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抱琴
苏抱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9,275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看看那些心爱的博客,让我更加热爱生活

(2010-09-07 17:03:46)
标签:

杂谈

分类: 转载

一,摘自《给思呈的信》      来自闫红新浪博客

    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感他(指刘备)了呢?不是从他巧取豪夺了那么多伙伴的江山开始,乱世枭雄,怎么可能那么单纯?我反感他,是从他立志要为关羽报仇开始。 

    关羽死了,他的难过可以理解,丧失兄弟的痛楚,如断手足,我虽不曾经历,却也因不小心弄破手指而疼得龇牙咧嘴过。但是复仇是否就可行,这且不论,在电视剧里,让我有直观感觉的是,东吴派来使臣,刘备二话没说,就说,推出去斩了。 

    一个使臣,就那么微不足道吗?他的死,给他家人带来的痛苦,比刘备的痛苦就渺小吗?也许是我迂腐,我还是信奉,人人生而平等,一个乞丐的生命,并不比一个王子的生命廉价,假如刘备对丧失之痛理解得够深刻,他就应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你说,你不吃哺乳动物,因为觉得那些肌肉纹理,太接近人类。很好。我其实对于很多概念都不屑的。假如有人跑过来跟我说,你要做个善良的人,我很可能会冷笑一声,凭什么。我不能接受空穴来风的、天上掉下来的概念。但是你的说法,我就很能接受,我们的善良,是基于那份同感性,我们不吃哺乳动物,是因为它跟我们很像,接下来,我们可能就会不吃一切动物,因为从更大的范围来说,它跟我们都是同类。假如因为我们比它们强,比它们厉害就弱肉强食的话,当有一天,我们遇到更厉害的种类,岂不也只有乖乖被吃掉的份?

    现在,我比以前更注意环保了,甚至有点焦虑,我害怕将来留给我儿子一个用残了的地球,我害怕我的儿子也要生孩子,那么他就会有我这样的焦虑。我尽量少开车,少开空调,少吃牛肉,徒步上楼,减少电梯开关的次数。用塑料袋和一次性筷子时心里总有点别扭,我买衣服也越来越少了,确定不会再看的书,就送人,或者捐出去。爱护地球,是要做这些事,但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还应该注重保护地球的另一种生态,那就是,突破丛林法则,做一个爱他人信任他人的人。

    我记得有一次,我在一家超市买东西,收银员弄错了,多找了我二十块钱。我告诉她找错了,她勃然大怒,说怎么可能,我把二十块钱拿出来,还给她,说你多找了。她一把抓过来,摔到抽屉里,理也不理我了。 

   我真的很生气,我觉得这个人太过分了。但现在想想,这个收银员应该只是一时脸上下不去吧,过后她想想,总会有点不好意思吧?会觉得这个世上,还有些人是讲究诚信的吧?我又何必因一时的意气,否定自己的做法呢?

    在千转百折那么久之后,我还是愿意选择做一个善良的人,做一个在许多时候乐于牺牲的人,因为我上有双亲,下有儿子,还有弟弟跟老公,我爱他们,我希望为尽量好的社会空气出一份力,我还真不相信,这份力就是微不足道的。而且,即使从自我的角度看,做一个善良的人也是有益的,你不会老觉得不平,觉得受伤害,觉得抑郁于心,你事先就接受了一切,事后也能肯定一切,你不会为种种意外所伤害,那种从容平静的感觉,就是最根本的快乐。

 

二、摘自《关于为什么写作》等,来自章红天涯博客

 

1、我写作,因为我不爱说话。因为每句话一说出口都感到它不是我要说的。因为在大多数人面前我都无法从容地表达思想。因为说话让我疲倦、劳累,自我消耗而一无所获。因为说话还让我线条扭曲,五官变形,变老、变丑。所以要换一种方式说话。我找到的是写作。
  2、我写作,因为我有一个很棒的爱人。我们每天生活在一起,倾心相许。这种滋味太好了,与所爱的人生活在一起太美妙了,怎么品尝都没有尽头。所以我希望还有一个爱人。我找到的就是写作。
  3、我写作,因为我常常被大自然感动。树木是宇宙间最了不起的存在,它们总与天空连在一起。还有花朵,在季节中来来去去。太阳的光影,在树木间、草地上不停地移动。树木、光影、花朵的芳香、像闪电一样蹿过人行道的野猫、张开羽翅从一棵树射向另一棵树的小鸟、波光粼粼的水面……这一切就是永恒的含义。再没有比坐在一棵树下面,让清风吹拂你,就这样听任时间流逝,更能给你带来一种真实的活着的感觉了。我们都是死亡的人质,从出生便背负着死亡的镣铐,但这一刻我活着,与永恒一起活着。我写作,因为希望把自己瞥到的一瞬永恒记录在案。

章红女儿秋秋言论:  
  漂不漂亮真的那么重要吗?我并不觉得这很重要。我最讨厌花瓶类型的了。天鹅很漂亮,我过去并不大喜欢天鹅,因为我以为它们是花瓶。直到有一天从书上看到,天鹅特别能打架,差不多是水上最能打架的,它们甚至还能冲到路上和大狗对打!——我立刻真正地喜欢上了天鹅。

 

三、摘自《散文一篇》等  韩寒的新浪博客

首先,我非常感叹和惋惜,为什么别人有这样的新闻媒体,当时代周刊弄一个人物榜的评选的时候,能够让全世界其他的国家都起波澜。我多么渴望我们中国也能有类似的一个新闻媒体,当他评选人物的时候,在全世界也引起关注。我们不能说这样的一个媒体完全公正,但是它是有完全的公信力的,我多么渴望我们国家也有。可惜我们并没有。不是说我们的媒体人要比其他地方的媒体人差,而是因为一些……原因,这些原因众所周知,点到为止,多说必死,死后鞭尸。

 

最后说回到所谓的影响力,我经常非常的惭愧,我只是一介书生,也许我的文章让人解气,但除此以外又有什么呢,那虚无缥缈的影响力?在中国,影响力往往就是权力,那些翻云覆雨手,那些让你死,让你活,让你不死不活的人,他们才是真正有影响力的人。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他们怕搜呢还是不经搜,往往在搜索引擎上还搜不到他们。我们只是站在这个舞台上被灯光照着的小人物。但是这个剧场归他们所有,他们可以随时让这个舞台落下帷幕,熄灭灯光,切断电闸,关门放狗,最后狗过天晴,一切都无迹可寻。我只是希望这些人,真正的善待自己的影响力,而我们每一个舞台上的人,甚至能有当年建造这个剧场的人,争取把四面的高墙和灯泡都慢慢拆除,当阳光洒进来的时候,那种光明,将再也没有人能摁灭。

 

在此期间,我和我的同仁就不接受媒体的采访了,上市也将不单独召开任何形式的发布会,主要是想降低大家对《独唱团》的期望,虽然作者们提供了非常优秀的文章,但它终究只是一本文艺读本,无论是从程序上还是从本质上,他都无法承载很多人对于改变现状,改善社会的期望。我们总说,这个社会需要常识,需要启蒙,但其实我认为,互联网十年,该启蒙的人已经被启蒙了,有常识的人一直有常识,大家其实都知道美和丑,好和恶,只是我们有不可抗力的因素导致我们在台面上要扭曲和违背一下自己。要改变靠自己,现在不是旧年代,资讯毕竟对我们开放了七八成,我们也已经了解了这个世界七八成。而一本文艺读物,除了能提供好的文艺作品以外,能量有限,如果你抱着想看战争片的心态误看了一部文艺片,无论这部文艺片多好,你都会失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