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抱琴
苏抱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423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浮生散记

(2015-08-28 16:40:16)
标签:

育儿

 

在他刚上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问我,妈妈,你说人能不能不死?我说这不大可能吧。自古以来那么多人,不是都死了吗?他说,可是妈妈,我不愿意死。我说,活到一百岁以后,死了也不怕了呀。一百年后,你就和现在那些很老的老人一样了。他却说,妈妈,我不想死。茫然而忧惧的,“我也愿意你永远不死,爸爸永远不死,爷爷奶奶都不死,姥姥也不死,我们老了以后再都变成小孩,重新开始……”

他的答案比我这个愚蠢透顶的大人的答案好的多啊。至少,那是童话的,而我呢,我是从童年的时候都没有一点童心,最不适合当母亲的人。

 

小男孩总是有一点恋母,他常常喜欢和我一起挤着睡。午饭后,我们就在靠这北窗的小屋里,倚着被子和枕头看书。他这天看的是一本自己的日记,看到某篇,而他已经忘记了这事,问,妈,这日记里记的是真的吧?你还记得吗?我说记得。其实他的日记都是在我的一再催促下写的,因他最怕作文,我便提议他写日记,当然写日记的好处也不止作文一项。其实没写几篇就放弃了。趁着这时,我劝他:今后还是得坚持啊,你看,你忘记的事情日记本给你记得呢,而且,将来你当了爸爸,让自己的小孩写日记,如果他不肯听,你可以说,看,你老子我当年多认真,多模范。

我说的兴高采烈,被自己假想的场面带着走。他却并不觉得好玩,一会儿就睡去了。后来他醒了,却怎么也不肯起床,我便学学校的午睡铃声,叮铃铃,叮铃铃……效力还真有,他竟然很快就起来去写作业了。

 

冬天的时候,晚上我和凯凯常常一起泡脚。一天,泡着脚,他说,有点饿,想吃东西了。我问他想吃什么,他说,但是我已经刷牙了,不能吃了。我说要不吃个苹果吧,他不置可否,忽然说,妈妈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小明(他给我讲的故事主人公好像都叫小明)已经刷完牙了,但是还是可以吃各种东西,菜啊,汤啊,水果啊……你猜是什么原因。我答,他是早上起床后刷的牙吧?他点头。我问,你从哪里看来的?答:刚刚想的——你知道,我最擅长反思维。我问:反思维是什么?答:这么说吧,司马光砸缸,这个故事中,别的小孩都在想,怎么把那个孩子从水里弄出来呢?只有司马光是这么想的:怎么把水从孩子身边弄走呢?所以他选择了砸缸,这就是反思维。我很惊叹他的反应敏捷,当然也明白了,他所谓的反思维,其实是指逆向思维。

 

凯凯喜欢看喜羊羊与灰太狼,看了好几年了还在看,边看边乐不可支。我留意了一下,发现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故事很大程度上借鉴了猫和老鼠的思维,猫永远在捉老鼠,但永远捉不到,反而常常为老鼠所戏弄而无比狼狈;狼永远在设计吃羊,也永远不会吃到,所以故事能够一直继续下去。自然界的天敌在这里不过是游戏中的伙伴,小朋友的世界就是如此活泼烂漫。熟人家一个孩子,她的爸爸捉住了一只老鼠,想杀死,这孩子在一边大哭大闹,不依不饶,她的理由是:杰里是多么聪明可爱的小动物啊,你怎么能够忍心杀死它!小孩子不懂得,生活是生活,故事是故事,无论故事中的小老鼠多么可爱,生活中的老鼠它就是老鼠。

喜羊羊与灰太狼中,我看到一个镜头,喜羊羊去给灰太狼送水喝,因为灰太狼快要渴死了。我不知前因后果,问凯凯怎么会这样呢?凯凯说:不给羊喝水,他就会死的。我问:他们不是敌人吗?灰太狼不是一直在捉羊,他死了,羊村不就安全了吗?凯凯说:灰太狼们都死掉了,就没有人和喜羊羊斗智斗勇了,羊们的聪明还有什么用处?羊们的聪明没有用处了,电视还怎么演呢?

