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聿
尹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924
  • 关注人气:2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摸手与上床

(2010-06-02 15:21:46)
标签:

尹聿随笔

摸手

上床

姑娘

作家

冯唐

杂谈

分类: 2010

摸手与上床

 

 

看到对作家冯唐长篇小说《万物生长》的评论,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因为我从中看到了诗人和作家的区别。

超新星式的科幻/奇幻作家拉拉说:“妇女们想坐在冯唐的目光里面,其实是因为他活得够累,因为他每摸一个姑娘的手,都要写好几首诗才能平静,每上一个姑娘的床,都要半辈子才能释怀。”拉拉在这里全没有一点儿区分诗人与作家的意思,但是从一个角度却让人发现了二者的区别所在。就是说,写诗,只要和姑娘握手就够了,当作家却必须要和姑娘上床,之后才能下笔一泻千里。

说的也有道理,作为男人,尽管是作家,冯唐也“活得够累”,当然要轻松,而轻松消费的一项,就是消费姑娘。对于著名作家来说,这本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粉丝中貌美如仙的靓女定会大有人在,投怀送抱的也一定是门庭若市,“妇女们想坐在冯唐的目光里面”,也想伴随着作家的文字流传百世。问题是,写诗的爷们儿看到冯唐如此,会产生不平的怨气。写几首诗的激情,只要摸摸姑娘的手就足够了,换句话,摸摸一个姑娘的手,就足够产生写几首诗的激情了。而要成为作家,创作出傲人的经典,需要长期的生活和情感积累,就需要厚积薄发,对那个人与事琢磨再琢磨,“要半辈子才能释怀。”而要如此,就必须“上一个姑娘的床”。两相比较,对诗人太不公平了,写诗也太廉价了。

不过,认真想起来,写诗的朋友也大可不必计较。诗歌你再怎么写也长不过小说(但像马新朝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幻河》另当别论),尤其是长篇小说。一些小小的激动和情绪,或许就能草就一首几首珠玑之诗,无需半辈子的构思酝酿,无需拈断满脸络腮胡子,更无须日夜不寐地难以“释怀”。相比起来,作小说那就苦多多,累多多,情多多了。夙夜兴叹,敲骨吸髓,让作家和姑娘上床,多点激情,是理所当然,不可羡妒。诗人们若真是不平衡,那就也写小说,当作家去。

明白了做诗人和当作家的这个区别,男人们就可以掂量一下自己的奋斗方向了。是想摸摸姑娘的手,还是要上姑娘的床,可得要想好了。

(冯唐,70后作家,著有长篇小说《万物生长》欢喜》《北京北京》等。著名作家何立伟评价他:“京派的文人里,语言好的,要数老舍,接下来是王朔(王是语言好,不是文字好),再接下来是王小波,再接下来是涂鸦,现在是轮到了北京人冯唐横空出世(冯是语言好,文字亦好)。而且要说最过瘾,最来阅读兴味,那还是涂鸦跟冯唐两位。。。他的十七八岁的少年生活就是他汪汪向前的溪水,少年生活的人同事,同环境,同那一时代的许多细节与场景,同回忆跟感觉,皆是夹岸葳蕤丰茂的草叶,处处要抚摸,处处要留连。”)

201062星期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