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孔雀草
孔雀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1,447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篇连载:别拿爱情说事(四)

(2006-12-29 09:07:41)
分类: 长篇连载:别拿爱情说事

大年初一的早上,安远匆忙的回到家里,看着苍白却异常平静的小鱼。房间是整洁的,床铺没有睡过的痕迹,小鱼坐在地毯上,旁边是几个空的啤酒瓶,烟灰缸里有几个烟蒂和半截没有抽完的香烟,

[你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还抽烟?]

[还用学吗?抽烟喝酒就好像性交一样,根本不用学,做就可以了]

安远显然对她的粗俗表示惊讶和鄙夷,但很快,他掩饰了对她的不满,此刻,在小鱼心里,没有什么人能够粗俗过面前这个男人

[鱼,对不起,是我的错,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能原谅我吗?]

安远蹲下来,用手抚摸着小鱼的头发,[请你不要碰我!]安远的手指僵在她都头上,[能告诉我,你怎么知道她的事吗?你跟她说什么了?]

[你如此气急败坏的跑回家来,就是想质问我对你的情人做了什么是吗?好,我看了你的邮箱,破译了你的密码,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已经知道的恨彻底了?不用编了吧]

[你卑鄙!]安远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掩饰不住的气愤,是隐私被窥视的屈辱感还是无法狡辩的罪行昭然于天下的无地自容,小鱼丢下已经燃尽了的烟蒂,站起身,如曾经千百次近距离凝视他的眼睛一样,大声的说

[对,我承认我很卑鄙,你也将会知道,卑鄙就是专门来对付无耻的]

[我不请求你宽恕我,能告诉我,你和她说了什么吗?]安远显然是个会审时度势的人,他很清楚,这个时候不是玩个性耍脾气的时候

[这很重要么?抗不住了吧?受到威胁了?你们不是爱的死去活来么?不是缠绵的要死要活么?… …其实没什么,我没有骂她,我只是告诉她,我想和秦叔叔谈谈,看看我能够帮他分析一下,是他年龄大了那里不够行了,还是功夫不到家,居然让他的妻子能背着他和一个小她一圈儿的男人偷情半年多?]

[鱼,鱼…她说她没法活了,要不和我结婚,要不去死!…]

[那不是挺好吗!咱两没结婚,没有什么道义和责任,她也不是什么第三者,你选择她,只能说明她是胜者,挺好呀!我走,成全你们,省得你们还要偷摸的约会,你也不必再编任何谎言来欺骗我了,对我,你真的不用,你完全可以告诉我对我没有兴趣了,至少你该了解,我不是个纠缠男人的女人,我如此简单的一个人,实在无须你费劲心机来欺骗我]

小鱼从没有想过,自己也居然可以如此平静却犀利的说出这些话来,她是不是快要疯了?

[我怎么能和那样的女人结婚,她大我12岁,有没有搞错?我妈和秦叔叔是同事,她还不杀了我,这事闹大了,我就完了]安远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他在为谁难过?他在为谁担忧,恨显然,此刻,不是为了小鱼

[我是爱你的,我也只爱你,即使不娶也不能娶她呀,她背着自己的丈夫和我在一起,这样的女人能要吗?]

这次轮到小鱼瞠目结舌

[这样的女人?你,你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你难道不爱她吗?你能和另一个男人共用一个女人,你不怕得病吗?你就不怕人家老公找上门来,要了你的命?你不爱她还能和她做爱?你真让我恶心,安远,你别让我看不起你,难道你和她上床的时候没有说过一句爱她的话么?]

[女人都爱听这话,不过是台词而已,她帮了我很多,我的生意… …我,唉!我和她是各取所需,那绝对不是爱情,我真的只爱你]

[你简直连猴子都不如!占了人家便宜,还侮辱人家,啊?吃人家喝人家利用人家还上人家,最后她是婊子,你却振振有词了?我真替她不齿,她想死吗?好啊,证明她还知道什么是廉耻,证明她还有点羞耻心,我倒觉得,想死的应该是你啊,你怎么不想死呢,真是无耻,利用人家靠出卖你自己的身体,你和男妓有什么区别?]

安远困兽一般来回走着,突然他站在小鱼对面说[鱼我是爱你的,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她们都是主动找我的,我只是做戏罢了,从没动过感情的,送上门的女人,自己不要尊严,怎么能让我尊重她们呢?我是会娶你的,我们结婚吧!你不会把我丢下的是吗?]

[她们?]再次的打击似乎让小鱼更加清醒了,原来自己以为能接受的结局完全改变了

[别告诉我她们是谁,我不想知道你究竟有多么肮脏,我们不可能结婚的,从现在开始,我们分手了!]

[为什么?不,我知道因为我错了,难道就因为我做错了这一次,就永远不得原谅吗?难道你不知道我爱你吗?]

[别再跟我提爱了好不好?你就这么爱我的么?啊?如果我不发现她和她们呢?你一定会继续自得其乐的,我了解你,你不但游刃有余,你还会觉得自己手段高超,心里暗笑我是个傻逼!]小鱼突然觉得,原来骂人是个很发泄的事情,哪怕是在骂自己

[我告诉你,分手不是因为你做错事情的行为,是因为你已经无耻到这个地步居然自己都不觉得,占了便宜还如此诋对方,请问,我能和一个无耻之徒生活在一起吗?你都无耻到这种地步了,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原谅?]

 

小鱼绕开了安远的手,这个男人手是温柔的,也是残酷的,他亲手粉碎了他们6年的感情。小鱼拿着自己的旧帆布包,她后悔让他看到自己抽烟喝酒,她不想让他认为自己是为了他而痛苦,她选择了这种方式,折磨的是她6年来,信以为真的纯洁爱情,披上旧羊绒大衣,动作是缓慢而有节奏的,小鱼自己回想起来都非常吃惊自己当初的平静,安远迫切的想说什么,围小鱼周围,小心的拿捏着彼此间的距离,在她就要往门口走的时候,他突然跪在小鱼的面前,眼睛里噙着泪水,紧紧的抱着她的腿:[鱼,你不要离开,好吗?我发誓我以后不会了,你知道的,我只爱你,你得救我,她已经疯了……]

 

 

孔雀草(原创文字,谢绝转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