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孝
陈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875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越南散记(三)

(2006-11-29 09:21:11)
分类: 游记

                             海防市
    海防市是越南北方最大的港口城市和最大的工业城市之一,位于红河三角洲上,海防是越南四个中央直辖市之一,东隔北部湾与中国广东、海南相望,北与广宁省交界,东临北部湾,西距河内104公里。市区沿京泰河左岸向两头延伸,除了陆地部分外,还包括一部分海岛,面积1503平方公里。海防市市区辖鸿庞、黎真、吴权3个郡,郊区包括吉海、安海、水源、永宝、先浪、建安、涂山7个县,人口 142万,市区人口约50 万。
    过去,海防只是北部湾海滨的一个小渔村,从十五世纪开始,有不少外国船只来往,这里成了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1870年,阮氏王朝在这里修建码头、设立商馆、建立兵站,执行海边防务,后人遂简称为“海防”。
    19世纪中期,法国殖民者十分重视海防。1874年,法国强迫阮氏王朝准许他们在海防驻军,并且扩建港口,开发越南资源,把海防作为掠夺越南财富和镇压越南人民抗法的主要据点。1954年,海防人民配合奠边府战役,袭击了涂山机场和吉碑机场,摧毁法国飞机86架。1955年5月15日,海防驱逐最后一名法军士兵,回到了人民的怀抱。美军侵越期间,海防成了抗美战争的后方基地。
    距海防市区20公里的涂山半岛,是越南北方的避暑胜地。下午三、四点钟我们就到了涂山风景区,这里一片海滨风光,景色优美,一般到海防旅游的客人都要到涂山一游。在涂山半岛海边的一座山头上,越南末代皇帝保大建有避暑行宫,如今称为“万花宾馆”。一位美籍华人于1993年投资在万花宾馆建一个大型娱乐场,同时经营博彩,这就是海防赌场,象芒街一样,越南居民也是不准入内参赌的。涂山半岛分成三个区,其中一、二区海水混浊,含盐量高;三区海水洁静,沙滩细软,风平浪静,是理想的海滨浴场。   在涂山一带,越南中央各部门建有不少疗养所,如今大多都对外开放,接待游客。
其实去海防的真正目的是到涂山赌场开眼界的。赌城依山傍海,风景非常秀丽,其主体是一座圆拱型的建筑,有点类似澳门葡京赌场,室内面积足有500平方,周围摆满了各种老虎机,中间有三四处赌局,场内足有二三百人,多数都是围观者。一位团友一次就赢了一千元,最后又全部输了,还倒帖几百。
海防真正值得一玩是那几公里长的海滨浴场,我们在那里再一次游泳。想不到久居内地,“禁海”这么多年,这次越南之行竟游个够了。这里有很长的沙滩,沙不是很白,但游人如云,男男女拿着求生圈下海游泳。这里水深浪高,海水也很浊,比起下龙湾逊色多了,我认为。这里的纬度位置与我的家乡差不多,想起了对面就是我的家乡,不禁涌起一丝半缕思乡情,不知老母亲是否知道我就在她的对岸?但想着童年时望着滚滚波涛,很想知道对岸是什么地方,什么样子,而今竟然能在这里畅快的流泳,就沉醉了,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沙滩上有许多兜卖海鲜的贩子,各种美味海鲜任你挑选,价格绝对比大陆便宜。我们买了许多大青蟹。
