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中的阿亚
梦中的阿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005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养殖场的守望者(结局)(5)

(2010-06-01 23:16:29)
标签:

守望

孤独

希望

文化

分类: 为人生找一个完美的文学归宿

                                        养殖场的守望者(结局)

                                  5

    无边的夜,无边的饥饿,无边的寂寞,无边的思念,这些是中中所能体验到的生存代价。傍晚的那根面条,一直支撑着中中,延续着他对往事的回忆,虽然回忆对中中来说是折磨人的一件事,一连睡了那么长时间,晚上不回忆还能做什么?他生存的意义就是没有意义,他生存的快乐就是没有快乐。以他的知识储备不可能去进行深层次的思维,他没有理想,他得不到家人的爱,更无法享受爱情的滋润,他只有在追忆中去体会大傻的友谊。他害怕死亡,想到了死去的大傻,死去的歪脖鸡公,死去的虾兵蟹将,死去的草和树。皮球虽然丑陋,但皮球是快乐的,也是勇敢的,如果她是胆小鬼,不加入敢死队,一切就不会这样的。其间皮球的家人也来过几次想找老板,每次都是嚷着去找老板父亲走了。勇敢也是一种罪过。

    我要离开,我不能死在这儿,我的生命比那些虾兵蟹将更有价值,虽然老板对我恩重如山,我也要离开这儿。

    晨曦又一次照在这个被失败和死亡气息包围的养殖场里。中中感到又渴又饿,他来到厨房前那个淡水池边,若干天前这里就没有水了,实在口渴极了他就喝水塘里的水,但那里的水味道很咸。从二尺见方的池口向里看,一只大青蛙从中中的眼皮下跳到黑暗处。中中想是不是这只青蛙把水喝光了?不可能。他想这只青蛙什么时候进去的?冬天它会不会在水池里面冻死?他想下去把青蛙弄上来,可是下去的话,自己可能上不来了。

    中中想到锅炉房后面隐蔽的角落里还有一辆小铁车,何不拣点废铁去卖掉,换点吃的,真是一个罪恶的念头,但这也是为了活着看好门,也只有这样了,当他向锅炉房走去时,看到来了两辆轿车。这里好久没有汽车来了,中中感到有些惊喜。莫非周老板的公司在香港上市用车拉了很多钱来。这下可有救了!

    一辆车在办公室门前住下,周老板从上面下来,他看到向自己走来的中中,看到他面黄肌瘦的样子,呆滞的目光,他禁不住泪流了下来,他把中中一把抱在怀里:“中中,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你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也是对养殖场的不负责。”

    “周懂,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我快死了,对不起我刚才想找点废铁卖掉换点吃的。”中中趴在周老板的身上。

    “你这个傻孩子,为什么不早点去卖点废铁换点吃的,把自己饿成这个样子。”周老板一把把中中推开。

    中中跳着奇怪的舞蹈来寻找身体的平衡不至于摔倒,一会象拉丁舞,一会象霹雳舞:“你生气了吗?老板我有这个念头,真是对不起你的栽培。”

这时不知从那辆汽车里传出了激烈的迪厅舞曲。一群人围过来笑笑地傻傻地看着中中的独舞。

    音乐停止了,中中还在神情恍惚的跳着。这时一个只长着一只耳朵的大高个过来:“兄弟,喝点牛奶吧!”他把一瓶“营养快线”递到中中的手里。

中中停止了舞蹈拧开盖很快把奶喝光了。一只耳朵又递给中中一个面包。中中背过身去,慢条斯理地吃着。他想一口吞下去,但他告诉自己要忍耐,毕竟已经坚持了这么多天了,那样老板也许会不高兴。

    这个面包真是中中今生吃到的少有美味,他坐在水塘边的花墙上,隐约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是周老板想把养殖场租给一只耳朵的高个,因为周老板欠了他二十万元,已经四年的时间了。中中趁他们没有注意把大半个面包塞了下来,咽得直翻白眼,泪水都出来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把她手里的可乐递给了中中,中中喝了几口,冲了一下才打量了一眼小姑娘,长相甜美的小姑娘向中中善意地笑着,把中中弄得有点不好意思。

