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中的阿亚
梦中的阿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005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转学记(1)

(2010-12-19 17:55:50)
标签:

父子

转学

童趣

文化

分类: 为人生找一个完美的文学归宿

                                  小小转学记(1)

                           第一章

    丁振中的儿子丁小小今年上一年级,身体上的各种零件跟他的名字一样都是小小的,小小的个子,小小的脸,小小的眼睛,细细的胳膊,细细的腿,小小的步子。邻居们都说小小是个聪明的孩子,但是他的学习成绩总是让丁振中高兴不起来。

    今年下午,开五菱面包搞黑出租的丁振中收到了一条小小数学老师的短信:这次数学测验,全班三十五个同学,得A的二十七个,其中100分五个,得B 的八个。

    放学的时间快到了,实验小学门口的公路上早已拥挤了无数的学生家长,他们有的开车,有的骑摩托车,有的骑自行车,有的开电动三轮车。鉴于当前那些人生失败者对学生下狠手的事情越来越多,学校门口多了很多穿制服的公安,他们手里都提着警棍大模大样地走来走去。一个个头近两米的胖公安戴着眼镜站在那里同一个身高一米六多点的瘦小公安在谈论着什么,光看胖公安的个头犯罪分子也会吓怕胆的。从东面来了一辆骑电动三轮车的人,只见这个人大约五十来岁穿着怪异,下身一条雪白的裤子,上面是一件红色的褂子,而且戴着一个礼帽。这个雷人的打扮把大家的目光从胖公安身上转移到了这儿,只见他从容不迫地从车上下来,而且从车厢里取出一把开山斧,那雪亮的斧刃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斧把有一米多长,他拖着斧子向学校门口走去,斧头在水泥地面上碰撞出点点火花,胖公安和瘦公安先是一楞同时向礼帽男冲过来。

这时学校的大门打开,学生们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礼帽男子高呼:“程咬金爷爷来了,劈脑门。”他抡起了斧子。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瘦公安一下子夺下斧头,把礼帽男摔倒在地。胖公安却在礼帽男两米远的地方自己不幸摔倒了,眼镜也不知摔到了什么地方,他无助地在地上摸着,无数的脚在眼前跑过。

    公安们和家长们把礼帽男围住,瘦公安给他戴上手铐:“你想干什么?”

    “我是来砍树的。”礼帽男慢吞吞地说。

    笑声是瘟疫,人们都笑了。

    一个脑袋同胖公安一样大的男学生把自己的眼镜戴在胖公安的脸上,胖公安站起来,来到人群里把礼帽男举起来,礼帽男大声叫着“我是来砍树的”,他在离地面两米多的空中挣扎着,以为自己在月球上行走。胖公安朝着闪着警灯的车走去,门早已打开,礼帽男的帽子还戴在头上,他被扔在了车上。瘦公安吃力地拎着斧头放在警车上。

    一个留着长胡子的小伙子拿着手机还在得意地拍着。

    小小坐在父亲的旁边,面包车在人群里慢慢地走着。

    “小小,这次考得怎么样?”老丁心中还是有点侥幸,也许儿子会给自己惊喜的。

    “反正我不能同最好的同学比,但是我每天都在进步。”小小也一脸无奈。

    “是A还是B。”老丁按了几下喇叭。

    “当然是B了,这次老师出错了题,把二年级的题给弄上了。”小小一点也不伤心。

    “那考多少分?”老丁没有等到惊喜。

    “八十分。”小小向外面坐在自行车上的一个同学高兴地挥手。

    “你是不是全班考了倒第一?全班只有八个考B的,如果你再少一分就是C了,天啊!你没有考过那个大傻瓜吗?你说每次都是他倒数第一。”老丁感到很失望。

    “今次那个大傻瓜超常发挥,他的宝座让给我了。”小小脸上飘过一丝伤感。

    “你连个傻瓜考不过,你比傻瓜还傻!以前你还经常嘲笑他。”老丁回头看到儿子的脖子上有几道伤痕,“脖子上怎么搞的?”

     “让大傻瓜给抓的。”小小脸上满是委屈。

    “气死我了,你报告老师了没有?”

    “这么小的事,老师不管。”小小的眼前是大傻瓜那仿佛比姚明还要高的身体。

    回到村中的家里,老丁让儿子把试卷从书包里拿出来,试卷已经被弄得皱巴巴了:“试卷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

    “太生气了。”小小蛮不在乎地说。

    老丁压着自己的怒火,他看着试卷上那些刺眼的红红的大叉号,仿佛刺在自己的心上。

    有一道题是把合适的长度单位填在括号里,小飞同学的身高竟然是96米,他家到学校的距离是180厘米。

    老丁终于火了:“你这是怎么搞的?一个人高96米?”他拎着小小的耳朵,指着村西头那座手机信号塔,“那个塔高也不到96米,你有没有脑子?”