呵,这样啊。以前我还常常为凯凯大脑中经常设置战争杀戮场面自娱自乐感到担忧,怕他有暴力思想,原来他的心态只是这样的,看着好玩,你打我,我打你,打来打去,就如打牌,下棋,敌我对阵,但最后不过是游戏而已。

 

一日饭后,三个人都懒惰,没有人愿意收拾碗盏。我和老黄坐在沙发上,凯凯一个人在他屋里灯下看《绿野仙踪》,这时他忽然喊:想看电视的请举手。我便举了。老黄不动。我猜凯凯肯定在那边也举了。老黄说:同意凯凯洗碗的请举手。我立马赶紧举了,老黄与我一样快。我猜凯凯在屋里肯定没举。我也懒得起身去看他,猜也猜得到。这时他又喊:“碗我洗,妈妈负责看电视,爸爸——(忘记他安排老黄干什么了)同意的请举手,我补充了一句,“我只同意我一个人看电视。”反正结果就是凯凯洗碗,我和老黄却忍不住笑的颤抖,因为但凡举手表决的事,他从来都没有胜算过,竟然还采用这招,也是稀奇。

 

我对于西方的圣诞节别有好感,所以每年都有一点表示。于是每年的圣诞节,凯凯都要追问一下圣诞老人的有无。也多次和幼儿园的同学、小学的同学探讨过这个问题。在他八岁那一年,圣诞夜电影频道播出了一部电影叫《圣诞幽灵》,因为播出的时间太晚,所以凯凯没看,次日一早我给他讲述的。他听后更加坚信圣诞老人的存在。那天我和他一起去看住在哥哥家的母亲,谈及圣诞老人,我说真的有,不信你问凯凯。哥哥以为我们小区搞了什么活动,真人扮演了圣诞老人,凯凯对舅舅说不是的,是真圣诞老人,驾着鹿拉的马车,在城市的上空飞跑……哥哥问,圣诞老人住在哪里?凯凯郑重其事的回答道:“圣诞老人住在遥远的北极。”

那个节日我给他的礼物他大概不是很喜欢,跟我别扭了一刻。我说,也许圣诞老人认为,你这么聪明的小孩应该多看书。他委屈的说,可是为什么张林峰比我更聪明,他得到的却不是书,而是大机器人?我一点都不快乐,很糟糕……但是五分钟以后他就快乐的带着书本去看了,津津有味的。还告诉我,我和崔倩说好了,再到圣诞节,我们要一夜不睡,在广场标志那里等圣诞老人……我问等他做什么?他说,抓住他,跟他要礼物,问他为什么不给我想要的礼物。

那天晚上泡脚的时候,他比较无聊,忽然问我:二十除以四等于几?我说五。心想怎么问这么弱智的问题?他又问:“五乘以七呢?”我答,三十五。他点点头,道:“妈妈,二十美元可以买四个礼物,每个礼物五美元,五美元折合三十五元我们的钱,刚好可以买那个悠悠球……我才明白过来,《圣诞精灵》是美国片,所以在他那里圣诞老人也是美国人了,要用美元购物,既然是送给中国孩子,自然还要兑换成人民币。

只有孩子才会有这种认真劲吧。

 

我一直不准凯凯吃路边的小摊饭。每天放学,在学校北大门口,总聚集着三五摊贩,烤地瓜、肉夹馍、竹筒粽子、炸鹌鹑蛋……校门口涌出来的孩子们纷纷聚集到那里,这时谁的小口袋里如果叮当着几个大蹦,就是全天下最值得羡慕的人啦。而我却有种种的理由拒绝凯凯:烤地瓜的碳不是木炭,是焦炭;肉夹馍的肉,谁知道一定不是病死猪?炸鹌鹑蛋的油很可能是地沟油,还是回家吃安全……有时实在拗不过他,才会买一点点折中一下。

一天中午,因为父子二人都不回家吃饭,我便也省了麻烦,一个人实在犯不上洗菜、刷锅、洗碗。但是傍晚下班,走在路上那个饿啊,如饿鬼附身,路边小摊上的阵阵香气简直无法抵御,什么健康啊,安全啊……人生不满百,去他的吧。于是几乎各个小摊都光顾了,手里提的种类越来越丰富,因为我感觉自己能吃下一头牛。回到家,凯凯已经到家了,四年级开始他不用我接送,自己脖子上挂一串钥匙,口袋里装一张有照片的接送卡。看到我买回来的一包一包,他没用我用过的话来反对和指责,反而很高兴的与我一起共享。我不由心怀惭愧,别人一宽容我就惭愧,尤其是小朋友的宽容。我开始自我检讨:平时妈妈不让你吃,今天我买了这些,你也没有说我……他道:妈妈你不要以为你不让我吃,我就真的不吃。你不知道,我其实也会自己去买的。

