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汉水文化
汉水文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478
  • 关注人气:2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茫茫大漠:寻觅罗布人神秘的足迹

(2012-09-10 16:02:39)
标签:

罗布人村寨

塔里木河

胡杨树

楼兰古城

杂谈

分类: 文化随笔

 

茫茫大漠:寻觅罗布人神秘的足迹

 

茫茫大漠:寻觅罗布人神秘的足迹

 夕阳西下,远处的沙山上出现了一行骆驼,留下一路驼铃、一路脚印

 

    遥想当年,大约2000多年前,在大中国的版图上,西出阳关便是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戈壁。

    大戈壁中有一片浩淼无边的大海,那就是名噪于世的罗布泊大泽。罗布水域泽润了沙漠绿洲,孕育了楼兰文明,造就了米兰、鄯善、营盘等繁华的古都市。然而,谁也不曾想到,到了汉朝末年,这些沙漠中的都城连同它的城民几乎在一夜间全都消失了。从此,这段传奇般的历史,在地图和史书成了空白。长期以来,人们一直疑惑:楼兰在哪里?楼兰人又去了哪里? 

    上世纪初,瑞典著名探险家斯文·赫定涉险进入干枯的罗布泊,意外地走进了被历史湮没了1000多年的楼兰古城,那就是罗布人最早的家园“阿不旦”。到了90年代,仿佛一夜之间,罗布人引起世界各国的关注。霎时间,国外众多探险家纷纷涌向罗布泊。人们努力在破译罗布荒原留给后人的难解之谜:阿不旦在哪里?罗布人又去了哪里?

    初秋的一天,我来到了新疆库尔勒,走进尉犁县,来到了神往已久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很久以前,一群以打鱼为生的罗布人就生活在这里。

    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一望无际,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流动性沙漠。亿万年前,这里曾经是海底。如今这里有着“黄金品质的天然景观”之称,中国最大的沙漠、最长的内陆河、最大的绿色走廊和丝绸之路在这里交汇。塔克拉玛干沙漠、游移湖泊、塔里木河、原始胡杨林、草原和罗布人,在这里交相辉映。

    眼下,正值天山、昆仑山积雪消融。洪水好似茫茫大漠深处咆哮的野马,自西而东奔流而下。所经之处,地势低洼的地方就会剩下一片片水泽。时而,会有一条条大头鱼跃上岸来,任凭人们取食。罗布泊属于塔里木河最下游、是最低洼的地方,它已经存在了百万年。据考证,罗布泊水面最大时有2000多平方公里。绿洲、岛屿星罗棋布,这里就是沙漠中的“威尼斯”。

    千百年来,罗布人这支充满神秘色彩的特殊群体,在沙漠中的海子划着独木舟,边打鱼,边狩猎。他们过着完全与世隔绝的生活,逐水草而居,以野麻和鸟羽为衣,用树洞中的黄水浆洗衣服,用胡杨树上的白碱发面,一切来于自然,一切都缘于自然。直到公元1751年,这些罗布人才被世人发现。至今,罗布人仍保持着许多原始古朴的生活方式,因而有着“人类活化石”之称。

    塔里木河的河水流淌到哪里,哪里就有了生命和绿洲。芦苇荡荡,水道如网,草茂鱼肥,水鸟翔集。人在水中行,歌在空中飘,一派浪漫的古村诗情。罗布人只要砍倒湖边的一棵胡杨树,掏空树干就成了一只船,再带着鱼叉或者鱼网,回来后就有鲜美的塔里木河大头鱼供全家分享。曾经的罗布泊不仅是塔里木河的最后归宿,也维系着罗布人生存渐渐变浅的痕迹,为世人留下了一个个神秘的故事与传统。

    据悉,罗布人很早就居住在敦煌罗布泊一带。大约公元3世纪以后,塔里木河下游河床被风沙淤塞,草木逐渐枯死,楼兰永远地沉入到了沙海深渊之中。1852年,小罗布淖尔蔓延鼠疫,导致罗布人大量死亡。于是,罗布人离开家园,四散迁徙,其中一部分西迁至尉犁等地。