    我们向海防市区进发了,这时刚好是下班的时候,路上多了很多工厂妹,她们都是踩单车,脸上都罩着一张白色或黑色纱布,非常神秘,女性风韵十足。妇女脸上多挂一块手帕,在防晒的同时,也将其美丽密不示人,储蓄美。而宾馆的服务员们,则尽现越南妇女的迷人风姿,不雕不啄,风韵天成,苗条纤细的身材,配上越式旗袍,更使越南妇女风姿绰约,美丽动人。汽车开得很慢,我们坐在车上观光海防市容,又阅尽异国美女。她们着装以牛仔裤、白色衬衣较多,和中国没什么差别。越南民居富有特色,每栋房子一般宽3-6米,纵深20-30米。通常是2-4层高,每层都有一个漂亮的法式阳台正对着街道。阳台的门窗通常也是高高的百叶窗,漆成墨绿色,而外墙漆成奶黄色、浅粉色等明亮的色调。阳台上放了很多花草,生机盎然。跟中国现代农民造的房子相比,越南民居显得更自在舒适。
   “我们现在已进入海防市,海防市也是越南北方一座新兴的工业城市,有许多外国人在这里投资建厂,同时也吸引了许多越南人到这里打工。大家可以看到,许多工厂正在建设,旁边的漂亮小楼,都是外国人按越南风格建造的。”水妹说。
    “越南由于长年的战争,成年男子不正常死亡过多,男女性比例严重失调,时到现在,仍然还是男64%,女46%, 86年以后,国家颁布了婚姻法,实行一夫一妻制,但社会和习俗仍然对一夫多妻容忍和包容。在越南,大米饭是天天要吃,因此,明媒正娶的大老婆叫大米饭。比大米饭好吃一点的且不常吃的面条是二老婆,比面条还好吃的面包是三老婆,而最好吃的看上去又白又嫩的,吃上去美味可口的米粉才是最受宠的小老婆,五个以后通叫水果。越南男人在家里是大丈夫,不带孩子,不管家务,多数喜欢酗酒,打老婆。越南女人,大多温顺善良,即使在外有一份工作,也照样洗衣作饭带孩子,给男人盛饭,还要双手端给他。在越南女人结婚后,一般就不再工作,在家里伺候男人,象日本一样,即便这样也还是挡不住男人去找米粉吃,真苦。”
    其实这习俗也有中国的影子,中国人一向不喜欢女人抛头露面。阿拉伯国家更甚,结了婚的女人绝对不对在陌生男人面前露出“真面目”。
   “海防有一条长约六公里的街道,是越南著名的红灯区,但我劝大家今晚别到哪里去,惹出事来不好办。中国哥哥钱多多,越南妹妹情长长,到时纠缠不清就麻烦了,这里常因嫖资的纠纷大打出手。海防治安很乱的,大家最后别出街。”若不能去,你就别说了,搞得众人心痒痒的难受。
    吃饭时有我们从海边买来的大青蟹,每人一个,我那个是众人挑剩下来的,最瘦,没多少肉,先人后已,但喝那久违的香汁就已不错了。这次旅游还有些团友说吃得不好,而我最满足就是这一次,也许是因为越南和我家乡雷州半岛同属热带海滨,口味习惯类似一些吧,比如稀饭啦、海味啦、甜食啦、热带水果啦,这些都是我的命根子呢,入口快活如神仙。口味不同,我无语。
    也许是水妹的话起了作用,平时好东游西荡的人都乖乖地在旅店玩扑克,再不敢出来。我打开电视,没有多少个频道可供选择,许多台都在直播越南全运会,正是领导发表讲话时,听不懂,除了几个中国电视频道外,都是越南频道。舟车劳顿,洗个澡后,躺在干净的被窝里看着电视,一会儿眼睛就发涩,不行,怎能就此睡去?千里迢迢来海防,市面都未曾见过,我一跃而起,想邀个人出去走走。
    我想:有哪个导游这么傻叫你乱跑的呢,最好你哪里都不去,乖乖地给我呆在旅馆里,当然要说乱了。这么多次旅行,这种话我听来耳熟。但毕竟是一个单位一起出行,众人可能怎么说也不喜欢给别人一种不听话、难管的印象,都不敢动。但我的心是关不住的,到处约人去逛街,终于有了个伴。
    在这遥远的他乡,人地生疏,最可怕的还是语言不通,我们俩出来也是忐忑不安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起先只想在附近转转看看就算了。我们住的旅店是在公路边,入去海防市还很远的。旅店是家庭式的,一楼主人住,二楼三楼做旅店。之所以住这里,我想是因为一是明天上路去河内方便,二是这里住较便宜,另外可能还有一点治安乱的考虑吧。
