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呼伦贝尔
呼伦贝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72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珠峰大本营之夜(下)

(2012-07-30 12:55:21)

写完明信片,给几个闺蜜发完短信,我已经吸上氧气了。

珠峰大本营之夜(下)珠峰大本营之夜(下)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大本营人来车往的,大家进进出出帐篷,新鲜而欣喜。据说那个在空地上架着三脚架的男子来自福建,为了一睹珠峰的风采,已经在大本营住了快一个星期了。

我们穿上了所有能御寒的衣物,中午穿越山谷的时候还是暖阳高照,这会儿只想躲进帐篷,拉过一张被子,铺在自己的睡袋外边,氧立得可以维持15分钟的制氧量,黑色的药渣,只能粗暴的倒在帐篷门口,好在还有两瓶纯净水,全部倒进氧立得中。起初,我还能微笑的迎接同伴的相机猎奇,一会儿,终于支撑不住,倒头就睡。朦胧中,记得他们点了菜,还有青菜土豆牦牛肉之类的,还有人庆幸不用靠方便面果腹。后来,就云里雾里,连梦都是支离破碎的。只晓得,后脑勺不是我的,脖子不是我的,全身僵硬,蜷缩在睡袋中,唯有氧气管是清凉的,是属于人间的气息。

没有害怕,没有哭闹(也没有这份精神),心底里是乐观知足的。含笑难忍的睡下来,隐隐约约听到同伴欢喜的吃完饭,制氧机又换了几茬药粉,丹参片苦苦的但是清凉的寒在口中,飘飘然,我在5200米土地上,精神的富足,忘却了恐惧和痛苦的煎熬。事后,我问老王,你怕不怕我在大本营挂了?回答是:我们准备了足够的制氧粉,没事的,只怕小何也发作跟你抢制氧机。

后半夜,山里下雨了,粗大的雨滴和飕飕作响的寒风敲打着帐篷,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轻微的摇晃,这是我们离开城市之后第一次住帐篷,除了容身之处,没有一切盥洗设备,我们也就练就了不喝水少上厕所的本能。想起我们在日喀则挑选酒店的时候,为了几十元的差价,跑了几家酒店,此刻,房间设施如何,干净与否,大堂是否华丽,显得多么的多余和矫情。我们能挺过这个夜晚,就是自己的胜利。

四点半,老王和小徐,大姐要去冲击容许游客进入的最后4公里。他们三个人穿戴严密,还背上三脚架,事后证明完全属于额外的负重。老王重新制了一次氧气,想想,还是给我喂了两粒红景天,加了一片止痛片,然后才走。
珠峰大本营之夜(下)

珠峰大本营之夜(下)


六点钟的时候,我已经能够把救命的制氧机慷慨的转给小何使用,还有力气替他们泡制药粉制氧,不过,纯净水早就用完了,只好加了两大勺放置在帐篷门口水桶里面冰冷的雪水,不晓得是否让他们小俩口吸的寒冷无比。我则让卓玛给我煮了一碗面条,为了有味,卓玛估计加了好多的花椒和盐,在高压锅中压制了许久才端上来,我努力挑着吃了几根。

丹巴师傅一直放置在行李箱的红色脸盆此刻派上用场了,见他舒舒服服的洗了脸,神清气爽的在吃糌粑喝酥油茶。我借来脸盆,兑了点热水瓶中的热水,温和的水,浸润了我干冷的脸庞,感觉,回来了。

解开头发,想梳理一通,居然发现我的长发已经跟卓玛一样的干枯纠结如干草,索性扎起来。热水瓶中已经没有热水了,我也就不再奢侈的想着刷牙了,卓玛背起那只绿色的水篓,出门去背水了。

想到门口沙发上那件尚未织完的白毛衣,已经全然不见原有的颜色,洁净,在这人烟渺至寸草不生之地,显然是装饰品,可以昂然忽视的步骤。同伴全体没有刷牙洗脸的要求,估计对此全部看在眼中。相比较于在亚丁大自然营地,与老板娘为了用热水的冲突,我们更加体恤在极端艰苦环境下的卓玛的艰辛。

 

丹巴师傅的丰田吉普已经老旧了,这会儿在帐篷门口又趴窝了,同伴在帮老丹巴修车,丹巴师傅竟然一点都不着急,总归会修好的,看来坏车是常事了。为此,我们在大本营多逗留了两个小时,11点半,全营地一片欢呼,珠峰显露出来了!

虽然只是一个小尖角。

珠峰大本营之夜(下)

已经足以让我们终生为此自豪!

挑战自我,可能是终生的话题和努力目标,珠峰都去过的人,今生不需要为一些事一些人而烦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