    我要探访的罗布人村寨,位于尉犁县城西南35公里处。从库尔勒出发,往西南走,约85公里的路程。由于道路限速,汽车一直是时速60公里以下。公路像一条委婉的项链,将大小珍珠般的水面和一排排胡杨林串连起来。星罗棋布的水面有着一个美丽名字:海子。浮云般的羊群,漫过起伏的坡地,倒映在海子平静的水面上,显得俏皮、澈彻而宁静。胡杨树深达几十米的根系,成就了它粗大的树干和强大的生命力。它以其“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的顽强意志,演化成罗布人物质生活的依赖和精神世界的寄托。一洼一洼的水面,与千姿百态的原始胡扬和谐地融为一体,美不胜收。

    行程两个多小时,我来到了一座高大的木门前。导游说,这里住着十几户罗布人人家,称之为“罗布人村寨”。寨门为长寿门。门的造型,取材于罗布人村寨百岁老人肉孜的形象,老人头上一个用芦草编织的船型有沿帽显得很别致。门后的一条人字形的红砖路,名曰长寿路。

    到了罗布人村寨才知道,这里原来是一个近年打造出来的民族风情园。伫立于此,映入眼里的是“绿色长廊”的起点,一条土路蜿蜒着梦幻般伸向远方,塔里木河从村落的边上流过,土路两旁除了有大大小小的湖泊外,还修建了有许多奇特的建筑,有木栅栏、木桥和木头的凉亭等。

    沿着长寿路前行,紧接是一座巨大的阴阳门。门上是一个造型为鱼的图腾,两边为阴阳门。左门是男根,充满生命的张力,右门为女性生殖,赋予性的神圣感。这种形象直观的生殖崇拜,让人体会到了一种亲和力和诱惑力。

    走进阴阳门,便是罗布人古老的村舍。在这里,有宽大的院落和殿堂,有罗布人取水的古井,还有胡杨林的亭台、棚圈和草垛。据说,每当太阳直照大地,寨民们在头人的带领下都会来到殿堂集合,案台上摆放着宰杀的动物,祭祀上苍的恩赐。

    罗布人的房子很醒目,远处先看到的是海子边的一棵大树,然后才是简陋的房子。房屋四周用红柳条编扎成的篱笆墙围成一个院子,院子中间的房屋都是用胡杨树干做骨架,用红柳条编扎,然后抹上泥巴。门用两块胡杨树干拼成,虽然十分简陋,却散发着原始的韵味。

    我来到一户人家前,竟是一座以树冠为顶的房子,外面是用芦苇和树枝插编而成的一座茅棚。茅棚里搭着一溜床铺,可供好几个人纳凉休憩。铺上放了一只大羊头骨,白生生的。棚外,一位白胡子老人守候着一个瓜果摊点。他头戴黑边白顶的传统毡帽,身上穿着长长和考究的褡裢,脚上是船形靴,精神抖擞,目光炯炯。

我问导游:这位老人是自然状态下的罗布人吗?

    导游笑了笑,解释道:这个罗布人村寨住着的都自称是罗布人,但究竟是不是真正的罗布人,目前不好定论,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祖祖辈辈都是在这块土地上生活,世世代代都靠在大漠中的海子捕鱼为生。

    有资料表明,到了民国时期,作为具有独立文化形态的罗布人几乎不复存在了。显然,眼前的罗布人村寨,实际上只是一个商业符号。

    罗布人的出现与消失,罗布泊的盛景与消失,一个一个的迷团困扰与诱惑着现代人。近些年来,许多中外学者、旅行家、探险家,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涉足和揣摩这块荒凉的“生命禁区”。我国著名科学家彭加木、探险家余纯顺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们相继走进了这片神秘大漠的深处……

   夕阳西下,远处的沙山上出现了一行骆驼,缓缓而行,留下一路驼铃、一路脚印,一阵风沙后,便无影无踪了。

    胡杨静静地伫立在海子旁,微风吹拂,树叶晃动,仿佛在一页一页地翻阅着罗布人久远的历史。在感受片刻的闲暇和浪漫之后,我忽然意识到,也许罗布人只能在遥远的故事中延续罗布泊的精灵,那些曾经活跃在塔里木河、胡杨林中的倔强背影,永远隐藏在了历史的深处。面对茫茫大漠,我所要寻觅的罗布人脚印,只能是一种意念和意象罢了。   

    我用心追寻着一段已经逝去的文明。

    这是对罗布人古朴生活的遐想与向往,还是对大漠无痕的无奈和惋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