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头条博客
头条博客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20,710
  • 关注人气:787,1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杨树鹏:我知道我要说什么

(2015-11-27 18:36:56)



我知道我要说什么

杨树鹏

 


十年前,2005年的你什么样?

05年我在电视台,打算拍电影。今年刚好也是我入行的第十年,打算拍电影的第十年。


第一个作品是大家攒钱拍的?

对。那个时候我想我三十五岁了,再不拍就来不及了。所以就跟朋友们说,我说我想拍,大家把钱拿出来。

其实电影的投资是这样的,他并不在意你给他讲述什么时候可以回报什么,通常他们会算,制片人会算,投资人也会算。只是看你的项目他们感不感兴趣而已。

那片子很便宜,全做完才一百一十万人民币。一百一十万,现在什么都干不了了。


十年间的变化?

变化最大的就是我想拍电影,我拍了电影。

十年里我拍了三部电影,写了很多故事,写了很多剧本,碰到很多人,从一个单身汉又变成一个单身汉。十年,就这样。


对家的概念的理解

家庭是一个巨大责任的过程。很多人以为一结婚就完事儿了,其实不是,一结婚才开始。它有一个复杂的、漫长的承担责任和建立信任的过程。

我常常跟朋友们说:婚姻这个事儿,是你忽悠自己的能力。很多人忽悠得好,就开心快乐享受。很多人忽悠不住自己,就不那么开心不那么快乐。如果两个人都明戏了、都开窍了,就上来就往下走了。还有一些人呢,俩人也都明戏了,就各忙活各的了。

婚姻的形态和家庭的形态是千奇百怪的。如果我们做社会学样本来讨论的话,我不相信能找到两个相同的婚姻特质。好多人表面特别和美,但是底下其实特别吓人,特别龌龊。

还有好多人——我还有个朋友,夫妻俩老打老打,每天脸上都被他老婆抓伤。但是他们感情特别好,他们俩真的特别好,是我见过的最令人羡慕的夫妇。

还有就是划分权力,有的男性主导,有的女性主导,有的家里没有教育好的熊孩子主导。反正总有一方在主导。

家庭,是全世界最大的命题我觉得。它建立在一个复杂的、难以界定的理论体系上。


家庭经验给你带来的变化?

我更能认识到人性,也更能理解人性。以前我对人还有要求,现在基本上对他人没有要求。他应该是他想变成的那个样子。

以前我像你们这么年轻的时候,对人充满了要求。你必须得上进,你必须得读书,你必须得好好儿爱我。但现在没有了。你就是你想成为的那个样子,肯定是的。


谈谈朋友 

我觉得朋友是另一个意义上的爱情。朋友是你碰到一个人,一男的,你跟他特别好,你没法儿和他结婚因为你们俩都是异性恋,所以你们俩建立了友谊,常常泡在一起,聊天儿,喝东西。你吃饭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跟他说:来吃饭。你出去旅行你会想着给他买东西。

友谊就是这样,友谊是另一个层面的爱。

没有朋友的人也不可耻。有些人就乐于独处。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每个人都是跟自己玩儿。朋友这样的社会化行为,只限于你真的碰到了你喜欢的人,你才会愿意和他有一些交集。

我的朋友也都是,就觉得我还行吧,我无害吧可能。


请概括: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坚信你们采访过的十个人都是复杂的人。所以我也是个复杂的人。

你很难用一句话来描述一个已经四十五岁、经历过很多很多事情的人。如果一个四十五岁的人能用一句话说清楚,那其实也有点儿简单得吓人。


对自己电影的理解

我们通常把电影叫做类型电影,或者是艺术电影。

类型电影一定要在类型内叙事。但是从类型产生以来,一直有一些不驯服的人,试图超越类型,试图反类型,而且也能像类型片一样获得认同。我也一直试图做这样的事情,想把类型和作者——或者说跟风格,协调在一个频道里。这个很难很难。这个非常难。你反类型或者你违背类型规律,就会丧失你的读者和观众。

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在调和。试图——比如说在战争类型里放一点风格,然后第二个电影,我在古装电影里放一点风格,第三个我走得更远,希望在战争主题的背景下面,用西部片类型来讲故事。这种都是一个挺难的事情。

我大概也逐渐意识到类型的难以超越,但总体上我希望电影需要体现创作者个人。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引领,或者说影响,或者说赋予,赋予作品意义。

我真的不知道我们写下的字、拍出来的影像,让它产生什么样的价值是更合适的。因为它很复杂。电影既是作品又是商品,这个可能是我们每个创作者遭遇的最大困扰。你既要让人喜爱、产生阅读的愉悦,你还要能卖钱。这个比手机,比小板凳儿,比洗衣机什么的要多一重难。它有一个艺术要求。


要在类型中找到自己,需要调和。以后会继续这样做吗?