    这里象是村庄,我们走了很远都不见什么商店,行人也不多,偶尔经过的只有客车,还有就是摩托。突然一辆摩托急速开过来横在我们的面前,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着实吓了一跳,要知道水妹的警告,我是听得一清二楚的。同伴是个又贪玩又怕事的人,这时已吓得不敢多说话。这越南小伙子操着一口不太准确的普通话断断续续地和我对话。我渐渐听出了他的话意,说是这里去海防市还很远,劝我们搭他的车,不会要我们车费很贵的。我们怎么也不敢搭,叫他赶快走开,他很快就走了。经过这一次,我们胆子又大了一点。接着又有几次摩托仔来要搭我们,都被我们拒绝了。我们说不想去海防市,只是在附近随便走走。这些搭客仔没有一个不提起海防红灯区的,看来真的是这里的卖点呢,若不去看看也是非常遗憾的,我们都有点心动了。这些搭客仔有的是跟我们说粤语,有的跟我们说普通话,交流起来都没有什么困难,这令我们胆子更大起来,想着看能不能走到海防市区去。
    但确实是太远了,走了半个多小时都望不见市区的影子。这时又一辆摩托开了过来。这一次我们还是叫他走,但他不走,虽然他的普通话说得也不好,但他很健谈,不时还配合手势。他就一直慢慢地开着摩托车陪我们走了好长一段路。据他说,他的姐姐嫁到了中国广东茂名市,他去过那里几次,所以会听一些粤语,但不会说,普通话在越南可以报名参加短训班学习,所以说得较好一点。
    也许是投缘吧,他的真诚打消了同伴的顾虑(我这人从来就大胆的),讲好价钱后,我们就上了他的车,往海防市区驰去。一路上,他用那不准又不流利的普通话详细地向我介绍了海防市的购物、娱乐、旅游风光、经济发展概况等等,重点向我们推介海防红灯区。“海防红灯区……长约……五、六公里,就在……市区的……西面。小姐全都是……很嫩的,十五、六岁……占多数,都是……从农村里……来的,没有……性……经验,包你满意,30元一次,随便你……挑选,不满意,告诉我,我和……老板说,换一个。再不满意……再换一个,不怕的,她们……态度都很好的,包你玩得……开心。”我们显然想见识一下红灯区的阵势,毕竟这里不是说来就能来的,但又不敢轻举妄动,掉以轻心,他几次要带我们到那里去,都被我们拒绝了。
    在一个分岔路口,看到了满街的商店,市区到了,路程果然是很远,估计大约有10公里,车费才是三元人民币,超值了!他说,若是我们还愿意搭他的车返回,他很乐意等我们,价钱不变。同伴怕他纠缠不休,人心隔皮识不透,谢绝了他的好意,叫他走。但他似乎不解其意,还说若不愿意搭他的车了,搭他的同伴的车也行,接着他又说了海防市的街道概况,教我们如何走回这里,若没有客,他会一直在这里等我们的,若他不在,就搭他的同伴的车,说着他指指旁边的同伴。那人也朝我友善地笑笑,连声说:“是的,是的,欢迎你们乘坐。”我只好笑笑说:“多谢你了,你的心地这么好,我祝愿你的生意好,这样吧,我们玩够了,再来找你,若你还在,我们还搭你的车。”
    这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钟,但街上还是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虽说是越南采用的是河内时间,比北京时间晚一个小时,但也是很晚了的,不能不说这里人安物阜,无比繁华。我们去买中华香烟,想带一条回去。在这里,人民币是很受欢迎的,商家索要人民币。人民币7.5元就买到一条中华烟,难怪总是有人从越南走私香烟回国卖了,但我想可能不正宗。我们又到街上买水果,可是找了几个摊都没有人会听汉语,在一个小姑娘那里,我们又是比手势又是写字,小姑娘虽很有兴趣,但却是听不懂看不懂的,只好作罢。看来再逛下去也没什么可买的,同伴又是害怕,催着快点回去。我本来想再多逛一会,到处走走看看也会增长不少见识的,可看看同伴那害怕的劲儿,我也不敢勉强。我本来到处游荡惯了,而我的家乡比哪里的治安都乱,自小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流氓黑帮什么人都打过交道,胆子练大了,还有,我有几个堂哥在芒街,一个厂有百几人的同村兄弟也可有个照应,再说本人自信有点小聪明,总能趋吉避凶,逢凶化吉。我确实是一点都不害怕,胜似闲庭信步。