    “小朋友,车里还有好吃的没有?我十来天没有吃顿饱饭了,帮帮忙吧。”中中看着小姑娘好说话。

    “你想吃什么,我爸爸的车上什么都有。”小姑娘歪着头看着中中。

    “比如火腿、烤鸡、猪头肉什么的。”

    小姑娘果然从她家的帕萨特上取下几根火腿,此时感到越来越饿的中中咬掉包装就啃了起来。

    周老板领着一只耳朵几个围着养殖场转了一圈回来了,接下来,周老板和中中、一只耳朵几个人清点完物资,周老板和一只耳朵分别在本子上登记着。周老板向一只耳朵推荐中中,说他很能干,对老板忠心耿耿,一只耳朵答应中中接着给他烧锅炉,中中也欣然答应。

    他们到办公室里签完合同,想再围养殖场看看,刚到门口,听到小姑娘喊:“你们看,那里有一只漂亮的小鸭子。”

    中中看见失踪了很多天的小鸭子,高兴得向它招手。它向这边游了几米,还是住下了,因为这么多陌生的面孔,让它害怕。这段时间中中真不知道它去了哪儿。

    “爸爸不要这样,它是一只漂亮的鸭子。”小姑娘焦急地喊着。

    “它是真正的绿色食品,今中午又有下酒菜了。”

    中中回头一看,一只耳朵的手里多了一只猎枪。他正在向鸭子瞄准:“不要开枪,它是我的朋友。”

    “小伙子,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中午让你改善一下生活。”

    中中想去抓猎枪,“轰”的一声,枪响了,那只可怜的鸭子飞了起来,中中心中庆幸鸭子终于躲过了一死,枪又响了一声,那鸭子垂直坠入水中又漂了上来。

    旁边的人们一阵喝彩声,夸一只耳朵不减当年之勇,不愧是当过兵的人。一只耳朵怎么可能当兵呢?也许是当兵使他失去了那只耳朵?

    中中绝望而又痛心地蹲下身子,眼中噙满了泪水。

    “中中,你穿上水衣到里面把它捞上来。”周老板说道。

“不,不,你们杀了我的朋友,这些天来它一起陪伴着我,它走了十来天,我终于把它盼来了,没有想到你们连一只鸭子都不放过。”

一只耳朵让司机把枪放进车的后备箱:“我会在养殖场里养上很多鸭子,不就是一只鸭子吗?”

    中中仇恨地看着一只耳朵,他真想把他揍一顿,一只耳朵感到这一切非常好笑。

    这时远远又来了两辆汽车,径直向养殖场开过来。周老板认出这是农村信用社的汽车,他转身跑进屋里。

    汽车停下,从上面下来五六个人,他们都是冰冷的面孔。

    一个黑瘦的高个问:“周平在这里没有?”

    没有人理他。

    “我好象看到他进了屋子。”一个戴眼睛的说,“欠了几年了,逃了初一,逃不了十五。”

    几个人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来到办公室把周老板从中中的床下面拉了出来。

    “咱们还是干兄弟,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周老板狼狈地对眼睛说。

    “哥哥,那笔款子是我放的,你不还,两年我没有奖金了,我这也是迫不得已,你还了,咱们还是好兄弟。”眼睛无奈地说。

    “你们先走吧,你们看见来的这些人了吗?我把养殖场卖给他们了,等他们给了钱,我保证连本带利给你们,兄弟,替我说说情。”周老板哀求着眼镜。

    “他们是市法院的,我也管不了了。”眼镜神情坚硬起来。

    “你是周平吗?”黑瘦的高个问。

    “我是。”

    “我们是市法院经济二庭的,你贷信用社的款连本带利是十三万八千五百元,上次给你了传票,开庭传你你也不去,你目无法记。你看看今天能还上吗?”黑瘦的高个阴沉着脸。

    “我根本没有收到。”周老板瞪大无辜的眼睛。

    “我们去你家,你家没有人,给你父母,他们让我们送到这里了。”黑脸说。

    “ 我当时不在养殖场,你们先回去吧,等我把卖养殖场的钱拿到手,给你们送去,给我五天的时间。”

    “别废话了,把他带走。”黑脸对那几个人说,“听说你这儿还死了一个女工,她的家人也起诉你了。”

