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抱琴
苏抱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095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夏日片段

(2013-08-01 14:46:46)
分类: 随笔

银杏又名公孙树,意指结果的时间太漫长。但是楼下的银杏,最多不过五六年吧,已经结了密实的小果,我是在不经意间见到,很干净清爽的浅绿色的果实隐藏在枝叶间。银杏是植物里的活化石,所以一直以为它古老所以稀少,其实这是个一厢情愿的错觉,古老的并不都稀少。如今小城中新植的银杏随处可见。

 

很偶然的发现来回路边那两排玉兰树中,竟然有紫红色的花苞刚刚绽开,真是一个奇迹。玉兰是最早开花的植物,它们隆冬飞雪中就在孕育骨朵,在枯寒的早春,盎然吐出鲜嫩的白和红,开大了,花瓣张开如荷,华美而柔弱,一阵风吹,如鸽子的翅翼,微微颤动。然后很快就败落,这个花一旦开大即不足观,灰心丧气的样子……但那都是早春,到达阳春,就都是层层叠叠的绿叶生出来,继之淹没在夏日乌绿色的海洋中,简直分不出谁是谁,似乎春天的姹紫嫣红到头来都不过是空虚,让人惊讶时间的单纯而冷静——可是竟然在这盛夏看到了玉兰的紫红色的花苞,真是一桩奇迹。

 

草坪上的草刚刚长到半尺,那园艺工人又开始推着割草机轰隆轰隆的割草了,割草机的声音真大,像大拖拉机,路过处空气剧烈的震动着。切割过后,那些鲜嫩的茂密的青草,就只留了矮矮的白森森的草茬,在地面上,白森森的杵在那里,没有一点好看。据说中国的绿化是不适合大片的草坪的,因为人烟过于稠密,土地过于紧缺。但是当这些或大或小的草坪出现在眼前,还是觉得赏心悦目。楼下,路边,树下,花下,那些草密集的长,盛夏的雨水足以将其灌饱,盛夏的烈日正好令其繁茂。但是刚刚长得有夏日青草该有的样子就被切割了。想着作为一项工作,园艺师傅未必喜欢勤奋的剪草,必是迫于上级的要求。于是我特别憎恶那些管理着园艺师傅的人了,闲着无事,看不得手下人一时空闲,草刚刚长起来就催促着修剪,完全欣赏不了绿草自由恣肆地生长在大地上是一件多么赏心悦目的事情。

又想到,目力所及,在劳动着的似乎都是老人,单位的楼下的园林,小区的绿化工作和卫生清洁,街道的清扫……清一色的大爷大妈,这些一把年纪还需要自己出来做工的老人——其实出来做工的老人身体更健康,要远好过那些所谓福分的安逸——可是什么时候我们的世界变得如此可怖,劳动的,提供体力服务的都成了老人了呢?我们坐在室内享受着他们缔造的绿色和清洁,这真是个颠倒的城市和年代,我们都缺乏劳动,我们都在堕落。

 

海德格尔说:技术将人类从大地上连根拔起。真是深以为然。也是N年前看过海德格尔的一篇文章,专门阐释荷尔德林的一句诗:人类在大地上栖居。人类作为自然界的一员,亘古以来,与草木为邻,天上的日月和星空,露珠和雨水,草丛中的蟋蟀和蚂蚱,以及穿过山野和平原的四季浩浩的风。人类在大地上劳动,种植和放牧,迁徙和居住。人类在黎明中穿梭,在黄昏时沉思,夜间的安眠,白昼的出行……人类写诗和吟唱,吃饭,喝水,做爱和生育……这都是我的阐释,不是海德格尔的。但是我知道海德格尔在说什么,如今这一切都在淡远成古老的记忆,现代城市的出现,人群的聚居,汽车,楼房……一切现代化的设施都使得人类逐渐离开了自然的地面,而生活在另一个空间中。人类所感受的不再是天地万物的轮回,不再是人与大地唇齿相依所带来的深切的心灵感受,而是机械占领,信息爆炸,影光声色的娱乐,没有尽头的泡沫样的快乐……人类依然生活在地球上,但对人类的心灵来说,将和大地彻底告别,成为离开地面的一种机械化的生物,喧哗而嘈杂,与土地的子母脐带一样的连接将逐渐隔断,失去根基。

 

人可以做各种分类,但也可以简单的分为两类,一为读书的,二为不读书的。这是完全的两个类别,就如同十年以前余杰说的,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有时大于人和动物。

 

生活是虚幻的,而梦想也许更真实。但是当有一天,我慢慢的沉淀下来,终于觉悟到,我的天赋更适于当一个读者,而不是一个作者,我的天赋是极其有限的,没有持久力,不足以构架大的篇章,同时个性也缺乏更彻底更纯粹更决绝的本色。每看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天才,会迅速发现自己的平庸和永远无法够及的距离,于是彻底甘心做另一种人,一个不写字的人,彻底放弃——也许更早就放弃了。我知道自己不行,于是从这个夏天的休假开始,没有再刻意的写字。就如同一个长途跋涉的人终于想明白自己并无一个必须前往的远方,于是甘心的坐下来,哪里都不再去。可是坐下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彻底的虚无,一无所有,脚底离开地面一段距离,轻飘飘的不知所归——中途放弃信仰,还不如一开始就没有信仰,因为要遭遇彻底的幻灭,陷入彻底的虚无。

那么必须写作,为自己,只为自己,也必须写作。日复一日的写下去。就为了打发这时光,就为了,看到的天地万物,和擦肩而过的那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

 

彩华说她家的公子喜欢一个人出门远行,寒假去的川北,这个暑假又打算去青海,而她自婚后从未单独出门,总要与老公一起。我更认同那个青年的方式,一个人上路。绝大多数的时间我喜欢独来独往,在近处的周游也总是一个人。为人母之后,我以为有益的行动总是带上凯凯,但不得不面对的是,凯凯先天与我志趣迥异,就像他的父亲和我一直志趣迥异一样,我喜欢自然的草木,喜欢往人少的地方去,喜欢骑自行车走很远很远的路然后再回家,而老公正和我相反。很多时候我希望带领孩子一起实施有益的行动,不带上他便觉得歉意,对不起他似的。然而对他也许完全不必,我的所好强加给他,每一次都发现他意味萧然。他的兴趣完全不在这里。现在他宁愿自己决定自己的行动和来去。那么,这一次我就自己去骑行吧,在这个盛夏,穿越汤汤的河水的岸,穿越暑气蒸腾下的植物繁茂的树影,我再一次自己去行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