    “我指的是奥特曼。”小小充满童真地笑了。

    老丁还是忍不住了,一脚把小小踹在地上:“马上把错的题给我改过来。”

    这时小小的母亲丁张氏全副武装地进来了,她刚到麦地里打完农药,背上还背着喷雾器,头上包着红围巾:“你打他干什么,有话不会好好说。”

    “有96米高的小孩吗?”老丁看见他的文盲老婆和她的装束气就不打一处来。

     老丁站在小小的旁边,看着儿子一笔一画地做作业,有的字写得潦草,老丁就马上让儿子用橡皮擦了重新写。自己因为没有好好上学三十多岁了,一事无成,决不让儿子走自己的路,对于他来说好好学习是最重要的事情。儿子的表情那么认真,这不禁让老丁有点感动,这么认真题怎么会经常因为粗心而做错了。老丁的眼睛有点湿,我是为什么而活着,我是为儿子活着,他是我生命的延续,他的命比我的命金贵,我为了他愿意付出一切。

    老丁看着手机上老师发来的短信,短信上有作业的内容,作业实在太多了,语文数学的<<同行>>、<<高效课进训练>>是老师们让订的课外书,两书的内容大致相同。此时老丁不禁埋怨老师,做这么多作业小孩的学习成绩就上去了吗?

    小小母亲吆喝吃饭了,小小自己扔下笔出去了,老丁站在那里看着儿子的身影跑出去,自己无法想象儿子未来的人生之路会是什么样子。

有一天是小小母亲去学校接的孩子,老丁出车回来后又看到儿子的脸上有了伤,火上来了:“这是谁给你弄的?”

    “还是那个大傻瓜。”小小一脸的委屈和无奈。

    “我非到学校去收拾一下那个臭小子不行,你是木头吗?站在那里随便他打你,你没有手吗?”

    “他太高了,我打不过他。”泪水在小小的眼圈里打转。

    “我想去找哪个大傻瓜,也没有看到他,想跟老师说老师忙得要命。你非去跟老师说说不行。”丁张氏看着自己的丈夫觉得他很窝囊,他的同学们有很多是百万富翁和干部了,他却还在象贼一样开黑出租,运气好了一天挣个三瓜两枣,运气不好让交通局给抓到就麻烦了。

    老丁给小小的班主任打手机,打了两次老师都没有接。

    第二天早上,老丁送小小去上学,路上看到一个流浪汉,他戴着一个保安的帽子,在公路上做着交警指挥交通的动作。

    小小问:“他怎么那个样子?”

    “他上学时不用功学习就成了这个样子了,你不好好学习也会这个样子的,那样会很惨,吃不上喝不上最后会冻死的。”

    小小半信半疑地点点头。老丁想让小小指认一下那个大傻瓜,当面教训他一下,转念一想,小孩子们在一起哪有不打架的,家长掺和就不好了,如果不打了就算了。

    在实验小学门口老丁停下车,来送学生的家长很多,胖公安和瘦公安还站在人群里,有的村子里有校车,那样家长就不用天天来接送了。老丁看着儿子向学校门口跑去,他还要到车站附近去趴活,运气好的话能挣个百儿八十的。

老丁刚到车站看到儿子的水瓶落在了车上,天这么热,不喝水小小怎么会受得了?他再次开车来到学校,门口已经没有了人群和公安。但是学校的伸缩门是关着的,他看见一个小伙子在值班室里值班。他向那个小伙子说明了情况,小伙子冷冰冰的拒绝了。

    这是一辆黑色的桑塔开出来,那门打开了,车窗摇下了:“你在这儿干什么?老同学。”

    “我是来给小孩送水瓶的,门卫不让进,老同学,你怎么进去的?”

    “我天天在里面,这是校长的专车,给领导开车。”刘朋从车上下来,对出来的门卫说,“这是我同学让他进去。”

    “有规定,学生家长不让进。”门卫虽然这样说脸上却是笑容。

    “你忘了是谁找你来的,小孩是祖国的花朵,不浇水枯萎了,你负得起这个责吗?”刘朋对门卫指手划脚。

    “看在刘师傅的面子上,你进去吧,快点出来。”门卫对老丁说。

    “车里坐着一个外国娘们,菲律宾的,她是来教外语的,太丑了,不然给你介绍一下,我先走了。”刘朋向车里努努嘴。

    以前学校的进出规定不严格时,老丁经常把小小落在家里的课本、作业送到小小的教室里。他来到一年级一班的教室前,现在还没有到上课的时间,听到教室里的学生吵成一片。他来到教室门口看到几个学生在教室后面围成一团打地上的一个学生,在儿子的座位上他没有看到儿子,他问前排的一个女学生:“看见丁小小了没有?”

