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不是药神》直指中国人“病不起”痛点

(2018-07-08 21:55:16)
标签:

我不是药神

“病不起”痛点

吉二代

格列卫

时评

分类: 关注医改
周蓬安:《我不是药神》直指中国人“病不起”痛点
中国有1000多万丙肝患者,他们通过医生、代购、旅行、网购等途径,求得治病良药。2017年4月底,国家食药监批准首个口服直接抗丙肝病毒药物上市,或许将改变这个局面。(7月8日《南都周刊(广州)》)
《我不是药神》直指中国人“病不起”痛点
这无疑是《我不是药神》带出来的话题。持续关注中国医药、医疗、医改十几年,写下100多篇相关评论,也上报过多篇相关内容社情民意的笔者,近期一直在关注网上对《我不是药神》的评价,关注该片的热度。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提到,很多明显的社会弊端之所以长期得不到改变,很多民众合情合理合法的诉求长期得不到解决,实际上是我们呼吁改变的“声音还不够大”,只要我们的声音足够大,相关部门就一定会重视。应该说,《我不是药神》目前引发的舆情热度已令笔者相当欣慰,让我不但看到了中国人对“看不起病”现象并非真的那么漠不关心,更希望决策层以此为契机,真正关心“高价药”的问题。因为中国“高药价”不仅仅弄得老百姓“看不起病”,弄得社会怨声载道,也因为“看不起病”严重影响内需,而过分依赖出口,限制中国经济转型升级。
《我不是药神》直指中国人“病不起”痛点
笔者以为,凡涉及民生话题的影片,票房收入高低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出民心,代表着民意。新浪娱乐报道,截止7月6日15时,仅上映1天多的影片《我不是药神》票房已破4亿,而《战狼2》上映首日票房为1.02亿元,《我不是药神》首日票房是《战狼2》的3倍多,前景大好。
几天前,我在评论【《药神》有人已赚40亿 记得《战狼2》割的韭菜吗】一文时曾直言不讳地说:《我不是药神》是让中国人清醒的片子,供明白人和想明白事理的人看。而《战狼2》是让中国人盲目自大的片子,供不探求事理的糊涂人看。《战狼2》火爆,只因“厉害了我的国”是那时候的时尚。当中兴死死活活、活活死死之后,我们看到了差距。今天,我还要顺带引用科技日报总编刘亚东的话:公众有必要了解更多的东西,尤其应该知道,“我的国”也有不“厉害”的地方,甚至还受制于人!
观众青睐《我不是药神》,舆论场热议《我不是药神》,至少因为该影片所描述的,与他们息息相关,因为他们不享受免费医疗。多少人因为离谱的“高药价”而返贫?多少人因为离谱的“高药价”而家破人亡?多少人因为离谱的“高药价”而只能“等死”?多少人因为“看不起病”而选择自杀?甚至出现为了一种绝对“中国特色”的现象,那就是为了享受免费医疗而故意犯罪,以实现“牢有所医”的梦想。这与“全球第二经济体”极不相符,也让“中国梦”变得遥远。
《我不是药神》直指中国人“病不起”痛点
知名学者马未都发微博称,刚看了《我不是药神》,心中不得安宁。百姓一生中有三件大事指望不了自己,得指望社会保障系统。这就是看病,教育,住房,看病排第一,原因是疾病不论你的地位高低,身份不同,财富贫富,说来就来,来了你就慌神,没钱就走投无路;有钱赶上治不了的病那只好认命。让没钱人在疾病面前认命,实在有失文明社会的宗旨。我们近年少有这么好的、这么有诚意的现实生活影片,有口皆碑。看见一个大众评分,百万人给予了9.5的评分,可见民心。
从印度代购仅需200元(团购价),在澳洲个人承担不到两百元人民币(凭老年卡仅需27元)的特效抗癌药格列卫,在中国的售价却是23500元。《南都周刊(广州)》)这篇文章,还介绍了另一种从印度代购,用于治疗丙肝药品的价差。该文称,国外具有明显疗效且副作用很小的药物,是来自美国的“吉二代”,2014年推出,主要用于1、4、6型丙肝的治疗。但其一个疗程的价格直达9.45万美元,约合60万元人民币。而在印度,出现了与这种丙肝新药疗效相同,售价却仅为美国药1/70的仿品,这给国内“丙友”们扒开了一道能见曙光的裂缝。
《我不是药神》直指中国人“病不起”痛点
很多人以为这个差价无法令人接受,其实这真是大惊小怪。因为国产药如此巨大的差价也是随处可见,即使这种药品的生产能力严重过剩。比如我此前提到的差价105倍的“骨瓜提取物注射液”和《药店拒卖9毛钱廉价药 推荐替代品是其利润153倍》一文所陈述的事实。可以这么说,中国药品的差价,远远超过贩毒的差价。
此外,中国药价的上涨速度也是令人咋舌。今天有网友给我留言:高锰酸钾去年销售价2元,今年进价18元。痛风药别嘌醇原来一百片装零售不到八元,仅仅不到一年时间,药店标价八十元。我也有替老人购药的经历:原来是一瓶(100粒)两三块钱,后来是三四块钱,多家药店店员均直言该药太便宜,赚不到钱,另一家则直接推荐一种胶囊,一盒(12粒)却要39.8元。
《我不是药神》直指中国人“病不起”痛点
中国有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药店比粮店多”。这些药店一般都在街面上,租金都很高,没有暴利根本无法支撑。满街都是药店,反映出的并非中国人都病了,而是管理药品的官员们病了,而且患的是“重金病”。
笔者对如此“放荡”的中国药品管理是极为不满,认为规模已达1.84万亿元的中国药品市场是极为变态的产物。甚至认为,中国没有真正的药品市场,中国药品仅仅是“权力与金钱苟合”后,被用于盘剥国人财富,甚至是既谋财又害命的一种介质。药品治好了一部分中国人的病,却又给部分中国人精神和肉体上下了“毒”。我们关注无耻变态的药品交易,就是关心中国的未来。
《我不是药神》的票房之所以前景一片光明,关键是题材契合现实,直指中国人“病不起”痛点,替国人表达出了难以表达的诉求。我希望《我不是药神》的播放,能起到推动中国医药体系改革的作用,让中国人尽快摆脱“高药价”的困扰。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我不是药神》直指中国人“病不起”痛点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