    我们走回到那个分岔路口时已是12点多钟了,刚才那个搭客仔还在,就又坐他的车回去。我留意到路边有一个空阔的象足球场般的地方,还有很多小孩在放风筝呢。我想可能是这里白天太热了,人们就在白天睡足觉,晚上再出来活动,这样很好,可以避开强烈的太阳光,我明白为什么有的越南女孩竟能那么白净了,她们很会保护自己的皮肤。
    路上,我们在路边吃了一个炒河粉,又吃了两碗绿豆沙,一共是三千越南盾。搭客仔知我们没有越南盾,就叫我们给他三元人民币,然后他给了摊主三千越南盾,他明显又赚了。按十元可换18800越南盾来换算,三元相当于5000几越南盾呀。上路后搭客仔又向我们“推销”海防红灯区,说:“免费搭你们过去,不找“小姐”也无所谓,只要你们到了哪,我就有回扣拿了,不再收车费,还是三元搭我们回去。”以我的人生经验,察言观色,似乎可以信得过,我们经不起热情的邀请,就想去看看。其实所有的旅游区包括中国都是“性地”来的,这本没有什么稀奇,但我强烈想知道越南的红灯区和中国的红灯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海防红灯区就在我们所住旅店的那条路上,向西一直走五、六公里就是了。他也遵守诺言,没有加收我们车费,还带我们沿那条街走了一通,然后再在一家酒吧门口停下,就去叫酒吧老板,我说不必,我们自己会叫小姐的,不想惊动老板。
    这条所谓的红灯区当街两边全是酒吧,开着桔红的灯光。我仔细看,有的是用红色纸罩着灯,光就变成红色的了。桔红的灯光下,坐着许多“小姐”,呀,太年轻了,真是“袅袅婷婷十三余,豆蔻年华二月初”,有的还稚气未脱的样子,据我估计,绝大多数应该是从十四五岁到二十岁左右,一个个光着臂膀和大腿,胸部如春笋般突起,竟有一半暴露出来,遮住了我的眼睛,那白净的肌肤映着桔红的灯光,令人意乱情迷。来这里的客,大多是“买春”的,所以“小姐”一见我们进门来,一个个都围拢来,光洁的肌肤几乎挨到我的身上,我似乎已能觉出它的热度,脸上热辣辣的。她们都用普通话说着不堪入耳的字眼,一会儿,我们就被“小姐”包围了。“快撤!”我赶紧突围而出,“小姐”们惊讶地望着我,同伴也出来了。
    我们站在门口,好险,只怕有口说不清。这时走出一位肥女人,三十岁上下的年纪,笑吟吟地说“进来玩呀,小妹随便叫,喜欢哪个叫哪个!”我们借口不喜欢,老板说刚来了一个,还未开处,若喜欢就帮叫她来,不过价值稍贵一点。我们又推托太晚了,明晚再来看看货色。
我们又走了几间,基本上是一样的,就是利用酒吧做借口,这些“小姐”就陪客人到包厢里饮酒,然后在那里和客人谈好价钱进行性交易。中国的黄业是一级做暗娼,二级上宾馆,三级在发廊,四级街边站,而未有听说象这样利用酒吧来做交易场所的;中国黄业是遍地开花,而越南却是集中一处,真是大开眼界了。那搭客仔还想带着我们多转转吃回扣,而我们毕竟心中害怕,入了两间看看,其它的只是走马看“花”。我们怕惹出事端,只能适可而止。搭客仔载着我们这两个外国人应该也赚了不少回扣。
    回到旅店,已是非常疲累,同宿的好友已进入梦乡,只好小心谨慎地上床休息。一晚好睡,当黎明到来,我打量昨晚下榻的这个旅店,虽然不大,但很雅致,花草树木打扮着它。
                               

文章引用自:http://article.hongxiu.com/a/2006-11-29/1569374.s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我属于这里
后一篇:童年游戏拾零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我属于这里
    后一篇 >童年游戏拾零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