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尹聿
尹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924
  • 关注人气:2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档:发行60000册的《金立》总第60期<诗>刊发《性感写作》专集

(2008-04-14 20:03:34)
标签:

性感写作

文化

分类: 2007以前诗歌
 发行60000册的《金立》总第60期<诗>刊发《性感写作》专集


发行60000册的《金立》总第60期<诗>刊发《性感写作》专集
前 言
只要优秀,就有机会。本期《金立"诗林》刊发“性感写作”专号。“性感写作”自2006年春天由衣水提倡以来,风行网络主要的专业诗歌论坛。《诗选刊》先后两次推出衣水“性感写作”经典长诗。与此同时,著名诗人、第三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马新朝先生,著名诗歌评论家李霞先生参与“性感写作”,“性感”批评家吴元成致力于“性感写作”理论的倡导,逐渐形成了以马新朝、李霞、吴元成、衣水、梅溪路上一棵树为代表的诗歌写作流派。在国内理论界,分别得到了陈仲义、沈奇、耿占春等的赞许和支持。
性感写作主要坚持三个三位一体:“三反”,反方向、反理念、反现状;“三见”,见性情、见技术、见智慧;“三感”,快感、性感、质感。同时还坚持三个写作判断:第一,性感是一切事物存在的理由;第二,我性感,我存在;第三,性感启蒙是心灵的启蒙。
一件往事
◇ 马新朝

它就在那里。保持着
原来的模样,它不会生长
与时间和别的事物
板结在一起,像一个和谐
没有人能够发现它
在我把它写入诗之前。今天
当我从一个旧仓库里偶尔看到它时
它躲躲闪闪,像铁锈上的
虚无,企图再次滑向黑暗中
我小心地把它取出来
穿上文字的衣裳,它在疼痛,抖颤
像海蜇一样枯干了
(马新朝,著名诗人,《幻河》为第三届鲁迅文学奖获奖作品)


被忽略的部分
◇ 李清联

最初的桥为何物
谁是桥的发明者和创造者
由此岸到彼岸是怎样沟通的
水浅的地方 涉水而过
故有摸着石头过河的说法
水深呢 很深很深呢
凿木为槽可以摆渡
靠羊皮筏子也可漂渡
水域又深且宽
无边无际的大海呢
各种船只和各种飞机飞船
实际上
都是桥的外延部分
常常被忽略
(李清联,著名诗人,河南诗坛元老和领军人物,出生于20世纪30年代)


酒 醉
◇ 李 霞

从哥俩好到再亲亲
从英雄到平民
从疯子到憨子
从一竖到一横

一切皆因身不由己
一切皆因己不由身

酒啊,酒酒酒……

或胡言乱语
或胡作非为
或鼻青脸肿
或一身臭污
或沦落街头
或朋友反目
或妻离子散

总想没事没事
总想最后一杯

人啊,人人人……
(李霞,著名诗人和评论家,著有诗文集《一天等于24小时》)


五花马
◇ 吴元成

眉心的花朵阅尽杀伐
四蹄翻开所有的春秋
今夜,我和你一起
衔枚疾进

你比我的雕翎箭飞的更远
比我的大枪更具杀伤力,有时
也撩开爱的锦袍
和平的欢呼

那些山岳,那些沙漠
比尸骨还容易破碎,一阵风过
旗帜就在城头上招摇
那些湍急的或者冰封的江河
凝固为密密麻麻的方块汉字

不管这些,且和我饮尽
葡萄美酒和鲜血
在坚硬的史册里
酩酊大醉
(吴元成,1962年10月生于河南淅川分水岭,幼年长于湖北荆门,1983年1月开始发诗,出过4本个人集子。性感写作和批评的代表人物)


一只苹果蛊惑了我的手掌
◇ 衣 水

一只苹果徘徊我的手掌中央
它想把乳房的温暖传递给我
一只苹果悄悄向我传话
它说它在我的森林迷路了
一只苹果侍机对我歌唱
我的纹理依然悄无声息地延伸
不规则的地域使他它无法辨别
我的手掌却熟谙它肌肤的
每一丝丝的光泽。我的眸光
逃避了。我害怕
一只苹果与一只手掌的暧昧
(衣水,青年诗人,诗歌酷评手,性感写作和批评的代表人物)


