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中的阿亚
梦中的阿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005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转学记(2)

(2010-12-19 18:06:08)
标签:

父子

转学

童趣

文化

分类: 为人生找一个完美的文学归宿

                     小小转学记(2)

                    第二章

    这几天学校上学放学时的警力又增强了,据说是学校附近那个叫杨庄的村子许多村民突发精神病,大致原因是一个很有本事的村民发动村民集资到山西包煤矿,大多数村民都集了资,最多有集一百多万的,少的也有几万,一共集资一千多万,煤矿包了下来,可是中央的政策也下来了,关停小煤矿,村民们包的煤矿也在关停之列,想去发包方要回承包费,发包方竟然蒸发了,能人和几个村民几次去山西都是无果而终,而且生命还受到了威胁,打官司也没有结果。能人首先发病,接连下来,很多村民相继发病。据说那天拿开山斧要砍柴的那位就是传说中的能人。

    某天傍晚放学,老丁领着儿子刚来到车边,后面一只手狠狠打在老丁的肩膀上,老丁刚想骂,见是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大楞子:“是你啊!”

只见大楞子的脸色很阴沉:“你现在过得很阔,也有车了,不过做人不地道。”大傻瓜站在大楞子的身后。

    “怎么了?”老丁明白了几分,大楞子和老丁是一个村的,也是同学,由于家庭困难以后成了别人的上门女婿,他们是同学时大楞子就没有少欺负老丁,两家大人为此还动过手。真是冤家路窄,怎么自己的孩子偏偏又跟他的儿子在一个班上,而且又被他的儿子欺负了。

    “小孩们打架大人掺和什么,咱们比划比划。”

    这么多年不见,大楞子还是那个样子,他的手指几乎顶到老丁的脑门上了,老丁愤怒地说:“老同学,我的孩子也不是拳击袋,你孩子经常打他,他都不想上学了,我只是说了你儿子几句。”

    “我的儿子本来就弱智自从你教训了他,数学已经考了两次C了,以前都考B。”大楞子盛气凌人。

    “弱智是遗传的事,关我什么事?”老丁也生气了,公安就在附近,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我和你没完。”大楞子说完就走,大傻瓜还向小小父子挥挥拳头。

    老丁远远看见大傻瓜父子骑摩托车向老丁回家相反的方向驶去。

    老丁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儿子又被大傻瓜打了,而且头上打了一个包。看到儿子这个样子,老丁再也忍不住了,去找正在学校门口送学生的班主任王老师。

    “孩子们整天打打闹闹的,难免有点磕磕碰碰,大个子已经被他爸爸接走了,明天我好好教训他一顿,你儿子也很淘气,下课后经常和那些调皮的孩子们在一起。”王老师身材高挑,打扮得很时尚,她说话的内容虽然不让人满意,但是她脸上的微笑还是让老丁说不出别的来。

    老丁在车上看着儿子一脸的憋屈,实在不忍心再去说他什么了,他也恨自己,如果自己是个富翁让儿子早点学上一身武功可能没有人会欺负自己的儿子。老丁突然想哭,而且眼睛湿了。他怕让儿子看到自己这样,努力把泪憋回去了。

    老丁常常由于出车不能按时去接儿子,就打电话让目不识丁的老婆去接,老丁见到儿子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大傻瓜又欺负你了没有?儿子说大傻瓜好久没有欺负自己了,老师当着全班的面批评他了,说再打同学们就开除他,大傻瓜还哭了。由于老婆认识得字很少,儿子的作业老婆无力辅导,老丁收车后还要教辅导儿子,不知儿子太笨还是课本难度太大,有的作业题老丁苦口婆心讲上无数遍,儿子还是一头雾水,老丁有时真的要崩溃,但他一次次告诫自己要有耐心,不能让儿子对学习失去信心和兴趣。当看到儿子有一点点进步时老丁很激动,儿子偶尔考个A,他总要向爸爸高兴地炫耀。

