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中的阿亚
梦中的阿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005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八路军奇袭日本鬼和四大爷蒙冤(下)

(2015-05-28 19:06:16)
标签:

八路军

军事

四大爷

战斗

小说

分类: 为人生找一个完美的文学归宿

四明确信周围再也没有人了,他把自行车从草丛里推了出来,俯下身仔细地端详着这个宝贝。这是一辆日本产的自行车,是八路在以前的战斗中缴获敌人的,他按了一下车铃,车铃还悦耳地响了起来。村里的大地主家也没有自行车,自己骑上它在村子转一圈,那才是风光呢!他一站起来发现了眼前有一支队伍,这是国民党杂派队伍十五旅的人,他们得到消息八路军在同日本鬼子激战,想得渔人之利,等到战斗结束后,他们向这边赶过来,一个胖子从四明手里把自行车夺了过去,四明想反抗,看到周围的人都带着枪也是敢怒不敢言。

当天晚上几个八路来到了村子里,领头的是指导员一只眼,他是奉孟团长之令来找村民去掩埋那些同志遗体的,他找到了村长。村长虽然有点害怕,但是他在一只眼的劝说之下,还是组织了一些村民去把那些英雄的遗体掩埋了。他们还把几个重伤员转移到了另外一个离伏击点更远的村子,怕鬼子来找到他们。他去墓地里找自行车,当然没有找到,生气的一只眼还是打听到了是什么人把他的自行车给推走的。

村民们心惊胆颤地过了几天,他们害怕日本鬼子找不到八路来村子里报复,有的村民还躲了出去。被学堂赶出来的四大爷几次去哀求教书先生,倔强的教书先生还是拒绝了他再去上学的要求。他几次去找四明玩,家里和村子里没有了他的踪影。爷爷这个时候在济南的一个水泥厂做事,奶奶在家里和家人捱着苦日子。失落而又伤心的四大爷经常在村子东头槐树下面一个石磨上发呆,回忆着他在学堂里度过的美好时光。这天上午,他正在石磨上看小说<<三国演义>>,来了两个陌生人,一个人只有一只眼睛,他问:“你爷(父亲)是牛书生不?”胆怯的四大爷说:“是!”另外一个人说:“这就对了。”一只眼另外一个完好的眼睛里露出了凶光:“跟我们走吧。”四大爷把书合上站起来想跑,被一只眼抓住,另外一个人把书夺过去扔到地上。这时周围一个人影也看不到,四大爷想喊,一支枪顶在了腰上。四大爷在他们的看押之下一直向东走,越来越远,周围的景物越来越陌生。那两个陌生人的话也不多,四大爷问他们为什么抓自己。一只眼说:“你做的好事,你还不知道。”这更让四大爷糊涂了。

已近晌午,四大爷又累又饿。脚步一慢下来,一只眼就呵斥他,还拿枪吓唬他。又不知走了多少里路,他们一行三人来到一个村子里的一户人家里,那两个人亲热地同男主人握手,还一口一个“同志”地叫着。女主人把一只昨天病死没有舍得吃的鸡给炖上了。以后四大爷得知男主人是八路这边的村长,可怜的四大爷被一条细细的麻绳绑在院子里的一棵老榆树上,他痛苦着闻着从屋子里飘过来鸡肉的香味。女主人心眼好,把绳子松了一下,让四大爷露出手来,给了饿得眼冒金星的四大爷一角菜饼吃。四大爷怎么也不明白,这两个人为什么来抓自己,傍黑儿时候。那两个人出来了,他们好像喝了不少。四大爷看到他们要走的样子,装着胆子问:“你们抓我干什么?俺要回家。”一只眼摇摇晃晃过来:“你爷是不是叫牛书生?”四大爷答应着:“是!”一只眼又问:“你是不是排行老四?”四大爷点头。一只眼说:“那就对了。你可别想跑,你就是飞到天上,我也能把你抓回来。”天上一群麻烦飞过,说那迟那也快,一只眼的手往腰里一摸,大肚匣子已经在手,一扬手“啪”的一声,三只麻雀掉在四大爷面前,它们几乎毫发没损。胆小的四大爷吓得要哭出来,他以为一只眼要毙自己呢!