后工业时代的蚂蚁
◇ 丛小华

远足蚂蚁的细腿
迈进后工业时代
蚂蚁的家园
开始由土地向水泥和黑铁转移

闻风而动蚂蚁小心翼翼
一路遇见铁锈的花朵
油渍的漩涡

黑铁的音乐跌落
黑铁的缝隙不是巢穴
蚂蚁在黑铁上奔忙
沿求生的路标织一张隐形的蛛网

冷热无常
在强硬的黑铁上张望
蚂蚁心地荒凉

水泥和黑铁瓦解
哲学凋零
蚂蚁漫步于金属的尘埃
如同找到了新的褐色的泥土
(丛小华,著名诗人,摄影家,著有多部诗集和摄影集)


除 了
◇ 李 双

除了土墙蹲在它的呼吸里 再没别的了
除了一个人走到林子里去抽烟
沙子弄醒了月光
除了槽头的牲口把世界嚼了个遍——没
 有人会相信它会把栏圈弄得更脏
除了积霜的薄瓦
它默不作声 把安睡拿到
 囡囡的脸上
除了寂静 再没有别的了
——树捎有一点摇晃……

水。葡萄。欢乐在生长
欢乐藏在大海里
生长。风解开它宽大透明的衣袍——

除了一个人沿着他划出的线走下去
夜色肃穆 井水保持着平静的语调
“除了水桶在黑暗中充满了喧哗……”
——而脊背上
岁月的鞭子抽得更紧了……
(李双,著名诗人,原《诗刊》编辑,现为某报记者)


中国狐狸
◇ 梅溪路上一棵树

1
滑倒那一刻
我在人间
我几乎要说出真相了
一阵风刮了过来
走一步滑两步
就这样脱胎换骨
2
我讲不出一个更有个性的谎言
狗的眼睛凶狠又忧伤
牙齿,牙齿
闪现着许多年前的惊涛骇浪
没有人听到远方的山谷
发出了清脆的一响
3
高高举起的红酒杯中
有一条明亮的道路
一枚暗红色的叶子
多出了一份陷入重围的疼痛
4
雾不可能散去
她看到的不是狐狸
不要把泪流在我的肩膀
永远看不懂的墓碑
摇曳着岁月
5
尾巴,尾巴
要高高的举起来
蜘蛛的韵脚
长长短短的祈祷
流些泪水的眼神
(梅溪路上一棵树,著名诗人,出生于1960年代末,河南南阳人,广东作协会员,客居广州)


石头喊疼,幸与不幸
◇ 尹 聿

捡起一块石头,语言剖开它
称量价值,石头有价值了
玩于股掌,贪婪的目光,犹如
舌头,舔,肌肤嫩红,疼痛至今:

第一次,是从大山剥离,一块顽石
这一次,被隆重地捡起,一块艺术

石头躲避誉美的词语,因为
它承担不起,更无法担当

它喊疼,可 别人听不到,它喊疼的声音
(尹聿,河南舞钢人,曾名“莫名”、“一罕”,什么都写,随性而为,所以无为。安贫乐思,爱做白日梦)


我要说一群羊,而不是一只
◇ 西 屿

我要说的是一群羊,而不是一只羊
我要说的是一群羊站在山上
山上的石缝中,而不是草地上

我要说的是它们应该站在草地上
而不是山上的石缝中,当然
我并没有说它们非要站在草地上
它们也可以站在坡上、路上、甚至是天
 上
我要说的是我并不感到奇怪
就是这样,一群羊低着头
站在山上——山上的石缝中
(西屿,青年诗人,在省级以上报发表诗歌200余首)


喜欢初冬的女人
◇ 砚 砚

她喜欢初冬
那些落叶变成皮肤的颜色和皱褶
季节被一层层剥光,她说喜欢

春花的娇嗔和呻吟都已咬成龋齿
有月的夏夜轻纱般披在肩上
秋天很短,那一嗓子的柔美
呼作团团雾气,霜降提前

从不提及那些喝彩
却乐于炫耀,嫩滑被她如日子一般搓皱
老少裸女都爱看她,不用手
把烟蒂从嘴角移到唇中,然后飞出

衣衫单薄地走出澡堂
把冰冷投入人群,她说喜欢
聚光灯的照耀还未从眉梢滑落
小河流得慢了,她说就要结冰了
(砚砚,青年女诗人,河南周口人,发表诗作百余首)


雪 花
◇ 张 铧


在下雪
妻从外面回来
抖抖身子
仿佛
妻也是天了
妻的身上
也下雪
一时间
天上 地下
屋里 屋外
散发着
雪花的
芳香
(张铧,曾在《湖南文学》、《星星诗刊》等发过作品,有作品在《百花园》、《人民文学》获奖)


当我们死去
◇ 江南布衣

当我们死去
我愿
我们的遗体
是医学实验室里
两架干净的骷髅

深深的眼窝
继续
深深的凝视对方
(江南布衣,著名诗人,现为“大河”网总裁)