如此坦诚始料不及。我好奇心上来了:那,如果你买了吃了回家了,假如当时我问你,你会对我讲真话吗?他认真想了想,说:大半会说实话吧,不过呢,也有百分之四十九的可能,我不会承认。

这样啊?看来他活的比我自在得多啊。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天晚上凯凯写语文作业,是课后的一组谚语。他写一句问一句。头一句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他问何意,我道:天上最美的地方是天堂,人间最美的地方是苏州和杭州。又一句:峨眉天下秀,三峡天下雄。他说,这句的意思是不是峨眉山的风景天下第一?我说是。他面露疑惑,指着第三句问: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这意思当然是黄山风景最美的了?我说是。又指着第四句: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阳朔才是天下第一啊,可是妈妈,阳朔,峨眉,苏杭,黄山,到底谁是天下第一?他微笑,笑这组谚语放在一起的自相矛盾。我只好说,这些都是古人留下来的,大概那时候交通不发达,一辈子也看不了几处。到一处,哇,这么美啊,天下第一;另一帮人到另一处:哇,这么美啊,天下第一,所以……他毕竟只上小学,竟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

 

——妈,你听说过“高山流水”吗?

——是一支古曲。有个故事,做官的俞伯牙乘船经过某山峡,看到天上月朗,听到水声琳琅,感到山风清澈,不由意兴大发,抚琴一曲,这奏的,便叫高山流水。

——傻子也都知道的,这情况下他不弹高山流水还弹啥?

——但是,难得的是偏偏有个过路人,正好听见了,这个人叫钟子期,他说,这弹的是高山流水啊,俞伯牙便十分感慨,因为遇到了知音……

——切!我也知道,谁不知道啊。

——不吧?这乐曲特高雅,一般人听不出来。俞伯牙是官员,肯定船上有些随从,那些人就都没听懂——也可能人家是第一次,在这种情境下创作的这曲子,你想啊,高山可仰,流水如斯……钟子期是个打柴的人,又没有文化,能听出来,就是天分了。

——那那个大官一定提拔他了

(咋这么俗滥的情节呢?需要继续引导)

——好像没,当官的依然当官,打柴的还是打柴,能够遇见已经都很感激了,你想啊,俞伯牙自个弹琴,肯定寂寞的要命,竟然有个这么理想的听众;钟子期一个打柴的,竟然听到这么好的第一手的音乐,多难得!好朋友也不是光为了沾光啊,再说打柴的也只会打柴,哪能随便去当官,管理一方百姓?

——宋江就能,宋江凭什么?

——宋江?宋江当然能,他有抱负啊,讲义气啊,会笼络人心啊,所以有威望,大家都愿意听他的,跟着他混,让他指挥,发挥出了集体的力量,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还不是带领大伙都招了安,最后一个个都被整死了?还都死得那么惨!

——我们是说高山流水,后来钟子期死了——

——怎么死的?肯定是砍柴累死的。

——不是吧,大概是生病,死了,俞伯牙还专门去祭奠他——

——生病也是累得生病,天天砍柴,背柴,累也累出毛病来……

(人之无趣,无药可救)

 

一到春天老黄就像馋鬼附身一样的,不是在去买毛蛤的路上,就是已经买了毛蛤回来,不是买了毛蛤回来,就是已经在厨房里清洗毛蛤……这天我们吃晚饭,与毛蛤无关,于是我听得他说:买回来,洗净,不用煮,直接放微波炉里加热,就都开口了,然后抠出蛤喇肉,做菠菜汤……我觉得这个人如此贪吃简直忍无可忍,很想鄙视他两句。我知道自己不厚道不善良,长此以往对别人恐怕是个折磨,得学会克制自己,于是硬不开口,使劲憋住讥讽的话。其实但凡他不喜欢而我喜欢吃的东西,比如黄豆芽,比如烤鸡架,他也总是鄙夷万分,批评连连。

我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我常常这么劝自己,克己复礼,克己复礼,克己复礼的结果是,我终于停止了吃饭,忽然发问:我为什么要坐在这里,和你俩守在一起吃饭呢?这到底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

凯凯听了道:吃了饭,你们玩,我却还得去写作业,这到底是偶然的呢,还是必然的?

