年多不回家。剧中有场戏:严振声正包饺子,听到儿子严谢回来了,高兴地说“接风饺子,送行面条”,孰料严谢毫不领情地嚷了一句“接风面条,送行饺子”,瞬间让气氛冷场变成尬聊。不过,在父亲隐忍入院,母亲牧春花告其“养子”真相后,严谢雨中急走,扑通一声跪在父亲面前。至此,严谢和严振声达成爱的和解。

《芝麻胡同》:亲情回归,爱的和解!小酱菜中的大圆满

值得一提的是,《芝麻胡同》后八集尽管将故事集中在芝麻胡同16号和周遭琐事,但无论是海魂衫、自行车还是手抄本,处处都存有那个特殊时代的印痕。诸如,严谢和父亲反目拼命表现想变成“红二代”这一剧情,大可以和时下“富二代”的现状对照,不同历史年代,每个年轻人身上力图体现的优越感亦不相同。但不能否认的是,尽管时代不同,但爱和亲情的体现始终如一。

相比之下,文革时成为领导干部的黑子身上不乏小穷乍富暴发户的思维,因为哥哥一个身死一个入狱都和严振声绕不开关系,黑子对严振声更多参杂了恨意。这种恨,亦体现为打击报复,乃至抄家。面对此举,严振声本人则更多表现出隐忍、宽容和大度的态度,甚至说出“人为物累,心为形役”这种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中的语句。而芝麻胡同16号中住着的黑子媳妇说得则更简单,她说:“所谓下人,不干缺德事儿,那就是最高贵的。”话虽简单,一针见血,一语中的。

《芝麻胡同》:亲情回归,爱的和解!小酱菜中的大圆满

要知道,爱和亲情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扯不断的精神主题,纵便是被儿子气病躺在病床上,严振声仍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此生不枉一世,因为我有一个好家。”也正源于严振声身上的亲情和大爱,黑子始以良心发现开始反省,严谢幡然醒悟最终找到自我。

言至此,我忽然想起酱菜场老板严振声剧中那句看似搞笑、耍贫、自嘲式台词:“房子再大,不一定幸福;媳妇再漂亮,不一定是爱情”,没错儿,斯如《芝麻胡同》中那句旁白:半年腌的和八个月腌的不是一个味儿,没经历和有过经历的不是一个劲儿。小酱菜中也有大圆满,芝麻胡同16号院的人,彻底活明白了。每个人历经风雨之后,亦找到自我。

《芝麻胡同》:亲情回归,爱的和解!小酱菜中的大圆满

换言之,人为物累,心为形役,亲情回归,爱的和解。小人物见证大历史,《芝麻胡同》这部京味剧中人物定位准确立体鲜活且不乏真性情,这亦是该剧吸睛所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