一个普通的春天夜晚
◇ 心地荒凉

除了吻你的泪水我还吻你爬上眼角的皱
 纹。
八点以后我们穿上衣服
走出家门,天黑了,街上的树木分得很
 开,春天要来了吗?
路边有个乞丐穿着破旧的棉衣
看不出是男是女,一个孤零零的乞丐
如今没有人经过这里,我们也只是慢慢
 走过
你在一片广告牌的阴影里停下来,我紧
 紧地抱你,亲吻你。
我的舌头走进你的嘴里,见到了你的舌
 头。
两只舌头在即将扑来的春天面前做爱,做得很彻底,也很投入。
(心地荒凉,青年诗人,漂泊北京,出版诗集多部)


我把我埋进你
◇ 烟笼寒水

一年后的今天,我再次逃入
逃园的时候,
天空飘着
和去年一样的雨。
逃园长袖善舞,惹我
偷得浮生半日,以一个无家可归者的身
 份,
和那些黄发垂髫,
再次在诗书画印里做了神仙。
蚯蚓在泥土与泥土之间穿梭,
风继续行雨。树木和树木在七月的拔节
 声中
将根深入。
我在逃园无处可逃。
我把我埋进泥土。
我把我埋进树木。
我把我埋进你。
(烟笼寒水,河南郑州人,青年女诗人,报刊编辑和记者)


我有一套西装
◇ 硬 撑

我有一套西装,还有一条漂亮的领带。 当树木一片片卸下叶子的某一天
我洗净躯体,穿上它们,流放到步行
 街。
阳光照亮一些女人和孩子的脸。
我从
他们明亮的瞳人中走过,看见郊外的工
 地
另一个我在哭泣。我有一套西装。
橱窗幕墙上的那个影子,汗渍和盐痕,像深秋叶子上的霜。我被阳光按在
豪华的地板砖上打转。我有一条漂亮的
 领带。
远处的脚手架上,风,从我浓密的发丛
 吹过。
塔吊摇摇晃晃将我卸到地面,我看见
夕阳的半个脸,诡秘地一笑就不见了。
(硬撑,网名燕庄生铁,郑州人。作品多于喜欢的网站与网友交流,少量见于纸刊)


龙泉湖水面
◇ 清 音

缓缓上升
寻访那泓跌落深谷的绿
一根根青葱的水草,青龙峡蓝莹莹的眼
 神
我掬不起泉下的暖
就像不能
沉没在离鱼儿更深的水层下面呼吸

这些伤人的风
这些区别于深秋的罕见的绿
这些区别于衰竭的生命的喧
这些压迫于心头的抑郁

前面走着山西诗人
他的红外套一闪没入峡谷缝隙

谁能止住神采飞扬的逝水
谁能止住这个秋天心口的骚乱
(清音,青年女诗人,洛阳市文学艺术研究会研究员,洛阳市作协会员)


细雨纷飞的一天
◇ 蝴蝶蓝

细雨纷飞的一天
红漫过半边天
你的脸红了半边天
一次咳嗽将探寻的双眸噙满了眼泪
一群人张开笑脸
每张桌子都张开笑脸
我多想寂静的心语能阐释这荒芜的喧嚣
一切寂静
小雨的离别与你的背影多么相似
唯有叹息
化做白与黑碰撞中吐出一丝哀怨
下陷的旋涡
在细雨流淌的根部拥抱虚无

而流水的街道
悄无声息的晃过整个白天
一个人
和一群人的消失
并未把你宽阔的胸膛变得更加宽广
(蝴蝶蓝,辽宁人,青年女诗人,现居河南郑州。喜欢绘画、诗歌。从事广告行业。作品散见网络及欧洲《梅园文学》等)


黑 鸟
◇ 王客枫

树鸦,纯黑色
连“滋咕滋咕”的叫声都是黑的
向晚,鼓噪不已
栖息于城中最高最大的悬铃木上
一只只纯黑的小铃铛
翻过身来,踩住黄昏,不再说一句话

我站在世纪城九楼
想到我是其中最黑最黑的一只
想到晚上要和一班兄弟们说的话
说的江湖上最黑的话
我手扶着钢圈椅子
冰冷的力量一点点沁入
我的掌心

你们不肯为他人变白
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实
就让我变得更黑,比煤还黑 比绝望更黑
好让你们一点点
从黑中转移,直到褪尽最后一根
黑色的翎羽
(王客枫,河南焦作人,笔名“三缘居士”)


