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雪木屋
香雪木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402
  • 关注人气:5,0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胡同深处》之故事四

(2019-05-10 07:06:30)
《胡同深处》之故事四

后边那楼101的强先生,他已经七十八岁。

强先生是机车工厂的会计,旧社会学了几年,解放初又进了几天财会学校,在故式的工厂里,他自然而然的走上了会计的岗位,那时还说不上爱岗敬业,他对工厂为他提供的岗位是满意的。从此,不再去车间里面对吞吞吐吐的火苗,  他可以坐在风扇边,慢慢咽下那口清茶,不时手中还有那么一点小权利,不能报销的单子被踢出来,那怕是厂长的,照样要受财经纪律的约束,工作之余,读熟了几本武侠小说,看的能背下来,先生天生一副好口才,晚饭后,上夜班的工人还不到进车间的时间,常常在他会计室门口的那块石头上听他讲个段子,真的说的那些青年人神魂颠倒的,有位上了点年纪的女工,听的入神,忘了进厕所不小心就尿在裤子里。这更加提高了他的知名度。谁知事情的进展竟那么浪漫,听故事的女工从院子里走到屋里,从屋子里走来走去,先生有点紧张,但是,四周格外寂静,没有任何动静,会计室是闲人免进的。他的夫人在农村,两地分居。身边的女人,弯弯的柳眉,高高的鼻梁,象水一样光滑细腻雪白的脸上有两个酒窝,在微微的颤抖着,她不顾一切地跑进来,不顾一切地  扑进他的怀里,她崇拜,她冲动,这时女人身上的那种芬芳传过来,他竟然无法自持了。

其实,强先生的担心有些多余,之后一点风声也没有,一天,两天,一月,两月,直到几年过去了。不仅厂里领导没有发现,下边的工人也没有议论过,强先生仍然做他的会计,认认真真地记帐,每年没有出过差错,茶余饭后仍有人在听他故事,笑声时不时地从会计室门前传到厂子的多个地方。也算是给精神困乏的工人们添一点乐趣。

大家都知道的时候,还是强先生自己暴露的,是在他    为大家讲故事时作为一段笑话讲的,当时心情是忏悔还是留恋,让人费解。是那么一次还是以后有多次,更说不清楚。时间这么久了,强先生的那位情人在哪里,谁能找到她,也许只有强先生的梦中有。

但是有一点可以清楚,强先生对他会计生活是满意的,虽然只有二十五年,但在人生的长河中,毕竟不短了,改革开放之后,厂子卖给了外方,外方只承担资产,不要职工。ZF 好脾气,对外方可谓言听计从,SZ代CZ 签了字。几千名工人XG 了。从此再也不能进工厂的大门了,许多人留恋不舍,久久地在厂外徘徊,他们很难想通,ZF为什么以牺牲工人的利益为代价。

两年之后,当他们搞清楚了外方是一个晃子,真正收购方是某位有QS的人的儿子,他们觉的上当受骗了。他们痛恨ZF,但还是相信GCD反腐的决心,想到这里,他们好象获得了极大的力量,一下了堵了市ZF的大门,强先生也在上访队伍之中。

ZF没有动硬的,但也难以解决问题,卖出去的厂子象泼出去的水,如何再收回来呢?况且,时过境迁,当时签字的SZ已经远走高飞,谁能讲清里面的奥妙呢?

拖延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每次上访,他们感到被动,有人开始动摇,大家心里想小腿扭不过大腿,改革是大趋势,谁也阻挡不住改革开放的潮流。。。

强先生始终没有这么想,他感到很不公平,一次上访回来才真正想开了。帮他解惑的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在出租车上他和司机说起来时,才知道,他也是下岗职工,那人说“和你一样,我也骂过街,堵过门,没用。那真是傻冒,命苦不能怨ZF。”开始强先生并不理解,后来他想这一切都是命里注定的,要么,怎么会有那么漂亮的女人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这不就是命中注定的桃花运吗?