不想老黄高屋建瓴:凯凯你的问题和你妈妈的问题还不大一样。又转头对我说:你和我坐在一起吃饭,这是偶然的,但这个偶然之后,我们再和凯凯坐在一起吃饭,这就是必然的了——这是个哲学问题。

我问:吃饭怎么会扯上哲学问题?

老黄说:你自己想。

我反溯了刚才的话题,想到是有毛蛤引发的情绪,不由感叹:看来哲学问题源头都在生活中啊……我和你坐在一起吃饭,其实也是必然的,因为假如换另一个人,听了我刚才的问话,很可能会不耐烦地说:什么偶然必然,神经病啊?赶紧吃饭,吃饭!你能上升到哲学问题,所以我们坐在一起,也有一定的必然性。

他还说过两句话,我一直记得。其一:你真不是个好相处的女人,因为你是个真理型的女人。其二:你这个人,高尚起来简直无比的斯文高尚,粗俗起来,简直又地地道道,无法可想。还有一次,早上,周六,他过来看我,我是醒着的,他又去看凯凯,凯凯忽然用被子蒙了头,要引老爸去逗他,老黄不由叹道:“他娘的,平时一个都叫不醒,怎么一到周末,一个一个都早早就精神……我在另一间屋里听到,几乎笑喷。

 

十一

以前我特别喜欢玩一种无聊的游戏,后来才想到,也不知对孩子有无负面的影响。比如我们把脚泡在同一个热水盆中,秒针慢慢,闲极无聊。我就开始了:

——凯凯,我们现在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他困惑的看着我。

——现在你是在做梦呢,这墙(我摸一下最近的那面墙壁),这沙发,这桌子,还有窗户,都不是真的墙,沙发,桌子和窗户,而是你梦中的场景,你梦见和我一起洗脚了。

他先是怔怔的看着我,继而笑,然后分辨,求证和反驳:“你是哄我的,这些都是真的,我没做梦。”

他反驳本身就证明了他曾经那么一刹那相信过,这也足以令我好笑。

某晚,我们一起看书,然后看电视,然后一起去挤小床,然后关了灯听音乐。其实我于音乐全无天分,他却说了:这是镲,这是古筝,这是二胡,这是笛子……我简直五体投地,因为完全没想到。他忽然在这时换了一种奶声奶气、绵羊般的声音说:哎呀呀小达,我要吃棒棒糖……大概是动画片中的台词。我便递一个手指给他,说,请吃妈妈牌天下最甜棒棒糖。他作势啊呜几下,说,不甜,也不香。之后静止,他大概以为我睡着了,推我,在黑暗中煞有介事地说:妈,一天已经过完了,这已经是又一个黑天了,起来吧……

是学我当年蒙他的样子来蒙我啊。

 

十二

上面都是从旧日记找的,下面一则是今天刚刚发生的。

中午下班前我给凯凯电话,问他愿意怎么吃,他让我从食堂买点带回家吃。我问他在哪里,说在李小孩家。李小孩是我家前边楼上的一个小孩。于是我去食堂,买好东西,步行到自行车那,骑车回家,开门时已经半小时过去,但在两步远的前面楼上的凯凯还未回来。我看没有喝的,又去烧了一个紫菜蛋花汤,他仍未回来。不由有气,于是电话,他竟然挂了。又十分钟,门响,我开门,看到他明明带着钥匙。我转身坐下吃饭,他很欢快的语气说,咋?不高兴了?我不理。他说,我就知道你不高兴了。我说那么你是故意让我生气。他说,何出此言?我道,知道我会不高兴,依然拖着不回来,不接电话,还不是故意气我?他道:我走的时候糖糖、李小孩还都在呢。我说难道李小孩家都不吃饭?他说,李小孩妈妈外出未回,他哥哥刚起来吃过早饭。我说,这就不是亲妈,所以管得松,亲妈的话,不会允许睡到这时。凯凯说,他哥哥这叫跟着爸爸,不是跟着妈妈。忽然问我:妈,你说将来他哥哥结婚的时候,是他亲妈妈上位,还是李小孩妈妈上位?我问,你以为呢。他想了一会说:从理智来说,应该是李小孩妈妈,但从感情来说,我刚才自己代入体验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他亲妈妈坐主席。

他说了这么一句话,让我十分意外而欣赏。于是一中午的不快也就烟消云散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们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们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