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中的阿亚
梦中的阿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152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鬼斗(一)

(2013-04-28 17:40:36)
标签:

魔幻

文化

分类: 为人生找一个完美的文学归宿

                          鬼斗(一)

(写在前面:我经常在离一个墓地不远的地方睡觉,有时晚上听到里面窸窸窣窣地响,有时似乎那儿在窃窃私语,于是落某天晚上向那里窥视,看见许多熟悉的已经去世多年的面孔,在黑魆魆的坟头上闪动着明亮的面孔,那蓝色的光是从下巴向上照着死灰般的面孔。当天晚上做了一个梦,那些人都从地下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甚是可怕。我想到了我那可怜的侄子,他是被一个女黑老大杀死的,是我把他的尸体抬进火化炉前的,快到炉边时,他的手抓了我一下,我一大叫一声把他扔在了地上,那三个抬着的人也扔下跑了。我的电脑里还存着侄子火化前就要进焚尸炉的照片,还有从焚尸炉里面出来时一片惨白带着热度的骨灰照片。也许这就是写这篇文章的缘起吧,还有最近喜欢上了<<聊斋志异>>,该死的我,讨厌的我,想死又不去死的我,壮志未酬想杀人放火抢银行心中却充满悲悯和失落想微笑却发怒的我,我已经不是我。)

那天是星期六,傍晚的时候一个复读两年非北大不上的高中生同父亲吵了一架没有吃饭就出来在初冬的田野里散心,今年同北大的录取分数线差五十二分,去年差二十分,前年三分之差。

风,吹拂着他那茫然的清瘦的面孔,他把有点零乱的头发弄得更乱一些,然后把鼻梁上的镜框向上推推,由于生气出来时没有多穿点衣服,寒风针般扎着他的肌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几个寒颤,但是他不想蜷缩着身子,挺了挺腰杆,男人在必要的时候一定要挺住,泪只能在心里流。他是家里的独苗苗,家里穷,父亲是个酒鬼,母亲五十多了,还要去劳务市场上找活,供自己上学,也许是自己不对,不应该同父亲闹别扭,明年再考不上北大念个别的大学也行,工作了后一定要孝顺他们。

最近他喜欢上<<聊斋志异>>,里面那么多屡试不第的书生,他们在苦闷的时候往往遇到漂亮的狐仙,哪个狐仙也是聪明乖巧善解人意,最后书生在狐仙的帮忙下度过难关,金榜题名,封妻荫子,自己会遇到吗?

风,如同千万匹烈马在嘶鸣,此时天上明月和点点寒星也被乌云包裹起来。这时已经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分辨不出东西南北,他心中一阵窃喜,有点味道,是不是真的要来一个狐仙姐姐?他感觉不到寒冷了,浑身热血奔流,他环顾四周,忽然看到黑暗中有两个蓝色的光亮在闪动,仿佛是天上又好似在地面,跳跃的副度比较大。看来拥抱一定来得很猛烈,他又害怕又兴奋,以前那点拥抱邻居牧羊女的经验看来要受到挑战了。狐仙姐姐像狗一样“汪汪”叫了几声,他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世上本来是没有狐仙姐姐,如果有也是蒲松龄老人家想出来的。他恨父母给他少生了两条腿,幸亏经常参加学校的运动会,那两只蓝色的光亮紧随身后,他知道这是自己与死神在赛跑。他感觉到有几次那个东西几乎咬到自己的裤角,他隐约看到障碍跳了过去,这是乡间公路上为了防止大货车进来而设上的水泥桩,旁边还有一个,只听到后面惨叫一声,没有了追击的声音,那两只蓝色的光亮在地上打滚。他笑了,比见到狐仙姐姐还高兴。他在路边摸到一个砖头,向蓝色的光亮走去,那蓝色的光爬起来,转身一瘸一拐逃跑了。他把砖头扔掉,习惯地去摸鼻梁上的镜框,没有找到。他去摸上衣口袋里的手机,没有!才想起手机放在卧室的床上了。