其实命运待他不薄,儿子成人后谋得一份GWY的差事,连儿媳也是GWY,但是GWY与GWY也不一样,儿子和儿媳也不一样,尤其是对待他,经常的白眼太多。

幸好,没等打起架了,强先生明智地离开了儿子的家,   住进了宿舍楼, 他心安理得,儿子也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如果每月有一千元的退休金,媳妇能不挣着养你吗?这是报应,这就是命。”他想:儿子,言之有理,这就是命。如果厂子开的红红火火的,如果乡下的老伴不过早的逝去,安家 的地方还能仅仅是这一间不足八平方米的传达室吗?

当强先生想通了之后,好象换了一个人。

他仍然重复过去讲故事的生涯,但故事的内容已经不再是武侠小说,更不再讲黄段子。而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的经过,更有哲理的轶闻趣事。听故事的对象也不再是那些拖家带口的工人,而是院子里那些刚刚懂事的孩子。

冬天里,孩子早早地把传达室里挤满了,浑旧老黄的灯光下,他们聚精会神看着强先生的脸,那是一张饱经风霜刻满皱纹和时代印记的脸,人老了没有用了,他要把该说的话说给孩子们,从那些孩子的脸上,他找到自己的这种责任,他说:“一百年前,有一个四口之家,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孩子,这一年,天大旱,颗粒不收,一家人难以活下去,为了保住奶奶,孩子他爹和妈 ,背着奶奶要把孩子埋掉。当坑挖下三尺之深后,突然哐当一声,把孩子惊醒了,哇哇的哭声使当娘的不忍心把孩子扔下去,那块和铁掀撞出的东西是什么?当他们抛开泥土,发现竟然是一块闪闪发光的金块,他们喜出望外,抱着孩子回家了。

强先生就有这种能力,绘声绘色,简单的事情,说的津津有味,吸引了孩子们的心灵,

这个十年,他过的不容易,住过四次医院,动过三次大手术,有两次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儿子感到父亲几天要离开人世间了,眼泪汪汪的,后来他还是神奇般地活过来了,医院费用,当然儿子承担,住在宿舍楼里的人,看着孩子累的那个样子,都会出钱来接济他,有的还拿着礼物到医院看他,那些孩子眼巴巴地望着那间空洞洞的传达室,盼望强爷爷能回来。

去年,他病倒了,这次他没有住医院,回来也没有再进传达室,正好16-11-101要出租,儿子为其办了租赁手续,搬进去了。

病的晚期,他并不象别人那样痛苦,楼里胡同里人经常过来,和他聊聊,孩子们也都跑来拉着他的手,看看给他们讲故事的强爷爷慢慢地消瘦下去,不知身上疼不疼?

只到临终前的一天,陪着强先生打麻将的邻居,看着他脸上滚动着黄豆大的汗珠,他们才知道,他疼的厉害,请大夫来打了两针止疼药,一会慢慢地睡着了,醒过来时,握住儿子的手说:这次真的要走了,我不走你妈太孤单了,到那边见了她,要向她赔个不是---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丧事很简单,是遵照他的嘱咐。

当一切都办完之后,这些孩子在101房门的周围,挂起强先生生前用过的那些铺盖卷,有个邻居问强先生的儿子,老头子就你一个亲人吗?儿子“啊”了一下,好象不愿意把真情说出来,但在大伙真切的目光里,还是说出来,家里还有一个哥哥,日子过不下去,我的家属和老人不对付,这一切包括看传达、住医院、租房子,我都没有告诉他们。大伙这才明白怪不得这些年来,在老人的生活圈里除了儿子之外,没见过媳妇和其他亲人。这是报应吗?

对于强先生这位GWY儿子,人们都不知道他在哪里上班,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

胡同里和宿舍楼方圆几里地的地方,几乎每天都有人生病离去,几乎每天也有孩子哇哇落地,大门不停地开开关关,车不停地进进出出,生活还在继续着,胡同深处的故事还在不停地编织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