    正在车站外面角落里趴活,时刻警惕交通执法人员的老丁接到一个电话,是小小的班主任打来的,是个不好的消息,儿子把同学打伤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以前打架往往是儿子吃亏,今天怎么会是儿子把人家打伤了?听说还把头打破了。班主任说学校的车出去了,老丁说自己有车,他马上开车来到学校。老丁远远看见,门口几个老师围在一个学生的身边,那个受伤的学生竟然是大傻瓜!老丁马上把车刹住,来到跟前,大傻瓜用手捂着头,血从指缝里还在向外流,王老师和大傻瓜上了车。老丁听王老师的话来到离学校最近的杨家村卫生室,进来时村医正在用一个黑乎乎的剪刀剪脚指甲,人高马大的村医让大傻瓜把手拿下来,村医用药水把伤口冲了一下,只是一个一厘米见方的伤口,老丁的心才放下来。村医用剪脚指甲的剪刀把大傻瓜伤口附近的头发剪了几下,撒上点药面,“叭”贴上一块纱布用胶布松松跨跨粘上。又给拿了几片消炎药,费用少得让老丁很是感动。

    得到消息的大楞子从建筑工地上来到了杨家村卫生室,由于骑得太快摩托车在卫生室门口刹不住撞在了墙上,撞坏了一只转向灯。当时老丁和王老师正向卫生室外走。

    大楞子看到他的宝贝儿子,急忙上去看看了纱布,眼中充满了慈爱:“还疼不疼,小疙瘩。”

    “不疼了,老爹。”大傻瓜呆头呆脑的样子。

    大楞子看到自己的同学老丁和他的车也在,以为老丁在做好人好事,心中充满了感动和谦意:“谢谢,老同学。”他向前紧紧握住了老丁的手。

这一下子把老丁算的不知说什么好:“都是自己的事,你不要客气了。”

    王老师也没话可说了。

    “爹,是他儿子小小把我的头打破的,你还谢他,你真傻。”大傻瓜傻笑着说。

    “这、这个……”大楞子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他的手很快地松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下了班,丁小小同学和别的同学在玩,陈疙瘩同学在丁小小同学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丁小小同学把陈疙瘩同学给推了一下,陈疙瘩同学的头碰在课桌角上,把头给碰破了。”王老师慢慢地说。

    “不管怎么样,小疙瘩是受害者,你看这件事怎么解决?王老师。”大楞子脸上又换上了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臭样子。

    “学生们之间打打闹闹是正常事,只是破了点皮。”王老师为难地说。

    “你是说我儿子的血白流了。”大楞子盛气凌人。

    “那让小丁小小同学的爸爸买上点东西到你家看看吧?”王老师也有点不高兴了。

    “我说丁不是人,你那次到学校里把儿子吓得哭了,今天你儿子又把我儿子的头打破了,欺人太甚了。”大楞子竟然叫出老丁在学校时的外号——丁不是人。

    “你嘴巴干净点,你儿子经常打我儿子,有次还把头上打得起了一个包。”老丁想起自己上学和放学时经常被大楞子打的事,肺都气炸,而且这个可恨的外号也是大楞给起的,多少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你儿子头上的包在哪儿?我去看看,我儿子头上的血还没有干。”大楞子的指头向老丁不住地点着。

    “守着王老师也别为让人笑话了,我给你一百元算是赔偿吧。”老丁想快点把事了下来。

    “你打发叫化子,不要你的钱,让我儿子再把你那王八羔子的头打破,血债用血来还。”大楞子的指头眼看就碰在老丁的鼻子上了。

    刚才在屋里给大傻瓜包扎伤口的村医赤着脚出来了,他真想他们打起来,再挣点医药费。

    “你们别这样,孩子们在学校里打架两个大人再在这里丢人现眼,快把孩子送到学校你们该干啥干啥去。”王老师严肃地说。

    陈疙瘩胆怯地看着大人们的表演。

    “我说大楞子,你小时候欺负我,现在还想欺负,你把手拿开,你敢动我一指头?”老丁也用手指着大楞子。

    “我动你又怎么样?”大楞子用指头在老丁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老丁的火就撞了上来,甩手向大楞子的脸上就是一下,大楞子身大力不亏,抡拳就打,老丁躲闪不及,挨了一拳,右腮马上青了。王老师正好过来劝架,大楞子的拳头不小心抡在王老师的脸上,王老师的身体摇晃起来,赤脚医生不怀好意地过来把王老师扶住。

