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哲夫成城
哲夫成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83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短篇 《一夜情》全篇

(2006-10-17 14:24:59)
分类: 原创
                          文/哲夫成城
                      上篇
 
    炎热酷暑,夕阳西下,夏卞孤身一人,行旅匆匆,汗湿衣衫,流入北上的列车。
    这是从**开往北京的空调特快列车,夕发朝至,夏卞将要在火车的硬座上熬过整整一夜,漫漫长夜哦,他烦燥起来。
    好在,车厢里有空调,不热了。
    对号入座,夏卞找到了他的座位,是双人座,他的座位在过道这边,靠窗户的那个座位上的人还没来。
    夏卞坐在那里,无精打采,懒懒地闭着眼睛,头耷拉在靠背上。
    上车的人熙熙攘攘,不一会,一个女人站在他身旁。
    “劳驾,请让我进去。”这个女人对着夏卞说。
    这个女人裹挟着一股香气向他袭来,他顿时来了点精神,便抬头看这个女人。哇,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好漂亮的女人啊!夏卞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心里欢喜开来,赶紧起身让座,很礼貌很绅士地表演了一个优雅的动作。很快,夏卞发现她是独自一人,心里就更加欢喜。便殷勤地帮她把行李放到上面的行李架上。
    在第一眼看到她的刹那间,夏卞的心就动了一下,心里有了欲望,他希望与这位美貌女人有所接触。
    他们挨着坐着,上车的人来来往往,触碰着他的胳膊,他将身子往里靠一点,这样,他和她很自然地贴的更近了,夏天,他们裸露的胳膊有了肌肤之亲,夏卞心里美滋滋的。
    夏卞开始偷偷打量她,她美丽、高雅、文静,慈颜善目,她美的像一尊雕像,让人心生仰慕,她平静的脸上带有一丝难于察觉的忧郁。
   “你是到北京吗?”夏卞试着跟她搭话,并充分展示出礼貌、亲切、善良。
   “是的。”她答话了,语气柔和,夏卞很高兴,有她陪着自己坐到终点,“如果我们能够交谈,如果能够交个朋友,如果我可以帮助她做些事情……”夏卞情不自禁,浮想联翩。
   “哦,我们要在火车上熬一夜,我习惯了,常坐这趟车。”夏卞想把聊天的话题打开,想跟她多聊,聊的越多越好。
   “是呀,我头一次坐硬座,应该可以坐到底,大概没有问题吧。”她语调仍是那么轻柔,目光在车窗外的远处漂浮着,像是回应他的话,又像是自言自语。
    在她说话的时候,夏卞从她的侧面仔细观察她,她看上去可能比自己大五、六岁,大概三十三、四岁的模样,一头飘逸翻卷的长发舞动着袭人的性感,扑朔迷离的大眼睛闪烁着难以抵挡的诱惑,淡淡的粉妆,红唇如画,袭一身淡蓝花色柔软连衣裙,身上散发着幽幽清香,她看上去不胖不瘦,身高适中,一个标致的美少妇。
    她的声音如强烈的冲击波,击穿了夏卞的心,夏卞越看她越入迷,心狂跳起来,多么奇妙,不知有多长时间,他早已经忘却了的这种感觉。
    夏卞心里一阵激动,表面却镇定自若。
    他千方百计寻找话题跟她聊天,跟她套近乎,尽其所能,展示自我。
    他们天南海北聊着,聊的很融洽,可夏卞的心思却一直在这个女人的身体上、在这个女人的身份上。
    这个女人白白净净,风姿迷人,她裸露的胳膊,纤细的手指和身上散发出的一阵阵清香诱惑着夏卞,这个比他年长几岁的美貌女人,她的身上辐射出一股魔力,将夏卞俘获,使他无法抑制地对她着迷,从这个女人的气质和举止来看,夏卞猜想她应该是个有钱人,可能是个老板,也许她不是很富有,但是,那正好是他可以企及的高度。
    夏卞一边和她攀谈一边幻想着能搂着她柔软的腰身,嗅着她幽幽的体香,吻她性感的红唇,跟她上床,甚至花她的钱,他觉得自己能配上她,自己年轻,27岁年轻英俊的面孔,一米八零的个头,魔鬼身材,还有自己的智慧自己的真诚,他想攀上这个自己喜欢的女人……
