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肃清
丁肃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183
  • 关注人气:2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承认我是一个宿命论者

(2018-09-20 15:06:14)

   我这个人,就是一个宿命论者。

不由自主的宿命。我的散文,我的小小说写的还是不错的,后来因文联安排的特殊任务又写报告文学,处女座发在《河北日报》版,也一鸣惊人。说实话,这肯定不是吹的,我的作品是读者认可的,我有我的读者群。原本没打算写长篇小说,别人激将我,这一激将不要紧,写了!两部长篇嗖嗖地就写了出来出版了。一回味,我有点吃惊,两篇小说的结尾,那人物怎么都是宿命色彩啊!不是可以,漫不经心就写成这样了。

我的朋友当然是文人圈子的人较多。不一一列举了,就说一例吧。原先《福建文学》有个施晓宇,男的,和我同岁。他发了我一些稿子。有一次我寄给他一篇散文《向后转》,他编发了之后给我寄来来较样看,这就是必发无疑了,结果,这篇稿子最终没有发出来。施晓宇给我写信说,他在北京鲁院学习一个月,结果回来才知道我的那篇稿子被毙了。为此晓宇耿耿于怀说,你看看我们福建的老左,就这样!我说的意思是,我和晓宇的关系是密切的。但是申明一点,彼此没谋面。对于文人而言,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毕飞宇就有这样一句话:文学是心与心的宇宙飞船,我和晓宇就是这样的关系。

我曾在电话里给晓宇说,我现在在大学教书,可是我的理想是当一个文学编辑。他却说,我和你相反,我现在刊物当编辑,我的向往是到大学当一位老师。结果,他实现了。那是我的散文获得一等奖去福州领奖的时候,下飞机从长乐机场到福州是一个小时的车程,到了下塌处,他和好几位朋友早早就在摆满餐饭的桌子旁等我了。餐间说起了当编辑当老师那件事,我们找出了一个答案:命运!

命运就是宿命的意思。在这很久之前,那时候我还是三十来岁的小伙子,本地有个刊物叫《散文百家》,有一天晚上,刊物的一个前辈骑着自行车找到我家里,说刊物缺编辑,文联主席有意让我去,问我去不去?毫无疑问,当文学编辑一直是我的意愿。但是他说,有一点啊,文联安排不了房子。那个时候,有房子没房子,等同于有家没有家的重要性。家人告诫我,没有房子去那儿,你可得慎重考虑啊。其结果是,这一次也没有当成刊物的编辑。像这样的机会还有好几次,其中有报社我一个副总编哥们窜撮我倒报社文艺部,报社党委都做了研究,但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报设里换届,当编辑的事情又功亏一篑。还是那句话:命运!命运里就是当一个老师。那个时候我是青年教师,地委组织部、教委招生办都曾要调我去,因对此没兴趣,我都婉言拒绝了。其他几个要好的青年教师纷纷都走到了机关,都混的不错,局长、县长的位置了。我听说他们在一起聚会说起我的闲话,都对我没有走出学校感到遗憾,他们的意思是,要是我出去了,混的比他们差不了。但是我暗暗想,要是多了一个当官的我,也就少了一个当教授的我了,所以,一点都没有感到后悔。还是那句话,我的命里就是当一个老师。

我越来越相信命运。在我看来,命运,并不是迷信,我一生不算卦。有一次和几个好友聚到了一起,其中有一位研究易经的大师,他把桌旁的朋友们算了一圈,最后那双眼睛一直盯着我,我知道他的意思,想让我给他说生辰八字,可是我就假装看不见一样,就是不提起这话题。我的意思是,我相信命运,但是我绝不迷信。我自信,遇事都往好处想,即便是遇到不如意的事情也往好处想,往好处想,事情就好了,这是我得出的人生经验。所以,在我的眼里,没有坏人。我对于别人,也从不设防。

没有走出校门当编辑,原因,房子问题。就这么一直在学校当老师。

房子问题更让我相信命运了。那年,我从这个学校调到了另一个学校,住的还是原校的房子。本来就有了一种寄人篱下的感受,没想到原学校的总务处长找到我,什么事?房子问题。那是让我搬出,当时的我,尴尬、无家可归的感觉。然后我新调入的学校为我调剂了一个简易房。从此开始,我三年得了神经官能症,每天晚上睡不着,我的房和隔壁的邻居不隔音,这边,早已躺到了床上,那边,还在看电视,且音量开的很大很响。那边的主人是从朝鲜战场上回来的老炮兵,耳朵是被炮声振聋的,可以理解,但是确实忍受不了,度日如年的感觉,时常想起撵我房子的那个人,要说对其没有一点怨恨那是假的,好不容易熬到了我住上了集资楼,第一夜住上集资楼,躺在床上,幸福无比,有了一种在天堂式样的感觉。再到了后来,听说撵我房子的那个人,和家人散步都被汽车撞死了。往下的话就不用说了,免得负能量。我的意思是,人间万事,都有个因果报应。与人为善,多出点好心,办点好事,那恰恰正是为自己积德。记得小时候读《西游记》,其中肯定有这样一句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不也就是讲的报应、命运问题吗?

所以我现在更加强烈地相信宿命了。多施舍、多吃亏、多受点委屈,我觉得那并不是坏事。出去和朋友们吃饭,我都抢着挣着掏钱,打出租遇到看着顺眼、觉得善良的司机,一张、两张票,不用找零了。类似的行为比比皆是,就不自夸了、就不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因为我那是一种由衷的行为,不是刻意、不是做作。我觉得这样做,心里边踏实、心里边丰满、精神上愉悦。说来说去,这都是潜在于心的那个宿命论的左右吧。人在无奈的时候,在受欺负的时候,把寒山大师的哲学想一遍,把阿Q精神拿出来抵挡一下子,就不生气了,就不觉得委屈了。心里是这么想的,自己受多少委屈、吃多少亏,那是一种投资,我总是相信、甚至觉得,上帝和佛,甚至还有我逝去的老人,总在我的身后护佑着我,我相信他们怕我受委屈、怕我吃亏。人活到这个份上,相信吧,那是吃不了大亏、受不了大委屈的。人要是离与人为善越远,那么肯定就和命运的护佑就远了。还是要重复申明,我不迷信,但是我相信命运。

看看是吧,我就是一辈子当教师的命,从年轻的我到已经不再年轻的我,一生献给教育事业,当然,还有我的文学。到底命运给我挂上了两个奖牌,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我很满足。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况且命运对我如此青睐和厚爱啊。我要对我的命运说:谢谢!谢谢!

我宣示我就是一个宿命论者,且光明正大、旗帜鲜明。人,相信宿命挺好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