对。只是要找到更合适的方法,去平衡类型和风格之间的关系,尽量不让它们俩相互抵消。你知道有时候,类型和风格会互相吃掉。

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电影,叫《十三号警署》,从一个美国的老的类型片改出来的。因为风格过于强烈,可能会消失一部分观众,但是它确实拍得比原版好。

还有零七年还是零八年,有一部电影,叫《刺杀神枪侠》,也是这样。一个西部片类型里面,讲了一个挺悲伤的文艺核心的故事。

它容易流失观众。如果你企图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那你就不要反类型。你必须严守类型模式,要皆大欢喜,要每个人都能接受你的开场和结局,你的人物命运。


在电影中始终追求不变的东西

是对人性的好奇。大体上是这样吧,这样描述比较精准一些。但也不全然是。

我对人的变化有好奇,我对人的选择有好奇,人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做了这样的选择。

它还不是像滑动门那样,是可见的、随机的选择。我说的是触动他、推动他做选择的那个模糊的、暧昧不明的心理状态。所以它也导致了我的电影人物的内心世界就有一些暧昧,模糊。我可能还是继续会关注人性变化,在我的电影里。


有人说电影导演经常被架在那儿下不来,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你怎么看?

电影是一个昂贵的游戏。它跟写作唯一的不同是:写作成本极低。你没电脑都行,你拿手写就行。电影不是,电影是个昂贵的游戏。

我是知道我想说什么。可能我想说的你没听明白,或者不爱听,这是一个可能性。

我生活里做导演的朋友,很少有那种聊着聊着不会聊了的,他们都有讲故事的愿望。只是有的人讲得更通俗一点,更容易被接受一点。还有人讲得艰深晦涩一点,别人可能不容易理解。

但肯定有你说的那种,聊着聊着不会聊了,把自己也聊糊涂了。多数情况下,我都知道我想干什么。


为什么不拍大制作?

我对成本这事儿很敏感。我一直在跟找我拍电影的人说,要控制成本。我不希望电影变成资本的行为。

电影摆在第一位的是,它有理想主义色彩。它想好。然后才是商业行为,算算怎么样能把这钱弄回来。

对我而言,驾驭中小成本,我更放心一些。我也更愿意,因为这样可以让你想办法。

有些人特别爱拍大制作,上亿的,享受有四十多辆车那种感觉。我没有那么,因为,我觉得在那样大的制作下面,你会舍弃的自我更多一些。而我的自我又特别强大,强大到,我自己有时候都觉得我干嘛要那么拗,但没办法,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或许以后又改了,三十五岁时候特别拗,四十五岁温和了一点,说不定五十五你再看着我的时候我就又变了,变成了一个很随性的小老头儿。

现在年轻人的时间段好像又往后推了。昨天我一个香港朋友发出来说,好像六十岁以后才算中年人。我正在跟别人说我是一个中年人,现在他们又改了。而且好像八十岁以后才算老年人,我爸马上就八十了可是他身体不太好。我一想,他还没进入老年呢怎么身体就不行了,特别悲催。

 

关于博客

博客是一个特别好的世界。在我一开始写的时候,并没有太多人知道我是谁。所以我写故事啊写诗啊什么的,也并不在意别人看,我只是想找个地方放而已。然后慢慢慢慢就会传开去,就有一些人会定期来看,还有一些人会每一篇全都看完了留言什么的。你就发现你有一些读者了。

你这时候就面临一个选择:是为他们写作还是为自己写作。想了想,还是为自己写。因为本来你就希望那是一个秘密的花园,种点儿你自己喜欢的花花草草就好。

写得比较多的就是从零七年到壹贰年,这段时间比较多。最近出版的书主要就是在那个时期写的。当然后面也有写,但是一大部分都是那个时候写的故事跟诗歌。


怎样看待和安排写字、拍电影以及生活里其他的爱好?

人在年轻的时候会有很多选择。有的人选择去当总统,有的人去抢人,有的人开始做生意,还有的人想在互联网上捞一笔。后来他们发现他们只能做一件或者两件事情,是他们能够做好的。

除了拍电影以外,我对建筑、书法、绘画、经石碑板、写作,全都有兴趣。慢慢慢慢我发现,我可能最爱的还是拍电影。

因为电影和写作一样,是上帝赋予你的权力。这个是一件特别值得欣慰的事情。上帝允许你造假,允许你虚构,允许你让这人死或让这人活了。这个是别人没有的。你看开餐馆的人,他不能有假东西;开出租车的人也不能有假,你不能给人绕路什么的。可是创作者可以,写作者可以,拍电影的人可以造假。他可以让已经死了的人突然又活了。这是一个有意思的权力。

所以我老跟别人说我说你得虚构,你得让人死。你好容易有一回权力,你客观忠实地描摹了一个人的生活,我觉得那也没什么意思。当然也有人就喜欢看别人的生活,满足了他自己的窥视欲,喜欢看别人是怎么样一天比一天衰下去的,自己就觉得还行。

你看我喜欢的全都是虚构的事物。拍电影也好,写作也好,写诗也好,做建筑也好,它都是从无到有、产生创意的过程。我大概也只能做好这样的事情。所以,既然一辈子只能纸上谈兵,那就别惦记着当房地产商这样的事儿了,这个我肯定干不好。


杨树鹏的故事集《在世界遗忘你之前》已出版上市,附送诗集《我买下的绝望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