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中的阿亚
梦中的阿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152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跑者的爱情狂想(第1页)

(2008-03-24 09:44:15)
标签:

爱情

荒唐

惊悚

死亡

文化

分类: 为人生找一个完美的文学归宿

                          长跑者的爱情狂想(1)

写在前面

       我不知为什么又写了一篇也许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看的小说,我自己修改了七遍,当然也是看了七遍。在电脑前度过了一个个夜晚终于完成了心中那个冲动,是创作的冲动吧。虽然破费了不少的时间和精力但是一点也无法预测能得到什么,我只是这么徒劳的努力着,走向一个不可测的方向。虽然这么说但还是不能停下创作的脚步——一篇大约四十万字的小说,那一定是个繁重的劳动,不知要用多长时间,确切地说是修改那长篇小说,在2003年已经创作完毕,断断续续写了六年。

       小雷这个人物形象创造于一九九二年在部队当兵时,去年某天在整理一些旧东西时发现了杂物中的“小雷”,只不过很短,又加入了很多素材才这写成了这个样子。本来的计划不是这样结束的,还有几万字吧,后面的故事已经成竹在胸了,可是写到那儿突然就结束了,也没有想写“小雷”死,不知为什么就判了他死刑,死了就死了吧,也没有值得可惜的,不象某些作家把主人公写死的,还要象死了亲爹一样哭上几天。

       文学的圣殿在我心中一直是神圣的,让我不敢有丝毫的亵渎,也许在有的人心中那只是“鸡窝”,没有什么价值,但我一直仰视着它,没有一丝不敬,以前我是个文学青年,当兵时为了读书,想尽一切办法从连队调到图书馆,然而好多年过去了,已步入中年,虽然在文学事业上没有什么成就,虽然在文学日渐式微的今天,但心中的梦依然痴心不改,直到那个期望已久的时刻来临,那一定是个圆梦的时刻,让我潸然泪下的时刻。

       如果你有幸阅读过拙作,我倍感荣幸,里面有什么错误,请提宝贵意见,我将非常感谢!

                                             作者于 2008-3-23下午

 

 

长跑者的爱情狂想

第一章  

       昨夜的大雨把山上的花草树木冲刷得鲜脆欲滴,天空是如此得湛蓝和宁静。那些懒惰的人们还在酣睡,再无睡意的年轻夫妻们正在进行着起床前的最后一次交媾。

       长跑者活动着刚刚苏醒的身体,今天长跑的距离不能少于30公里,为自己的这次壮举已经下了几周的决心了,这是他第一次向这个距离挑战,他相信自己的潜能,至于路上可能的意外并不在他的考虑之内,他每年春天都代表公司去市里参加职工运动会,他报的是10000长跑。

       他觉得自己有点出众,他所熟悉的同事们没有这样的举动,这条空荡的山路由他主宰着,他觉得飘飘欲仙,试了几次差点凌空而起。路面上的积水湿了他的鞋子,他在用脚步丈量着自己的决心和毅力。

       一个小时过去了,仲夏的早晨是这么得燥热,汗水湿透了他身上的每寸衣服,他只是穿了一件背心和裤衩,身上的每个汗孔极力张开着,汗水如石子般砸在沙石路面上。他仰望着那嵯峨的山峦,自己似乎在无限地缩小,山上随便的一棵树木滚下来都可以终止自己的生命,心中的激情仿佛燃烧殆尽。他多想躺在路面上休息一会儿,那该是无与伦比的享受,他看到那生机盎然的小草时,心中那阵疲劳过去了,已经有点沉重的双腿又注入了活力。

       目所能极处有团火若隐若现,看清了,是一个身着红色运动服的女人。此时,还离女人十多米,他只管放开眼光去欣赏,想象,这里面包的女人和毛片中的女人一个样子吗?他以前有过女朋友,但他和她最热乎的时候只是在他死乞百赖的情况下摸过几次手,他有次借机摸了她一把胸口,她还差点和他绝交,这一切的理由她说,她想把一个完整的女人在新婚之夜奉献给她。他二十二岁了,经常听他的朋友们说和女朋友们一晚几个回合,他们问他,他只好如实回答,朋友们有的说他不行,有的说他在撒谎。他正是精力十分旺剩的时候却受这种煎熬。还有几次他想去嫖妓,还是控制住了,实在憋不住的时候就“打飞机”,以后知道那个女孩家族都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他只有同她勇敢地说“不要见面了”。

       山间的空旷使他的心在膨胀,他心中的魔鬼也在张牙舞爪,要撕下他那君子的面罩。他竟然遇上了跟自己同样爱好的女人,说不定还会有共同的语言,顿感惬意。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她的身段是如此得匀称,裤子包着她姣小的屁股,细细的蜂腰左右扭动着,披肩长发在她的后背上甩来甩去。

       女人还没有察觉一个危险的异性正在对她想入非非。

       他急于目睹她的芳容,当他们并驾齐驱时目光相遇时,他心里凉了半截,真是如一个已经被枪毙的曾是他哥们强奸杀人犯说过的话“远看清山绿水,近看呲牙咧嘴”,他还想起一个被判三年流氓犯的格言“从后面看喜煞,从前面看吓煞”,这都是用来形容女人身材和容貌相差极大的格言。

