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抱琴
苏抱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017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自己的诗

(2019-03-22 16:14:28)
分类: 诗歌

《我喜欢纯粹之物》


我喜欢纯粹之物,比如悲伤

比如某一刻的他谈起刘伶

流氓之气褪尽

如深秋下过最后一场雨

无人路过的山林


又像十九岁的初夏

我1人承受了47人的散场

任所有列车驰往不同的方向

然后在心里

用一整个冬天收拾残局


还有墨汁一样的夜色里

袭过我心脏的路人的痛苦和幸福

眼睛穿过雾霭看到眼睛

沿无限接近坐标的路线前行


我爱这世上的纯粹

那细小而通明的闪电提醒着我

从语言,新闻,偏见和自以为是

那一切表象之地

不断返回

《单音节》

扔掉双音节

打破字词的偶数排列

左右腿,皮靴的步伐

铿锵,轮胎和铁轨

两只手

人群

抓紧单音节

用奇数

沙漠里的骆驼

风筝与尖锐的竖笛声

自由

《病人》

我避开冒犯和恐惧

像医生切除癌瘤

跟随经验主义的拐杖

小心绕过渊薮

我切除愤怒

注射上麻药

越来越平静

然后模仿佛祖和老子

在塔尖一样的高度上超越

直至丧失国土


《柴薪》

在最后一片树叶落地之前

在第一波穿过岩穴的风

发出空鸣之前

我收拾好一堆柴薪

不多不少一堆记忆的柴薪

以抵挡这日夜渐入冰冻

这朽断而一度青绿过的草木

为想象中的炉火加温

暖意辐射 如最熨帖的一种拥抱

那一刻我们彼此信任

如两座孤岛紧密相邻

如世间所有可以兑现的诺言

至少有一个人看见——我看见

在接下来大雪封山的夜晚

《读荷尔德林》 

之一  存在 

读一首诗  读荷尔德林

在另一个人的胸膛中

阅览人类丰厚的故乡

而我身处的万物

正如一个迷局

路人  天气  未知的群体

童年的滑轮  驰过的车辆

我从未问询

无数蚂蚁们的去向

  

在这万物之间

我一无所知

只如一只识字的蚂蚁

认真读着荷尔德林

  

之二  诗人  

一颗星 一团火 还是一道闪电

连点成线 不断照亮灵魂的瞬间

荷尔德林站在山巅

拥抱人类和万物

流畅写下丰沛的诗篇

  

跟自己为侣

便是与世间为敌

那些扫荡终夜不息

暴虐之手 从不放过诗人和赤子

  

卡夫卡说伤处如玫瑰

荷尔德林骑着白马穿过黑夜

精神病院不是最后一站

这十字架与血的集合之地

自恕的人类怒放成玫瑰的花园

荷尔德林暂时休息 

《早上》

我把馅饼都烙好了

猪肉和葱花熟后的香气

等着你们醒来

小米在汤锅里

慢慢降温

混合了红枣银耳的醇厚粥香

等着你们

这墨染的早上   灯下的厨房

是我一个人的世界

小心不弄出一些声响

只让妥帖的粥和食

等候同屋的另两个人

这一刻我要去睡了

再睡上甜蜜的那么一小会儿

趁黎明还未真的来临  

《清味》 

一滴雨,在远处跌落

划破了风

两只松开的手

被风吹去

剩余的微温

杯里昨夜的茶

只留一线浅褐的圈痕

——煮沸的水呢

新绿的毛尖呢

此时清秋了呀

每一朵桃花的灼灼

在树液与根脉中归隐

小城的街道空寂了

人们带着脚尘进家门

把日复一日的烟火

掩在每一扇门后 

《河流》 

在阳光下我化身一条河流

流过沟壑险滩,森木深幽

流过鹅卵石,摇曳的雏菊

带着星光和沙石

带走所有不断前来的两岸倒影

(而它们依然在那里,毫发无损)

我带走所有的沉重与倾泻

那滔滔的浪花与喧嚣

漫过一个人的荒原,无人的荒原

一只蜻蜓都不会飞过的荒原

我看着天空   造物的幕布揭开的空洞

向我的终极慢慢行近

向着那黑暗而丰富的终极的大海 

《赵先生》 

赵先生在机关上班

每天开会,写材料

下了班回家

休假时带妻儿去陌生之地

赵先生有时喝酒,浅尝辄止

关心国家大事,但说说算完

每天散步,下棋,不抽烟

买过几十本哲学的书

整齐尘封在书架顶端

“职称评选中失利了”

他跟老婆说一声,很平静

然后去河边坐着

看水,看对岸的村庄

又低头翻微信,跟久不联系的一个人

讲了很久,讲青春的时光 

《牡丹园里的一只水杯》 

一只粉红的水杯,带卡通图案的水杯

在一个亭脚的台阶与我相遇

此时游人去尽

暮色淹过花园

就像一条小船,它浮在这暮色的海面

在仲春微冷的晚风中

一定有一个儿童,在某刻

发现丢失。返回的路上

又或者次日?

而此刻他吃着晚饭

之后被妈妈催促着睡眠。

只有这跟随游园的杯子

在此刻,独自向我做着

一种亲切而又陌生的证明 

《平均数》 

二十岁,她成了一名正式工

走进车间的头一天

就像看到头,那一群女工的一生

她计算自己,离退休还有三十年

有梦想绽放在远方

北京或上海,聚集另一种希望

而在现实的维度,一个县城企业里

她与一个不讨厌的人结了婚

与一群不读书的人比邻

睡不着的某个深夜

她抚慰自己,以各种鸡汤

掐灭蓬蓬幽暗中的诗句和光亮

等一分一秒凑满三十年

昨天她办完了退休

儿子将结婚和生养

正好帮着去照顾

人均寿命七十余——她想

离下一次“退休”,大约还有二十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自己的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自己的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