    夏卞觉得自己想的太多、太离谱了,可是,自己却无法抑止,沉浸在这种痴心妄想中,急切地想要付之于行动。
    这个女人很稳重,很有头脑。如果自己只是甜言蜜语,或者耍弄一些小花招、小骗术,在她这里是行不通的,夏卞知道,对待这样有品味的女人,要想赢得她的芳心,唯有剖开自己的心扉,用坦诚和真心来打动她。
    夏卞独自闯荡北京两年有余,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人生地不熟,身边没有亲人呵护,没有可交心的知已,没有女朋友的温情,感觉自己一个人好孤独,好寂寞,好艰辛。就业的压力,工作上激烈的竞争,每天被逼着要提升业绩,自己的神经天天绷得紧紧的,如同炼狱。像他这样没有背景,没有响当当的文凭,没有超强的一技之长,想在北京站住脚,谈何容易。他每天看够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他生活在一个被人们遗忘的阴暗的角落里,独自神伤,自我封闭。这两年多来,夏卞几乎失语,除了做推销时喋喋不休地虚夸公司产品外,自己已经讨厌开口说话,因为他看到人与人之间多么虚伪,趋炎附势,阿谀奉承,摇尾乞怜,丑态百出。
    两年多啦,夏卞没有遇到一个可以倾心交谈的对象,自己满腔的辛酸、满腹的苦水,无处倾诉,无处发泄。自己总是碰不到一个能彼此心怡的女人,自己充满活力的青春体魄,时常受到性欲的侵扰,他狼狈不堪,又自命不凡,洁身自好,他将自己彻底封闭,夏卞的心被一层厚厚的茧缠绕,他沉默着,压抑着……
    今天,这个陌生的漂亮的女人,这个令自己心怡的神秘的女人,神奇般地打开了自己心灵的门户,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
    夏卞滔滔不绝,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激动。这个女人静静地听着,认真地听着,微笑着,不时地点点头应和着,在适当的时候,她还会引发一个话题,让她们继续谈论下去。
    是的,在她面前,夏卞觉得自己非常诚恳,他真诚地向她敞开自己的心扉,如实地告诉她自己的基本情况,自己的所思所想,自己的喜怒哀乐,夏卞简直无法自控,心灵的闸门一旦打开,心中长年郁积如洪水泛滥,奔腾而出。
   “我老家在**市郊县的一个小镇,家里经济状况不错,父亲是镇里有地位的人,因而,从小,我便是众星捧月似的公子哥,后来,爸爸被迫从位子上退了,我们单位里那些势利小人就开始挑我的毛病,给我小鞋穿。那时,我已订婚,在我们那里二十岁都要结婚的,我已经晚了,正当我准备好了结婚事宜的时候,由于爸爸退位,女朋友在婚期将近时离我而去,结婚化为泡影。那时候,我好伤心,好悲哀,生活和工作上的骤变,让我痛彻骨髓。”
    夏卞非常信任眼前这个女人,他认为她是一个好的女人,一个美貌而心地善良的女人,他觉得自己跟她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如同前世就相识相知,也许,自己是自做多情、自我感觉良好,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这种感觉太明显、太强烈了,以至于夏卞已经完全陶醉其中,滔滔不绝地倾述。他不知道她是什么感觉,不过从她的话语和表情中看得出,她被他的真实情感所感染,她静静地、认真地倾听着。
 
 
                      下篇
 
    后来,夏卞决定离开家乡,离开工作单位,离开那些整他的王八蛋。经朋友介绍,他来到北京打工,现在,他在做通迅行业的宣传和销售工作,来北京两年多了,工作之余,夏卞非常孤独。
