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抱琴
苏抱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501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真实的见证——转发朋友的博文

(2012-06-06 15:04:01)
标签:

杂谈

分类: 转载

    老葛(紫竹)是我多年的朋友了,她的家就在弥河边,离我家不足5里路的所在。在拆迁大潮中,她所亲身经历的,是当前我们这个社会里最真实因而最值得关注,却又是即使仅仅五里之外的人再怎么也想象不到的,因为身有公职,所以从镇街,到单位,层层施加压力(第二部分是重点)……

    想起狄更斯的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拆迁散记之一

     作者:葛桂凤

 

   几天来,村里开始狼藉起来。

那些曾经在我的文章中出现的树木,被工人们一棵棵放倒,装到大车上,运向了它们要去的地方。

我们这一片在拆迁内的农户,前几天已经开始忙忙碌碌地为安置做准备。村里为了安置我们,拆掉了学校以西、以东两个地方的大棚,把这些棚区平整、打线,扯好用电线路、通好水路,分给我们。我不知道这次被拆的大棚有多少个,但我知道,我村里的大棚、乃至整个寿光的大棚,在逐年减少。

我家的安置房已搭好。搭了五间。公婆两间,我们住三间。公公非常满意,婆婆到现在还没去看一眼。拆迁、搬家是她的大忌。在家里,我们尽量不去提这一块,她的思想到现在没有转过弯来。她的愿望,是这一生能在她的老年房里安度晚年。但社会前进的脚步,让她彻底失望。

那天她的话,是让我流着眼泪去了学校的。她说:“我这个毛病,恐怕等不到上楼,就去那边了。不管什么原因,如果我走了,你们一定要好好善待你们的爷,他为人善良,不像我,性子急,不肯受委屈。”

那个下午的上班路上,我一路走一路流着眼泪,为婆婆的固执,也为她的那些伤心的话。回到家,总是受她情绪的影响,如果,如果她能像我的母亲一样想得开,或许,她会活的更幸福一些,她的子女个个孝顺,老公自不必说,是个走到哪里,也要把娘带在身边的人。老公的姐姐,更是隔三差五回家,吃的、穿的尽着她的心意来。唯独,拆迁,让她既害怕又担心。

 

拆迁散记之二

回家

那一天是“六一”节,李洪涛老师要我去帮忙照相,他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可园长并不想要我过去,她担心我被张主任看到。我说没事,还是去了一中阶梯教室。我知道,只要党委不给教育施加压力,我们的领导,是不会让我回家的。

虽然我家已经签字,可公婆的房子还没有,按照街道拆迁工作组的一贯做法,即使我家签了字,公婆的房子不签字,也仍然会影响到我们。

只是,这一天的到来,很有些戏剧性。

我还在为几个镜头忙碌,我们的园长走近我说:“张主任要我跟你一块回家,做通了你公公婆婆的工作再来上班。”我说:“你别去,我自己回家就行。”

于是,我带着艰巨的签字任务,回家帮着老公搬家,帮着拆迁办工作组开始做老公的工作了。

在路上,我给老公打了个电话,我说,被领导撵回家帮你干活来了。

有意思的是,老公说,他的干兄弟——东刘村的支部书记朱已经到他那里报到了。

先去了安置区,从新华书店找来的电工,正在那里帮着安装家用电线路,朱和老公也在说着他之所以过来的前后缘由。

其实,不用朱说,我也清楚,是谁提议把他搬来的,之前,朱曾经提起过,和我们的书记在一块喝酒时他说过,他和我老公是同学加干兄弟的关系。没想到,我们的书记真的是记忆力不凡,他们的这层关系,被他挪用到了这里。

自然,朱过来做工作,也就顺理成章了。也幸亏是他过来,是朱把我的园长拦在了再一次往我家跑的路上。朱对桑镇长说,李园长过不过来没多大作用,她也只是做我二嫂的工作,我二嫂再做我二哥的工作。可根在老人那里,老人不想住楼房,他们要的是在现在的房子里养老送终。

不管怎样,毕竟这一次,我能够安安心心地在家里干活了。毕竟,我的领导不过来,我还是轻松一些的。

可老公是无论如何都轻松不起来的。他的大哥不出面,即使公婆同意签字,他也不敢签,所牵涉的后事,太复杂也太可怕,他不敢冒这个险。他不签字,工作组又怎肯放过他?