    王老师摇摇头慢慢睁开眼睛,把赤脚医生轻轻推开:“你们这是何苦啊!你们打吧,我走了。”

    老丁过去让王老师上自己的车,王老师也不理;大楞子急忙去道歉,王老师也不接受。她只管自己走着,这儿离学校只有一里多路。

    大楞子和老丁互相瞪了对方一眼,然后各自走开,大傻瓜脸上是微笑。

    在车站附近被太阳炙烤了一天的老丁一点活也没有趴到,想到上午又被大楞子打了一拳,心中窝火极了,他真想去买上一把刀把大楞子给捅了,小时让他欺负,现在三十多岁了,没有想到又遇上他。傍晚他把小小接上。

    小小看到爸爸脸上的伤:“这是怎么了,爸爸?”

    “你要好好学习,只要学习好了,爸爸当牛做马也高兴。你不好好学习还跟同学打架,真让爸爸伤心死了。”老丁看到大楞子也骑摩托车来接大傻瓜。

    “你是不是让别人打的?”小小伤心地问。

    “不小心碰的,孩子。”老丁用右手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头,老丁的手机上接连来了几条老师发的作业短信,让学生做<<高效课时训练>>和<<同行>>,还有什么<<行知天下>>,怎么这么多作业?

    当老丁来到家的时候见到那个世上最愚蠢的女人丁张氏正在和一群村妇在大门口过道下面打“够级”扑克,吆三喝四地,她们是这样地丑陋不堪和肮脏。老丁领小小从她们身边走过,闻到一阵几乎让老丁晕倒的汗臭。

    小小按照老丁手机短信上的内容到书包里找课本。

    “你自己认真做,不会的要仔细想想实在想不起了再问我,要把字写工整,做完作业再练练字贴。”老丁说着打开电视,把儿子卧室里的门关上。

    电视刚看了五分钟,就听到打牌的那群女人们吵架的声音,好象是谁出牌时作弊,接着听到骂娘,老丁真佩服她们在骂人时词汇上的创意,接着就听到抽耳光的声音和哭喊声。儿子打开他卧室的门惊奇地向院子里看着,老丁示意他回到里面做作业。他决定出去看,如果出人命就麻烦了。

    扑克飞得到处是,桌子也翻了,两个瘦小的女人向一个肥婆进攻,其余三个牌友在劝架。她们打架无非是撕、咬、抓几招,一个瘦女人抓住了肥女人的长发,胖女人则用手向她脸上甩巴掌,另外那个瘦女人去抱胖子的腰,最后三个人同时摔到在地。

    小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老丁身后高兴地拍着手,兴奋地跳着。

    她们站起来还继续扭做一团,对老丁的劝说根本就不听,或是根本听不到。老丁火了拿来一把铁锨向已经四腿朝天的桌子拍去,可怜的桌子在痛苦的叫声中成了一堆碎片,那些女人们才散去,还不时地对骂着。

    “小小放学想做作业都没有一个安定的环境,你以后别让她们来打牌了,你看这是些什么人,大军家平时小偷小摸,还有卫子家好搬弄是非,地里的活不多,就到劳务市场找点活干去。”老丁生气地说。

    “女人找个男人做什么?自己挣不到钱,怨你没有本事,还让我到劳务市场,你说丢人不丢人。”丁张氏身体肥胖,长着一双金鱼眼,满嘴口臭,一年到头也只有刷几次牙。

    “你看小狗家一年光在劳务市场找活就能挣两万多,她那么小的个子,也不知道累。”老丁感慨地说。

    “你让她做饭去吧。”丁张氏在老丁面前跳着,“你怎么不用锨在拍在我身上,把一个好桌子给拍烂了。”

    “走,小小咱们做作业去,好好学习,以后一定离开这个村子,别在家里种地了。”老丁拍拍儿子的肩膀,“你把那一烂摊子给收拾一下。”

    “你自己看着办吧,今晚我不做饭了,你到小狗家吃去吧。”丁张氏甩手向外面走去。

    老丁打扫完后战场手和儿子做作业一直到七点多,那个贱人还没有回来,老丁只好凑合着做点饭。

    刚做完饭,东邻领着小孩来了:“嫂子到哪儿去了?”