    夏卞今年已经27岁了,自从女朋友悔婚他离开家乡后,他的父母一直为他的生活、工作和婚姻操心,他们总是劝夏卞回家乡工作,赶快找个媳妇成家立业,可是,夏卞不甘心,他要在外面干出个明堂来,让那些瞧不起他的王八蛋们看看,他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夏卞就不相信,自己闯不出一条血路来,自己一定要在北京找到立足之地。现在,夏卞的工作比较稳定,销售业绩不错,收入也说得过去,虽然,以他现在的经济实力,在北京购房是痴人说梦,但是,他已经在家乡购置了一套不错的房子,如果回家乡结婚安家,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夏卞对家乡的女子有排斥心里,他想在北京找到自己的爱情。
    在北京,自己能遭遇爱情吗?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夏卞,以自己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看得上的女子,人家却看不上他,而看得上他的女子,他又多是看不上人家。夏卞虽然没什么能耐,也没地位,没多少财产,没有女孩子们要求的有房、有车、有存款,甚至还没有文凭。可是,从小,他就是在人们的赞扬声中长大的,这就造就了他的性格,他完全无法屈就于任何一个平庸粗俗的女子,他宁可忍受孤苦也不愿意曲意迎合任何一个人,夏卞的悲剧就是从这里拉开序幕。
     ……
    夏卞完全进入了自己的情感角色中,忘却了这个不知姓名的美貌女人的存在,他像是在自语自言,或者把她当做一个虚幻的知已,他不停地诉说着,平时郁积的满腹辛酸无处诉说,今天他特别投入,把心中的苦闷,把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一股脑和盘端出,说到伤心处,禁不住眼里噙了泪水。
    女人从她的坤包里拿出一叠面巾纸递到夏卞的面前,她的这个动作让夏卞心里一颤,他清醒许多,回到他们现实的关系中。
    夏卞觉得,她递过来的不是面巾纸,而是一份关爱,一份温情,他好感动。
看着她的手和她手上的面巾纸,夏卞突然激情澎湃,接面巾纸的手抖动起来,他在心里告诫自己,千万要稳住,不可造次。于是,他小心翼翼,微微抖动着手,做了一个细微的小动作,在接她的面巾纸时,他的手指有意识地触及到她的纤纤玉指上,并且停留了几秒钟。他想试探他们是否有感应?
    她的手很柔软,她的目光像流水一样流动着,她看了一会夏卞脸上的泪水,然后,目光移向别处,表情很宁静。她对他的小动作没有反应。
    他们谈了很长时间,几乎都是夏卞在说,她静静地在听,不时地轻轻点点头,脸上有着难以察觉的细微的表情变化。
    夏卞几乎把自己的情况全部告诉了她。
    她闪动着睫毛,没有告诉夏卞有关她的任何情况,她只是说她的家在北京,夏卞甚至不知道她是不是婚姻中人,她沉默不语,目光飘浮着,像一团迷雾。夏卞不再向她询问任何问题,他只想让她了解自己,他愿意在她面前解剖自己,把自己的心坦露给她看。
    天已经黑透了,车厢里灯光昏暗,人们都昏昏欲睡。
    夏卞看看手表,已经深夜12点多啦,自己身旁的这个女人,看起来也疲倦了,她头靠在椅子靠背上,闭着眼睛,她是那么美,一种迷蒙的美,一种神秘的美,一种恬静的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令夏卞如痴如醉……
    她累了,她需要休息,夏卞不再说话了,他闭上了嘴。可是,自己一点倦意都没有,他还沉浸在激动之中,来北京两年多啦,这种久违的感觉,今天又终于被自己捕捉到,他激动的不得了,思绪翻飞。
    夏卞本来就爱沉思默想,此刻,他情绪激动,又不能再叙说,自己的心“砰,砰”地狂跳着,他压抑着激动,不时地偷偷看她。他也跟她一样,将头靠在靠背上,眯缝着眼,佯装睡觉。
    夏卞的胳膊贴着她的胳膊,这样的接触如触电一般,启动着他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他再也无法抑制,便开始做小动作,他的手慢慢地向她的手移动,缓缓地、轻轻地夏卞的手掌包绕在她的手背上,他的手指轻轻地在她的手背上划动,她没有抵抗,她的手柔软的像一团棉花。
