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抱琴
苏抱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108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冬日的上午

(2014-04-08 13:56:18)
标签:

文化

分类: 散文

 

一个冬日的上午

 

那天阳光很好,但是风很大。大年前的最后一个集市,人特别多,挤满了几条街道。

人群中,一个中年男人领着一个七十岁余的老太太转过了半条集市,在一个街角停下来。这时老太太腿脚累了,男人在街边找到一个小小空档,让老太太稍事休息。他一再叮嘱不要离开后,就沿着另一条集街往北去了,去买过年所需的最后的物品。

老太太穿的是一件大红的长羽绒袄,第一次穿,因为累了,也不顾上沿街石上的浮土,就地坐了下去。

北风凛冽,大太阳下的北风的凛冽是敞亮的凛冽,如敲碎了的玻璃,刮疼了人的肌肤

老太太面前是一条东西向的大街,也是小城北的一条交通要道。集市是古老村庄的集市,古老的村庄已经被四起的高楼所包围。在这个快速发展的小城,许多这样的村庄被城市发展的潮流淹而不没,集市也这样绵延了下来,那些住在高楼上的人们有时也喜欢到这里购买超级市场或有或无的各种物品。

老太太刚坐下,路北的辅道上由西而来一个骑三轮车的男人,他看到老太太,就停了下来,让她站起,又从自己车斗取出一件半旧的棉袄,折叠为长四方形铺在地上,然后扶着老太太坐下去。

老太太一直说不用不用,那个人说,“地上多凉,冷!待会你什么时候离开,把它扔车斗就行。”说完他锁好车子,转身进入了人群拥挤的集市。

这老太太就是我的母亲,两个月后的一天,在我家她忽然想起来这一幕,“那个人从没见过,不知哪里来的,干啥的。他怕我冻着,把袄叠好给我坐,还扶着我坐下。”

她脸上洋溢着欣然的感动。“就跟你哥哥那么个年纪,那么个身架子。”

那天她见儿子去赶集,便一定要跟着去,汽车只能停在很远的地方,她后来走不动了。“没有想到那么冷,简直都冻透了。

“我边上卖年画的地摊,你哥哥打算转完了回来,临走的时候再买。你哥哥终于回来,摊主起来,谁要年画?已经卖出钱了,这些不卖了,送!谁要?”

哥哥本来准备买,这时反而不好往前凑了。边上一个人却将免费得到的一叠中抽出两张,塞在了哥哥的手里,就是家里墙上贴着的那张。

“卖出钱了,就不卖了,送!”母亲重复了一遍,因为这让她感到稀奇,说的时候,她依然稀奇地微笑着,是希望也能令我稀奇。

“那个集赶的,真好啊。”母亲说。过去这么久,想起那天集市上两个小小的细节,她依然被那种善意和温暖所感动。

在我听来,则是感激。萍水相逢所给予的善意,给人这么长久而真实的欣悦,这也许是人世间最珍贵的那一部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信陵君救赵论
后一篇:随笔几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信陵君救赵论
    后一篇 >随笔几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