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蜡笔小邪
蜡笔小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352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凭什么不适合做老婆?

(2006-10-28 20:27:49)
分类: 邪小说

  小学那个流着鼻涕的早熟男瓮声瓮气的和我划清三八线,说:我长大了坚决不要你这样的人当老婆!三八!

  我清楚地记得这句话的原型。是因为第一那鼻涕早熟男其实很漂亮,其二是因为那厮说你这样的“人”,而非你这样的“女人”、你这样的“女生”之类的,按理说那时他潜意识也没有把我的性别区别开来,可丫就是要和我分三八线,因为我总是爱支着头看窗外,由此挡住了他专心听课的眼睛。

  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这个漂亮的鼻涕早熟男硬生生把我对未来憧憬的权利剥夺了,我强烈地认为,我除了聪明外没有一点可爱的地方,我不漂亮,我不乖,我经常迟到,我还踢老师的腿。

  我断定他不知道三八的意思,但是他既然骂人的时候用了三八这个词,那么我在他心中没有什么好印象了。就是因为,我踢了老师的腿。

  那天早晨我迟到了,报告过后进了教室。站在讲台旁边准备好了敬礼的姿势,老师只要说让我下去坐下,我就敬礼。结果,老师一直在讲课,一直在讲,一直讲。我突然腾的火就冒出来了,径直上了讲台,噌一脚就踢在了老师的干腿上。标准的向后转,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鼻涕早熟男过分地嘲笑我的举动,并且固执地认为我就是他妈妈口中的那种“三八”。

  我最初的初恋,被自己那一脚扼杀在萌芽当中。



  接着从初中开始,我就暗恋我们的语文老师,因此我的语文成绩好的出奇。而我的暗恋从一场无意的偷窥开始,就无影无踪了。作为语文课代表,我去交全班的作业本,结果虚掩的门内,语文老师把一张大手准确无误的扣在小芳的屁股上,小芳是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也是发育最早的女生,在我们干瘪的身材面前,她已经杨柳绰约了算得上。

  我在老师的尴尬和小芳的惊愕中落荒而逃。我给老师暗暗起了个绰号――流氓。

  那时候以为是很严重的鄙视,没想到十几年后,我居然会在网络中公开称自己是流氓。敢情那个词当时还是带了爱慕成分的。

  忘了交待一句,那老师是有老婆的。



  母亲为了让我好好学习,一点都不让我插手家务事,我也乐得自在,偷偷在书房开始看琼瑶古龙。这样到高中的时候,我又暗恋了一个油画老师。

  自然也是无疾而终的,油画老师有一位美丽的如油画的女友,在我离开那个油画班的时候,他们结婚了。

  这样不平凡的暗恋,让我后来的情感之路越来越不顺利,以致于到后来,我突然恐惧的发现――我的身边全是已婚的男人!这个发现着实让我恐惧难安!

  因为,这样下去的结果只有两种:要么做情人,要么嫁不出去。

  我逐渐的,快要嫁不出去了。我不想嫁不出去,那么就只有沦为情人。

  然后就有很多男人对你说:像你这样美好的女人,不适合做老婆。我靠,这种理论简直是周星驰TM的鬼扯!你服吗?自己都不能信服的谎言,男人却不厌其烦的给女人说,并企图用它换取女人善良的泪水,搞不好还有柔情蜜意相赠。

  不是有句俗话说宝剑赠烈士,谎言赠色狼吗?所以我只好也一遍又一遍地对各色男人说:我爱你,爱你爱到不愿意伤害你的家庭。我不忍心再看你如此痛苦,不忍给你负累,我必须离开,因为我爱你。



  后来我发现,我其实并不是不适合当老婆。我当老婆的素质很齐全,老婆不就是会做菜吗?我不会我会学啊,包括家务。而且我漂亮--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我已经不是那个鼻涕男口中的三八了,我二十六岁了,比十八变变的更好看。我上得厅堂吓得厨房。男人不都这样要求自己的老婆的吗?

  男人还要求自己的老婆在客厅是贵妇,卧室是荡妇,这腿简单了吧?咱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做后盾,贵妇算个p,就算是贵妃咱都当得起!荡妇算啥?美国片现成的,拿来学不就是了?荡秋千咱都想当年拿下了,还怕荡妇不成?

  男人还希望自己的老婆是贞节烈妇,从一而终。我当然可以了,如果实在不行就红杏出墙,我也不会和老公离婚。我哪怕搞死婚外情一夜情乱七八糟情,我也不会和老公离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嫁了老公,他就永远是我的老公。

  男人希望老婆可以是自己事业上的好帮手,俗话说的就是好呀就是好,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伤透他心的女人。伤老公的心?我最拿手了,我一个人不行也成啊,俗话还说了,一个好汉三个帮,我找俩情人一起伤老公的心,不信丫百炼成钢我也一样给丫整成绕指柔。



  唉,说了这么多,我发现我真的很适合做老婆。可是,我惟一喜欢过的未婚男人鼻涕男,丫都说不娶我做老婆!靠,瞎了眼的睁眼瞎,不娶我,后悔的是你!

  在我和鼻涕男不期而遇时,是他先认出了我,他惊喜的叫我的名字,我回首,仿佛春风拂柳万物复苏,爱情,她微笑着向我翩翩而来。

  邪,嫁给我吧!当如今英俊非凡事业有成的鼻涕男把钻戒套在我无名指上时,我心里得意地笑得热血沸腾:靠,我凭啥不适合做老婆?

  为了这句话,你躲不过我,鼻涕男!你得付出一生的代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