       她的脸色象一个冻蔫的茄子般有点发紫,更让他惊叹的是她那别具一格的鼻子,仿佛一个顽童随心所欲捏了一块橡皮泥沾在了上面,她同他以前的恋人相比,简直没法比。女人尽管丑陋不堪,却对他连看一眼都没有,她觉得自己是天下最漂亮最高贵的女人。

       “你好,跑得不慢。”他温文尔雅地打招呼。

       更令人气愤的是,她非但没有理她,反面加快步伐,想甩掉他,女人毕竟是女人,她没有甩掉他。

       “讨厌,你跟踪我干什么?”女人厌恶地看了他一眼。

       “喂,我只是比你跑得稍慢一点,我跟踪你干什么?是你自作多情。”他心里很别扭,怎么遇上这么丑的女人,她不但不理我,还侮辱了我。

       “你在耍流氓。”女人又跑快了。

       他本来想把她甩在后面,就当没有看到她一样,可是她激怒了他。男人的征服欲被激发了,他要给这个丑陋而且倔强的女人一点颜色,自尊心无法忍受这样的伤害。男人终于愤怒了,愤怒的男人总要捣毁点什么东西,他面临一场斗争,他要让她颜面扫地,象条母狗样求他饶命。

       两人在空荡荡的山路上展开了一场追逐,女人觉得遇上了野兽,男人似猛虎下山,踩得路上的石子到处飞溅。前面的人毕竟是弱者,她感觉他被甩在了后面很远的地方,转眼间一双有力的胳膊把她抱住了,一只手闪电般触摸她那隆起的下身耻骨,片刻后又去解她的裤子,女人万万没有到会在大白天遇上只有在春梦中才发生的事情,她一阵晕眩,裤子掉在了地上,裤头被撕成几片扔下了二米深的山涧,他用脚踩住她的裤子,从后面把女人抱了起来。女人猛然间恢复了理智,她感到他要把自己扔到山涧里,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向他刺去,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他猛得一松手,把她重重地甩在地上,女人趴起来,不顾下身赤裸着挥舞匕首象一条疯狗样扑向他,他后退着捕捉进攻的机会,他忽然间意识到身后是山涧,一道寒光向他的胸口刺来,他为了活命猛得转身跳下了山涧。

       他刚想趴起来,觉得右腿没有知觉了。这时他看到她正光着白花花中缝黑乎乎的屁股用力滚路边的一块巨石,她想谋杀我吗?巨石滚了下来,他匆忙躲闪,巨石只是在小溪里溅起许多水花落在他的身上。他看到女人穿上裤子,继续她的跑步运动。他无力地躺在小溪边的石子上,耳边是溪水“汩汩”地欢唱声,他期待地壳深处的岩浆立刻涌出地面,把他和女人化成灰。手机也摔烂了,他只有等待。

       有辆绿色的军用卡车停在路边,十几个当兵的从车上跳下来,听到口令般一字排开解开裤子向山涧里密集的扫射。突然一个士兵尖叫“有人”,一个军官提着裤子训练有素地立刻从枪套里拔出了“五四”手枪。

       “军民鱼水深,咱们一家亲。”长跑者经常听说部队里枪支走火打死人的事,他立刻紧张起来,大声喊道。

       军官把枪装进枪套,边提裤子边问:“你躺在那儿干什么?”

       “我早上趴山锻炼身体,不小心从上面滚下来,我的腿好象断了。”他艰难地坐起来。

       军官一声令下,小伙子们选有利地形跳下山涧立刻象抢救英雄一样把他小心翼翼地抬到车上,然后送到了附近的一所军队医院,军官向军医们说明了情况,他们在没有收到任何钱的情况下给他处理完毕,并且还留下了一个下士护理他,他借下士的手机向车间主任请个假说自己有点事,今天不去上班了。

       右腿只是摔得有些肿痛,他躺进病房不久,就有一个自称是军队宣传处的宣传干士进来采访他而且还照了相。干士问护理他的下士你是那个连队的,下士说做好人好事不用留名,这是我们连队优良的传统。

上尉干士火了:“你给我立正,军人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怎么能油嘴滑舌的。”

下士一看来者不善于是伏在上尉干士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干士满意地走了。

刚走没有五分钟,又有几个自称部队新闻学员班的学员来了,这群人叽叽喳喳,南腔北调,问得非常专业,你从山上向下滚滚了几圈?在那一刹那是怎么想的?当时掉在山涧里头朝那个方位?长跑者也不耍大牌,一一回答他们。

学员又问下士你是那个连队?

下士一看他们肩上那红色的学员肩章就有点看不起:“你们应该学过军人保密手册。不该问得不要问。”

学员们笑了起来:“这个新兵蛋子熊毛病还不少。”

一个非常英俊的学员对长跑者说:“你的背心口袋里有一张纸条。”

长跑者果然从里面找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5341部队教勤营二连三排,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他把纸条递给了那个学员,学员们满载而归。

下午,小雷询问了护士能花多少钱药费,护士说花不到一百元,又没有动手术。小雷下了床觉得能走动了,只是浑身酸痛,差点死在一个丑陋的女人手里,他同护士说要出院回去上班。护士说你需要再观察二天。他说没有什么事了,工厂里有点急事,他必须回去,在他的一再要求下,终于同意小雷出院了。他走时向那个下士伸出友谊的手,可是下士没有理他。他问为什么,下士说你不诚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