他必须确定这是在什么地方?这个地方不太熟悉,有水泥桩的地方也很多。他记得是从村子西边的路口出来的,现在迷失方向了。自己是走着出来的,也不会离村子多远,他不相信自己能迷路。他隐约看到前面路边一个人在路边干活,这个人这么晚了干什么活,这就是不好好读书的惨痛教训。那个人个子很高,在拿着一把铁锹刨土。他的影子被风刮得有点飘忽不定。过去问问路:“请问大哥,张家村怎么走?”他是张家村人。

那个人并不答话,高中生有点火:“你哑巴还是没有耳朵?”突然那个人变成了一个活动的人形骨架,在黑暗中格外刺眼。他火了:“你也想吓唬我。”他凌空飞起一脚把骨架踹到沟里,骨架变成一堆乱七八糟的骨头。这时突然风收云散,皓月当空,隔着沟不远处是一片墓地,这个墓地他再也熟悉不过了,在村子东面。他听到有无数的人在咿咿呀呀,好像无数个婴儿睡醒了。他仔细一看,墓地里有无数个白色乒乓球一样的东西冒出来,是人的骷髅头,它们慢慢变成人的高度,在冰冷的月光下发着森森的白光。高中生没有听清它们在说什么,但是知道它们在抨击自己刚才打烂了它们的同伙,高中生也不生气。高中生发现自己有了一种特殊功能,看到人的骷髅能复原出它们生前的模样,只是头部以下还是骨架,它们中有些熟悉的面孔,只是好久没有见到他们了。

这时高中生发现一个白色的骷髅身上披着一件红色的袍子:“你搞什么特殊,穿着什么?”

“我叫张剑书,一九四二年六月十三牺牲时是共党的垦利县县长,连党旗都不认识?”县长打着官腔。

“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幸会幸会。我几乎是听着你的故事长大的,你跟我曾祖父一个辈分,你是跟日本鬼子打仗时牺牲的吗?”高中生一接触本村的历史就来了精神,他已经注意到张县长身边一个小鬼的脑袋上插着一把斧子,他当然知道那个小鬼前世,它在似乎在对自己指桑骂槐,还有一个小鬼一直在侧着身子蹲着,犹如罗丹的雕塑名作<<思想者>>

“那场战斗我们县大队全部为国捐躯,我是被副县长打中的。”县长说到这里非常遗憾。

“难道他背叛了党背叛了祖国背叛了人民?”高中生好奇地问。

“不是,当时日本鬼子想包围我们的部队,他们有装甲车和坦克,我带领敢死队掩护他们撤退,副县长说他带领敢死队掩护我们撤退,我们争执不下,浪费掉宝贵的时间结果被日本鬼子全部包围了,副县长眼神不好,他打了一上午一个敌人也没有打中,当时他在我身后,最后一枪不小心打中了我的脖子,这枪很准,我扭过头去生气地看了他一眼马上就牺牲了,接着他就被敌人的炮弹打中了。”几十年过去了,县长想起往事还追悔莫及。

“真是太不幸了。”高中生对他的英雄事迹敬佩不已,“请问,激战一上午你消灭了多少个日本鬼子?”

“我提着机关枪打死了两个日本鬼子,三个汉奸。”县长自豪地说。

“你生得伟大死得光荣。”高中生由衷地敬佩他的英雄事迹。

“你爷爷是谁?”县长身上的党旗看上去很诡异。

“我爷爷是张西渭。”高中生没有见过爷爷,因为爷爷去世早,他爷爷和奶奶的坟不在这个墓地里,所以高中生今晚没有见到他们。

“那是个好人,我在村里闹革命时,他参加了自卫团,以后党派我去垦利县工作,我叫他,他没有去。”县长想起往事无限感慨。

高中生看到县长身边一个长相俊俏的女人,知道她是县长夫人:“她是你夫人了?”

“是的,她跟了我整天担惊受怕,没有过一天好日子。”县长惭愧地说。

高中生拍拍脑袋:“夫人叫什么梨花?”

“叫梨花带雨。一九四三年,她也是在垦利被日本鬼子杀害了。”

“好像网名。”高中生觉得自己像一个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在主持      节目。

“我记得有拖网、扒网、流网、挂子网、坛子网,还有地笼网,这是个什么网?”当时上过抗日军政大学的县长当然不会明白因特网的含义。

“这个我讲上三天三夜你也不会明白的,虽然过年上坟时他们给烧过电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日本鬼子在你牺牲后三年全部投降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