不出所料,我刚吃完饭,老公还未吃饱,他们又过来了。开始,双方依然是客气的,但谈着谈着,气氛就紧张了,有个姓刘的说老公能够替公婆承担80%的责任,老公据理力争,他说,我的父母有两个儿子,不是我一个,我只能承担一半的责任,另一半你们应该去找大哥。

他们清楚,无论怎么样,都不能动大哥的,他们两口子都在家,不是吃单位饭的人,侄子吧,工作单位还是在济南,又是个企业,他们奈何不了大哥家,也就把所有的压力,都施加到了老公的头上。而我的老公所面临的,一个是来自我的压力,毕竟我被我们的领导撵回了家,另一个,是他的父母,老人死活不签字,不往我们搭好的板房里搬,三方的压力加上繁重的安置任务,让他哑了嗓子,人半个月瘦了十几斤。

我真是不清楚,工作组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机关干部,端的是国家公务员的饭碗,你们走进我们家里,不就是耐心来做工作的嘛,不就是想把工作做通的嘛,别说是我们说的话在情在理,即使有什么不当的地方,你们也应该多担待一点,胸怀也应该再大度一些,毕竟是我们在配合你们做工作,是我们给你们提供我公婆的情况,好让你们尽快突破这些问题,你们倒好,反而拿我们当了罪犯,那个李性主任临走时还恶狠狠地对老公说:“你等着,有你好看的。”

瞧瞧,一个堂堂的国家公务员,不是心想群众疾苦,来关心和爱护,反而拿人民群众给你的权利,回过头来收拾我们这些老百姓。为了早日挣得那几个奖金,你们就这样对待我们?
 
拆迁散记之三

签字

这天是6月3日,应该说是一个很祥和的星期日。对我家来说,这个星期日可以让人有喘气的机会了。因为公婆看到我们如此为难,答应签字。大哥也被村委找去谈话,他说让侄子出面去签字。(这个消息,还是村委主任告诉我们的。)

老公松了一口气,心情有些好转。

大约8点多钟,村委主任领着街道的李主任来到我们住的板房里,同来的还有老公的同学朱和韩,朱对老公说:“二哥你再不替老人签字,你和二嫂要挨治了。人家已经在商量着办法了。”话到此处,老公随即跟他们说起昨晚工作组走后他和侄子的谈话过程。

昨晚,工作组从我家走后,老公气愤不过,打电话把侄子叫到我家,把工作组来的前后过程告诉了侄子,提起连日来受到的委屈,老公,一个七尺男儿,竟再也控制不住感情,在晚辈面前,像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这是自拆迁以来,我第二次看到老公流泪,前一次是在他的母亲面前,这次是在他的侄子面前。

侄子答应回家跟大哥好好谈谈。

仅仅因为鸡毛蒜皮的语言冲突,婆婆和大哥竟互相志气,不再来往。他们如此僵持,难来难去,只是让老公更作难。

大哥以害怕婆婆打他为由,拒绝出面说话,包括村委找他谈话,他竟然都没跟老公提一下。谁都不清楚,侄子和他商量的结果是怎样的?总之,直到村委主任和李主任他们在我家出现,老公打电话给侄子,侄子始终没有接电话。

最后在村委主任和老公两个同学的见证下,老公代替公婆在拆迁合同上签了字。

刚签完字,侄子去了板房那里,正巧村委和街道的人还都未走,老公把单子拿给侄子看,让侄子回家跟大哥说一下。

连续熬了三个晚上的拆迁战斗,就这样以公婆的不再固执而结束了。我想,不光我们,工作组的人,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据说,老公的干兄弟在这次签字中,是有功劳的人,他前段时间犯错误的检讨书,被挂在了街道大院的电子屏幕上,那份检讨书菜博会开幕那天,我去党委时见过,这下,他的检讨书可以非常荣耀地从党委大院的电子屏幕上退役了。

我们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地忙搬家的事了。搬迁是大事,以后,我们这些住在板房里的人,都要好好“享受”三年乃至四年的冬冷夏热的“幸福”生活了。为了住公寓楼,我们丢弃了老房子、新房子,别无选择地开始了“新”的生活!!!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zizhu6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正式的广告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正式的广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