等 你
◇ 雪凌荷露

雪。在冬的额头上张望
相约的日子数落满地
忧郁的天空埋没虚无的傍晚
古老的歌声深陷农业路柔软的神经

鸟儿站成树枝上不会凋谢的叶子
裹着暮色苍茫
我等你
(雪凌荷露,河南郑州人,青年女诗人)


更 改
◇ 王薄斐

羽毛
从空中掉下来
哪只空中的鸟
受了伤

白色羽毛
从天上掉下来
孤单的人
在雪中徘徊

好多白色羽毛
从云朵掉下来
风的轨迹
突围更改

好多好多白色羽毛
从你的手中掉下来
覆盖
我的山 我的水 我的森林
(王薄斐,青年诗人,现居河南济源市)


一个老人的咳嗽
◇ 麦 莎

一个老人
忽然咳嗽着
他一咳嗽 他就马上闭上眼睛
他一咳嗽 他身边的一个女人就惊慌
咳嗽像紧挨着死亡之门
咳嗽像埋在老人身边的一个炸弹
我发现
他的咳嗽往往让我提心吊胆
每次 他一咳嗽
他就拄着他的拐杖
用另一只手掌扶住他的咳嗽
咳嗽在一个人的身上
是一个可大可小的陷阱
它随时会产生
让我们在一些日子咳嗽一阵子
(麦莎,1967年生,河南省作协会员,有作品见于各类诗歌报刊,并多次获奖)


土 地
◇ 萨 福

亲爱的,这一片土地多么肥沃
我种下喜怒哀乐
它回报我以爱情的芽
我掉下一滴眼泪
它也开花
我掉下一颗门牙
它也开花
我掉下一根头发
它也开花
最后
我连整个身子都掉下去了
(萨福,青年女诗人)


父 亲
◇ 潘慧群

父亲很凶
凶得突起一双红眼
瞪在我的额头
颤抖的童年就成了一弯残淡的山月
挂在记忆角落的枯草尖

父亲很柔
柔得像只软绵绵的糯米糍粑
吃在我口里
粘在我情根
长年累月不褪色
如今百般点滴汇集成河
源源不息流淌在心原

父亲老了
老得如同一头只会反刍的老牛
眼神也会常常失落在若有若无之间
偶尔沾点酒
话匣子就会零乱地倾斜倒出
撒满一地如沧桑粗糙的谷粒
随意收拾
都是沉甸甸
(潘慧群,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现居从化市)


寂寞的玫瑰
◇ 春 柳

我是一朵寂寞的玫瑰,
开在那么寒冷,那么凄凉的晚上,
我希望我能熬到明天的太阳
我希望能遇见心中的姑娘,
我希望我能捧在她温凉的手上。


我心爱的姑娘,
她有美丽的面庞,
那晶莹的眼睛,如宝石挂在天上,
它的闪烁,象星星牵动着我的畅想。
她有洁白的肤色,
她的迎风摇摆的腰肢,
是那样的修长。
她的手指那样纤细,我幻想被她捧在手
 上,
我幻想倾听她颤动的心房,
我幻想靠近她圆润柔软的面庞。
我幻想她娇柔的唇语,
我幻想感受她气息的馨香。


我心爱的姑娘,
她轻轻地走到我身旁,
夜风里,我的身躯慌张地摆动,
夜风里,我的眼神慌张地眺望,
我慌张地幻想,遇到她温柔的目光。
她轻轻地飘过,象梦幻一样,
夜风里,我的身躯慌张地摆动,
夜风里,我的眼神慌张地眺望,
我慌张地幻想,却再也遇不到她温柔的
 目光。
她轻轻地消逝,在黑夜的尽头,
夜风里,我的身躯慌张地摆动,
夜风里,我的眼神慌张地眺望,
我慌张地幻想,她却再也顾惜不到我的徬徨。


在这寂廖伤神的夜色里,
消失了她的美丽,
消失了她的馨香,
也消失了我踯躅的希望。
我仍是一朵寂寞的玫瑰,
开在那么寒冷,那么凄凉的晚上,
我希望我能熬到明天的太阳,
我希望能再遇见心中的姑娘,
我希望我能依偎在她温凉的手上。


冬天脚步
◇ 萧雨寒

阴晦的黄昏里
微风透出一丝寒意
暗红的夕阳
将血色的光芒铺上寂寥的大地
孤雁的哀鸣
惊落了几片凄厉的杨叶
飘飘扬扬
跌在地上
再也不会起来
是谁
应着落叶的哭泣
拖着沉重的脚步
踏破秋的宁静
是谁
驾着凛冽的呼啸
褪去了秋的金黄
把秋的故事推到了天际
(萧雨寒,任职于深圳市金立液晶电视有限公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