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聿
尹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567
  • 关注人气:2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0突围6:日记

(2010-03-04 10:52:39)
标签:

尹聿随笔

诗歌随笔

日记

大姐

海子

德令哈

情感

分类: 2010

 

 

早晨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闭上眼,突然就想到了姐姐。想到姐姐,就想到了她的病。想到姐姐的病,我的眼睛就湿了。

今年春节没有回老家,元宵节前请假回去。一是因为二哥的二姑娘结婚,二是八十多岁的娘因病住院。

送走了侄女,忙完她的婚事,就每天陪娘到镇卫生院看病打吊瓶,最多一天八瓶,少的一次是四瓶。手背上针眼逐渐增多。

我回去时她已经住院一周,从二月十八号开始。在医院那个环境里,她住不习惯。老说不想住了,针不想打了。主要原因是病情有所缓解,效果却不明显。

家在镇上,下午三点左右打完针,本来可以回家,但为了等待医保部门的检查(上下午各检查一次,如果检查不在,报销药费就成问题),就等在病房里,五六点钟才能走,晚上在家住。

一次正在吊瓶,斜靠在床上的娘突然对我说,你看看你大姐吧,看她能不能来,我想她了。

我说中啊。

大姐家在镇东南一个村子,过一条河,翻一座岭就到了。现在农村实现了村村通工程,水泥路面,很好走。我买上礼物,大弟弟就开着三轮摩托把我送到姐姐家。

姐姐正好在家。她站在朝东的大门外,双手抄在棉袄袖里,向东望着。我们到了,看我们一眼,没有任何表示,回头继续朝东望。

我跳下车,大声叫:大姐,大姐!——没有回答。

稍停片刻,她似乎感到我们的存在,就慢慢悠悠地走过来,说,我还觉着是谁哩。说话中不带任何感情,而我们已经十来个月没有见面了。

弟弟说,走,大姐,进屋去。

把东西放到屋里,大姐说,你们拿这些东西干啥?我也不吃,又不缺啥。

弟弟说,给你吃哩。家里没啥事吧?收拾收拾,跟我们上街去。

大姐站在院子里,半天了才说,我不去,我去弄啥哩?

我说,娘想你了。娘有病住院都七八天了,你也不看看她。

我看到姐姐的眼睛立马红了,她用右手揉着眼,嘴里嘟囔着:我去过了,她没有病,她有啥病啊。那一天我回去,她一个人在家包饺子,没有病啊。

我说,听娘说你回去是在年前,那时候她还没有住院,她是在过年初五住的院。

她不说话了,进屋看看,我拍拍她身上的灰土。我说用不用换换衣服,梳梳头,洗洗脸。她说弄那干啥。

上车前,我给她钱,她就是不要,说她有钱,现在有钱花不完。据外甥说,每次给她钱,她不花,放什么地方也常常忘记,别人给她东西,总是拒绝。我们给她买的衣服,也从来不穿。她常说,自己不占别人的便宜,不承那个情,亏欠别人受不了。

在车上,近距离看着姐姐,我的眼泪无法抑制。听娘说,你大姐十年前那是又爱说,又爱笑,自从她大闺女染上艾滋病死了就变成这样了。给她治病,就是不去,强迫她去到医院,交了钱也坚决不做检查,拿了药,回到家没人注意就扔到厕所里。——气死人啊!末了,娘总是这样感叹。

到了医院,大姐站在病房门口,不进去,不说话,远远地看着在病房最里面的娘。

莲,进来坐吧。娘欠起身,大声喊着她。我们也都劝她进来,妹妹走过去挽着她的胳膊,笑着拉着她走到娘的病床前。

这时候她脸上突然就舒展了,皱纹里现出一种温情。她看看吊着的药瓶,又看看娘说,人咋会得病哩,咋会那么多病,咋会那么难治!夜黑一夜我都没有睡着,肚子疼了一夜。

妹妹马上说,走,让医生看看去。就拉她,她站着动都不动,就是不去。娘也劝她去看医生。我说,今天不去就算了,明天吧,明天早上别吃饭,上午检查做个彩超吧,我怀疑她的胆囊有问题。

结果第二天去医院的路上,她悄悄走了,到中午也没有找到。等到晚上六点多,她突然来到娘家,背了个装饲料的白色鱼皮袋子。她不让人接,进屋就撂在门口。

娘问,你这是拿的啥?大姐说,没有啥。弟弟接过话,就是我哥今天给她送的东西,又背回来了。

我在院子里听了,泪就出来了——我的大姐啊!

两天后,我乘坐大巴回城,姐姐以前的音容笑貌和现在的怪异言行一直在眼前交错。于是前胸发紧,眼睛发酸,泪水自然往外流。这流出的泪水让我很无奈,就像我对自己唯一的姐姐那个样子而无法改变一样,很无奈,而又憋闷。

对我的姐姐,我没有什么可埋怨和抱怨的,谁让她得了病,得了这种精神上的病呢。娘说,现在的生活多好啊,她咋就享不到福哩。

大姐今年六十出头,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都已成家,且生子育女。而大女儿于2000年在河南驻马店市一乡村卫生院生育时大出血,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去世。

春节在岳母家过年,电视上“新春诗歌朗诵会”上,再次听到海子的诗歌《日记》,再次震撼。虽然姐姐不懂诗,但是我还是把这首诗送给她,愿她心有感应,承接弟弟的深情,幸福地生活——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日记》/海子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1988.7.25火车经德令哈  

201034星期四上午

2010突围6:日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