男主人跟那两个八路依依不舍地在院子门口告别回到院子里,他姓刘,个子高大皮肤黝黑声若洪钟:“你吃饱了撑的,惹八路干什么?日本鬼子见了他们都吓得尿裤子。”四大爷几乎哭出来:“给我解开吧,我一天没有尿了。”刘村长无动于衷,女主人把松松垮垮的绳子解开,四大爷去院子的小树林里撒了尿,又毕恭毕敬地来到刘村长面前:“我在看书,他们过去就把我抓来了,他们也没有说为什么抓我,你们行行好,让俺回家吧。”刘村长说:“八路军什么也替老百姓着想,把脑袋拴在腰上去打鬼子,不拿群众一针一钱,你们这些人不去报答他们,还捣乱。”女主人说:“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他们还吃了咱们的鸡?”刘村长说:“那也没有拿咱们的针线?”他问四大爷,“你是哪个村的?”四大爷说:“九里庄子。”女主人说对刘村长说:“你姑家不是九里庄子?”刘村长有点生气:“我还不知道俺姑是九里庄子?刚才听说你姓牛。”女主人说:“他姑父也姓牛,说不定你们还有老亲呢?”刘村长说:“别论辈了。”四大爷说:“那我走了。”刘村长说:“不行,你走了,八路还不来找我,你看那一只眼,脾气太大了,火气上来能给我一枪。”四大爷急了:“我犯了什么事?他们把我抓来。”刘村长问:“你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四大爷说:“你们就是让我死,我也要死得明白。”刘村长也有点纳闷了:“你是不是偷了八路的自行车?”四大爷这才明白了:“我打小就没有见过自行车,真是冤枉啊!”刘村长两口子也大眼瞅小眼拿不定主意了,四大爷说:“我走了,俺娘还不知道我来这里了。”刘村长说:“不行,到底你偷没偷自行车,跟八路说去,你是不能走的。”

四大爷在刘村长家住了两天,这两口子对四大爷还客气,他们吃什么四大爷也跟着吃什么,伙食比在家里还好。又过了一天,村长跟四大爷说他那三个闺女从她们大姨家快回来了,你一个大小子住在这里不方便,还是到村外他老爹的磨屋去住吧,没有事就跟他推推磨,可千万别跑了。

刘大爷的磨坊是个僻静的所在,在村子北面,紧邻着村子,周围树木葱茏,鸟儿在林间啁啾,院子和门口都很大,本村和邻村的人经常来这里用石磨压粮食。刘大爷对四大爷很友好,忙的时候四大爷就跟他在磨屋里推着石碾子压粮食,没有事的时候,就看刘大爷的闲书。刘大爷的老伴前几年死了,他吃什么四大爷就跟着吃什么。四大爷有时想一跑了之,但是一想到一只眼那凶狠的样子就害怕了,再说离家这么远,真走回去也怕迷了路。又过了几天的一个上午,四大爷在推磨,这是来了一个人,让他惊喜不已,这是他们村的小强,小强比四大爷大一岁,两个人虽然不经常在一起玩,但也比较熟悉。小强也一楞:“你怎么在这里,你家人都找翻天了?”四大爷差点哭出来,他停下活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小强说:“我现在就回去跟你家人说说去。”这时刘大爷过来了:“说什么,他犯了错,让八路押过来的,没有八路的话,谁也不能放他。”小强说:“大舅,我们很熟,他从小就没拿过别人东西,更别说去偷别人的自行车了。”刘大爷把小强拉到外面“嘀嘀咕咕”地跟小强说了很多话,小强才不吭声了。又过了几天,小强还对四大爷躲躲闪闪,四大爷想跟他说话,他也爱理不理。有一天小强突然不见了,刘大爷村子找了几遍也没有见到人,气得他大骂:“外甥狗、外甥狗吃饱了就走,回家也不跟我说一声?”

四大爷来到这个王家屋子的村子快二十天了,日子过得也算安稳,只是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一天上午四大爷听到院子外面那久违的声音,是他老爹的那大嗓门,他去年去济南水泥厂干活了,怎么回来了?四大爷听到他爹叫自己的乳名:“四乖、四乖。”四大爷在院子里连声答应。刘村长跟四大爷他老爹一起进了院子,刘村长跟他老爹老刘说,老牛已经跟八路交涉好了,一只眼也让人捎来了信,不管自行车是什么人偷的,这个小孩可以回家了。四大爷是坐着爷爷借的毛驴车回去的,爷俩在路上拉着家常,四大爷听我爷爷说着济南城里的故事。

羊年除夜,我和年近九十的四大爷在宗族祠堂里守夜,在里间幽暗的灯光下听他闭着眼睛坐在马扎上用舒缓的口气讲那陈年往事。几十年过去了,他还有点耿耿于怀:“以后知道四明偷了自行车,怪到我头上了,四明和我在家里都是排行第四,你爷爷叫牛书生,他爹叫牛书胜。”我问:“四大爷,那八路是为什么把你放了?”四大爷说:“是小强回家跟你奶奶说了,你奶奶让人捎信到济南跟你爷爷说了,他回家筹的钱。”我好奇地问:“跟什么人筹的钱?”四大爷说:“是跟村子的几个地主筹的,不光赔了一辆自行车钱,打仗时死了一匹马子,也让你爷爷陪了。”我有点吃惊地问:“自行车那时没有搞明白,算是你拿的,那马子跟你什么事?”四大爷叹了一口气,我问:“陪了多少钱?”四大爷睁开眼睛笑了:“我还真不知道。”我问:“那时候是花什么钱?”四大爷说:“有法币,还有国民党十五旅发行的惠民券,还有交通银行发行的货币。”

这个故事,四大爷也许不光对一个人说过,然而用文字记录下来的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这件事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一件小事,大事改变了历史,小事也是历史的一部分,平凡人的小事往往被忽略,每一件大事都是由无数的小事在某个时刻发酵聚变而成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