    “他们几个在欺负小小。”小女孩眼巴巴地看着老丁。

    这时有个男学生喊:“小小的爸爸来了!”

    那群学生正打得起劲,根本没有人听到,老丁的肺气炸了,他跑过去把学生们推开看到了躺在地上脸上流着泪的儿子,儿子站起来扑在老丁的怀里:“爸爸,他们打我。”

    老丁摸了摸儿子的头,把他领到座位上,老丁咆哮着:“大傻瓜在什么地方?”

    很多同学把手指指向了一个刚才起劲打小小的一个目光呆滞的个头明显比其他同学高的学生,大傻瓜是孤独的,他的座位孤单单地在教室最东北角,他胆怯地看着正在向自己走来的老丁,老丁用手指着大傻瓜:“你为什么经常打小小,我告诉你以后再打小小我就摔死你。”老丁两手夹着大傻瓜的胳膊想把他举起来,可是太重了,举了两次没有成功,他向大傻瓜挥舞着拳头,“有种以后你就打我,别打小小了。”老丁真想一拳打下去,但他毕竟是个小孩,而且还是在教室里如果让班主任看见影响不好。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的大傻瓜眼里的泪珠大颗大颗的滚了下来,还有一串清鼻涕流在校服上,很是可怜。

    “还有谁?”老丁刚才还看到别人也在打小小了。

    “还有他。”同学们的手指不约而同向前排的一个男生指了过去,刚才还幸灾乐祸的男生脸上的笑容一下子不见了,他的头扭过去伏在课桌上。

老丁笑嘻嘻地来到男生面前,他的身材和小小一样瘦小,他的手在这个小男生的头上拍了拍:“小同学,不要害怕,你和丁小小是同学,应该互相帮助,团结友爱,有什么事情和老师说,怎么能欺负他呢?你们经常欺负他,太不应该了,我作为小小的父亲看到他被你们欺负成这个样子,心情很不好。”

    老丁看了看小小,他并没有太高兴,还有点不好意思。

    “他叫什么名字?”老丁看了看周围脸上挂着天真笑容的同学们,老丁突然觉得自己强大的,是不能站胜的。

    “袁学兵。”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老丁运了运力气把坐在那儿吓得丢了魂的袁学兵举了起来,没有想到他是这么轻,竟然高高举过了头顶,同学们都开心地笑了,而袁学兵却在头顶上哭泣,老丁把他放到座位上,迅速离开了教室。

    当天放学后,老丁问:“小小还有同学欺负你没有?”

    小小说:“没有了。”

    老丁说:“你也有拳头,他们欺负你你就用拳头狠狠揍他们,那个叫袁学兵的,打不过吧?既然老师不管,问题自己要解决,这个社会是很残酷的,你们是草原上的一群动物,是一群还没有身份的小动物,你们想变成老虎、狼还是羊自己说了算,你想成为老虎不太可能,但千万不能成为一只羊,虽然你喜欢喜羊羊,你知道每天饭店里杀多少羊,它们可怜地叫着,它们流着泪,但是它们必须死。”

    “我听说老虎和狼也被人吃的。”小小不解地问。

    “如果只是在草原上,没有人去的话。猴子变成了人,那一切就改变了,人把地球快吃光了,恐龙人都能吃。”

    “我不是人吗?我什么肉也能吃为什么还要变成狼呢?”铅笔在小小的手指上转着。

    “我说的是比喻,在人还没有出现前的草原,也可以把人生存的社会理解为人还没有出现的草原,我不应该说饭店,那时没有人更不可能有什么饭店,不能说饭店,我说得太深奥了。”老丁自己也有点糊涂了。

    “人肉好吃吗?”小小的铅笔掉在书桌上。

    “人肉?很少有人吃。”

    “老师说现在就是人吃人的社会。”小小的眼睛瞪得很大,“会不会有人来吃我。”

    “老师说的只是个比喻。人肉肯定不好吃,那样太残忍,那些很落后的原始部落可能吃人肉。”老丁越来越糊涂了。

    “羊肉炖熟了,可爱的灰太狼们快点吃吧。”这是丁张氏的声音。

    “我要先变成狼,然后成为老虎,再成为猴子,最后成为人,再去吃人肉,先吃大傻瓜,再吃袁学兵,那些打过我的同学通通吃掉,老师也打过我,最后吃老师。”小小得意地跳着。

    “太残酷了,不能那样。我的意思是说你要好好学习,做一个强人,以后有饭吃,不被别人欺负。”

    “我把别人都吃掉了,谁还会欺负我。”小小跑向餐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