    他的激动到达顶峰,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一把把她搂过来,把她的头贴在自己宽阔的胸脯上。
    夏卞低头看她,她闭着眼睛,她咬着嘴唇。
    他想跟她接吻,他勇敢地将嘴唇压在她的嘴唇上,可是,她扭过头去,拒绝接吻。
    他将唇移到她的脖子下衣领开口处,他在那块洁白如玉的肌肤上轻轻地吻着,他的手隔着她的衣服摸索着她的臀部,这是她允许他侵犯的极限。这个神秘的女人让夏卞巅狂,他吻着那块此刻属于他的地盘,只有那么一块小小的地盘,她恩赐给了他,他激动地颤抖着,不停地吻着,他周身血液澎湃汹涌,他想在那块小小的地盘上,将她的心吻出来,在那块白皙的肌肤上,那块衣领正好遮盖住的地方,夏卞吻出一个猩红猩红的印痕,一个十分醒目的瘀血的吻痕,他想让这个吻痕长期停留在她身上,让她在心里永远记着自己。
    她用手扒开自己的衣领,低头看着那个猩红的吻痕,用纤纤手指抚摸着那个吻痕,静静地思索,然后,她平静地看着夏卞,表情平静的近乎呆滞。
    在他拥抱她的一刹那间起,她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她像木偶似的,在允许夏卞侵犯的范围内,任凭他摆布。他有更多的企图,他想用手侵入她的衣服里,抚摸她的乳房,他想从她裙摆的下边侵入她的私处。结果,被她明确抵抗,这个女人没有对他开放她的全部身体,更没有对他开放她的感情,她给了夏卞一个迷一样的堡垒,让他痴心,让他迷惑。
    夏卞一直紧紧地搂抱着她在自己怀里,他感觉到她在悸动,她咬着嘴唇,闭着眼睛。
    终于,她在他的怀里入睡。
    夏卞一直抱着她,将她的头拥入怀中,车厢里时不时地有人打量着他们,对那些探奇的目光,他不屑一顾。
    夏卞抱着这个神秘的女人,不停地幻想:他们能不能进入实质的关系?无论以后她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自己都能满心欢喜、坦然接受,因为自己喜欢这个女人,只要跟她有牵连,让自己充当什么角色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他又有些沮丧,他们这是正当的爱情吗?爱情有光明与阴暗之分吗?
    夏卞在北京两年多啦,几乎没有触及女人身体,他多么渴望与女人缠绵,多么渴望爱情来临。自己怀中的这个女人,她给了自己一块小小的地盘,让自己忘情地吻那个地方,可是,自己能得到她吗?得到她的人、得到她的心?
    夏卞反复地撩开她的领口,露出被他吻出的猩红的吻痕,他呆呆地看着这个吻痕,心里疑惑,她为什么要恩赐给自己这个小小的地方呢?这个吻痕对她意味着什么呢?
    一切都是迷!
    夏卞被情欲催得昏昏沉沉,他被思绪搅得迷迷糊糊。
    一夜,夏卞都没有入睡,一夜,夏卞都沉浸在一片迷茫的温情中。
    列车终于到了终点站—北京西客站。
    夏卞一手帮她掂着行李,一手搂着她的腰身,他们出站了。
    他虽然要到了她的手机号,可是,夏卞仍然感到惶恐,他预感到自己马上要失去她,情急之下,他顾不了羞涩,直接向她乞求:“我们开间房吧!”
    “不!”她回答得干脆利索,没有一点回旋余地。
    “那么,以后我们多联系。”他又提出要求。
    她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夏卞知道,现在,自己所能做的,只有放她走人。
    很快,一辆小车驰来,他眼睁睁地看着她钻进小车,她头也没回一下,连声再见也没有说,小车一溜烟消失在茫茫车流人海中。
    后来,夏卞打了几次她的手机号,语音提示:“对不起,你拨的号码是空号。”…………
                   全文完
 
 
    本文属原创,坚决禁止任何人不经哲夫成城同意转载!否则必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