    “死了。”老丁生气地说。

    东邻一看气氛不太对,扭头就走了,下午打架时她走娘家了,听别人说打得很热闹,她是想来问问情况。

    对于老丁来说这样打打闹闹的日子也成了生活中的常态,老丁早已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和老婆,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也想过离婚,对他来说也只是想想而已。

    这个星期六上午,家长们到学校听课,内容是<<牵手两代>>。丁张氏斗大的字不认识一个,也只有老丁来开会了,他最不乐意看到大楞子,当他来到教室里已经有很多学生家长来了,他向大傻瓜的座位上看了看,他还没有来到。老丁在小小的座位上坐下,因为经常开家长会,记住小小座位的位置并不难,他想如果这是时间倒流,自己在这上小学多好,那样自己一定会发奋,生活绝对不是这个样子。老丁看到那一张张被生活打磨得疲惫不堪的各位家长的脸,这里的家长大多是在家种地的农民,看看他们的邋遢和呆滞的目光还有那偶尔愚蠢的微笑就知道他们的身份。

    落落大方的王老师正在调试多媒体,老丁还没有看到大楞子到来,老丁也感到奇怪,自己对他这么关心做什么?王老师刚在黑板上写下“如何和孩子交流”几个字,门教室的门打开了。

    “俺的小疙瘩在这个教室里上学吗?”这个女人披头散发,脸上是一片迷茫。

     家长们“嘻嘻”地笑。

    “这里没有什么小疙瘩。”王老师脸上挂着谦意的笑容。

    “俺老公说,他就……就在这里上班,这是一年级一班,门上写着你怎么说不是,你很面熟。”她来到讲台上盯着王老师,“你很象电视上的一个人。”

    王老师感到很意外:“我象那个人?”

    “让我想想。”这个疯女人顿了一会儿,一脸惊恐,“你是个白骨精,被孙悟空一棒子给打死了,怎么又活了。”

    家长们都笑了。

    王老师也不生气:“你儿子是不是叫陈疙瘩?”

    “是啊!你真聪明,这儿的学生怎么这么大?”疯女人回过头来翻着白眼。

    “这是学生们的家长,今天来开个会,陈疙瘩的座位在那个角上,那里空着,你去坐下吧。”王老师耐心地说。

    “陈疙瘩是谁?”疯女人一脸迷茫。

    “陈疙瘩就是小疙瘩。”王老师无奈地摇摇头。

    “老师你真聪明。”她一大步跳下讲台向那张空着的座位跑去。

    这时教室里的气氛很活跃。

    王老师清了一下嗓子:“家长们,谢谢你们在百忙中抽时间来共同学习,让我们先来看一段视频。”

    “报告老师,我想上厕所。”那个疯女人举着两只手站起来。

王老师轻轻叹口气:“你去吧,还是叫小疙瘩的爸爸来开会吧,还要写感想。”

    “我跟你说个事,别和别人说,他晚上看媳妇(嫖妓),让公安抓去了,我这么俊他还看媳妇,太疯了!”疯女人不以为耻地笑着,她很快跑出了教室。

这下把老丁给乐坏了,你个大楞子怎么说了这么一个女人,还跟我横。疯女人跑出去后,别人陆续停止了笑声,只有老丁一个人还在得意忘形地笑着。

    王老师优雅地清了清嗓子:“家长们,咱们现在一起来看看视频。”

    老丁停止了笑声,也清了一下嗓子,他扭头看见身旁一个女家长在用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老丁也看了她一眼,那个长相秀美的女家长的嘴一撅才回过头去。

    谢天谢地,到讲课结束,家长们把王老师布置的问题做完交上去,那个疯女人也没有回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