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夕萌
夕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765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城南旧事——新时期的摇滚

(2007-05-06 22:38:48)
标签:

南昌

新时期

摇滚

崔健

郑钧

张楚

指南针

罗琦

分类: Yesterday Once More
    五一长假,出游回来后,总是有庸懒的日子,于是在网上研究了一下新时期的摇滚。出游时,在MP3里加了崔健、郑钧、王菲的歌,其中《花房姑娘》、《灰姑娘》、《那些花儿》非常棒,其实这些都是些老歌了,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初期。

 

    南昌的时候,听得最多的是崔健和黑豹,大学后期《一无所有》风行。

毕业了,黑豹横空出世,又如流星般消失,尤其是黑豹的《靠近我》,大家集体出行的时候,冒着寒风,踩着单车,一起吼着:“。。。时常感到疲惫,辛酸和劳累,镜中变消瘦的我,忍受不平的折磨。。。”

“眼中含着眼泪
歉诚的后悔
镜中好忧郁的我
像是真的犯了错

我也不愿去体会
那种苦涩味
又有谁能告诉我
该怎样去做

时常感到疲惫
辛酸和劳累
镜中变消瘦的我
忍受不平的折磨

不愿去过平常的生活
放弃一切是我的错
何时得到轻松和快乐
何时驱散身边的寂寞

靠近我

靠近我

理解我”


    后来,我还在南昌的时候,窦唯就去了香港,黑豹也就不是黑豹了。怀念窦唯存在于黑豹的那段日子。

    那时候还听唐朝,《梦回唐朝》。

    当唐朝四兄弟用他们的乐器来描述摇滚的时候,中国人知道了什么澎湃。当年四个高大的小伙子披着满头的长发出现在舞台之上,让我吓了一跳,现在的F4差远了。
   我并不喜欢唐朝的音乐旋律,那种高昂的、至少夹杂着一半愤怒的声音。只觉得他们的歌曲很少从心灵深处打动人,只是一味的裸露地告诉你,这就是摇滚,这就是愤怒,这就是盛世和辉煌!

 

    后来,在广州,我一度坚持听广东电台的新歌榜,那个时候流行音乐的首都还在广州,北京能跟广州对抗的正是摇滚音乐,我和ST曾经去天河体育中心现场看过几次年度总榜的颁奖演出。

    即使摇滚音乐之都在北京,郑钧还是带着《回到拉萨》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到了广州,郑钧卓而不群、天籁般的音乐现在听起来仍然十分动人心魄。

 

    那时候,除了买了黑豹《梦回唐朝》外,还买了正版的中国摇滚专集《中国火1》和《中国火2《中国火》中印象最深的是崔健的一块红布,以及指南针乐队的《这一刻我是真心的》《随心所欲》。张楚的歌也在专集里,不过我并没有过分留意,呼吸乐队的蔚华也不错,但他们在我看来,均没有罗琦的嗓音那么高亢那么有重金属感,听罗琦的歌,就好象被刀子锋利地切割般的快感。

    罗琦的《这一刻我是真心的》,昨天我寻找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那真是天堂般的歌唱。

    罗琦的第二张专集中的《新天》也非常棒,一种重生的感觉。

一种飞奔而去吞没一切的声音
还在阻挡着我
艰难地站起
一个曾经深情却已失望的你
转过满脸叹息就要远去
我已走遍一切经历
让那疯狂的无意毁坏了清醒
一切过后让我容不下自己
可谁还在给我爱的权利

也许永远都把新的生命强加给自己
不管我的身躯如何在哭泣
让曾经跌落的梦还能再靓丽
让那激情火种在明天又燃起
你的心是我的勇气
而你最后的呼唤陪伴我呼吸
一切过后是我新的天和地
请你相信这次我会珍惜
一切过后让我抓住我自己
沧桑尽头你快把我唤醒
沧桑尽头是你把我唤醒

 

    南昌这个地方,到了我离开后,才发现原来它也出产摇滚:指南针的罗琦,还有就是盘古乐队,有争议有个性的地下乐队!

 

    罗琦因吸毒的短暂离去和回来,回来后我也觉得她的歌声缺少了刀子般的锋利以及金属感觉。

 

    盘古乐队很多人定义为地下乐队,其实有一阵子中国的地下乐队还是挺兴盛的。 

 

    后来,广州有一年,我花了80元去现场看了崔健的摇滚演唱会,那热烈的场景,那万人合唱欢呼的狂热让人热血沸腾。

    你能想象万人齐唱颇有争议的一块红布的情景吗?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
我说要上你的路
看不见你也看不见路
我的手也被你攥住
你问我在想什么
我说我要你做主
我感觉你不是铁
却象铁一样强和烈
我感觉你身上有血
因为你的手是热呼呼

我感觉这不是荒野
却看不见这地已经干裂
我感觉我要喝点水
可你的嘴将我的嘴堵住
我不能走我也不能哭
因为我身体已经干枯
我要永远这样陪伴着你
因为我最知道你的痛苦
嘟……

 

    虽然在广州,我看过许巍的现场演出,但跟黑豹类似,对于他们是否真的属于摇滚存在争议,不管怎么样,喜欢就可以了。

 

    很有意思的是,中国的摇滚重镇除了北京以外,还有西安、南昌等古城,西安出了张楚、郑钧和许巍,南昌出了罗琦和盘古乐队,广州有少量的摇滚,代表人物是王磊,但不成气候。上海呢?上海有摇滚吗?

 

    以下是对广州摇滚的一些评论:

质量鉴定:广州摇滚是潮湿的、自由的、与时俱进的,更是包容的。王磊是这块热土生长出的摇滚大树。

质检报告:少点愤怒,多点自由
  广州的摇滚是潮湿的。与天气有关,也与广州摇滚人的心态有关。与以北京为中心的北方摇滚的宏大叙事和高蹈偏激不同,以广州为代表的南方摇滚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他们不是生活的敌人,而是一根对抗盲目的针。他们对生活发言,而不是空洞地诅咒和宣泄。比起北京摇滚的“权力话语”,广州摇滚更加人性,更加真实,更加自由。
  广州的摇滚是“与时俱进”的。在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新的资讯意味着新的可能。正如广州代表了未来市民、社会的前途,诞生于这块潮湿、温暖、班驳土地上的摇滚更加显示了我们这个商业时代心灵的渴求和本能的呼唤。

 

    最后以崔健的假行僧结束城南旧事——新时期的摇滚。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却不知我是谁.
假如你看我有点累,就请你给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经爱上我,就请你吻我的嘴.

我有这双脚,我有这双腿,我有这千山和万水.
我要这所有的所有,但不要恨和悔.
要爱上我你就别怕后悔,总有一天我要远走高飞.
我不想留在一个地方,也不愿有人跟随.
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

我只想看你长得美,但不想知道你在受罪.
我想要得到天上的水,但不是你的泪.
我不愿相信真的有魔鬼,也不愿与任何人作对.
你别想知道我到底是谁,也别想看到我的虚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