    “别这样,这里还有这么多客人。”周老板突然推开人就跑。

    那几个人早有防备七手八脚把周老板放翻在地,背着手给他戴上了手铐,拉上了信用社的面包车。大家还没有缓过神来,法院和信用社的人已经走了。

一只耳朵笑了:“这小子到底欠了外面多少钱,我看他一辈子是还不上了。”

    “俺老板会画画写毛笔字。”中中没有想到周老板会让人戴上手铐。

    “他是齐白石的话,只画个小虾米一切就搞掂了,可惜是养虾的。”一只耳朵还是幸灾乐祸地笑着。

    “画的虾能吃吗?”中中问。

    “无知。你想在这里干活吗?现在我是这里的主人了,”一只耳朵向中中晃了晃手中的合同,一脸严肃地问,“我明年要在这里育虾苗和螃蟹苗,我就不信弄不出个名目来。”

    “如果你不打死我的朋友的话,我会在这里干,可是你们太狠了。”中中生气地说。

    那几个人仿佛在看一个傻子般笑起来。

    中中看到鸭子的身体漂浮在水面上,它被血染红的水包围着。中中默默地来到宿舍里收拾好被窝,用绳子捆好背在肩上。刚来到院子里,又看到一辆悍马车在众人的惊叹声中开过来,中中认识那是他舅舅的车。

    中中走到车边,悍马车停下来,车窗慢慢落下:“中中你这个傻孩子,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娘回来了。”

    “俺娘?”中中非常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是你娘,也是我二姐,生你养你的那个女人,她回来了,快回家看看吧,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吧。”悍马车里的舅舅向外甥嘲笑着。

    “那把我捎回去。”中中对母亲的归来并没有高兴起来,这么多年了,她为什么要回来呢?

    “行,等我调过头来。”舅舅的车在众人睁大的眼睛里调过头来,却一阵风般跑了。

    中中向那辆驶去的车冷笑着。他不知如何面对母亲,她现在什么样子了?他向水塘里死去鸭子望去,它还在那儿。他想起了皮球,那天早上,皮球也是象这个鸭子一样漂浮着,他想到了死去的大傻,还有大傻的好朋友歪脖鸡公,还有千千万万那死去虾兵蟹将。母亲应该是他心目最伟大的女人,而现在中中突然觉得母亲轻于鸿毛,在他心中的价值不如大傻,他有一个疑问,母亲为什么要回来了,他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个陌生的失踪了若干年的女人,这些年她到底做了些什么,有没有做过对不起在监狱里时刻想着越狱的混蛋父亲,做过才好,中中想到这儿有种复仇的快乐。他的仇人也许就是带给他生命的父亲,他仇恨他的原因只是因为那个男人是他的父亲。他一直恨父亲恨到父亲死去,不,他一直恨他恨到自己死去,但愿自己死在父亲的后面。离母亲越来越近了,一种发自内心微笑挂在中中的脸上,那毕竟是自己的母亲,若干年没有见到她了,她还能认出我吗?是那个女人孕育了自己,这个愚蠢中中能想起他小时候象小猪一样拱在母亲怀里吃奶的情形,当他吃奶吃到两岁时,中中想以后就这样不停地吃下去,直到再也吃不到奶水为止。对一直想永远吃奶的中中来说那天晚上是一个灾难,混蛋父亲一直不同意中中这么大了还吃奶,没有读过几年书的母亲说母乳能提高小孩的免疫力,小孩长大了不长病。混蛋而又倔强的父亲下了狠下心从今以后不让中中吃奶了,他的眼睛如恶狼般射出凶光,狠心地把中中从母亲的被窝里扔了出来,狠命抓住母亲乳头的小手在松开的一刹那间,母亲的乳头象弹弓上的皮筋般弹了回去。那天晚上幼小的中中饿了一个晚上,那时他就对饥饿有了彻骨的体验。对父亲的仇恨的种子在那个时刻已经种下。母亲已经很多年没有抱过自己了,今次的重逢母亲会抱自己吗?母亲的怀抱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中中突然对母亲有了一种依恋,一股暖流蹿遍全身,那是母亲在向自己召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